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5章 悲伤的徐县丞

夜天子 第45章 悲伤的徐县丞

    叶小天蹲在那儿,好奇地等待着,等到那眼间歇泉再度喷发出来,洁白的水柱冲向空中的时候,忽然扭过头,兴致勃勃地对华云飞道:“云飞,你说,这水究竟能不能往高处流?”

    华云飞还没说话,毛问智就咧开大嘴傻笑起来:“哈哈哈,大哥,你尽瞎掰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都老话了!连俺这没读过书的人都知道,你想让水往高处流,除非把张飞张翼德给请来?!?br />
    叶小天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一时没听懂他的笑话,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请张飞?”

    毛问智道:“吓!这你都不知道???当阳桥前一声吼,喝断桥梁水倒流呗,哈哈哈哈……”

    毛问智笑了几声,见叶小天、华云飞和太阳妹妹都在一旁看着他,慢慢收住笑声,讪讪地问道:“你们不觉得好笑吗?”

    叶小天摇摇头,目光又转着那眼泉水,喃喃自语道:“想让水往高处流,难道真的不行?”

    太阳妹妹突然大声道:“能行的!”

    叶小天双眼一亮,急忙问道:“你快说说,为什么行?”

    太阳妹妹握着一双粉拳,信心十足地道:“干爹想让它行,它就一定行!”

    叶小天:“……”

    华云飞嘴角抽搐了几下,忍住笑道:“大哥,我觉得你跟我们商量,不如独自想想?!?br />
    叶小天苦笑道:“有道理。你们别吵我,我去溪边静一静?!?br />
    叶小天走回小溪边,坐在一块大石上。托着下巴,望着面前潺潺的流水出神。渐渐的,夕阳西下,暮色苍茫,华云飞和太阳妹妹便离开去张罗八千人的住宿问题去了。

    大亨押运着几十车粮食上了山,那些生苗们一起动手,片刻功夫就搬的精光。大亨走到叶小天身边,兴高采烈地道:“大哥。你想啥呢?还不下山啊,那徐伯夷现在可狼狈了,你不瞅瞅去?”

    叶小天抬头看了看悬在西山上的太阳,起身道:“走。咱们下山!”

    叶小天唤过华云飞,叮嘱他道:“你留守在山上,轻易不要下山,这里的人全是生苗族人,别人不敢靠近,免得被人认出你来。对了,明天早上,你陪我到山里走一趟,咱们去看看你说的那条大河?!?br />
    华云飞答应一声。心中暗暗称奇:“大哥要去看深山里的那条大河?看它做什么?莫非大哥在小河边坐了一下午,真的想出了一个能让水往高处流的法子?”

    ……

    县衙里,那些胥吏差役们正在下值。陆陆续续走出县衙大门。

    本县县丞正在祈雨台上出丑,他们自然不好像普通百姓一样站在台前大剌剌地观赏徐伯夷的糗态,但是每一个离开的人都会忍不住往台上偷偷睃一眼,忍俊不禁地低头疾走。

    徐伯夷在台上当了一天的观赏动物,已经对此完全免役了,他坐在高台上。此时一门心思地盼着天黑。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只盼天黑下来。好溜回家去饱餐一顿。

    这时,李伯皓带着两个人登上了高台,跟在李伯皓背后的那两人怀里赫然抱着被子褥子和枕头,徐伯夷一见,登时两眼一黑……

    ……

    叶小天回到家,伸手去推房门,手指刚刚触及门环,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少妇打扮的俏丽女子从里边走出来,叶小天的手指差点儿按在她那饱满高耸的胸膛上。

    叶小天急忙缩手,定晴一看,赶紧施礼道:“??!原来是赵家嫂嫂?!?br />
    潜清清向他嫣然一笑,福身一礼道:“叶大人回来啦,奴家今日到城中买些日用之物,特意来看望遥遥,冒昧造访,还祈恕罪?!?br />
    叶小天笑道:“哪里哪里,嫂夫人光临,小天欢迎还来不及呢?!?br />
    遥遥跟小大人儿似的走在潜清清旁边,正要送她出门,看到叶小天回来,雀跃道:“小天哥哥?!?br />
    叶小天弯腰想抱她起来,谁知遥遥侧身一闪,居然避开了他的怀抱。

    遥遥今日接待潜清清,努力回想着水舞教给她的东西,渐渐有了一些女主人的感觉,心里特别有成就感,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被小天哥哥抱起来,那样一来她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女主人形象岂不毁于一旦?

    叶小天一把抱空,不免有些意外,他悄悄瞪了遥遥一眼,直起身来对潜清清道:“嫂嫂与赵兄在驿站那边可还好么?小弟自从赴任以来,公务过于繁忙,一直想去拜访赵兄和嫂夫人,可惜都没腾出空儿来?!?br />
    潜清清俏皮地一笑,道:“拙夫也是一样,刚刚上任,诸般事务繁忙。倒是我闲来无事,来葫县路上与遥遥相处的极好,情同姐妹一般,便来探望她了。如果叶大人不见怪的话,以后我可是会常常登门的?!?br />
    “好啊好??!”

