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7章 刀来剑往

夜天子 第07章 刀来剑往

    田妙雯的上衣下摆遮住了叶小天的动作,叶小天抓住两片臀肉,强忍肋下传来的针扎般的痛楚,恶狠狠地报复着,咬牙切齿地想:“这小丫头片子,还真不愧是王主簿的外甥女,跟王主簿一个德性,面上和和气气,背后下绊子使阴招。

    老子背着你,不托你的屁股托哪里,当我希罕摸你的尊臀?哟!还别说,捏着挺舒服的,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我叫你装蒜!我叫你装蒜!我捏!我捏!我捏捏捏……”

    田妙霁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粗暴的对待,屁股都被捏得麻了,痛得她眸中泪光朦胧。她咬紧了牙关,一边用力还击,死命地掐叶小天的肋下软肉,一边暗暗发狠:“这个无耻之徒,竟敢如此辱我!我定要把你千刀万剐!”

    前方就到了山下,有几个捕快正牵着众人的马匹等在那里,赵文远止步回身,笑道:“叶大人,让这位田姑娘上马……”

    赵文远一扭头看到叶小天脸色,不由吓了一跳,失声道:“你怎么了?”就见叶小天面孔扭曲,双目瞪得溜圆,额头冷汗涔涔,好象见到了杀父仇人。叶小天咬牙切齿地道:“没什么,身子弱,有点儿……累!”

    田妙雯的手指从叶小天肋下徐徐撤出,感激地道:“叶大人,真是辛苦你了?!?br />
    叶小天肋下火辣辣的,强忍痛楚,道:“没什么。我扶姑娘上马吧,呃,姑娘会骑马吧?”

    田妙雯柔柔怯怯地答道:“奴家会骑马。不过……一向骑的都是太平马。这马……性子不野吧?”

    叶小天心中暗骂:“我呸!哪匹马有你性子野?!绷成先葱Φ梦薇炔永?,道:“怎么会呢,县衙的马性情都温顺的很?!?br />
    叶小天背着田妙雯走到马前,把她轻轻放到地上,很殷勤地扶着她的手臂,单膝一屈,让田妙雯踏着他的大腿站上去。田妙霁踩着叶小天的大腿,扶住马鞍翻上身去。

    叶小天笑道:“好啦。咱们也上马,回城!”

    众人纷纷走向自己马匹,小赵的尸体也被人搭上马背,叶小天走向自己那匹马。绕到田妙雯所骑骏马马股处时,手中连鞘的单刀突然向上一挑,飞快地刺了一下那匹马的菊花。叶小天这一下动作极其敏捷,随即收刀,从容地走向自己的马。

    田妙雯所骑那匹马要害被袭,惊得希发聿聿一声长嘶,发足就向前奔去,众人见状惊呼不已,却见那位看起来娇怯怯弱不禁风的田大姑娘猛地一勒马缰。双腿用力挟住马背,虽然一足崴伤,使不得力。骑术竟也高明之极,那马只奔出不足二十丈,便服服贴贴地停了下来。

    叶小天摸了摸鼻子,佯装无事地翻身上马,待他驰到田妙雯身边,田妙雯似笑非笑地睨着他道:“心胸狭隘。有仇必报,你是不是男人?”

    叶小天眉头轻佻地一挑。道:“我是不是男人,要试过了才知道。姑娘你想试试么?”

    田妙雯神色一冷,道:“这笔帐,我早晚要跟你算个清楚?!?br />
    叶小天大声道:“什么?你要设宴相谢,哎呀,田姑娘你太客气了。这是叶某份内之事嘛,不过……我也很久没跟王主簿小聚了,正好登门拜访,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啊?!?br />
    赵文远、周班头等人策马走近,听到叶小天这番话,赵文远笑道:“叶典史负美下山,田姑娘摆酒相酬,当真是一段佳话呀?!?br />
    田妙雯瞪着眼前这个没皮没脸的家伙,突然笑了,美似一朵山茶花,迎着阳光灿然绽放。

    叶小天促狭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微笑着一提马缰冲向前去,田妙雯盯着他的背影,脸上笑容依旧,眸中却倏然掠过一抹冷冷的杀气。

    ※※※※※※※※※※※※※※※※※※※※※※※※※

    王主簿此时刚刚赶回葫县,到县衙二堂见过花晴风,花晴风一见王主簿,忙放下茶盏,满面春风地迎上来,关切地问道:“王主簿回来了啊,你那四夫人,病体可已痊愈?”

    王主簿拱手谢道:“承蒙大人动问,下官那妾室已经痊愈了?!?br />
    花晴风道:“哦……,那可真可惜?!?br />
    王主簿道:“嗯?哼!”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曾几何时,这个乌龟县令居然也敢调侃他了。王主簿忍了忍心头恶气,故作不曾听清,说道:“听说在县尊大人的鼎力支持下,叶典史高山取水,解决了高李两寨的争端,真是可喜可贺呀?!?br />
    花晴风笑吟吟地道:“好说。我等身为一方父母官,理应为百姓解危除厄嘛。这件事,本官已呈送铜仁府并报送朝廷了??上踔鞑灸愕笔辈辉诤?,本县想在功劳簿上添你一笔,却也无从下笔呀?!?br />
    王主簿含笑道:“下官于此事并未出什么力,不敢贪功啊。对了,下官听说,大人您去大峡谷亲自主持调水仪式,结果一阵大风吹来,卷走了大人的头顶乌纱?”

