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6章 一桩命案

夜天子 第06章 一桩命案

    里,主动赶来替叶小天做东的高涯和李伯皓是最先赶到的,接着是叶小天,等李经历赶来的时候,叶小天赫然发现,李经历把戴同知也请了来,大概是怕他这接风宴实在不热闹。

    本来,他们这些人中一多半是在任官员,另外一小半是在学生员,官员和生员,一个是“在役”的官,一个是“预备役”的官,除了身份和年龄上的差距,还有许多避讳,按常理是很难同席饮宴打成一团的。

    可是在贵州,这种官场常态便不存在了。叶小天为双方一引介,戴同知和李经历获悉这两位少爷是葫县新近转为世袭长官的两位少寨主,对他们顿时觉得亲近了几分。

    严格说来,他们都是世袭土官,而且葫县本就是铜仁治下,结交两个少寨主,等他们将来一旦成为寨主,成为世袭长官,就可以成为戴同知、李经历在官场上的臂助。

    对高涯和李伯皓来说也是一样,他们能被家族选中进入府学,足以说明在父辈眼中他们是可堪造就的子侄,但是他们一日不曾继任长官,这继承人的身份就还存在变数。

    两个长官司刚刚转为世袭,他们所在的山寨由原本的内部选举制转为父子一系世袭传承制还需要一个过渡阶段,最起码在这一代,长老们对继任者的选择还是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们能有几个土司支持,那将是他们“竞争上岗”的强力外援。

    叶小天本来还担心这两个小兄弟和戴同知、李经历聊不到一块儿去,却不想四个人迅速熟络起来,倒似比他还要亲近几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有了几分酒意的戴同知便向众人卖弄起他的风流手段来。

    戴同知端着酒杯,得意洋洋地道:“久了你们才会知道,欢场女子终究是比不得良家妇人的。那种欲拒还迎,那种娇羞忐忑,那种体贴温柔,烟柳巷中的女子可是永远不具备的?!?br />
    戴同知描述了一堆良家风情之美好,怀中美人儿只是掩唇吃吃偷笑,高涯听得如痴如醉。心向往之,对这位“前辈高人”当真有高山仰止的感觉。忍不住请教道:“戴大人所言固然有道理,可良家闺阁岂是容易下手的?!?br />
    戴同知笑道:“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才难得啊,否则哪有情趣可言。水浒中有一回,借王婆之口说那诱引良家的必要条件,要有潘安的貌,驴儿大的本钱,似邓通般阔绰,会小意奉迎?;挂兴スし?,谓之‘潘驴邓小闲’?!?br />
    戴同知哈哈一笑,不屑地道:“其实王婆只说对了一半,这一半尽是那男子需要具备的条件,仅有这些可是远远不够的,若有人以为自己具备了这五个条件便能无往而不利。勾一勾小指便有良家妇人倾心爱慕,必然要倒大霉?!?br />
    李经历睁开醉眼道:“那还需要怎样条件?”

    戴同知饮了一口酒,屈指数道:“要想无往而不利,我以为还需要五个条件,也可归纳为五个字,曰:人时地法曲!”

    高涯好奇地道:“这人时地法曲,又做何解?”

    叶小天皱了皱眉,少年慕艾,他并不反对,可是对于戴同知的行径。他却不敢苟同,叶小天担心这两个小兄弟性情

    戴同知并不能仅看人家是否貌美,若是有所接触之下,觉得那性情贞烈的、夫妇和睦的、对你没有丝毫好感的?;故蔷痛税帐职?,免得浪费功夫。

    总要有那么一丝可能,方可曲意下番功夫。这时你就要考虑时间和地点了,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才好方便你亲近下手呢。要知道这些闺阁妇人都是轻易不出府门的。

    但是轻易不出府门,不代表一直不出门,初时你可多加注意、勤于打听,制造邂逅的机会,待到后来。就得主动出手,帮她创造机会。至于地点的选择,尚也不可选择太热闹的所在,否则如何方便你与她亲近,而且人多眼杂的,容易落人口实。

    这法,就是法子,你要用什么法子,叫她心中有你,渐渐倾心于你。一个优雅安适的环境,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便是一个良好的基础。人选定了,时与地选好了,这时就要用到法。

    法,就是办法。要用什么办法和她亲近?能说会道必不可少,闷葫芦儿般的口才,如何引得那些春闺寂寞、满复幽怨的良家妇人为你绽颜一笑,觉得如沐春风?女人嘛,就是要哄的,多赞美几句她的心就会飘起来。

    可仅有一副三寸不烂之舌也是不行的,你还要精心设计、制造与她亲近的机会,同时还不能叫她觉察到你别有用心,这其中的巧妙之处,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至于那曲……”

    戴同知口若悬河地卖弄着他的风流手段,其他几人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放下了矜持,李经历怀抱一位丰腴妩媚的美人儿,上下其手,揉弄得那美人儿娇喘吁吁。高涯和李伯皓更加不堪,毕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看那模样,若非众人在座,早就剑及履及,把怀中美人儿就地正法了。