    遥遥拍手称快,马上眼巴巴地看向叶小天,虽然她总是竭力做出一副大人模样,可那小儿情态却是总在不经意间就露出来。

    叶小天在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上刮了一下,对潜清清笑道:“好啊,我常在外面奔波,遥遥自己在家着实寂寞的紧。你要不嫌带孩子麻烦,就常来走动,免得这丫头一等我回来就抱怨她独自在家闷了一天?!?br />
    潜清清嫣然道:“那……就这么说定了。遥遥,姐姐以后会常来看你的。叶大人,妾身告辞?!?br />
    叶小天和遥遥把潜清清送到院门外,潜清清登车离去,遥遥立刻张开双臂,嘻笑颜开地冲叶小天道:“小天哥哥抱?!?br />
    叶小天板着脸道:“不抱?!?br />
    遥遥马上像小猪似的撅起了嘴巴。叶小天道:“刚才想抱,你躲什么?”

    遥遥嘟囔道:“刚才当着清清姐的面,人家是女主人。被你抱起来多不像话?!?br />
    叶小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遥遥抱起来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女主人呢?!?br />
    遥遥不依,叶小天一路往屋里走,她便一路叽哩呱啦地讲方才如何从容待客,如何答对得体。

    叶小天笑吟吟地听着,暗自揣摩道:“这个潜清清会和一个小丫头情同姐妹?只怕这是赵文远有意拉近和我的关系吧。难道他不知道我正跟花知县和徐县丞斗得如火如荼,还是说……他相信我能斗垮那一狼一狈?”

    ※※※※※※※※※※※※※※※※※※※※※

    一狼一狈。此刻正对坐唏嘘。

    明月当空,县衙对面的祈雨台上挂着四串红灯,祈雨台四周居然有几个来自高家寨和李家寨的人打地铺。徐伯夷趁夜回家大快朵颐的想法彻底破产。不过,花晴风总算还有点良心。跑来看他了。

    两个人对面坐着,说起叶小天,俱都恨得牙根痒痒。

    徐伯夷道:“雇了八千生苗盖房子?他想盖多大的房子?现如今葫县大旱,本就有些人心惶惶,八千人聚集于此,一旦有人妖言惑众,怂恿愚民,岂不惹出大乱子。大人,你可别忘了。前朝末年……”

    下边的话,徐伯夷没往下说,因为前朝末年就是元朝末年。正是大元朝廷召集百姓修黄河,有人登高一呼,这才反兵四起的。只不过,这反兵的一路后来成了气候,建立了大明朝。徐伯夷便不好把他们比做乱民了。

    花晴风明白他的意思,安慰徐伯夷道:“你就不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了。叶小天说的也有道理,如今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不过。他把你逼上高台,如何解决高李两寨的争端,就只能靠他了。他要是解决不了的话……”

    花晴风冷冷一笑,向台下打地铺的人扫了一眼,一字一句地道:“那时候不用本官动手,高李两寨的人就能生剥了他!”

    “咕噜噜……”

    花晴风的狠话还没摞地,徐伯夷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叫起来。

    徐伯夷哭丧着脸对花晴风道:“大人呐,不等高李两寨的人生剥了他,下官就得活活饿死了,叶小天是真狠,他居然想把下官活活饿死在这高台上,你看台下……嗯?”

    徐伯夷还没说完,忽然感觉有人在碰他的手背,低头一看,就见花晴风正轻轻地碰着他的手背,又向他急急递了个眼色,花晴风的袍袖之内似乎藏着一包什么东西。

    徐伯夷福至心灵,急忙用大袖遮掩着接过花晴风递来的东西,东西用布包着,还挺热乎,徐伯夷一阵激动,赶紧把那布包笼起来,咳喇一声,对花晴风道:“县尊请稍坐,下官内急,暂时回避!”

    花晴风微笑着点了点头,徐伯夷便揣着布包躲进了茅房,厕帘一拉,徐伯夷坐在马桶上,迫不及待地解开那个布包,包里是几个新蒸的白面馒头,馒头里边还夹着菜末肉丝。

    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徐伯夷嗅到面香,只觉饥饿难耐,马上张开大口,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他一口气吃下三个肉夹馒头,饥饿感这才减轻了一些,只是方才吃得太急,又没有水喝,噎得他直打嗝。

    徐伯夷想到一天只有这一顿饭,此时不多吃一些明天会很难熬,便一边打着嗝,一边继续努力地往肚子里塞着馒头。

    徐伯夷坐在马桶盖上,一边鬼鬼祟祟地从厕帘缝隙里观察着外面的动静,一边打嗝一边吃着馒头,吃着吃着忽然悲从中来,眼泪差点儿掉不下来:“我是会试第三的举人!葫县县丞!朝廷命官!为什么……落得这步田地!”

    :各位好汉,月已过半,把您攒出的月票、推荐票都交出来,砸徐县丞一脸吧!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