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九节仁慈者

唐砖 第十九节仁慈者

    “我尊敬的殿下,请允许卑微的阿卜杜拉仔细欣赏一下这颗美丽的珍宝?!贝笫橙俗源涌戳苏饪胖樽?,就像被人重重的一拳击打在了肚子上,整个人立刻就弯成了两截,再也不敢用眼睛看小苗,能拿得出来这样价值连城的珠宝的,在他的印象里只有王族。

    靠着墙站立的那些波斯人,也不由的把身子站直,掀掉了自己身上的破斗篷,他们的身上只有薄薄的亚麻短衣,下身围着一个短短的裙子,赤着脚站在寒冷的大地上好像没有知觉,强壮的胳膊,大腿露在外面,向小苗表现自己强悍的一面。

    黑风仰着头看天,他没有置评小苗做事方法的权力,只能置身事外。小苗指着那些战奴对阿卜杜拉再一次艰难的用新学的突厥话说:“打开他们的镣铐,给他们武器和铠甲?!?br />
    检验完珍珠的阿卜杜拉高兴的嘴都合不拢,对小苗的吩咐连声的答应,一群人涌过来帮着那些战奴解开了镣铐,拿来了大盾还有短剑,特意找来了一堆皮甲,让这些战奴选择。一炷香的功夫,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奴就出现在小苗的身前。

    “您看呐,他们是多么的强悍,多么的英武,由他们的?;つ牟撇欢ǚ浅5陌踩?,我尊敬的殿下,您还有什么吩咐,卑微的阿卜杜拉一定竭诚为您效力?!?br />
    小苗满意的点点头,学着云烨的样子背着手准备向外走,缩在墙角的两个年纪幼小的女奴猛的扑过来扑倒在小苗的脚下,不断的恳求小苗把她们也带走。

    小苗的手指头指指脚下的两个女奴对阿卜杜拉说:“还有她们!”

    阿卜杜拉的脸色很难看?;故茄首磐倌鹩α?,然后就掏出一大叠子的契约拿给黑风看,在这一刻,阿卜杜拉已经非常的肯定,小苗才是正主,至于一身黑狐裘的黑风已经沦落到了管家一类的货色,因为高贵这种东西装不出来。小苗对价值连城的珍宝毫不在意的举动,已经证明了她身份的高贵,这比任何家族徽章更有用。

    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大院子,曲卓在知道小苗的举动后,来不及责怪小苗。立刻就在身份上做了调整,自己是家臣,狗子是家将,黑风是管家,其余的楼兰人是仆役,至于小苗。只能是家族仅剩的一位公主……

    小苗的举动打乱了曲卓所有的准备,也让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碎叶城里面的主流说法还是准备西进??墒钦饫锏牟扇?,吐火罗人,莎姗人,大食人并不惊慌。他们在碎叶城做生意,和突厥人,薛延陀人,吐谷浑人,再加上本地的昭武九姓以及回纥人相处的非常融洽,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关系,曲卓看着在院子里和两个女奴没心没肺的做游戏的小苗只能长叹一声。

    不过。曲卓的颓废只维持了不到五天,他的眼睛就立刻发亮了,小苗的举动虽然鲁莽,却给了他们一个很好的打入上流社会的机会,因为他收到了一个宴会的请柬。

    小苗看都不看,一句话不去就让曲卓的脸黑如锅底。

    “我一个没出闺阁的小娘子,为什么要去和脏臭的吐蕃人,突厥人,大食人,混在一起?要去你去,如果查不出来问题,我晚上就去碎叶城的城主家,就不相信问不出来?!?br />
    “姑奶奶,您现在想起自己还是一个小娘子了?如果您真的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小娘子,这会应该躲在长安家里的绣楼上绣花,而不是拿着长枪和这些战奴较量,能用智慧解决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晚上去城主家闹得满城风雨?悄无声息的完成任务才是上策?!?br />
    曲卓的脸都抽成了包子,想要狗子帮着自己说两句话,发现狗子这时候已经被小苗的长枪圈进了战圈,拿着横刀险象环生的在漫天的枪影中左支右突,在贴着地滚了两圈之后,被小苗的枪杆子抽在后背上飞了起来,掉在草料堆上装死。

    新买来的两个侍女拍着手欢呼,那些战奴也是满脸的佩服,他们发现自己这群人竟然无法阻止小苗的冲锋,长长的骑枪握在小苗的手里就像是一支毒龙防不胜防,原来自己的新主人才是无敌的悍将。

