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三十四节玄甲军

唐砖 第三十四节玄甲军

    旨意下来了,就留不成了,去北庭很明显不是一年半载能回来的,苏定方在那个地方已经逗留了五年,原本他应该在辽东之战中大放异彩的,结果云烨的出现让苏定方这样的名将之花只能在北庭吃沙子熬资历。

    云烨以前对于离别看得很淡,在大唐生活了这么些年之后也就变得有些伤感了临走的时候拉着李安澜的手说:“此去北庭任职,多则三五载,少则两三载,你我一在北海,一处南疆,善自珍重吧,如果在南疆不得意,就去长安,那座府邸有你的一份?!?br />
    李安澜吓得脸都白了,因为自己的男人从来没有和自己这样郑重其事的道过别,拉着云烨的衣袖颤声说:“您要是觉得此去不妙,不如不去,拼着父皇发怒,我们去大海里住,只要你活着,万事都好商量?!?br />
    云烨揉了一把脸在李安澜的鼻子上按了一下,没好气的说:“气氛全没了,我还指望你说一些肝肠寸断的话来暖人心,谁知道你竟然撺掇着我当逃兵,没意思?!?br />
    说完话就在李容的脑袋上重重的揉了两下,骑上旺财就上了路,这回糟糕了,大帝号留给了岭南水师,那个该死的天使成了大帝号上的监军,刘仁愿只有指挥权,没有操作权,他奶奶的,气的刘仁愿半死。

    云烨不是岭南水师的统领了,自然没有了动用军舰送自己回家的权利,他也不耐烦乘坐慢悠悠的商船,那东西太危险了。

    这一次要去北庭。对旺财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现在要回长安正好考验一下旺财走长途的能力,为了方便还特意多备了两匹马换着骑。 在三百亲卫的护送下浩浩荡荡的向长安开进。

    出了横浦关就进入了梅岭古道,梅岭古道是一条幽深的古道??聿还哦?。高低不平的石头,铺就了古今的时光。细细的小草从石头缝里长了出来。古道泛绿,看上去有些年轻。 古道两边,树木很多。投注着相当多的荫凉。树木高大苍劲,气度非凡。清亮亮的沟水,发出细小的声响,可饮,可洗。

    偶尔见到一汪清水,就算是上天的赏赐了,洗掉风尘之后云烨就认为这里是一个拍《倩女幽魂》的好地方,老树的根须虬张盘结,七八人都抱不过来。这样的千年老树要是不成精怪才是怪事请。

    梅岭上真的长满了梅树。漫山遍野都是??上纷右丫患俗儆?,这东西五月开始成熟,现在能找的只有梅子干。

    马队风一样的穿过了梅岭古道?;郴拿吩谡庑┗钠е刈阋尤迷旗呛嶙抛?,出了梅岭古道再走百十里地就到了江西南道的大余关。当云烨一行赶到关下的时候,此时城关紧闭,这里是李二屯居甲兵之所,以前是在防备冯盎叛乱,现在好在防备云烨叛乱,这不是笑话,六千最精锐的玄甲军屯驻在这里就是这个目的,狗日的玄甲军统领还放出话来,要是云烨的岭南水师敢有异动,他们立刻就会沿着梅岭古道南下,踏平邕州。

    玄甲军的统领一般都是出自段志玄他们家,段猛以前就在玉山书院就读,现在也不知道分配到哪里去了,玄甲军一直对云烨的岭南水师抱有敌意,自从段志玄过世之后,就更加的没了来往,估计这也是李二的策略,他治军从来都是把两个不对付的家伙放在一起,认为这样最安稳,这里的统领也不知道是谁,对于怀化将军的腰牌不屑一顾,只是回答想要入关必须等到明日鸡鸣。

    这倒不是难为谁,玄甲军就是这样的死德性,让他们变通一下比杀了他们还难,云烨到现在都不明白,玄甲军到现在,他们的军粮依然是糜子,这东西在关中都没有人种了,他们的督粮官还是板着一副死人脸就要糜子,给他们大米白面就要翻脸。

    自己在兵部的时候没少看这些混蛋的脸色,整个大唐玄甲军只有三万,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死一个替补一个,这也是大唐唯一的一支需要执役到五十周岁的军队。

    为这事云烨和玄甲军的大统领段和差点打起来,大唐人的体质相对来说很弱,到了五十岁就绝对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尤其是军伍里,操练的辛苦,人老的就更快了,其他军伍到了四十五岁如果还没有成为队正以上的军官,就会勒令退役,段和这是黑了心的要压榨老兵的最后一丝潜力,狗日的不把人用死了不撒手。

