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8章 先知

夜天子 第48章 先知

    叶小天回城的时候本来就很晚了,他又在县衙耽搁了一段时间,所以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月亮已经挂上了树梢。

    弦月挂在枝头,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似乎在挑逗那轮纤巧的月牙儿。

    赵文远背负双手,稳稳地站在树下,月牙儿就担在他的右肩上。

    淡淡的月色下突兀地出现了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四下探望一番,悄悄向赵文远靠近。

    赵文远等那人走到近前,轻笑道:“龙大当家的?”

    来人把刀掩在肘后,向赵文远抱了抱拳,粗声大气地道:“我们大当家的没空见你,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吧,我会如实回禀我家大哥?!?br />
    赵文远笑了,他手腕一抖,“刷”地亮出一幅画,月色下看不甚清,但是可以看出那是一幅人物肖像。

    赵文远道:“这副画像是贵阳提刑按察司三年前画影图形的一份通缉文书,上面的人就是龙大当家的,长相与你可是一模一样呢。呵呵,莫非足下是龙大当家的孪生兄弟?”

    来人被赵文远一番揶揄,一脸络腮胡子都纠结起来,一张大黑脸变得更黑了,估计是脸庞胀红起来,只是因为夜色太暗,无法看清楚。

    赵文远将那份画影图形三把两把扯碎,顺手一抛,对来人道:“龙大当家的,你尽管宽心,本官邀你前来确是有要事相商。你放心。本官只是一方驿丞,要抓你也轮不到本官来做?!?br />
    络腮胡子豁然一声大笑,旋即又压低声音。用满不在乎的声音道:“龙某人纵横十万大山,来无影,去无踪,谁奈我何?除了‘一窝蜂’,整个贵州再没有一个能被我龙某人看在眼里的,尤其是你们鹰爪子!说吧,你找龙某干什么?”

    赵文远笑眯眯地道:“我说过了。要和你合作一场大买卖?!?br />
    络腮胡子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事,忍不住笑起来道:“官和匪合作大买卖?哈哈哈哈……。我不是在做梦吧?”

    赵文远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笑声渐歇,才淡淡地道:“官,可以是匪。匪。也可以做官。官和匪,为什么就不能合作?”

    络腮胡子两眼微微一眯,沉声道:“合作什么?”

    赵文远道:“本官是驿丞,来往物资无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本官都了如指掌。诸如车上运了些什么货物,随行的?;と嗽庇卸嗌?,配备了什么武器,什么时间经过哪条路段,如果这些消息能够让你知道。你说于你会有什么帮助?”

    络腮胡子怵然动容,紧紧地盯着赵文远,半晌才确认他不是开玩笑。络腮胡子迟疑道:“你……你会把这些消息通报于我?”

    赵文远伸出一只手,道:“五成!你掳获所得,变现之后,要分我一半?!?br />
    络腮胡子狞笑道:“龙某人打死打拼,辛辛苦苦得来的钱财,要分你一半?你好大的胃口?!?br />
    赵文远好整以暇地道:“这走驿道的商旅都狡猾的很。也难缠的很。大当家的有没有过辛辛苦苦踩盘子,费尽心机打埋伏。结果却发现车上全是不值钱的便宜货,甚至往山里运都嫌麻烦,只能弃于当地,扛起自己兄弟的尸首逃之夭夭的时候?又或者,车上确是硬货,可惜点子扎手,足下费尽心机,折损许多兄弟,却还是无法得手,最后只能落荒而逃?”

    络腮胡子沉默不语。

    赵文远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果有本官通风报信,你会如何?”

    络腮胡子咬着牙道:“你们这些当官儿的,真比我们做贼的还狠!两成!只要你是真心合作,我给你两成!”

    赵文远道:“四成!不能再少了,你以为本官不担风险?”

    络腮胡子道:“三成,一成也不能再加了!你只需动动嘴皮,我却要流血流汗,我有那么多兄弟要养活,比不了你?!?br />
    赵文远的目的本就不在从贼那儿分润多少好处,只是不讨价还价一番,必然会引起他的警惕,如今见好就收,赵文远笑道:“成!那就三成。不过,本官作为驿丞,亦有护路之责,你要注意,但凡由本驿丞派出驿卒护送、打起本驿旗号的商队,你可万万不能动!”

    络腮胡子欣然道:“一言为定!”

    他本来就不可能每天都去道上打劫,通常他做上一笔买卖,不管成败都会立即逃入深山,等风声过去再回驿道继续讨生活,如果有驿丞向他通风报信,可以有的放矢地做案,那放过一些车队又算什么。

    两个人各有所需,可谓一拍即合。商量妥当联系方式之后,络腮胡子又不无疑惑地道:“你是朝廷官员,为何要做这种事?”

