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6章 截断巫山云雨

夜天子 第46章 截断巫山云雨

    一片嶙峋陡峭的悬崖上,马辉和许浩然紧张地拉着一条绳索,其实绳索还系在身后的一棵大树上,本不需如此担心,但绳索下面正系着叶小天,而悬崖下面全是尖利高耸的怪石,一旦摔下去必然粉身碎骨,他们岂能不担心。

    华云飞攀在另一条绳索上,上边有周班头看着,华云飞腰间虽然系着绳索,但绳索松松的,他几乎可以不必借助这条绳索就能轻松攀援,之所以系上只是以防万一罢了。

    叶小天蹬着一条岩石缝隙,手里抓着一块突起的岩石,探出身子在悬崖峭壁上认真地观察着,山风呼啸,吹散了额头的汗水,下边离地二十多丈,一开始有种眼晕腿软的感觉,久了渐渐适应,倒是颇感刺激。

    “大哥,咱们上去吧!”

    叶小天已经看了很久,为了把周围的情况探察仔细,他大半个身子都探向空中,绳索绷得紧紧的,华云飞自己攀爬悬岩并不害怕,可是看见叶小天这副样子却提心吊胆。

    叶小天点点头,在马辉和许浩然的帮助下,费尽力气爬上悬崖。周班头见华云飞像头灵猿似的,轻灵如飞地攀援上来,便放心地撇下他,赶到叶小天身边,问道:“大人,你究竟有什么打算???下面这条河固然水源充沛,可是……我们利用不上??!”

    周班头往身后指了指,从这里到高李两寨所在的那条峡谷。中间交叉纵横地有四五座山峰,如果想开山凿渠把这里的水引到那边去,那就和愚公移山差不多了。要挖通这连绵的山川,恐怕得倾尽全国之力,耗时三年五载。

    叶小天摇摇头道:“我现在也不能确定我的法子究竟可不可行,走,咱们先到那边看看。嗯?大个子呢?”

    叶小天今天是到深山里考察那条大河的,想到这里地形环境复杂,罕有人至。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大型野兽,所以就把大个子带了来。大个子仿佛一头金刚。在山岭上尤其如鱼得水,带着它,众人的安全就大有保障。

    仿佛听见了叶小天的招呼似的,大个子呼啸一声。从一处悬崖下面嗖地一下窜了上来,凌空翻了个筋斗,稳稳地落在叶小天身前,向他咧嘴一笑。这家伙最近在家闷得难受,好不容易被叶小天带出来,自然撒起了欢儿。

    叶小天在它屁股上踢了一脚,道:“走!前面开路!”大个子挨了一脚,喜不自胜,兴冲冲地跑在前头。向那片亘古以来都无人进去过的丛林灌木走过去。

    这个地方几乎从来也没有人来过,砍柴人不会跑这么远的路,猎人也不会到灌木如此茂密的地方狩猎?;品珊椭馨嗤返热怂嫔泶挠械?,可是如果披荆斩棘地开路前行,一个上午也走不出百十步,如今有了大个子就截然不同了。

    大个子块头儿庞大,身高超过他们一倍,那些和人等高的灌木堪堪只及它的腰部。大个子皮糙肉厚的也不怕荆棘刮碰,迈开大步一路辗压过去。两只簸箕般的大手随手一抓,力大无穷的它就能把几棵灌木连根拔起,叶小天等人跟在它后面自然大省力气。

    叶小天是沿着悬崖转向最近的另一座山峰,两山之间有一道山脊相连,只是山脊上长满了茂密的灌木。大个子冲锋在前,连趟带拔,惊吓得许多蛇虫鸟兽到处乱窜,用了小半天的功夫,他们终于来到另一座山峰上。

    叶小天站在山峰上四下观察了许久,又向连着另一道山峰的山脊一指,道:“走!往那边去!”

    这条山脊是光秃秃的,倒不用大个子开道了,但它和方才走过的那条山脊形成了一个>字形,往这边走的话,就离高李两寨所在的山谷越来越远了。

    如果想去高李两寨所在的山谷,直线距离当然最近,可是那样的话他们只能从这里滑下山坡,穿过一片狭窄的山谷,再爬上对面陡峭的山峰,翻山越岭才能通过。

    叶小天如今沿着一条条山脊走,虽然曲曲折折,可是只要他能找出一条通过山峦相连的山脊勾通的路,那么反而要比翻山越岭快上许多。如此往复,直到第三天,叶小天才探测出一条曲曲折折,以山脊相连,可以抵达高李两寨中间位置的一条山路。

    ……

    天色将晚的时候,叶小天带着人回了城,由于终于探明了道路,叶小天虽然疲累,精神却非常好。

    只是尽管有大个子为他开道,叶小天在罕有人至的丛林中钻来钻去,衣衫还是刮得破破烂烂,头上身上满是草茎和碎屑,衣服上还站有泥土和苔藓,样子狼狈不堪。

    叶小天走到祈雨台前,见徐伯夷像只霜打的茄子,正有气无力地坐在台上,不由会心一笑,折身便往祈雨台上走去。

    徐伯夷每天晚上都撑个半死,接着一整天又饿个半死,觉也睡不好,此时正有气无力地打着瞌睡,忽然听到“咚咚咚”的脚步声,不由精神一振:“花知县送饭来了!”