    叶小天虽然他也喜欢欣赏美人儿,喜欢对看见的美女品头论足一番,但是对这种钱色交易却兴趣缺缺,反而是五人中最把持得住的一个。

    叶小天觉得高涯和李伯皓还是免得他们受了戴同知影响。

    这时就见一个侍卫神情凝重地走进来,急步走到戴同知身边,对他附耳说了几句话。叶小天认得这是戴同知带来的一个随从,就见他几句话说罢,戴同知脸色顿时一变。

    戴同知停止了吹嘘卖弄,一把推开怀中美人儿,对叶小天道:“今日有劳老弟台的热情款待,戴某家中现有些急务需要赶回去处理。改日戴某再设宴答谢吧,这就告辞了?!?br />
    李经历醉眼朦胧地从身边美人儿丰满柔软的酥胸上抬起头来。大着舌头问道:“戴……戴兄,怎么就急着走了,嫂夫人不是一向……一向不大理会你眠花宿柳的事儿么?”

    戴崇华强笑道:“家中实有要事,咱们改日再说,改日再说?!贝魍窒蚋哐暮屠畈└孀镆簧?,向几人行了个罗圈揖,急急拔步就走,甚至等不得别人送他出门。

    戴同知出了,翻身上马。奋力一鞭,便催动骏马,急如星火地向自己府邸赶去。戴同知急匆匆赶回府邸,翻身下马,连马鞭都忘了递与随从,便大步流星直奔后宅。

    戴家大宅实也不小。但戴同知步履甚快,花厅中,正妻刘氏与几个妾侍正神色慌张地交头接耳,戴同知便一头冲了进来,刘氏赶紧迎上来,惶惶然道:“老爷,这可怎么办,蝉儿闯下塌天大祸……”

    戴同知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刘氏登时噤声不语,戴同知沉声道:“蝉儿呢?”

    刘氏赶紧向旁边小书房指了指。戴同知把马鞭递给刘氏,便向小书房走去。戴同知伸手一推,房门闩着,马上柔声唤道:“蝉儿,开门,爹爹回来了?!?br />
    房中沉默片刻,传出一个女孩儿啜泣的声音:“阿爹,我不想杀他的,我真的不想杀他的……”

    戴同知赶紧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家蝉儿最是温柔善良,怎么会杀人呢。爹爹知道你是委屈的,快开门,把事情经过对爹爹说说?!?br />
    这时的戴同知满脸的关切心疼,既没有在妻子面前严肃冷峻的家长模样,也没有在外边捻花惹草的风流神韵,更没有在官衙里那副为官作吏的嘴脸,此时的他。就是一个寻常的慈父。

    在他不断的安慰劝说之下,小书房的门终于开了。戴同知赶紧跨进门去,就见女儿一开了门,便又缩回墙角,蹲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把头埋在膝间,低低地啜泣着。

    贵州土司人家大多三妻四妾、女人成群,可是还真不见得妻妾成群的人就一定儿女满堂,例代以来已经发生过不只一次嫡宗长房断绝子嗣的情况。戴同知的妻妾很多,到如今也只一个女儿,再无其他子嗣。

    所以对这个宝贝女儿,戴同知可真是当成眼珠子一般呵护着,一见女儿这般模样,戴同知好不心疼,连忙上前扶住女儿肩头道:“乖囡,爹爹知道你不是有心的,不要哭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爹爹在,你不用担心?!?br />
    “阿爹……”戴蝉儿号啕大哭,一把扑到父亲怀里,身子还在恐惧地颤抖不止。戴同知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别怕,凡事有爹爹做主。你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爹爹!”

    戴蝉儿抽抽答答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戴同知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从塔上摔下去的人叫张孝天,是张知府的亲侄子,就算他非礼在先,被蝉儿推下高塔摔死,张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了。

    这可怎么办,难道叫自己的女儿以命抵命?看到女儿苍白恐惧的小脸,戴同知好不心疼,就算要维系自己家族的存在,他也不可能把女儿交出去的,无论如何也不行!

    戴同知沉声问道:“蝉儿,你把张孝天推下高塔,这事可有人看见?”

    戴蝉儿抹着眼泪儿道:“就只有朴阶哥哥看到了,他那时刚刚爬到塔上……”

    戴同知追问道:“朴阶?除了他,其他人全未看到塔上发生了什么?事发之后,他们也没问?”

    戴蝉儿期期艾艾地道:“我……我当时吓坏了,朴阶哥哥见我怕得不行,也知道我闯了大祸,就……就拉着我赶紧跑回家来了。其他的人当时都还在三四层,听见孝天哥哥惨叫着摔下塔去,全都跑下塔去察看,都……都”

    “原来如此……”

    戴同知目光闪烁了几下,看看女儿依旧恐惧莫名的样子,便轻轻拥抱了她一下,柔声道:“乖囡,别怕。这只是一个意外,爹爹会平息此事的,叫你娘陪你洗把脸,吃点东西,早点睡下吧,别担心,有阿爹在呢!”

    戴同知慈祥地替女儿擦去颊上的泪痕,便大步向外走去。到了客厅,戴同知冷厉的目光向众妻妾一扫,沉声道:“把嘴巴全都给我闭严了,谁敢多嘴说一个字,老子活埋了她!”

    :诚求月票、推荐票!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