    小苗撅着嘴将长枪顿在地上,青石板立刻碎裂开来,长枪老老实实的插在石板上一动不动。

    “师妹的枪法果然厉害,愚兄在你的抢下走不过十招,佩服,佩服!“

    “师姑,你是师父的徒孙,我是徒弟,为了这个称呼已经揍了你无数回了,到现在还不长记性是不是?你要是敢说让我去参加什么宴会,我就接着揍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不就是想把我嫁出去么?别做梦了,这事我只听师父和侯爷的,你们那里能找得到好人家?!?br />
    小苗发完脾气,两个侍女就赶紧过来簇拥着小苗去洗脸换衣服,那个老战奴走了过来对曲卓说:“家臣大人,一个家族想要兴盛,不能依靠简单的联姻,那样只会被那些贪婪的家族吮干我们的每一滴血汗,老奴在阿古泰家族效力了三十年,见过无数这样的例子,殿下枪术为老奴仅见,有这样的枪术在战场上自然能为家族挣得荣光,用不着去依附谁?!?br />
    曲卓翻着眼睛看着老战奴说:“你知道什么,不知道就不要多嘴,记住了,在家里不许一口一个老奴,老奴的叫唤,这个家里没奴隶,这是你们的契约拿去烧了?!?br />
    一厚叠子羊皮契约被曲卓拍在老战奴的胸口上然后就气冲冲的进了屋子继续想办法,实在是不行,只能是自己带着黑风去参加宴会了。

    老战奴愣在当地许久没有说话,只是习惯性弯曲的腰板逐渐挺直了,把手放在胸口上说了一句波斯话,就去战奴所在的屋子里告诉所有人这个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里是一片最无法无天的土地,这里也是一片最讲究契约的土地,所有的贵族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共同制定了契约,并且发誓遵守它,他们会践踏王权,但是却不会践踏契约,因为最原始的契约上有他们祖先的血印。

    战奴的屋子里充满了焦臭味,“瓦希提,薛西斯,亚哈随路……”老战奴每念到一个名字,就把一张契约投进火盆,等到契约全部烧完之后,笑着对所有人说:“我们自由了?!?br />
    说完之后就掏出匕首,揪着脖子上的一块皮肉把他割了下来,扔进了火盆,虽然血流的汩汩的,他却笑的开心之极,因为那块皮肉上面有一个烙印,他不想要那块肉了。

    当晚餐开始的时候,小苗奇怪的看着战奴们脖子上的纱布想问,又压了下来,她认为这可能是波斯人的一种仪式,就像突厥人有人死了,就会拿刀子割脸一样,既然人家的亲人死了,还是不要问了。

    云家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有条件的时候从不委屈自己,小苗和狗子就是这样,曲卓似乎也有这方面的倾向,所以桌子上的食物非常的丰盛,有很多的馕饼,有萝卜羊肉汤,大块的奶酪就放在桌子上,葱头是生的,吃一口就会流眼泪……

    “殿下,请允许莫阿斯亲吻您的脚尖?!?br />
    吃完饭之后老战奴就站了起来,在小苗不知所措中,匍匐在地上亲吻了小苗的鞋子,然后那些战奴也跟着报了名字,然后就趴在地上亲吻她的鞋子。

    “为什么?”小苗低头看看自己的鞋子问老战奴。

    “世间仁慈者莫过于您,我尊贵的殿下?!蹦⑺构Ь吹匦欣?,然后就带着那群战奴开始分配自己的防守的哨位。

    “他们在干什么?“小苗问刚刚把剩余的食物撤下去的侍女,曲卓,狗子,黑风还有那些楼兰人不愿意和波斯人搅在一起,只有小苗觉得这些波斯人是自己带来的,没有主人陪着不太好,虽然她非常的不喜欢吃馕饼羊肉,还有那个有强烈气味的葱头,为了不至于让那些波斯人感到难过,还是强忍着吃这些难以下咽的食物。

    “殿下,他们是在向您效忠,您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有这么多的武士效忠的女王?!笆膛Ь吹鼗卮?,在她们看来一切都是合理的,曲卓他们这些家臣的避开,是在给殿下和武士独处的机会,殿下对这些武士这么好,还给他们吃最美味的食物,获得他们的效忠,天经地义,她们俩个也是出身大家庭,只是家庭战败了,才被人贩卖,能遇到小苗这样强大富裕的主人,是自己最大的幸运。

    小苗抽着鼻子想了好久都没有相通亲吻鞋子和效忠到底有什么关系,她的性子粗疏,虽然懂得那些奇怪的杀人手法,却不愿意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练完武之后,美美的洗个热水澡,然后拿着花绷子坐在自己的小楼上伴着夕阳绣花。

    ps:

    第一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