    花晴风睨着他道:“怎么?”

    王主簿道:“大风卷走乌纱,这可不吉利啊。下官听说铜仁县的飞山庙挺灵验的,大人有时间不妨去拜拜,去一去晦气?!?br />
    当初花晴风的夫人苏雅就是听说飞山太公灵验无比,想去飞山庙拜神求子,结果被齐木派人假扮山贼掳走,当时齐木只是为了以此挟迫花晴风就范,对苏雅倒没有侵犯凌辱之举。

    但苏雅被那些“山贼”扣押了一日一夜,直到花晴风忍气吞声地向齐木低头服软,这才得以放回,民间便有许多传言,说苏雅已经被‘山贼’凌辱。县尊大人的头巾已经绿油油的了。

    如今王主簿阴阳怪气地一番调侃,花晴风的脸登时就黑了,可这种事越描越黑。再说王主簿只字未提当初这桩丑事,他岂能自揭其短,只得冷冷一晒,道:“子不语,怪力乱神,王主簿也是儒教弟子,怎么信这些东西?”

    王主簿道:“老朽年轻的时候。那是生冷不忌啊。临到老来,却是越来越敬畏鬼神了。老朽还听说。驿路上刚刚发生了一桩大案?此事若解决不好,与大人你不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么?!?br />
    花晴风淡淡地道:“贵州治安不靖,一向如此。如今只是一个商贾被劫,又非朝廷物资被劫。算什么了不起的大案子了。朝廷纵有责斥,也不会为此拿下本官吧?”

    王主簿嘿嘿一笑,道:“县尊大人你有所不知,你可知那被绑为肉票的林员外是什么人?”

    花晴风乜着他道:“难道不是商贾?”

    王主簿捻着胡须,慢吞吞地道:“商贾自在是商贾,可他还是铜仁张知府的岳父!”

    花晴风一呆,略显紧张地道:“你说什么?”

    王主簿道:“林路尧的长女是张知府最宠爱的小妾,林路尧是张知府的老丈人,下官这么说。大人你明白了么?”

    花晴风一听,顿时呆若木鸡。王主簿见花晴风又进入了“痴呆”境界,不禁微微一笑。拱手道:“下官告退?!?br />
    王主簿离开许久,花晴风才大梦初醒般召人来问:“叶典史回来了么?”

    那衙差答道:“大老爷,典史大人前往案发地勘察,尚未归来?!?br />
    花晴风沉声道:“等叶典史回来,立即传他来见!”

    那衙差答应一声正要退下,花晴风又道:“请徐县丞来一趟?!?br />
    等那衙差退下?;ㄇ绶缇驮诙美镉切拟玮绲仵馄鸩嚼?,他没想到一个商贾居然能和张知府牵上关系。想是因为女儿给人作妾不甚光彩。所以从不张扬。

    林员外在他辖内出了事,如果他不能救出林员外,只要林员外的女儿给张知府吹吹枕头风,他的日子可就真难过了。朝廷对他这几年的差使本来就不满意,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么?

    王主薄呛了花知县几句,得意洋洋地赶回自己的府邸,远远就见一大票人站在他的府邸门口,王主簿心中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策马上前。

    叶小天正要叩门,忽见王主簿策马而来,不由欣然笑道:“??!王主簿,下官正要登门拜访呢?!?br />
    王主簿翻身下马,看了一眼叶小天带来的那一大帮人,疑惑地道:“叶典史,带这么多人到我府上做甚?”

    叶小天还未及回答,田妙雯已然扶着门柱扬声唤道:“舅舅,是我来了?!?br />
    王主簿一抬头,讶然道:“?????!乖甥女儿,你怎么来了?你……你这是……”

    王主簿迎到田妙雯面前,见她衣衫不整的样子,不由惊讶地站住。

    “舅舅……”

    田妙雯扑到王主簿怀里,哽咽地道:“舅舅,人家从贵阳赶来看你,谁知半途遇到山贼,险些被他们抓走呢,人家好怕……”田妙雯说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噼呖啪啦地掉下来。

    王主簿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好啦好啦,这不是没事嘛,不要再哭了。你这孩子,道路不靖,还赶这么远的路,事先也不知会我一声,快别哭了,叫人家笑话?!?br />
    田妙霁擦着眼泪点点头,叶小天见状,对王主簿道:“王大人,令甥女受惊不小,脚还受了伤,你们甥舅重逢,叶某此时打扰,未免不近人情。只是此案还牵涉到林员外被绑票一事,不能不问,明日我再登门拜访吧?!?br />
    叶小天带人告辞,那小赵的尸体若是抬进王家也不妥当,便抬去县衙忤作房暂时安置。王主簿谢过叶小天,搀着田妙雯走进府门,大门一关,王主簿就放开田妙雯,冷然问道:“你是谁?”

    田妙雯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悲苦无助的模样却顷刻不见,她一只脚虚点着地面,依旧站得优雅笔直,慢条斯理地答道:“我姓田,自号怜邪姬,相信王主簿听说过我的名字!”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