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0章 生苗出山

夜天子 第20章 生苗出山

    丁掌柜的带人进了趟城,亲自赶到西城,很细致地现场勘探了一下挖出来的泥方土质是否合乎烧制要求,并且询问了每天可以清理出土方,整个疏浚工程需要多长时间以及清理的主要路段,仔细匡算一番后发现确实有利可图。

    而且目前铜仁府正在维修城墙、扩建粮仓,七玄观的长风道人又要在铜仁城内建一座道观,这三个地点都在清淤的主要路段左近,就地烧制并提供砖瓦非常方便,能够节省大量的车马费,省下的同样就是赚下的。

    所以,丁掌柜的果断同意在城中分三地设窑烧砖了。清淤之后,最耗费人力物力的一个步骤就是如何处理那些淤泥,这里是城市,又不是湖泊河滩可以就地堆砌成岛屿或者用来加高堤坝。

    如今有了裕记砖瓦行,挖出来的新鲜淤泥,砖瓦行的人只要稍加处理就能用于烧砖。一时用不了堆在路边干掉的泥巴又有些附近村镇的小地主运回去充当肥料,基本上替叶小天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与此同时,叶小天逮着机会就去向张知府诉苦,张知府不胜其扰,终于改口同意,清淤工程分两年完工,那二百两银子算是一年的工支银,来年再拨付他二百两。

    如此一来,再加上叶小天从三街六巷众商户那里“筹募”7c,ww☆w.来的银子,足以保证整个工程的顺利进行了。事情上了轨道,叶小天就不用天天去现场照顾,具体事宜便交给了照磨官阳神明。

    这阳神明看起来像个“神头儿”,浓眉大眼、愣头愣脑的,实则鬼点子也是不少,谁家要开张、谁家要娶亲,门前乌烟瘴气的怎么成,想让他加快施工速度。多少总要给点好处吧,如此一来他这工头儿倒也当得有滋有味。

    清淤工程一旦打开局面,趟好路子,底下人就只管按照既定的方针按部就班地进行就好了,不需要叶小天操心。这段时间,陆陆续续也开始有人到刑厅来打官司,之前叶小天那场成功的审判还是打出了一定的影响。

    只是土民们之间有了纠纷还是习惯找土司土舍们裁断,不愿意上衙门,叶小天目前处理的案件大多是商贾们之间的经济纠纷,可恰恰是这种案子油水十足。不管原告还是被告,到了衙门总要上下打点一番,刑厅终于活过来了。

    刑厅的变化、叶小天的作为,都看在铜仁府一众官员眼中,叶小天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也在渐渐改观。最初的时候,铜仁府的官对叶小天这个外来户普通有些排斥,尤其是了解葫县官场动荡的人,对他更是疏远。

    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他们渐渐发现。叶小天做事很有章法分寸,不该他管的事,他绝不强出头,比如张氏和戴氏之间的那桩人命案子。虽然这桩案子草草了之,但叶小天在其间的表现,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最厌恶的就是不知轻重、不计后果的同僚,叶小天显然不是这样的害群之马。

    清淤这件事。以府衙拨付的那点银两,根本不可能顺利铺展开来,通行的办法是择其紧要。把各位官员的府邸左右修缮如新,其它地区不加理会,做到表面光鲜,如此已经算是能臣干吏。

    可叶小天偏偏化不可能为可能,他居然异想天开,从不可能处削减了大量的开支,又软磨硬泡地从吝啬之极的知府大人口袋里掏出了一笔银子,真的轰轰烈烈地开始了全城清淤。

    能用最少的钱,干成一件别人认为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这个人就了不起。一个知进退、有分寸而且很能干的人,很少会有人对他产生反感。至少,叶小天已经通过他的努力,在铜仁府众官员眼中塑造出了这么一副形象:

    我很能干、我任劳任怨,我秉性纯良,我是无害的小伙伴,大家快来泡我吧!于是,专泡良家的戴同知便闻着味儿姗姗赶来了……

    ※※※※※※※※※※※※※※※※※※※※※※※

    哚妮和耶佬回到山中,耶佬径直去神殿面见众长老,哚妮则像一只小燕子似的飞奔回了家,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爹娘了,她真的想念的很。

