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7章 七十二变

夜天子 第47章 七十二变

    三天的考试即便是对心理负担没有那么重的叶小天来说都是无尽的煎熬。当他向主考官递上试卷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颇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三天三夜,一直困在那斗室之中,吃喝拉撒都不能离开半步,像犯人一般被人不断巡弋监视着,那种滋味儿真是不好受。

    “张知府对我有知遇之恩,受这三天活罪,权当是我报答他的好了。这辈子,我可再也不考试了!”自认不可能中举的叶小天暗暗想着,毫不留恋地向外走去。

    “嗯?”

    走到大门口时,叶小天和徐伯夷不期而遇。徐伯夷先看到了叶小天,他负手而立,冷笑地等在那里,一脸鄙夷地对叶小天道:“想不到居然有人能跟我一起交卷,卷子交得这么快,别是交了白卷吧?”

    叶小天看到徐伯夷也是一怔,随即便一脸惊讶地迎上去,笑道:“哎呀!原来是徐秀才啊,好久不见了!”

    徐伯夷晒然道:“徐秀才?徐某今天还是徐秀才,十日之后就是徐举人了!”

    “真的?”

    叶小天急忙拱起手道:“佩服!徐秀才的学识,我一向是很佩服的。徐秀才,自从你灰头土脸地离开葫县,我一直很想你,唉!我是一到清明就想你,我就想啊,那么多人都死了,你怎么就不死呢?”

    “你……”

    徐伯夷气得脸皮子发青,贡院门口两排衙役听见这两个秀才斗嘴,忍不住窃笑起来。徐伯夷忍了忍气,拂袖道:“似你这等不学无术之辈,徐某懒得理论?!?br />
    叶小天笑道:“那是,那是!所谓秀才者,才能秀异之士也,而举人自然更高一筹。徐秀才你阿附权贵、抛弃发妻,为县中士绅所鄙弃。却能不屈不挠,跑到水西来依旧能兴风作浪,这么有才,你不中举谁中举?比起你来。我真的是不学无术了?!?br />
    叶小天乜了徐伯夷一眼,又道:“现在你已没有贤良发妻可以抛弃了,正好方便你抱豪门大姑娘的大腿,却不知如今又攀附了谁家,又抱上了谁家大小姐的大腿???”

    叶小天本是随口取笑的一句话,却不幸而言中,徐伯夷如今果然又抱上了一条大腿----安宋田杨四大家中田家大小姐怜邪姬田妙雯的修长玉腿。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徐伯夷被他一说,脸皮子有些发紫。恼羞成怒道:“你敢骂我无耻?”

    叶小天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可没说你无耻,我是说,无耻的都是你这样的!”

    徐伯夷大怒,拔腿就向叶小天冲去。叶小天马上把装有文房四宝等物的筐子往地上一放,拉开架势道:“徐秀才是打算文斗还是武斗?”

    眼见双方要动手,守在大门口的衙役才咳嗽一声,厉声喝道:“两位秀才,打算在贡院里动手吗,就不怕大宗师取消你们的成绩?”

    徐伯夷登时警醒过来,心道:“这不学无术的小子根本没有中举的希望。自然破罐子破摔,我有大好前程,岂可受他所激,自误前程?!?br />
    徐伯夷立即止步,冷冷地看了叶小天一眼,阴沉沉地道:“你最好求神拜佛。祈祷自己不要犯在我的手上,否则,到时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徐伯夷摞下这句狠话便向贡院门口大步走去,叶小天望着他的背影,轻轻蹙起眉来:“这厮见了我全无惊讶之色。毫不奇怪我为何来此考试,对葫县之事也只字不提,看来对我冒充艾典史一事清清楚楚,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是……我坏了他追求凝儿的大计,他已恨我入骨,为何不用我冒官之罪整治我呢?”

    转念一想,叶小天便明白了其中缘由,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对徐伯夷的威胁也就不屑一顾了。

    ※※※※※※※※※※※※※※※※※※※※※※※※※

    封闭了三天的贡院大门撕去封条,轰然一声打开了,等在门外迎候自家亲人的百姓立即骚动起来:“来了来了,有考生出来了!”

    徐伯夷从贡院大门里走出来,就见贡院外人山人海,各位考生的家人都是呼朋唤友倾巢出动,前来迎接,而他是第一个走出贡院的人,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徐伯夷的虚荣心登时得到了极大满足,淡淡一笑,从容自若地向前走去。

    “老爷,老爷,您出来了啊,考得可还顺利么?”徐伯夷的小厮一溜小跑儿地迎上去,徐伯夷淡淡地道:“不过是考个举人而已,大呼小叫的做什么,举人功名,于我而言,如探囊取物!”

    那小厮乖巧,立即高声道喜:“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这时李秋池缓缓走过来,朗声笑道:“以徐兄之才,自无不中之理。李某这里先恭喜了,三日大试之后,徐兄已然是脱胎换骨,来来来,我已备下薄酒,为徐兄你接风洗尘,请!”