    李二笑呵呵的听了云烨和段和吵闹的缘由,立刻就从玄甲军找来五十个老汉,又让云烨找来五十个岭南水师陆战队的青壮,让他们用木刀木枪进行演武对抗,在云烨惊诧的目光中,那五十个老兵仅仅用极小的代价就干翻了云烨的精锐手下,而且,云烨在里面耍了诈,把赖传峰给当成小兵弄了进去,结果,老赖也被人家三个老兵围住群殴,不一会就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李二,段和都非常的得意,接过云烨提出把队伍再扩大一点成建制的使用各自的武器上场,李二的脸顿时就黑了,玄甲军的战力无双,但是要他们去对付装备了火油和火药的岭南水师就只有死伤一片的下场。

    作为大唐最精锐的军队,火药,火油他们也有,但是这些蠢货认为还是自己手里的横刀连枷比较靠得住,段和还阴阳怪气的说自古强军从来不是以武器优劣来论高低的。军人要是没了血气之勇,拿天神的武器也没用。

    这是明显没吃过亏啊,等到被打疼被打的痛彻入骨他就知道军人的血气和武器这两样东西绝对缺一不可。

    云烨在别的军队面前可以耀武扬威,但是在玄甲军面前实在是没有多少面子,不过城上的那些玄甲军也没有把事情做绝,从城头送下来好几大筐糜子馍馍,黄不拉几的,看着就没胃口,刘进宝咬着牙将这些糜子馍馍拿好,随着玄甲军士卒指印的方向摸黑向山神庙走去。,那里虽然听说是一座破庙,有片瓦遮身总比睡在野地里强。

    家将把马匹围拢到山神庙的后院,在大殿里点了一堆火,仔细搜查过后才请云烨进去,今晚的晚餐就是肉汤和糜子馍馍,本来有干粮的,但是没人会浪费粮食,当然,云烨除外,他实在是吃不下去那个粗糙的馍馍。

    云家也做糜子馍馍,把糜子泡软了之后拿木槌捣的稀烂,然后再发酵,配上栗子面,捏成一个个小小的窝头,拿油煎着吃,和这个一斤重的东西是两回事。

    云烨咬着牙勉强吃了半个,就吃不下去了,拿了一个树枝子串在上面打算烤热了吃,刘进宝拿出卤肉和腌制好的鱼对云烨说:“侯爷,您就吃不下去这黄馍馍就不要勉强了,您还是吃咱家的东西吧?!?br />
    在这些人跟前没必要装模作样地委屈自己,云烨不太饿,找了一只鸡,撕下来一条鸡腿,就把其余的鸡肉分给了身边的护卫,自己拿树枝子穿着鸡腿烤。

    一阵风吹了过来,云烨拿袖子遮了一下眼睛,等那阵怪风过后,他发现自己穿在树枝上的鸡腿没了,朝火堆里看看,也没有,别的护卫都在大口的嚼着自己的那份鸡肉吃的正香,没人发现侯爷举着一个空树枝子在发愣。

    算了,没了就没了,又在树枝上串了一条鱼,继续烘烤,一只猫忽然出现在房梁上,喵呜,喵呜的叫个不停,非常的讨厌,等到护卫赶走了猫,云烨手里的树枝上的鱼又不见了。

    云烨把树枝子一扔朝房顶上说:“小苗,赶紧出来,多大的孩子了怎么还是这么顽皮?!?br />
    “不出来,师傅说了,我们只能行走在黑暗里不能让别人看见,朝饮东海水,暮宿苍梧山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br />
    众人叼着馍馍都在抬头朝房顶上看,一片淡绿色的裙角从房梁上垂了下来,一只白皙的小手稍微晃一下,云烨身后的卤肉就不见了。

    “别听你师父骗你,他待在家里享福,整天和刘方先生饮酒喝茶,把你轰出去风餐露宿,狗屁的朝饮东海水,东海水是咸的,多喝两口会死人,赶紧下来,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蹲房梁上做什么,下来把毯子披上,以后就跟着云叔,不要听你那个师傅的话,他就是嫌你在身边跟着烦,这些日子吃苦头了吧?可怜的,大闺女就该坐着马车,不该坐房梁上,下来吧,马上就要找婆家嫁人了,到现在嫁衣还没着落吧,东奔西跑的哪有时间绣花?!?br />
    刘进宝崇敬的看着自家侯爷,这才是自己主子的真面目,就是不知道这个小闺女好骗不好骗,小苗的本事他知道,反正狗子总是鼻青脸肿的回来找他喝酒,喝醉了就咒骂小苗。

    人影一闪,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丫头就出现在云烨面前,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的绿裙子也脏兮兮的,手里拿着一大块卤肉,瘪着嘴就要哭。

    ps:

    第三节送到,老友聚餐我是赶不及了,好歹还能寒暄一会,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