    门口的那只大黄狗还认得自己的小主人,看见哚妮回来,大黄汪汪地叫了两声,飞扑起来绕着哚妮转起了圈子,尾巴还摇来摇去的,看来它也欢喜的很。

    大黄的叫声把一个小家伙从屋子里唤了出来,先是白白胖胖藕节似的一条小胖腿,然后便是一个头顶茶壶盖,身穿开裆裤,脖子上挂着个银锁,银锁上满是口水的小家伙出现了。

    他费力地爬过高高的门槛,睁着一双点漆般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哚妮,哚妮欢喜地冲过去,一把将他抱了起来,格格笑道:“咪酒,是不是小咪酒?哎呀,我们家的小咪酒都长这么大啦,快让姐姐亲亲……”

    小咪酒似乎被她兴奋的样子吓着了,扭了两下身子挣脱不开,便扭头冲屋里喊起了爹娘。格哚佬和婆娘闻声出来,看见女儿回来,自然欢喜不禁,一家人久别重逢,亲热了好一阵子,哚妮的娘才发现了一桩异处。

    哚妮的娘又惊又喜地道:“太阳妹妹,你不是早就有了身孕么,这怎么……难道你已经生了?”

    哚妮这才醒起先前有长老赴葫县探望尊者时,她曾经装过有孕在身,登时吱唔起来。格哚佬兴冲冲地道:“哈哈哈,我都已经当了外公呢,太阳妹妹,快告诉爹,你生的是男娃儿还是女娃儿?!?br />
    哚妮暗暗叫苦,转念想到如果父亲的部落迁去提溪一带,距铜仁就近了,这件事早晚还是瞒不过去,毕竟是自己爹娘,倒也不必太过掩饰,便结结巴巴地把真相说了出来。

    格哚佬听了皱了皱眉头,他是父亲,不好多说什么,哚妮的娘却把女儿拉进房,母女俩说起了悄悄话。哚妮的娘细细盘问一番。就把祖辈儿传下来的一些易受孕的闺中诀窍一一传授给女儿,听得哚妮时不时便羞红了脸蛋。

    哚妮的娘把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闺阁诀窍一一传授给女儿知道,又叮嘱她道:“若是有长老问起,你就说不慎动了胎气,导致小产,知道么?要不然长老们一定会从别人家再挑选宜生养的闺女献给尊者,和你争宠的?!?br />
    哚妮连连点头,她可不想再多个小姐妹,分享她的男人。

    耶佬回到神殿,年纪最长的格彩佬马上召齐了众长老。因冬天追随叶尊者最久,所以特意把他也叫来列席,一起来耶佬传达尊者的谕令。

    耶佬把叶小天交给他的那副地图展开,指点给众长老看:“尊者命令,把格哚佬的部落迁徙到此处山中居住。另外,由八位长老各自推举本家的一户亲眷,到铜仁城中居住在尊者府邸左右,就近聆听神谕,卫护神侍安全?!?br />
    格彩佬皱了皱白眉:“尊者为何要做出如此安排。难道在铜仁,有什么人意图对尊者不利么?”

    耶佬道:“尊者入世历练,现已由葫县县丞升任铜仁府推官了。这铜仁是土官治下,与葫县有所不同。尊者的官身是朝廷所封,在铜仁府不足为恃。没有实力的人,在铜仁是说不上话的。

    另外,前些时候。铜仁的张知府曾经让尊者前去调停水银山四大部落之间的纷争,尊者因此牵涉其中,与几大世家都结了怨。尤其是凉月谷果基家和提溪于家,很难说他们不会对尊者不利,尊者也是未雨绸缪……”

    格德瓦紧张地道:“铜仁情形如此严峻,尊者若万一有所闪失可怎么得了,我等在此鞭长莫及,不如请尊者辞职归山吧?!?br />
    耶佬苦笑道:“我也曾如此相劝,可尊者不为所动。尊者说历炼之期未到他是不会回山的?!?br />
    一位长老听了,蹙起花白的眉毛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试图阻止教众与世俗接触,调一个部落出去,合适吗?”

