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4章 父子冤家

夜天子 第04章 父子冤家

    洪百川气得鼻息咻咻,斥责道:“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老子刚看你有点出息,这就开始不务正业了。什么时候你才能让老子省点心!???你不是没事做吗?行,咱们这就走,套车,咱们去铜仁县,先跟我那老亲家见见面,你小子做事不行,那就负责给老子生孙子,有了孙子我从小教他,你这个浑球老子是不指望了?!?br />
    大亨讪笑道:“爹啊,你那亲家已经被山贼‘一条龙’给抓走了,现在死活不知呢,你上哪儿找他去?!?br />
    洪百川大惊失色,道:“你说什么?‘一条龙’抓了林路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大亨道:“就是今儿早上啊,这一次‘一条龙’把林家的整个商队都给端了,还绑了林员外做肉票,消息一出,商路断绝,官家要勘察清楚再安排商旅上路,所以我们车马行停工了啊?!?br />
    洪百川大怒道:“混帐东西,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

    大亨把书包往身后用力一甩,翻个白眼儿,振振有辞地道:“我这不是给你说了么?刚刚你肯让我说吗?我说爹呀,你就是我爹你也不能不讲道理啊,你说我这才刚进花厅,你就没完没了的数落我,你给我机会开口了么?”

    洪百川道:“我……”

    大亨“噼呖啪啦”地道:“要我说呢,这林员外怕是要完蛋了。谁都知道那‘一条龙’可不是个好东西,心狠手辣。林员外要是一死,他那宝贝女儿得给他守孝吧。这一守就得两三年光景,那不就耽误你老人家抱孙子了么,所以不如咱们另谈一门亲事?!?br />
    洪百川道:“你……”

    大亨口若悬河地道:“儿子我开杂货铺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姑娘,姓程,名晓秋,闺名妞妞。年方十七,温柔贤淑、善良大方。出身清白、长于家务,儿子对她一见钟情,相信爹你见了也会喜欢她的,不如我领她上门让爹见见……”

    洪百川气极败坏地道:“闭嘴!”

    罗大亨打了个哆嗦。赶紧闭嘴。

    洪百川瞪着罗大亨,一副要吃人的表情:“老子不让你说????你说老子不让你说?老子让你说了,你就啰哩吧嗦尽说些不着调的话?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高价雇了个女伙计???!抛头露面做生意,这样的女子能进咱们家的门????你要是真喜欢她,等你娶了正妻,纳她做个妾就好了,想娶她为妻,门儿都没有!”

    大亨把脖子一梗梗,道:“门儿没有。我就爬窗户!”

    洪百川一呆,道:“你爬什么窗户?”

    罗大亨道:“我就实话对你说了吧,爹!我跟妞妞早就同房啦。现在妞妞已经有了身孕,再等九个月你就有大孙子抱了。这笔帐,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我的终身大事,你就不要操心啦!”

    “你个臭小子!”

    洪百川大怒。抡起巴掌就向罗大亨追来:“别的不见你本事,这个倒不用人教。我打死你个不孝子!你想逼老子同意你娶她进门,没门儿!”

    罗大亨绕柱疾走,一边嚷道:“你要不同意,我就离家出走!”

    洪百川又好气又好笑,一边追打,一边道:“怎么着?自己开店铺做生意了,翅膀硬了是不是?这就要自立门户了?你有本事就走,走了就别回来!”

    罗大亨道:“爹,这可你说的??!谁要说话不算谁是小狗?!?br />
    洪百川气得一个踉跄:“你……你这个混帐东西……”

    罗大亨把书包一甩,昂然道:“我走!你说的啊,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罗大亨一边说一边往院口退,退到院口猛一转身,飞也似地跑掉了。

    洪百川站住脚步,望着罗大亨远去的背影骂道:“这个小兔崽子,还真想自立门户???你行么你,没两天就得连哭带喊的求着回来?!?br />
    洪百川说着,双手慢慢负到身后,脸色阴沉下来:“林员外居然被‘一条龙’给绑了肉票?这个‘一条龙’,本来觉得他多少还有点用处,才懒得动他,想不到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一条龙?哼!一条小蛇也敢称龙!”

    洪百川沉着脸思索半晌,轻轻击了击掌,一个老家人便闪身掠到他身边??创巳松硎旨浣媒?,站在洪百川面前,神态举止充满彪悍之气。若是让看惯了他一副唯唯喏喏家仆模样的大亨瞧见,必定大吃一惊。

    洪百川一字一句地道:“给我查清‘一条龙’的下落!”

