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5章 一跤扑到虎

夜天子 第05章 一跤扑到虎

    “分开搜,如果还有人活着,也不会逃的太远?!?br />
    眼见树林茂密,真要是往大山深处搜索,便是撒出去十万大军也无济于事,他们此刻只有这么点人,如果再聚在一起就更起不到搜索的效果,叶小天便下达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命令。

    周班头迟疑道:“大人,如果大家散开的话……”

    叶小天道:“不必担心,山贼已经获得财货,必然远遁,不会有什么凶险,大家只要小心脚下的蛇虫野兽就行了?!?br />
    周班头只好应道:“是!”马上一摆手,率领几个捕快向前方呈扇形散去,如此一来,叶小天就不必向前探索,只需横向搜索过去,周班头这也是出于对他的一片维护之心。

    赵文远见状,便也拔出刀来,装模作样地趟着草丛向前搜去。

    小赵的尸体横在草丛中,田妙雯就坐在他身边,神态却依旧平静从容,仿佛旁边只是睡着一个人。

    在这荒郊野外,若是换了一位姑娘,遇到这样的场面,怕不早吓得六神无主、哭哭啼啼了,最起码也要离那具尸体远一些,但田妙雯却仿佛置身于自己的闺房之中,那份淡定从容一如既往。

    她坐在地上,把崴伤的右脚屈过来,轻轻揉着受伤的足踝,仔细思索着今日的遭遇,越想越觉得这场伏击完全就是针对她的。

    事先精心的准备、一场完美的伏击。这可不是山贼一贯的作风,况且那些“山贼”甫一攻击便以她的护卫作为主要袭击对象,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是假山贼名义对她发动的一场狙杀。

    “会是谁呢?”

    四大天王、八大金刚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除了当代还有姻亲关系的家族间彼此关系密切,其他的家族即便祖上曾经有过多次联姻,现在也是泾渭分明的利益集团。

    他们平时来往、饮宴交游都很平常,但是真正遇到竞争时,还是明争暗斗、合纵无常的。所以田妙雯能列出的怀疑对象其实不只一个,但是目前来说。有动机用狙杀手段试图干掉她的,只有两家。

    一个是宋家。宋家这些年来势力发展的不愠不火,宋家的势力范围又与田家的固有势力范围接壤,田家试图重新崛起,和宋家就有了一定的利益摩擦。

    但是宋家虽然有这个动机。却不符合宋家一贯的作风,要知道如果她真的死了,她大哥田彬霏一定会发疯,只要被他抓到半点把柄,田家就会倾尽全力,不惜同归于尽也要报复宋家。

    而宋家和田家虽然有些摩擦,却还远没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宋家的主事人为人处事又一向温和。如果排除宋家,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嫌疑人了。而且是嫌疑最大的人,那就是播州杨家的杨应龙。

    播州杨家的实力实际上已经超过田家,直追宋家。对田家依旧在排名上压杨家一头一直耿耿于怀。而且她大哥田彬霏也一直把杨应龙当成潜在的对手,两者早想一搏。

    只是杨应龙和田彬霏的身份都太特殊,他们两人一旦动手,可不是文人笔墨间的一场游戏,也不可能是个人武力的较量,那是动用两个庞大家族的力量进行的一场博奕。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轻举妄动。

    如今杨家有意于葫县。田家也摆出一副对葫县志在必得的态度,此举必然激怒杨应龙,田家本来就是杨应龙提升杨家地位的最大障碍,现在又有这样的竞争关系,要对付田家便有了充分的理由。

    四大家中,以田家的势力最为单薄,如果杨应龙能一举打垮田家,挟大胜之锐,直接就能凌驾于宋家之上,与安家分庭抗礼。

    “如果是这样,那么狙杀我应该只是杨应龙的第一步棋,他既决定动手,就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很可能待我横死山谷,他便会用事先准备好的伪证诱导我大哥向其他土司寻仇报复,既而混水摸鱼……”

    这就么一会儿功夫,田妙雯已经对四大天王、八大金刚等各方势力做了一个全面的分析,并且把怀疑对象锁定为杨应龙,为杨应龙找到了充足的做案动机,甚至连杨应龙下一步的计划都进行了详细的推测。

    聪明反被聪明误,也只有田妙雯这样的女人,才会把一件简单的事情想得如此复杂,如果是展凝儿或夏莹莹……,那两个女人根本不会进行任何理性的分析!

