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效天子

夜天子 第36章 效天子

    官有官道,民有民路。不要以为升斗小民不能旁听便打听不到消息。有个皂隶的老爹就在围观群众当中,还有一个书记的左邻右舍也在围观群众当中,他们各有请托之人,所以刑厅内发生的一切,他们知道的并不慢。

    当张道蕴当堂承认这桩强入民宅、轮暴妇女的大案确系他等所为的消息传到府衙前面时,府衙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立即变得肃静无声了,气氛压抑得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就连一只燕子似乎也受到了这种沉重气氛的影响,倏地敛翅低飞,贴着地面一划而过,剪出一道漂亮的弧影,复又钻进虚空之中。

    紧接着,叶小天做出“绞刑”判决的消息传了出来,府衙前面万众欢呼,人们跳着、叫着、奔走相告。虽然他们并不相信叶推官判了五名暴徒绞刑,这五名暴徒就真会被处死,可他们依旧兴奋莫名。

    聚集在府衙门一角、与此案无关,但很关心此案的一些权贵人家看着他们兴奋莫名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可理解: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叶推官判了他们死刑,就真能处死他们?

    他们不明白,纵然那五个暴徒倚仗律赋予他们的特权能够免于一死,但是至少此时此刻,他们被判处了死刑,他们是犯人,是死囚!而即便是这么一个过场,以前也绝不会有!

    这一刻,这些平民百姓的生命和尊严与那些权贵人家的生命、尊严是划了等号的,这是对他们的一种承认,是前所未有的,这才是那些升斗小民欢呼雀跃的根本原因。

    随后,叶小天被于俊亭叫走,府衙前的百姓依旧兴奋地讨论着、述说着,开心地告诉每一个路人,于是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加入讨论,直到他们准备陆续散去,一个新的消息传了出来:“推官大人迫于监州大人的压力,准备向权贵们妥协,洛家姑娘以死明志,撞死在刑厅?!?br />
    府衙前面顿时一片死寂,而一直静静地待在一角的权贵子弟们则喜形于色,他们大声说笑着,用鄙夷的眼神看着那些如丧考妣的百姓:“一帮泥腿子,生来就是贱人!也配享有和我们同等的权利,简直是痴心妄想!”

    ……

    戴同知匆匆赶到时,洛姑娘已碰柱而死,虽然洛姑娘只是一个草芥般贫贱的农家女,可是面对她的尸体,纵然如戴土司一般人物,也没有勇气站出来,再说一句劝说洛父洛母撤诉的话来。

    戴同知默然半晌,悄悄回转通判厅,于俊亭见他面有异色,不禁问道:“事情可办妥了?”

    戴同知摇摇头,一坐到椅子上,涩声道:“洛家父女不肯接受赔偿,洛家姑娘……以死明志,当场以头碰柱,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于俊亭顿时愕然,失神之下,手中象牙小扇“吧嗒”一声落在公案上,她喃喃自语道:“碰柱而死?洛家姑娘……当真是个贞烈女子!”

    戴同知颓然道:“这等状况,已经不可能调停了,众怒难犯啊。不如就此袖手吧,叶小天要判他们绞刑,由得他去,反正判决递到京城,还是要被天子特赦的,不致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br />
    于俊亭叹了口气,意兴索然地对戴同知道:“本官有些不舒服,你去说与他们几人知道吧,”

    ……

    “东翁?”

    李秋池看着叶小天铁青的可怕的脸色,担心地唤了一句。叶小天握紧的双拳慢慢放松开来,他冷冷地看了李秋池一眼,沉声道:“李先生,你是贵州第一大状,你告诉我,这等案子,按照常理,应该如何判决?”

    李秋池苦着脸道:“如果按照常理,自然是该判绞刑的,即便他们是权贵人家。学生记得,弘治年间,曾经发生过一桩类似的案子,而且就发生在天子脚下,皇城根儿?!?br />
    李秋池不愧是贵州第一状,恐怕不只是”大明律“被他倒背如流,便是自大明开国以来无数判决过的经典案例,他都熟记于心,当下就把弘治年间发生过的一桩类似案例及处理结果告诉了叶小天。

    弘治九年的时候,北京城有一个恶少名叫马纪,偶然遇见一个乡绅的女儿,顿时惊为天人。当晚,他纠集了一群打手无赖蒙面持刀冲入那乡绅府中,将那乡绅的女儿当场强暴。

    马纪还纵容那些无赖掠夺了乡绅家的钱财,裹挟了那位小姐离开,想要继续于她。马纪赶到通衢大道时,天色已经将明,一群男人抬了一个衣衫凌乱的少女当街而行,太过引人注目,就想暂且避进一家客栈。

    可是他们叫门的时候,店内伙计从门缝里窥见他们一个个不似善类,还扶着一个衣衫不整、状似昏迷的少女,根本不敢开门。他们叫门不应,这时恰有一队巡城卫卒经过,马纪无奈,只好弃了那个少女,带领众无赖逃走。