    徐伯夷兴奋地张开眼睛,一看是叶小天,顿时冷下脸来,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可是看清叶小天的狼狈模样,徐伯夷又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幸灾乐祸地道:“叶典史怎么搞得这般狼狈?莫非是挖渠引水去了,嘿嘿!这层峦叠嶂的,等你挖渠引水,还不如我祈雨靠谱呢?!?br />
    叶小天在他对面随意地坐下来,笑吟吟地道:“引不来水我也不会饿死,可这雨要是再持续不下,却不知你徐大人能否撑到那一天了。不过我看你说话中气十足的,应该还能撑些时日啊,哈哈……”

    徐伯夷冷哼一声。自知斗嘴不是叶小天的对手,便低声喝道:“你闹够了没有!真若把本官活活饿死,消息传回朝廷。你当朝廷会相信本官是为了祈雨而死?到时候你叶小天难逃干系?!?br />
    叶小天微笑道:“你若狠得心来去死,叶某情愿担上这场干系。就怕花知县送饭来时,足下又要躲在茅厕里面狼吞虎咽了,哈哈哈……”

    徐伯夷被他抢白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恨恨地道:“叶小天,你不必得意!如果旱情一直无法解决,到时候难过的人就是你了。你以为你还能耗几天。高李两寨是不会无限期地等下去的,你如果不能马上拿出一个办法。两寨就会把怒火对准你,到那时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倒要看看谁更难看,哈哈哈哈……”

    徐伯夷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声未歇,大个子突然从台下兴致勃勃地跳了上来。

    “嗵!”

    大个子庞大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台上,徐伯夷“嗖”地一下,被弹上了半空。

    大个子的一只巨脚正踩在祭台边缘的一块木板上,结果这个祈雨台有些偷工减料,这块板子没有钉牢,一下子像翘翘板似的,所徐伯夷弹到了天上。幸亏大个子另一只脚站得稳稳的,它的反应又灵活。身体重心迅速转移到了另一只脚上,所以依旧站得稳稳的,没有摔下台去。

    徐伯夷依旧保持着坐姿。被弹射到半空,脑袋“砰”地一声撞在顶棚的木板上,又“嗵”地一声落回地面,居然还是保持着坐姿,那块木板还被大个子踩得翘在空中,好在徐伯夷屁股底下只少了一块木板。屁股卡在那里,没有摔下去。

    只是他的脑袋被棚顶重重地撞了一下。屁股又墩得发木,眼前金星乱冒,一时什么都看不清楚了。眼见闯了大祸的大个子像个孩子似的耸了耸肩膀,赶紧又跳下了祭台。

    大个子这一跳,被它巨大的脚丫子踩得翘在空中的木板“呼”地一声落了下来,徐伯夷正眼冒金星地看着叶小天,这块木板落下来,“砰”地一声敲在他的头上,徐伯眼两眼发直,身子晃了两晃,仰面摔倒在台上,人事不省了。

    叶小天顺手拿过一个碗,从坛中舀了一碗水,咕咚咚地喝了,摇头叹息道:“人要是倒了霉,还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

    县衙第三进院落,花厅里,花知县正在喝茶,苏雅则侧身坐在罗汉榻上,拿剪刀细心地剪裁着一块布料。

    虽然是在后宅闲坐,她的坐姿依旧保持着优雅端庄,一双长腿并拢着,微微侧向一边,腰肢轻扭,翘臀被绣着荷花的襦裙绷出一个浑圆丰满的弧度。

    花知县一见夫人剪裁衣服,便有些不自在起来,随意抿了两口茶水,就想籍故走开。因为苏雅正在做一件婴儿穿的衣服,他二人成亲已七年有余,到现在还一无所出呢。

    平日里每每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苏雅都眼热的很。闲来无事,便常常一展所长,做些男婴女婴穿的衣服。其实为了子嗣的事,两人曾不只一次偷偷拜访过各地名医,延医问诊,药汤不知喝了多少罐,苏雅的肚子却始终不见争气。

    同民间愚昧百姓把生儿育女的责任统统推给女方不同,古时候的读书人一样明白孩子是“父精母血”孕育而成的道理。两人延请名医时,名医也说过苏雅身体正常,花知县纵然想把责任怪罪到娘子头上也不成。

    况且花晴风本是穷苦书生,全靠开丝绸坊的丈人家资助才得以安心读书考中进士,对苏家他亏欠至深,在妻子面前更没有足够的底气发威了。

    再者,为了此事,他丈人曾给他买过一个侍女陪寝,言明一旦怀孕,便可扶为妾室。结果花晴天辛苦耕耗一年之久,那个买来的侍婢也不下蛋,这一来花晴风便知道原因大抵是出在自己身上,一见苏雅又想起了孩子,不免有些心虚。

    花晴风正要佯作无事地走出去,一个侍婢走进来,向他福礼道:“老爷,叶典史求见,现在二堂相候?!?br />
    花晴风一听叶小天的名字就心惊肉跳,怵然变色道:“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月中啦,各位好友,请投出您的票票,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