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1章 神圣使命

夜天子 第31章 神圣使命

    叶小天的大宅子巧妙地借助了自然的山势,又经人工一番雕琢,原本并不起眼的一座山头,竟然变成了曲径通幽的一方风景盛地。

    园林中本有山石树木,又引来活水,形成一个个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池塘。一座池塘边,池水清澈,游鱼翩跹,常有黄叶、红叶随风飘落,随着潺潺的流水打着转儿,被游鱼追逐着飘去。

    池塘边一块奇异的怪石,从侧面看,仿佛斧劈凿刻了千万次,形成一道道纵向朝上的尖锐痕迹,而顶端却是非常圆润的五个突起,仿佛五个人头,那“人头”眉眼宛然,大耳垂肩,仿若佛爷。

    遥遥就戏称这五个圆墩墩的突起为佛爷,称这块巨石为五佛顶,而叶小天的尊臀,现在就坐在一尊佛爷的头上,在他对面,坐着的则是展凝儿,屁股底下一样坐着颗佛头。

    “哎,今时今日的你,果然是不一样了?!?br />
    展凝儿轻轻抚摸着臀下光滑如玉的“佛头”,感慨地道。

    这块奇石本来在一处瀑布下面,八十名工匠顶着爆布轮班敲打凿刻,光是斧凿就损坏了上百具。终于把这块奇石从悬崖下分离出来后,生苗壮汉们又动用了不下四百人,从十数里外的山里一路铺上滚木,把它运到这里,就为了装扮这园中风景,让尊者觉得好看。

    叶小天略显自得地向展凝儿介绍了一下这块石头的来历。不想竟引起展凝儿这样一番感慨,原本他还想说,旁边这株挂满了黄澄澄的梨子的果树也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带着果子移植是何等的艰难,这时却不好开口了。

    展凝儿笑了笑道:“你因此获得了无上的权利,在信奉蛊神的人中间,你的能力甚至比皇帝还要大上十倍、百倍,可这也恰恰成了阻碍你和莹莹在一起的障碍?!?br />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人有一得,必有一失,大概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br />
    展凝儿咬了咬下唇。迟疑地道:“唔……,你有没有想过……”

    叶小天挑了挑眉:“嗯?”

    展凝儿道:“有没有想过。你……只有二十年自由自地的日子,拖一天便少一天。所以,所以应该找个不嫌弃你只有二十年尘缘的女人……”

    叶小天更困惑了,莹莹就不嫌弃啊。问题是她家里在意,展大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叶小天心中蓦然一动,突地若有所觉,他刚刚扬起眸子,展凝儿忽然跳了起来,脸色微晕,慌乱地道:“算了!这是你的事,人家才懒得操心,我……反正只要把你的话对她说一遍。就算完成使命了?!?br />
    叶小天轻轻叹了口气,随之站起,依依不舍地道:“你才来两天。今天一定要走吗?”

    展凝儿乜着他道:“你不舍得!”

    这一瞬间,展凝儿胸中一热,忽然涌起一个荒唐的念头,如果叶小天点点头,说一句“我不舍得!”,那她就不走。哪怕被人唾骂不要脸,她就监守自盗了。又能怎样!

    她的眸子里像是燃着一团火,叶小天迎着那火,目光不由一缩,慌乱地道:“我……我有份礼物带给莹莹,我去取来!”

    叶小天躲闪着展凝儿的目光,慌慌张张转身就走。

    “哎呀!”

    慌乱之下,叶小天一脚踏空,从那石上向下滑去,展凝儿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拉住,可叶小天一条腿已经在山石侧面那些斧凿劈刻的尖锐石隙上划破了,裤腿被划开,渗出了殷殷血迹。

    “要不要紧?”

    不等叶小天回答,展凝儿就蹲了下去,撕开叶小天已经划破的裤腿儿,见只是擦出了川字形的三道血痕,伤势不深,展凝儿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她随即就注意到叶小天的腿部皮肤不太平滑,轻轻抚摸,皮下有些坑洼的感觉,展凝儿马上就想到了当日在雷神禁地被那些食人虫困住时,叶小天挥舞着单刀扑向大河的情景。

    展凝儿心中一软,因为叶小天的退缩而生起的些许怨气登时一扫而空,展凝儿轻轻抚摸着叶小天的小腿,想着无数的虫子爬在他的腿上,腐蚀着他的血肉的情景,心尖儿都有些颤栗了。

    展凝儿低声道:“在雷神禁地的时候,你一定很痛吧?!?br />
    叶小天也蹲下来,道:“还好,当时快吓死了,只顾拼命地往河里跑,也顾不上痛,等我跳进河里,就更感觉不到多痛了。那地下河水温极低,我屏着呼吸很快就昏了,等我醒来,上一任蛊神尊者已经为我腿上敷了药……”

    叶小天说着抬起头来,此时二人近在咫尺,呼吸相闻。展凝儿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一双丹凤眼,整齐细密的眼睫毛像蘸了蜂蜜的刷子,轻轻眨动一下,叶小天心里便甜上三分,二人彼此对视,不由得痴了。

    不知不觉,叶小天便向她轻轻凑过去,展凝儿有些害羞地缩了一下,但她随即就停住了身子,微微仰起娇嫩花瓣似的唇,轻轻合拢了那双美丽的眼睛,就像被蜜蜂落于其中的花蕊,含羞轻瑟。

    “我……我去取礼物!”

