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5章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夜天子 第75章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潜夫人!”

    李秋池折扇一合,潇潇洒洒地向潜清清行了一礼,还没说话,潜清清长腿一转,已经从他身边轻盈地绕了过去,只留下一缕香风和一句话:“我要找叶大人说话,请让开!”

    李秋池找好的理由噎在了嗓子眼里,一时目瞪口呆。

    “叶大人……”

    潜清清走进竹林小亭,娇柔轻笑:“听说知县大人患疾,不能视事,大人正该忙碌的时候,怎么近来却连衙门都不大去了呢……”

    叶小天很敏感地问道:“呃,不知嫂夫人听到了什么风声?”

    潜清清吃吃一笑,向他抛个媚眼儿道:“人家哪有听说什么风声,只是有些好奇嘛。大人既然正清闲,不如陪奴家去后山走走如何,听说遥遥养的那只貔貅又引了几只貔貅来同住,人家想看看呢?!?br />
    潜清清说着,一个香香软软的身子就挨近了叶小天。她算豁出去了,反正接近叶小天的目的是以色相诱他上钩,趁他色授魂消警惕全失时取他性命,外边若有什么风言风语的,她也不在乎。

    叶小天皱了皱眉,只能无奈地躲避。

    李秋池被潜清清晾在那儿,竹扇往掌心一敲,暗自忖道:“没理由啊,这位潜夫人自有夫君,就算诚心色搭东翁,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毫无顾忌,此事……必有蹊跷?!?br />
    李秋池眼珠一转,又回转身来,老远就提高嗓门道:“??!东翁,前院送来消息,白主簿请你赴县衙一趟,有要事相商?!?br />
    叶小天在石凳上挪一挪,潜清清马上跟一步,窘得叶小天正难以自处,一听这话,嗖地一下弹了起来,对潜清清道:“白主簿相请,定是有重要公事,叶某要去衙门一趟,嫂夫人要看貔貅,不如等遥遥下了课,让她带你去吧?!?br />
    言犹未了,叶小天已逃出小亭,大步流星地离去。潜清清睇着他的背影,刚刚气鼓鼓地顿了顿玉足,李秋池摇着小扇凑了上来,贱兮兮笑道:“李某也可陪伴夫人往后山一行?!?br />
    潜清清霍然立起,挺胸抬头往外就走,似有意似无意,胳膊肘儿轻轻一拐,恰碰到李秋池持扇的手肘,李秋池登时半边身子酸麻,“哎哟”一声,手中折扇便落到地上。

    潜清清回到自己住处,独自生了一阵子闷气,心中暗自纳罕:“叶小天离开葫县前,我有意挑逗他,他明明用小指勾抹我的掌心,显见动了色心,如今怎么避我如蛇蝎,莫非……是了,县衙传出那些风言风语,叶小天岂能不知避忌,如此一来,他是不会与我私相独处了?!?br />
    潜清清思忖一阵,便站起身来,把窗子都落了,又闩了房门,便自柜中取出一个长型包裹。包袱打开,里边赫然是一具精致的竹弩,很小巧,旁边还有三枝弩箭,箭头都用油纸包着,并且用麻绳系紧。

    这不是军弩,而是民间的猎弩。其实由于元朝时候朝廷禁弩,使得青铜弩机从元朝时候起就失传了。明代军弩的发射机关比起前朝的发射机关也要简单许多,本就类似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山民百姓使用的弩机。

    这种弩的拉力和射程要远逊于唐宋时代的弓弩。不过由于军中已经用火铳和鸟铳取代了弩,所以她想弄到一具军弩本就不太容易,因此费尽周折,不惜重金,也只买得一具猎弩。

    这具猎弩很小巧,单手就可持发,本身杀伤力并不大,但是箭头涂抹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哪怕擦伤一点皮儿,都能立即致人死命。她花费了重金,其实贵重处不在竹弩本身,而是贵在箭头所淬的毒药。

    潜清清小心翼翼地解开短矢箭头上所绑的麻绳,把油纸包打开,露出蓝中透紫的深色锋利箭头,冷冷一笑:“既然你不肯在温柔乡里一命归西,那……我就用毒弩取你狗命!任你武功了得,怕也避不过这弩箭之利吧?”

    ※※※※※※※※※※※※※※※※※※※※※※※※※※※

    叶小天既然借口要去县衙办理公务,只好就此离开府邸下了山。白泓这些日子代理知县,倒也干得有声有色。其实白泓这人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他也不贪不占,以前他名声不好,主要是因为他是酷吏,而非贪官。

    说白了,就是这白泓的“事业心”实在太强,一心想往上爬,过度迷恋权势地位,所以根本不在乎是否能造福一方泽被百姓,他在乎的唯一“指标”是能否令上司满意。

    所以他在江浦做知县的时候,不管百姓贫困与否,朝廷下达的税赋数额,你就是卖儿鬻女也不能短缺了一分。地方上遭了水灾,他也隐瞒不报,赈济和减免的优惠政策固然是得不到了,但周边府县都遭了灾,唯独他江浦县安然无恙,自然说明他治理地方卓有成绩。

