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0章 乱上加乱

夜天子 第40章 乱上加乱

    叶小天一回身,就看到了一身男装、英姿飒爽的展凝儿,叶小天惊喜地道:“凝儿姑娘,是你!”

    展凝儿看到叶小天的背影时,心头就是一酸,气、恨、怨、伤心,纠结成一团,待见叶小天转过头来,看到她时满面惊喜的模样,凝儿心中却只剩下迷惑与茫然了。

    她策马从贵阳城一路疾驰而来时,心头百转千回,也不知想像过多少种与叶小天相逢的场面,叶小天陡然见到她出现,一定会露出惊讶、羞愧的神色,在她质问的目光下无地自容。

    到时候她会找个借口把他带到无人之处痛斥责骂,这个负心人会“卟嗵”一声跪倒在她的膝下,抱着她的大腿,痛哭流涕地认错,拼命自扇耳光,祈求她的原谅,那她究竟要不要原谅他呢?

    可是……怎么跟自己想像的完全不一样???莹莹讶然张大双眼,看看叶小天,又看看展凝儿,喜孜孜地道:“哈!原来你们认识???”

    展凝儿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人家的反应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叶小天根本就没有喜欢过自己,人家也没对自己有过什么承诺,为什么要胆怯羞愧?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一念及此,展凝儿万念俱灰,所有的愤怒都化成了无尽的伤心:“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想起叶小天挣扎着从巨猿手中跳落,让巨猿带她爬上悬崖,自己义无反顾地扑向地毯般席卷而来的虫子大军的情景,展凝儿的芳心犹自震颤不已:“为什么?我的情意已说的那么明白,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凭什么?难道我比莹莹就差这么多?”展凝儿鼻子一酸,双眼便泛起了抑制不住的泪光。

    莹莹或者在别的事情上单纯一些、迟钝一些,可是有些事于女人而言却是天生就具备的一种直觉。莹莹当然是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所以她马上就发现了异样。

    夏莹莹看看展凝儿。又看向叶小天,狐疑毫不掩饰地浮上了她的面孔。

    叶小天此时正在纳闷了,展凝儿出现在水西他不稀奇,他奇怪的是展凝儿怎么会认识莹莹?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展凝儿本就不是一个以身世自傲的姑娘,认识几个平常人家的朋友有什么稀奇?当初的徐伯夷和自己,如果以身份而论,哪有资格和展姑娘交往呢?

    展凝儿在雷神禁地时曾经对叶小天说起过水西三虎的背景与身份,但她是姑且说说,叶小天也是姑且听听,原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打交道的人,他记人家姑娘的名字干什么?他唯一记下的只有两个绰号:胭脂虎、白虎。准确地说,是对“胭脂虎”这个绰号还有些印象,真正记得清楚的只有一个“白虎”!

    莹莹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心里存不住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马上就问道:“二姐,你们两个……你们是怎么回事儿?”

    展凝儿急忙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她扭过头,避开叶小天的目光,带着鼻音儿对夏莹莹道:“我……听说有人为你决斗,特意赶来看看?!?br />
    夏莹莹脱口道:“不对!二姐,你是不是喜欢他?”

    这话一出口,夏莹莹自己就呆在那里。

    “嘎?”

    夏家父一辈、子一辈,环绕周围的众多男子们一起瞪圆了牛眼。夏老爹先是愕然张大嘴巴,随后就凶狠地盯着叶小天的腰间,琢磨把那口刀抽出来,再重新“送”他一回,剁掉这厮的狗头。

    “莹莹,你胡说什么。我不理你了!”展凝儿佯作生气地瞪了莹莹一眼,转身就走。她本想走到无人处时再流泪,可是只一转身,那伤心的泪就忍不住地流下来。

    叶小天瞪大眼睛,愕然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敢置信地道:“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

    夏莹莹瞪了叶小天一眼,气呼呼地道:“等会儿我再跟你算帐!”说罢拔足向展凝儿追去,扬声唤道:“二姐……”

    围观的那些水西阔少们兴奋起来,刚刚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决斗,现在这一出二女争夫貌似更精彩??!不虚此行、当真不虚此行。等等……

    正摩拳擦掌的看客们突然省起了两位姑娘的身份,一个是展家的掌上明珠,一个是夏家的心肝宝贝,两位姑娘家里可都是位列八大金刚的人物啊,如果再算上这两位姑娘的外公家……,一个是安家,一个是宋家,这可是安宋田杨四大天王里的头把交椅和第二号人物!

    众人看向叶小天的目光立即变成了无限的景仰:“真是……不怕死的英雄??!”

    “莹莹,莹莹,乖女儿……”

    夏老爹一见女儿追着展凝儿去了,急急呼唤了两声,跺了跺脚,冲着他的儿子和侄子们骂道:“一群蠢货,快把她追回来??!”

    那些正怒视着叶小天,打算用目光杀死他的夏家兄弟们赶紧向夏莹莹追去,夏老爹狠狠瞪了叶小天一眼,恶狠狠地道:“你小子,好大的狗胆!你等着,等老夫回来再跟你算帐!”