    众长老登时都沉默下来,有些理由是不能公然宣诸于众的,虽然他们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本来只是旁听的冬长老想了想,忽然道:“各位长老,弟子觉得,派一个部落过去也没甚么?!?br />
    格彩佬等众长老都向他看去,冬长老鼓起勇气道:“各位长老,我教避世而,是不希望世俗间的一切影响了教众的虔诚心。但是今时今日,高山险涧都已不足为屏障了。

    常有一些部落子弟出山贩卖山珍皮毛,换取盐巴布匹,山外的一切,他们有所见、有所闻,回来后便会有所言。上一次八千子弟为尊者建府邸,在葫县待了一段时间,回来后更是常常说起山外的繁华,人心早就动摇了。

    有人问弟子,我们虔诚信奉蛊神,做蛊神的信徒,神难道不应该给我们更好的生活吗?为什么我们要甘于清贫,要世世代代躲在这里?弟子无言以对。各位长老都曾游历天下,都知道世间有佛道等诸多教派。

    这些教派的信徒都很多,并没有因为走进世俗便湮灭。如果我们虔诚地相信蛊神的存在,为什么要担心我们的信徒会被别人所引诱呢?是以弟子觉得,我们应该走出去!”

    这又是关于蛊教该入世还是出世的争论了,这种争论早在几百年前,蛊教内部就已争论不休,不过一直以来,都是出世论占上风??烧庖淮味だ显俣忍岢稣飧鑫侍?,众长老却长时间地保持了沉默。

    过了许久,一位白须白发的八旬长老缓缓说道:“从九峒十八寨百余旗的部落中派出一个部落,与世俗接触,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出世对我教的影响利大于弊,今后我们便不必如此避忌,如果出世不利于我教的生存,便继续约束教众,少与世俗联系就是了?!?br />
    冬天是格德瓦的亲传弟子,听了那位长老的话,格德瓦呵呵一笑,嘉许地对冬天道:“你的眼神一向不好,可你看得却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长远啊?!?br />
    格彩佬敏感地道:“格德瓦长老也同意出山?”

    格德瓦道:“今有尊者令谕,我们势必不能不闻不问??銮抑皇桥沙鲆桓霾柯?,进退操之我手,有何不妥呢,各位长老以为如何?”

    众长老交头接耳一番,纷纷点头同意,格彩佬见状,便道:“好吧,那就依尊者令谕,让格哚佬一部西迁至提溪境内,不过,老身以为,还是要得派一位长老坐镇于格哚佬部,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也可以及时了解?!?br />
    格德瓦点头称是,赞道:“还是格彩佬老成持重,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让引勾佬去格哚佬部坐镇好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骨头都朽了,可禁不起这番折腾了?!?br />
    他提到的这位引勾佬,就是和耶佬一起提擢上来的那位新晋长老,年未及六旬,在众长老中算是很年轻的一位,众长老纷纷点头称是。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格哚佬所在的部落一向驻守在神湖畔,不像有的部落境内有金银等矿产资源,还稍稍富裕一些。他们上山打猎,下水捉鱼,过着很简陋的山居生活,猎弓铁叉、一张渔网,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物资。

    当然,富裕的部落也是相对而言,依旧远不如山外,就像有的地方,殿里用上百斤的黄金涂刷神像,上千颗宝石镶嵌神像,而那些信徒们则赤贫如洗。

    至于他们住的屋子,全是就地取材,以大木制成,要迁去的地方也是山里,建造新居容易的很,真正需要他们随身带走的东西不过是几个包袱,如此一来,举族搬迁仅仅一天功夫就筹备完成了。

    迁徙是为了侍奉尊者,这个理由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何况现在的山中部落早已不像以前那么闭塞,常有人会把世俗间所见的繁华传回部落,口口相传不断美化之下,更是令人心生向往。所以,除了一些老人对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充满留恋,部族中大部分的人都是欢天喜地的离开的。

    在几方面势力的暗中运作下,如今的铜仁府就像一口渐渐升温的油锅,油温渐升,很快就要沸腾起来。这时候,叶小天却又舀起一瓢凉水,想也不想便泼进了油锅里。

    :月末最后一天,诚求月票!.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