    ※※※※※※※※※※※※※※※※※※※※※※※

    一条土沟里慢慢探出一个人头,谨慎地四下打量了一番,又滑回土沟里。这条土沟只有一人多深,应该是多雨季节被洪水冲出来的沟壑,如今沟中长满了野草,几乎将土沟填平,从上面看,不注意的话,甚至会认为这是一片较低矮的草地。

    土沟里面,一个年青人仰面躺在那里,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脸颊已经一片苍白,在他的胸腹前,有一片殷殷血迹。

    滑下土坡的是个年轻的女人,她看了看气息奄电的年青人,迅速脱下自己的襦袄,用力撕开,艰难地搬动青年人的身体,在他伤处迅速缠了两圈儿。

    她一宽去外衣,露出里面月白色的窄袖春衫,隐约可以看见衫内绣花的抹胸,抹胸上部隆起的酥胸玉乳曲线姣好,令人想入非非,春.光乍泄,她也全不在意。

    这女子正是田妙雯,而那青年则是小赵。小赵和另外两个侍卫护着田妙雯向外逃,逃出不远那车子便彻底散了架,三人便护着田妙雯向山上逃,追兵人众,草木繁藏处总是更容易摆脱他们的。

    那些山贼原也不是一定要置他们于死地,他们劫道图的是财??商锩铞┧淙幻幌猿龆嗌俨?,却有色。她的样貌哪是那些山野村姑可比的,那种娇美端庄大家闺秀的风仪,本就令这些粗鄙山贼色心大炽,再加上她的模样太过柔美娇怯,那些山贼就更是不甘心让她溜走了。

    最后,那两个侍卫舍命阻敌,小赵护着田妙雯逃上了山。那些追兵杀掉了两个护卫再追上山时,丛林莽莽,已经彻底失去了他们的踪影,贼人无奈,只得悻悻而归。

    但小赵在先前的战斗中已经受了伤,一路踉跄奔跑时,肠子都流了出来,他一手提刀,一手捂着肚子,直到找到这处可以藏身的所在,一口气儿泄了,这才倒下来。

    小赵已经晕迷,被田妙雯搬动身体,才慢慢苏醒过来,他张开无力的眼睛,望着田妙雯,虚弱地道:“大小姐,属下……不成了?!?br />
    “别说废话,能挺就挺着,能活就活着?!?br />
    田妙雯冷冷地说了一句,身子一动,顿时眉尖儿一鼙,微微现出痛苦之色。难怪她方才爬上土坡,又顺着草丛滑下来,倒不是出于谨慎,而是逃跑中崴了右脚,足踝痛澈入骨,她现在根本站立不起。

    田妙雯握住足踝,只轻轻一碰,便觉疼痛难忍,田妙雯叹了口气,用淡淡的语气道:“我也走不动了,如果他们依旧追来,一死而已。如果我们能活着离开,我田家绝不会亏待了你……”

    田妙雯说着,转眼看向小赵,却见他仰面朝天,两只眼睛依旧睁着,眸中却已失去了生命的光彩。田妙雯微微一怔,轻轻推了推小赵,他依旧仰面躺着,嘴巴微微张着,一动不动。

    田妙雯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如果我能活着离开,我田家必善待你的家人,你放心去吧!”

    ※※※※※※※※※※※※※※※※※※※※※※※※※

    山坡下停着一辆破碎的马车,周班头迅速勘探一番,对叶小天大声道:“大人,车中应该坐的有人,但此刻已不见踪影?!?br />
    马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大人,山坡上陆续发现一些尸体,大多是山贼,其中另有两具和山谷中被杀的那些骑士服饰相同?!?br />
    叶小天一挥手道:“走,上去看看?!?br />
    “哎!”

    赵文远挺不情愿地叹了口气,跟着叶小天向山坡上走去。

    周班头一路走,一看观察着地上的死尸和遗留的痕迹,道:“看样子,那辆轻车在突围时与那些货车碰撞的太厉害,跑到这里时颠散了架,所以那三名骑士就护着车中人上了山。

    在上山途中,那些山贼还在继续追赶,他们边退边战,所以这路上才遗下这么多的尸体,看起来,那几名骑士武艺不错,以众敌寡,又先受了埋伏,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战力。你看此人,背上有箭伤,应该是先前受到伏击时受伤的?!?br />
    叶小天道:“这些山贼事先埋伏在山谷两侧,目标明显是林员外的那些财货,为何却对这车中人死追不舍?”

    赵文远摸挲着下巴道:“莫非这车中人穿金佩玉,比林员外更显富贵?”

    周班头插嘴道:“大人,轻车极显奢华,榻饰精美华丽,属下勘查时,还嗅到隐隐的兰麝之香,应该是个年轻的女人?!?br />
    叶小天道:“这样的话,那就是为色了!”

    叶小天“啪”地打了个响指,往前方郁郁葱葱的丛林一指,喝道:“给我搜!”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