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5章 所托非人

夜天子 第25章 所托非人

    红枫湖,湖心岛上。

    夏莹莹坐在一块大石上,将手中的钓竿“嗖”地一下甩向水中。波光粼粼,鱼漂刚在水面上颤悠了两下,她就不耐烦地扬起钓竿,又往水中一甩。如此反复,十几次后,夏莹莹气鼓鼓地站起身,提起空空的鱼篓又换了个地方。

    这时,远处有一叶小舟向湖心岛驶来,船尾一个艄公摆着桨,船头站着一个女子,蜀锦对襟窄袖的短袍,腰束宽革带,蹀躞带上挂着一口短剑,脚上一双黑色羊皮小靴,稳稳地站在甲板上,于婀娜秀丽中,透出一股子飒爽英姿。

    远远的,立在船头的那个女子就看到了像赶马挥鞭一般垂钓的莹莹,这女子浅浅一笑,向莹莹所在的方向指了指,回头说了几句什么,那艄公便向莹莹的方向摆渡过来。

    “嗯?”

    莹莹一条鱼都没钓上来,正觉不爽,忽见船来,不觉大怒,只道是哪个不开眼的本家兄弟又来聒噪做说客,正想指责对方吓跑了她的鱼,忽然看清站在船头的那个女子,不由雀跃起来:“二姐!二姐!”

    莹莹把钓杆一丢,便向展凝儿挥起了手臂,那鱼杆顺势便滑落到了水面,看到她孩子气的举动,展凝儿不觉轻轻叹了口气。

    本来,莹莹夺了她的心中所爱,虽然她也知道罪不在莹莹,还是难免有些怨气,可如今一瞧莹莹这样一副没心机的单纯模样,那些许幽怨也不见了踪影。

    “大抵是傻人有傻福吧!”

    凝儿暗自苦笑一声,忽然纵身而起。

    站在船尾的那个稍公只觉得船尾一翘,似乎整艘小船都要向前倾覆似的,不由一声惊叫,这时展凝儿已经腾空而起,船尾“啪”地一声拍回水面,溅起几许浪花。

    展凝儿好像一只白色的仙鹤般凌空展翅,身子向前一翻。头上脚下时,顺手一抄,便抓起了正在水面上起伏飘荡的那支钓竿,身形再一团一展。向前一纵,已然稳稳地落在崖上。

    “呀!好漂亮的功夫!”夏莹莹拍手大笑,扑上来一把抱住展凝儿,呜呜地哭泣起来:“二姐呀,你可算是来看我了,人家被关在这小岛上,一个人好寂寞……”

    展凝儿被她又哭又笑的样子弄得苦笑不得,道:“好啦好啦,都快被人当成小祖宗供起来了,不就是不准你离开红枫湖么。要不是我了解你,还真以为你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呢?!?br />
    夏莹莹嘟着小嘴儿道:“这还不叫欺负我么?二姐也不帮我说话?!?br />
    展凝儿把钓竿放到一边,轻轻拍了拍莹莹的后背,柔声道:“我还不疼你么,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清闲。什么事都不用做的?一得了你的口信儿,我还不是马上抛下一切,赶来见你了?!?br />
    夏莹莹破啼为笑,道:“嗯!我就知道,只有二姐才是真的疼我!”

    展凝儿挽起她的手臂,一起走下岩石,踱到湖岸上。

    湖水轻轻拍击着湖岸。发出轻轻的潮汐声,一些停栖在湖畔的水鸟,随着二人行过的身影,鸣叫着飞起,再降落在她们身后,轻啄着她们留下的两行浅浅的脚印。

    “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呀?”

    夏莹莹娇嗔道:“人家想你了不成么?没有事就不能叫你来?”

    “能能能,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不是有事,那我就陪你快快活活玩两天好了?!?br />
    “别呀,人家……人家是有点事儿!”

    “哈哈哈……”

    “你又耍我!”

    “哎呀。臭妮子,你敢捏我屁股!”

    两个女孩儿在湖畔上追逐嬉闹起来,把那刚刚落下的水鸟又惊飞起来,盘旋、鸣叫着……

    ……

    神湖湖畔,水鸟盘旋、鸣叫着。

    六大长老和递补进来的两位新晋长老,仍旧是八人,全都站在湖畔。两位新晋的长老最年轻的一个也快六十岁了,八位长老依旧是不折不扣的老年组。

    远远的有人看到八位长老,都原地停住,恭敬地行礼,然后悄无声息地退开,根本不敢上前惊扰。太阳妹妹背着一个小包袱站在湖畔,被这盛大隆重的场面弄得有些手足无措。

    “师傅,各……各位长老,你们请回吧……”太阳妹妹在自己慈祥祖母般的师傅面前可以娇憨任性,可是面前还有其他各位长老,由不得她不紧张。

    格德瓦走过来,唤着太阳妹妹的乳名儿,亲切地道:“哚妮呀,这个伟大而光荣的使命,我们可就交给你啦!”