    展凝儿没有等来那让她怦然心动的一吻,她睁开眼睛,就见叶小天已经慌里慌张地跳下奇石,因为没有站稳,还在地上仆了一跤,随即爬起来,也顾不得拍打袍襟上的泥土,便逃之夭夭了。

    展凝儿怔怔地看着他在花草丛林间时隐时现的背影,将一根葱白似的手指轻轻按在自己唇上,眼儿媚,唇儿柔。

    叶小天再回来时,已经完全看不出方才仓惶逃去的狼狈相了,看到他故作从容的模样,凝儿心中只觉得好笑。

    叶小天将一只包袱摆在一张石台上,打开来,对展凝儿道:“喏,你瞧瞧,这就是劳你带回去的礼物?!?br />
    展凝儿一看,见是一张漆匣,匣子只有一尺见方,用了上好的漆,黑黝黝的亮,匣面上还有雅致浅细的金花花鸟纹饰。展凝儿轻轻一扳匣侧那金色的挂钩,顿时“呀”地一声轻呼。

    她出身大户人家,只一眼,就看出了这匣中之物的不同寻常,匣中垫着红色的丝绸,丝绸上摆放着六块通体明透,似凝固的蜂蜜般润泽的石头,一两田黄三两金的石头----田黄石!

    六块石头形状各异,颜色也各异,有银裹金、白田石、金裹银、鸡油黄、桔皮黄等,每块石头上都镂刻着一句诗,展凝儿随意扫了一眼,见那块银裹金的田黄石上镌刻的是“谁同素影千岩秀?!?br />
    叶小天微笑道:“打开看看?!?br />
    “打开?”

    展凝儿讶然看了叶小天一眼,突地恍然,便小心地拿起一块田黄石,细细一看,中间果然有一道细不可察的缝隙,展凝儿轻轻一旋,一块田黄石便成了两半,一股幽细的甜香沁入心脾,令她精神一振,那石头竟是中空的,里边盛的是极品胭脂。

    叶小天道:“这六块石头,里边盛的都是江南宝春阁特制的极品花粉、胭脂?!?br />
    展凝儿望着那方肌理细腻,宝洁透明的田黄石,轻叹道:“也只有你,才舍得用这样名贵的宝石盛装胭脂水粉。也只有莹莹,那般国色天香的姿色,才配得起如此名贵的脂粉?!?br />
    叶小天笑道:“你没注意,这是两匣么?”

    展凝儿听他一说,这才注意看去,果然下边还有一匣,叶小天道:“一模一样的,只是里边的田黄石纹路花纹、还有诗句各不相同。那一匣,是送给你的?!?br />
    “送给我的?”

    展凝儿心中一甜,但马上就板起脸来,道:“我从不用胭脂水粉?!?br />
    “这样啊,那……”

    展凝儿“啪”地一下把叶小天迟疑伸向妆匣的手打开,嗔道:“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往回要的?”

    叶小天道:“你不是说你不用胭脂水粉?我想给你换样合适的……”

    展凝儿凶巴巴地道:“我以前不用,以后不能用么?”

    抢白了叶小天一句,展凝儿就把胭脂盖上,放回匣中,又把包袱打好,往手里一提,脸色还冷着,声音却柔和了许多:“莹莹还在等我消息,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远处有座小亭,半山红叶,小亭就掩映其中。太阳妹妹站在亭子里,臂肘撑在栏杆上,双手像刚刚萌生的两片叶子,托着花一样俏美的小脸儿,远远地看着叶小天。

    她一只脚的脚尖轻轻地踢打着地面:“唔……,师傅和几位长老只说要我完成任务,却什么都没教过我,我要怎么才能完成任务呢?”

    太阳妹妹绝口不提、也从不去想“我要做你的女人”、“我要给你生孩子”这样的话题,一旦涉及于此,全部以众长老和师傅交代的使命、任务来替代,如此一来,她就觉得理直气壮,而且充满了神圣的使命感。

    “有了!”

    太阳妹妹向后抬起的小腿在空中顿了一顿,然后俏巧地往地面上一踢,兴冲冲地转身就走。这可是八大长老的一致要求,几近神谕。??!我是奉神谕勾引你,你可莫要怪我,人家是个好女孩!

    :凌晨,诚求保底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