    夏老爹急急忙忙追女儿去了,他那些老兄弟们也一窝蜂追了下去,夏莹莹只是追赶展凝儿而去,能出什么事?老夏家的人对这个唯一的宝贝闺女可真是宠到了极点。

    夏老爷子还站在山坡上等着看孙女婿呢,就见夏莹莹带了一个俊俏后生过来,跟叶小天没说几句就跟那人走了,紧跟着他的儿子孙子也一窝蜂地追了下去,夏老爷子奇怪地道:“莹莹怎么跟那人走了???”

    老五手搭凉篷眺望着山下,疑惑地道:“不会是莹莹见那小子俊俏,又喜欢了他吧?”

    老二道:“不会吧,这么快就换了人,那多丢人?”

    山坡下,展凝儿一路走一路伤心,越走越是伤心,耳听得后边夏莹莹不断呼唤,展凝儿心烦意乱。脚下走得更快了,到了山脚下,牵过自己的马,展凝儿纵身一跃跳上马背。狠狠一鞭,便任那骏马放开四蹄沿着河畔疾驰而去。

    夏莹莹追到山脚下,一见展凝儿已纵马离去,恰见一人牵着马儿站在河边儿上,马上向他一指,道:“喂!让我骑一下!”

    那人正是红枫湖的一名家仆,牵的马儿就是夏老爷子的座骑,一听大小姐吩咐,赶紧“卟嗵”一声趴在地上,夏莹莹一个箭步冲过去。脚尖在他后背上一点,纵身跃上马背,一兜缰绳,向展凝儿追去。

    山坡上,夏老六担心地道:“完了完了。大哥,老五不幸而言中了,咱们家莹莹移情别恋了,这可咋办?”

    “咋办?”夏老爷子瞪起了眼睛,蛮不讲理地道:“凉拌!那小子又不是我孙子,我还得替他主持公道不成?当然我家小宝贝儿喜欢谁就是谁。对了,刚刚那小子是谁啊。瞅着有点眼熟?!?br />
    老五道:“这小子还在山坡下呢,老大,就这么置之不理了?”

    夏老爷子想了想,似乎也觉得自己家的点理亏,便悄声嘱咐夏老六道:“你去,许他些好处。叫他嘴巴闭严些,可不许说咱们家莹莹坏话儿,要不然咱老夏家饶不了他?!?br />
    夏老六不高兴地道:“这么没面子的事,干嘛让我去!”

    夏老大道:“废话!你不去难道我去?谁让我比你生得早,你不高兴。问咱妈去!”

    夏老六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磨磨蹭蹭地往下走去。

    半山腰,小路看了看追下山坡的夏家一群人,乜了叶小天一眼,小声道:“你还不走?等老爷子他们回来收拾你么?!?br />
    叶小天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我为什么要走?我又没做亏心事,我根本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要真走了,那才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呢?!?br />
    小路道:“你这个白痴!夏家的人什么时候跟人家讲过理?你要讲理也得等莹莹在场才行啊?!?br />
    叶小天笃定地道:“不用,我算发现了,莹莹就是老夏家的命门!只要莹莹还没表态,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咦,你的口气怎么……”

    小路白了他一眼道:“我口气怎么了?”

    叶小天嘿嘿一笑,道:“有点关心,有点温柔呢!”

    小路俏脸一红,轻啐一口道:“呸!马不知脸长!”

    叶小天摸了摸脸颊,自语道:“我的脸长么?”下意识地便往下面看了看。

    小薇气鼓鼓地道:“莹莹刚走,你就要拈花惹草了是吧?”

    叶小天道:“这也算拈花惹草?那天下的花草还不让我揪光了?再说,我根本不知道凝儿喜欢我,我比窦娥都冤啊?!?br />
    小薇嘲讽道:“哈!这么说倒是人家展大小姐上赶着追你了?真是马不知脸长!”

    叶小天又低头看了看下面。

    “对了……”叶小天突然想起一事,对小路姑娘道:“莹莹的爷爷是红枫村的村正么?”

    小路呆了一呆,道:“呃……,是??!”

    叶小天松了口气,笑道:“我就说嘛,哪能一出门就遇到大户人家小姐,呵呵,我以前戏看太多了?!?br />
    小薇嘴角一翘,刚要说:“白痴!你以为你遇到的真是个卖梨姑娘???哼,就是本姑娘我也是大家闺秀呢?!笨墒切÷吠蝗磺A饲K囊陆?,把她拉到了一边。

    小薇奇怪地道:“你干嘛?”

    小路微笑道:“我相信他,你注意到他看到展姑娘时的表情了么?那可不像始乱终弃心虚胆怯的样子?;褂小?br />
    小路看了眼正向山下张望的叶小天,忍笑道:“他还问咱们家老爷子是不是红枫村的村正呢,我想……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她知道了,可小薇姑娘还不知道,她正想问个清楚,山脚下人喊马嘶,提刑司一班人以及李秋池、薛母等人乱烘烘地赶来了……

    :第一更奉上,接着码字去,月票、推荐票滴要!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