    太阳妹妹微窘含羞,什么光荣而伟大的使命?勾引他,给他生孩子?想想都臊得慌,可是这些长老们却一副十分庄重的模样,仿佛这真的是一个莫大的使命。

    或许是的吧……

    太阳妹妹想起了师傅格彩佬昨晚对她交待的语重心长的那番话:“丫头啊,咱们蛊教传承已经上千年了,可不能在我们手中有个好歹,那可是天崩地裂的大事!

    咱们这位尊者啊,要说起来,那是气运回身之人,格德瓦、格格沃两位长老各怀异心,眼看神教就要四分五裂,关键时刻,尊者便应运而生了,这不是蛊神钟爱的人么?

    尊者离开神教二十年,这时间太长了些,期间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们都很担心。虽然说,你若真的跟了他,将来必得隐姓埋名,为他抚养子女,未免委屈了你,可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你为神教付出的一切,蛊神都会看在眼里……”

    “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不惜一切代价!”

    太阳妹妹暗暗握了握拳头,给自己鼓劲儿。

    格彩佬颤巍巍地走上来,和蔼地道:“好孩子,你这就去吧,记住,一定要不惜一切……咳咳,如果你不能完成任务,那师傅只好另派人去,那时你可不要再怪师傅胳膊肘儿往外拐啦!”

    太阳妹妹晕染双颊,抿着唇儿,用力点了点头,一步便跃上了竹伐,竹伐一颤,荡起几许涟漪,恰似她此刻的心境……

    ……

    一叶小舟破开湖水,飘飘而来。

    展凝儿回首对夏莹莹道:“本想和你再多聚两天,谁想你这么急,那我这就离开了?!?br />
    夏莹莹道:“我也想与二姐多聚些时日,只是这么久和他不通消息,实在有些担心,这红枫湖没有老祖宗的命令,又没有人肯帮我送信,只好假托邀二姐做客,请你帮我这个忙,等你回来,咱们再好好聚聚?!?br />
    展凝儿笑笑,摇头道:“总是痴女情深,罢了,我就替你做一回月老!我走了!”她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是一酸,生怕莹莹看出不妥,急忙转身走向刚刚在湖畔停稳的小舟。

    刚刚踏上船头的展凝儿向稍公示意开船,回转身去,微笑道:“回去吧,我定不负所托!”

    “嗯!”

    莹莹答应一声,又抢前两步,靴尖都吻上湖水了:“二姐!”

    莹莹突然又叫了一声,饱含深情:“二姐,你可不许监守自盗??!”

    船启动了,展凝儿身子一晃,险险一跤跌进水里。

    莹莹见她不答,不禁担心起来:“二姐,你怎么不回答我,你不是真的打着这个主意吧?天呐,那我不是引狼入室了吗?”

    水面上,传来展凝儿气极败坏的大吼声:“臭丫头!我是那样的人吗!”

    ※※※※※※※※※※※※※※※※※※※※※※※※※

    花知县亲自护送林员外去了铜仁府,暂时由县丞徐伯夷代理知县职务,叶小天一开始还担心徐伯夷会不识趣,趁机又来刁难他,却不想徐伯夷似乎是吃了一次大亏后吸取了教训,并没有任何针对他的什么举动。

    叶小天小心提防了两日,见徐伯夷一直安份守己,并无任何针对他的举措,这才放下心来,每日只管当值放衙,却也不去自寻麻烦。过了两天,华云飞使人送来消息,说是宅邸主建筑群已经完工,现在就可以迁居了,叶小天不禁大喜过望。

    叶小天捺着性子熬到傍晚,一到放衙的时间,立即就往家里赶,急着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人,叶小天赶到自家门口还没推开院门,就听毛问智粗犷的大嗓门儿在院子里响起。

    “个瘪犊子,天天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动不动就鸡头掰脸地找茬儿,你指桑骂槐的说谁呢你?”

    叶小天不晓得老毛跟何人起了争执,急忙推开院门,就见毛问智站在院子里,双手插腰,冲着隔壁运气:“前儿个俺晾条底裤,被大风吹进你家猪圈里去了,你街里街坊地住着,给捡一下成不?那可是人家小娘子刚帮俺做的,愣给你家那头死肥猪踩成抹布了,可心疼死俺了。今儿个你家瘟死了鸡,你又指桑骂槐的,你个完蛋完意儿,你家鸡瘟死了怪俺老毛啊,咋不嘎嘣一下把你也瘟死呢!”

    隔着一道墙,邻家也有人在叫骂,只是在毛问智的大嗓门压制下对方的声音已微不可闻。

    叶小天皱了皱眉,斥责道:“都是街坊邻居的,不能好好说话么!”

    毛问智一听叶小天的声,马上换了一副语气:“俺说邻家大嫂子,你莫生气,气大伤身呐!常言说的好,千金买房,万金买邻,咱们能做邻居,那就是上一辈子修来的缘份,俺要是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大嫂子你多担待着些……”

    :凌晨,诚求推荐票!

    朋友新书《女配拯救系统》,书号3281387,敬请欣赏!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