    展凝儿会提着刀直接追进山去,杀光那些山贼就算以牙还牙了。而莹莹,她会把她那二十多位叔伯,七八十个堂兄弟一口气全叫出来,接下来……接下来就不关她的事了。

    田妙雯正沉思着,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草丛拨动的声音。田妙雯一惊,身形倏地一动,牵动足踝,痛得一声闷哼。

    田妙雯咬牙忍住痛楚,迅速向一旁的草丛钻去。虽然她也知道,除非人家没有发现小赵的尸首,否则一定会对周围进行更详尽的搜索,她足踝受伤,逃不多远,终究还是会被发现,还是本能地想隐匿起来,先确定对方是敌是友。

    赵文远提着刀,装模做样地四下搜索着,脚下迈着慢腾腾的步子。前方有个捕快用水火棍哗哗地扫着草丛,看到赵文远后便向前方折去,把剩下的这块地方让给他来搜。

    赵文远对今日发生的一切心知肚明,哪有心思搜索,可他目光一垂,忽然发现前方较低矮的一丛野草突然摇晃了一下,心中不由一动,立即把脚步放得更慢了。

    草丛的波动很轻微,而且是顺着一个方向轻轻波动着,很有可能是什么小兽,赵文远觉得如果能打点野味儿回去倒也算不虚此行,但他蹑着脚步走过去,忽然从那茅草的缝隙间看到了一抹白。

    那不是什么白色的小兽,比如白狐,而是一抹衣袍,赵文远眸中立即掠过一抹厉色,下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刀。

    田妙雯紧张地躲在草丛中,屏着呼吸,注意着那个捕快用水火棍扫荡草丛的方向,却没注意到背后悄悄蹑来的赵文远。

    田妙雯躲在那里,身子挤压着草丛,野草正好向赵文远的方向倾斜出一个角度,使他从茂密的草丛中发现了田妙雯的踪迹。

    赵文远情知此人必是幸存者,本能地动了杀机。其实他也知道,龙凌云不可能泄露和他的联系,这个劫后余生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些什么,但是因为他的立场,本能地对此人便产生了敌意。

    可这杀气只是稍稍涌现,就立即烟消云散了。因为他看到叶小天提着一口刀,正向这边走过来,赵文远微躬的身子马上直起来,向叶小天招了招手,便趟着草丛向前方走去。

    叶小天大步走过来,看看西方天色,对“极认真”地向前方走去的赵文远道:“赵兄,别走太远了,天色将晚,再搜二里地,要是没什么收获,咱们就回去了?!?br />
    赵文远回头笑道:“好!”

    田妙雯听到前后两方都有人说话,心口不由怦怦直跳,身子忙又伏低了些,心中暗想:“搜我的人到底是官府的人还是杨应龙的人?”

    因为田妙雯认定这场伏击是针对她的,那么在捕获或杀掉她之前,杨应龙的人自然不会轻易离开,所以难以判断外面人的身份。

    偏偏叶小天这句话中又没有什么可以表明他身份的词,田妙雯不禁犹豫起来:“我要不要出去见他们?万一他们是杨应龙的人,我岂非自投罗网?!?br />
    这时,叶小天迈着大步,向走到远处的赵文远说着话,堪堪走到矮沟上方。那蒿草长得极高,几乎与地面平齐,土沟里的野草草尖只是比别处地面稍矮一些。

    叶小天随意扫了一眼,还当是一片低洼地,一脚踏出便腾了空,叶小天“哎呀”一声惊呼,整个人便向土沟中扑去。

    “嚓!”

    一口雪亮的钢刀,紧贴着田妙霁吹弹得破的脸颊插进了松软的土壤,几乎直没至柄。田妙雯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从上边摔下来,而且人未至刀先至,几乎只差分毫便毁了她的容颜,骇得她花容失色。

    田妙雯一声尖叫刚刚到了唇边,却又硬生生忍住,因为就在这时,她感到左胸一痛,被一只大手按了个结结实实,两个人四目相对,中间还有几根野草轻轻摇曳着,半晌两人都没做声。

    田妙雯杏眼圆睁,一副即将惊叫出声的模样,而叶小天脸上却挂着一副喜色,一副即将大笑出声的模样,两者当真是相映成趣。

    叶小天一跤跌下,心中也是一惊,他甚至还来不及惊呼,便摔倒了地上,不过,除了脸被一些草茎刮得有些火辣辣的,身上倒是没感觉到痛楚,他跌在了一个软绵绵的所在,是以露出喜色。

    他还以为是土壤松软,所以没有受伤,谁知面前赫然出现一张面孔,大大的眼睛,模样娇柔妩媚,那眸子似乎含着一汪水,配着那楚楚可怜的尖尖下巴,叫人一见就恨不得把她揉碎了吞进肚里去。

    “他不是山贼!”

    “果然是女人!”

    田妙雯看到叶小天一袭儒士轻衫,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叶小天看到她,则立即想到了周班头分析那辆轻车主人的身份。

    田妙雯见叶小天还在审视地打量她,便瞪着叶小天,一字一句地道:“从我身上,滚、下、去!”

    :我希望----一跤扑到你,然后从你口袋掏出所有的票!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