    因此,他才招致地方百姓极度痛恨,如今他代理花晴风职务,上边又有一个叶县丞坐镇,自然不可能按照当初在江浦县的风格治事,如此一来,分配赈银也好、料理政务也罢,秉持公心,倒也处理得井井有条,各方面都很满意。

    不只县衙僚属胥吏们交口称赞,那些以妥当公平的方式得到赈济银子或者减免了税赋的百姓也对他感恩戴德。白主簿刚刚送走一批耆老里正,眼见他们感激涕零的模样,这个原本只管媚上,不顾百姓死活的官迷儿感触颇深。

    白主簿正追思往事,检讨自己以往过失,就见叶小天走进了签押房,白主簿赶紧离案相迎,拱手道:“哎呀,县丞大人有事,只管召下官进见,怎么敢劳动大人前来?!?br />
    叶小天怔了怔,依稀记得,这种客套话儿他对花知县说过,对孟县丞、徐县丞也说过,不想风水轮流转,今日终于轮到别人这般拍他马屁了,不禁哑然失笑。

    白主簿请叶小天坐了,吩咐小僮上了茶来,毕恭毕敬地道:“不知大人有何指示,还请大人示下?!?br />
    叶小天又怔了怔,他哪有什么事儿吩咐,不过是被一个大美人儿纠缠的不得安生,想要找个地方避难罢了。叶小天想了想,便摸着鼻子道:“呃……,不知白主簿今日放衙后可有空闲,你我同往‘太白居’小酌一番如何?”

    ※※※※※※※※※※※※※※※※※※※※※※※※※※※

    一架轻车,在七八名侍卫的护从下驶进了葫县县城。窗帘儿打起,露出一张清瞿削瘦的面孔,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须,脸上皱纹很深,仿佛用刻刀一丝丝刻出的纹路。

    但是这个老人的一双眼睛却很有神,顾盼之间有一种久居上位者自然而然熏陶出来的威严之气。此人正是赵歆,播州大阿牧,杨天王的大总管。

    这个总管可不是士绅人家的大管事,而是和汉晋隋唐时期的官职兵马大总管类似,那是军政一把抓的重要人物,如果把杨应龙类比为封国的国君,那大阿牧赵歆就是封国的宰相了。

    赵歆向外淡淡一扫,随手放下了窗帘,沉声吩咐道:“直接去驿站吧?!?br />
    赵歆赶到驿站,赵文远赶紧迎出来,一见赵歆便欣喜地道:“爹,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赵歆看到儿子,慈祥地一笑,道:“办事路过铜仁,特意赶来看看你?!?br />
    父子二人进入小厅坐下,赵文远亲自为父亲端来一杯茶,赵歆品着茶,向赵文远询问了一下在葫县的情况。赵文远一直以为他在葫县身负重任,赵歆当然知道这只是杨天王明修栈道的一计,杨应龙是不会把真正的大事交给一个毛头小子去承担的。

    不过赵歆也没有必要说出真相,打击儿子的信心。反正不管杨应龙是否把葫县作为经营重点,儿子做官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紧要的,而且儿子因此不用承担极大责任,他也放心。

    赵歆慰勉几句,又对儿子点拨一番,忽然想起迄今还未见到潜清清,不管是他播州大阿牧的身份,还是现在潜清清公爹的名份,潜清清都没有避不见礼的道理,便问道:“对了,清清呢?”

    “呃……”

    赵文远吱唔了一下,道:“清清,奉土司之命,一直与遥遥保持密切联系,今日去叶府看遥遥去了,应该会……暂住一晚吧?!?br />
    赵文远怂恿潜清清勾引叶小天,是因为潜清清与他并无任何实质关系,他没有心理负担。不过,这只是他们两个便宜行事,有些话还真不好对别人讲,尤其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以赵文远撒了个谎。

    赵文远先对父亲搪塞了过去,便想着明日派人再去接清清回来,如果他的父亲来了葫县,儿媳却不来拜见,会让人对他“夫妻”的关系产生怀疑的。

    衙门放衙的时间其实挺早,按照现代时间也就下午三点多钟,叶小天和白泓一起到了太白居,盛隆大掌柜的一见是这两位大人物到了,马上竭诚奉迎,全程候命,把两位大老爷侍候得无微不至。

    酒宴之间,叶小天发现白泓有些怕他,不管他怎么表示随和,白主簿都是战战兢兢、毕恭毕敬的模样,这令叶小天很是无奈,两人不能平起平坐,这酒喝得也就没了滋味,捱至日暮,两人便散了酒席。

    叶小天带了六侍卫回转山上府邸,心里想着回到府里便去哚妮处腻着,发了花痴的潜夫人再如何“春意盎然”,相信她也不会追到哚妮那儿,不想他到了府里,并未如前几日一般,见那潜清清徘徊左右,一见他便缠上来。

    叶小天固然松了口气,可是……他马上又无耻地感到,自己心里似乎有点失望的感觉,哎!近之则不恭,远之则逊的又何止是女人呢。

    :诚求月票、推荐票!

    .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