    结果那伙卫卒发现有异,马上追上去把他们当场拿获。天子脚下竟然发生了如此恶劣的暴行,一时间震动九城。恶少马纪及其从属,也被关进大牢,收监待判了。

    马家是颇有势力的,为了救出儿子,马父上下打点,贿赂了“掌锦衣卫事都指挥佥事”陈云。当时,锦衣卫指挥使一职空缺,陈云作为指挥佥事掌理锦衣卫事,就是锦衣卫事实上的老大。

    陈佥事收了马家的钱,便派出官校,随意寻了个理由,从顺天府大牢把马纪提走,关进了锦衣卫的诏狱,过了几天便把他悄悄放走。陈佥事自以为事情做得隐秘,可他却忽略了东厂的探子。

    东厂在各司各衙都派有驻衙的番子,专门监督各个衙门办理公务中的不行为。长驻锦衣卫的那个东厂番子十分机警,将此事查得一清二楚,立即回报东厂,东厂则马上密奏了天子。

    当时的皇帝弘治就是后来有名的顽童皇帝正德的亲爹,是个有名的仁君、明君,弘治闻讯大怒,立即下旨由三司会审此案,三司联手审理,判定马纪及其伴当马聪还有一从随从无赖皆处绞刑,锦衣卫指挥佥事陈云收受贿赂,罔顾国,判处“削籍为民,拿问入狱”。

    处理结果报到弘治皇帝那里,皇帝批复:马纪强闯民宅、妇女,凶恶异常,蔑视度之至,即斩之;马纪家人行贿,统统枷锁发边卫充军,永不赦还;马聪等人作为胁从判处绞刑,秋后问斩。

    叶小天听李秋池把弘治皇帝亲自过问下审理的这桩案子一说,两眼登时放出凶光,看得李秋池心惊肉跳,赶紧补充道:“可是东翁你要知道,中原的官宦人家,哪怕是皇室子弟,也没有特赦之权,而土司人家是有的。土司人家对治下土民如有不之事,可以赎金代罪,这是洪武皇帝时便定下的规矩?!?br />
    一直以来,土司对治下土民予取予求、生杀予夺,皇朝从不干涉。朱元璋是个强势皇帝,但是对这千百年延续下来的规矩也无干涉太多,所以招抚贵州众土司时,照例朝以来的规矩许以他们许多特权,多次交涉之下,只勉强加了这么一条,算是对他们的一个约束。

    叶小天凶狠地道:“治下土民?那洛氏一家可是汉人,是迁居此地的汉人!”

    李秋池摊手道:“可是谁叫他们定居在土司地面上?三里庄是张氏辖地,依照常理,居其地,即为其民。就像番邦外人,居我中国之地,便是中国之民,要受我朝律约束,同样的道理。洛家既然……”

    叶小天冷笑道:“常理?当初洪武皇帝与土司们的约定,是对其治下土民享有赎金抵罪之权,不是么?洪武皇帝并未注明说异地百姓迁居其地,便是其治下土民,不是么?张家治下土民不用向朝廷纳税,而洛家却是要向朝廷纳税的,所以,洛家根本不算张氏土民,不是么?”

    叶小天一连三个“不是么”,问得一向牙尖嘴利的李秋池张口结舌,只能讷讷辩解道:“可……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啊,东翁坏了规矩,便是与所有人为敌,介时东翁又该如何自处?死者已矣,何必自找麻烦。再说东翁方才也问学生,依照常理该当如何判决,而此案的人犯恰恰不在常理之中……”

    叶小天打断他的话,怒声道:“常理?老子今天跟那些不讲道理的贵人,就是不想讲常理了,又怎么样!”此时的叶小天,眼神儿像极了一个疯狂的赌徒,可赌徒是为了不甘的和那一丝渺茫的希望,他又为了什么?

    叶小天转身便走,李秋池追上两步,道:“东翁欲待如何?”

    叶小天道:“我欲效弘治天子!”

    效仿弘治天子?

    李秋池忽然想起他刚刚说过“即斩之”三个字,登时冷汗如雨。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慌慌张张追出了正堂,出了正堂已不见了叶小天身影,四顾之下,恰好看见毛问智走过来。

    李秋池如见亲人,赶紧迎上去一把抓住毛问智的手臂,急吼吼地道:“老毛,你赶紧回府,叫家里人收拾细软,备好马匹!一会儿我等随东翁回去,咱们立即逃之夭夭!”

    毛问智好笑地道:“哎呀,俺说李先生啊,你不是一向自诩老泰山死在你面前你也面不变色的么,咋这么慌里慌张的哩,难道天要塌了?!?br />
    李秋池气极败坏地道:“就是天要塌了!东翁马上就要把天给捅塌了!”(未完待续)

    :诚求推荐票、月票!

    本周休息日今明两天,望诸友周知。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