    李秋池当初结交徐伯夷,就是看好他的前程,而徐伯夷也自负的很,试卷一交,他就笃定自己必能高中。往常他一个秀才,在同样是秀才出身、而且是贵州第一大状的李秋池面前,总觉得自己低了三分,可现在心态自然不同。

    徐伯夷矜持地向李秋池拱了拱手,淡然笑道:“有劳李兄了,请!”李秋池好象根本没有察觉他态度上的微妙变化,笑吟吟地走过来,挽住他的手,一起向自己的马车走去。

    人群中,夏莹莹一身青衣、布帕包头,做普通小彝女打扮,可是丽质天生,如此不饰珠玉、不敷脂粉,却别有一种天然的俏美,人群中不少等着迎候亲人的男子,不管是青年还是中年甚至有些老翁,都在偷偷打量她。甚至有个三四岁的娃娃,趴在他娘怀里,噙着手指吮了一会儿,都指着夏莹莹奶声奶气地宣布:“这个姨姨好看!”

    他娘立即横眉立目地问道:“有多好看?”

    小家伙儿人不大,却机灵的很,马上答道:“跟娘一样好看!”逗得四下一片大笑。

    夏莹莹对这些自然是不关心的,对于她不在意的事。她一向是自动略过五识,视而不见,充而不闻的。这时一见已经有考生从贡院里出来,性急的夏莹莹忍不住了。马上向前挤去。

    小路和小薇稍稍用了点力道,为她分开一条道路,夏莹莹站到最前面去,先紧了紧小腰肢,看看荷包挂的位置,琢磨了一下,又从左边挪到了右边,再想一想,举手把青布帕调得更齐整些。

    小路和小薇看到她的举动,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笑意。一向只有别人想方设法取悦她,这还是头一回看见她为心上人这么在意自己的打扮,两人都有点想取笑她,不过她们看了看自己明显也是精心打扮过的穿戴,便很有自知之明地打消了这个想法。

    展凝儿一身男装。唇上贴了两撇小胡子,本来一直盯着贡院大门,无意中一回头,恰好看到挤上前来的夏莹莹,展凝儿吃了一惊,赶紧往人堆后面一躲,心道:“这丫头不是回红枫湖了么?她怎么来了?”

    看到夏莹莹眉梢眼角的期待与喜气。展凝儿突然明白过来:“??!这个一向没心没肺的臭丫头,居然骗我!”殊不知,再天真的女子,一旦牵涉到情场,都懂得用心机的。

    展凝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对夏莹莹偏偏生不起一丝恶感。只是……人家夏莹莹出现在这儿,起码比她理由充分,夏莹莹既然在,她又怎么好意思出现?

    看到夏莹莹明显是精心修饰过却异常朴素平凡的装束,再想到莹莹讲过的和叶小天相识的经过。展凝儿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叶小天为何“骑驴找驴”,对自己视而不见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展家?他以为莹莹是个普通的小彝女?

    想通了这一关键,展凝儿心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把莹莹的真实身份告诉那个睁眼瞎……,不好不好,这样做太卑鄙了。不如我把叶小天是蛊神侍者,只能有二十年尘缘的事儿告诉莹莹?莹莹一定会知难而退的!”

    展凝儿躲在人群背后,眼珠子叽哩咕噜地转悠起来。

    夏莹莹本就是绝色小尤物,虽然布衣衩裙,却也丝毫不掩她的美丽,反而别有一种诱人的韵味,如今她精心打扮过,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似乎连一片衣角、一根发丝都透着扣人心弦的俏。

    但她犹不放心,又对自己好好的扮一番,这才回头恐吓小路和小薇道:“我告诉你们,在小天哥面前可千万别说漏了嘴,你们谁要是泄露了我的身份,把他给吓跑了,我就把你嫁给大猩猩!”

    小路忍笑道:“你说的是哪一头大猩猩呀?”

    夏莹莹坏笑起来:“咱们是好姐妹,我当然也要尊重一下你们的意见,你们要是喜欢格龙那头大猩猩呢,我就把你嫁去凉月谷,你们要是喜欢小天哥家里的那头大猩猩呢,我也会玉成其事的?!?br />
    小薇啐道:“你才嫁大猩猩呢!”

    夏莹莹哼了一声,仰起下巴道:“小天哥哪里像猩猩了?和大猩猩比,他那身材顶多算是一只猴子?!?br />
    小路掩口笑道:“我怎么觉得和猴子比起来,还是猩猩更耐看些呢?”

    夏莹莹洋洋得意地道:“小天哥可不是一般的猴子,做猴子,他也是齐天大圣!”

    夏莹莹忽然想到叶小天在水舞面前冒充女婿,在展凝儿面前先是冒充地痞,复又冒充“兔相公”,在自己面前干脆扮起了鬼,每次都能成功地把她们骗得团团乱转的辉煌经历,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七十二变的孙大圣!”

    这时,小薇突地一声轻呼:“??!出来了!”

    夏莹莹茫然道:“谁?”

    小薇顿足道:“你的孙大圣??!”

    p:广告,《我的影子是食神》,书号3302937,简介:北漂在厨房里的小人物李更新经常安慰自己: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揣着最朴实的想法:老婆孩子热炕头,不挣钱,不还乡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影子里多了一个叫食神的落魄神仙。自此,千年帝都又出了一个惊世骇俗之辈。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