    赵文远微笑道:“朝廷那点俸禄够干什么?本官为了这个驿丞的差使,上下打点,不知花了多少钱,总要想个法子捞回来不是?”

    络腮胡子微微眯起眼睛,道:“你就不怕走漏了风声,亦或龙某失手被捉,供出你来?”

    赵文远狡黠地一笑,道:“这就是我和你约定,每次都只口头传讯的道理了。如果做贼的没有什么真凭实据,随口攀咬,官儿就要倒霉,这天下间的官早就死绝了!”

    络腮胡子上下打量赵文远几眼,叹道:“龙某只是小贼,你们这些当官儿的才是大盗??!”

    ※※※※※※※※※※※※※※※※※※※※※※※※※

    尽管叶小天事先做了充分的考察和计划,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依据实际情况做出了较大的调整。

    他们用火药在岩壁上炸开几个巨大的豁口,由攀岩如灵猿一般敏捷的山苗进行清理,并开凿整理出几个可以置放水车的巨大基座,与此同时,沿着几条山脊,高李两寨的人马开始清理挖掘水道。

    水车的用料除了核心部分全都可以就地取材,从山上砍伐大木就地制作,这一来就节省了大量时间。在安置好水车调拭运行的时候,匠师们又根据水流的大小做了调整,比原计划多制作了数倍的水车,最终从河中取水的水车达到了十六架之多,而往悬崖上调水的水车则依次递减,为了保证有效驱动,水车的大小也在不断缩减,为此又增设了一层。

    荒无人烟的大峡谷中渐渐呈现出一幕宏伟的景像,一排巨大的水车沿着滚滚而去的河水矗立起来,被流速甚疾的水流冲刷着风车一般旋转,而河水则被它们卷入空中,注入一道凌空架起的石质水槽。

    水槽在近八丈高的崖壁上倾斜向下达数十丈之远,在这数十丈长的人造湍流上是一架架比底层水车略小的水车,将水接力般送往更高处。而被浪费掉的河水,则从高空直坠而下,形成数道人工瀑布。

    眼见此法真的可行,高家寨放开了对捞刀河水的控制,两寨剑拔弩张的局面大为缓和,全力以赴地投入到山脊河道的挖掘中去。

    由于几个部分同时进行,加上有充足的人手,而制造水车也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活儿,同时为了救急,这批水车并不过于计较质量,整个运水工程以奇迹般的速度发展着。

    整个工地所有的人在连续几天的摸爬滚打中,全都熬得跟野人一般,但是眼见成功在即,却是干劲十足。叶小天站在高处,欣然看着即将投付使用的高山水渠,满心欢喜。

    叶小天对毛问智喜孜孜地道:“哈!简直可以用神迹来形容了,我看只要保持这个速度,明天就可以运水了?!?br />
    毛问智扶着叶小天的胳膊,愁眉苦脸地道:“是??!哎哟,让我歇会儿,腿酸得要命?!?br />
    叶小天道:“你小子出力很多嘛,别人还没喊累,你先叫苦叫累的?!?br />
    毛问智道:“不是啊大哥,我腿酸……不是累的。从骨头缝里往外酸啊,明儿个准保下大雨?!?br />
    叶小天一呆:“明天会下大雨?”

    叶小天抬头看了看天,万里无云,哪有要下雨的样子。

    毛问智道:“昂!俺不跟你说过么,小时候俺被王老财打断过腿,从那以后,一要下雨它就酸。雨下得越大,酸得越厉害。俺现在酸的都快走不动道了,明天肯定有大雨??!”

    叶小天听了不觉发愣,道:“虽然我也盼着赶紧下雨,可……水车即将投付使用,这可是我费尽心血搭建起来的,真想看看把水引到高李两寨时那种欢喜的场面,这一下雨,大家就不会那么欢喜了?!?br />
    毛问智安智道:“那怕啥的,这水车建成了,以后都能用啊。再说,一场雨也解决不了问题,除非连着下上几场大雨,要不然雨过地皮湿的,这地都旱得透透儿的了,能起啥作用?!?br />
    叶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理是这么个理儿,只是有些遗憾。算了,不管它了,有雨总比没雨好,只是如果明日下雨,雨中可不宜继续施工,我赶紧通知下去,今天尽量赶吧,实在完不成,明天大家就休息一下,这几天累得可都不轻?!?br />
    叶小天走出几步,突然又站住,他忽然想起了徐伯夷,那个家伙还在“绝食祈雨”呢,如果这场雨真的下起来,纵然解决不了干旱问题,也会令徐伯夷名声大噪,那时再想扳倒他岂非难如登天?

    “只不过对他略施小惩,却成全了他的莫大声名,我这不是作茧自缚么?”

    想到那时候徐伯夷得意洋洋的无耻嘴脸,叶小天的眼珠微微转动了起来……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