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6章 霸王扛鼎

夜天子 第36章 霸王扛鼎

    山色青青,枝繁叶茂的树连成了片,流泉飞瀑像一条温柔的白色丝带,穿行于碧浪之间,如诗如画。

    山脚下的水像天一样蓝,几十根条石顺着水流的方向排列水中,像一排琴键,蓝蓝的河水就从条石中间穿流过去,这就是跨越这条河流的路。

    水中还有几块起伏不大的小汀,涨水的时候这里会被淹没,但汀上自有一些喜水的植物,依旧鲜绿一片。

    河边有块空地,周围则是树冠繁茂的看不见树干的大树,树枝沉甸甸的压到地面。

    空地上早就站满了闯讯赶来的水西权贵人家的少年,但是他们很自觉地留出了一块空地和两条通道,那是给决斗者预备的,如果他们挤的水泄不通,连决斗者都挤不进来,那还看个鸟。

    其他的看客则分别踏上了水中的小汀,又或者站到较高的地方去,于是汀上、林中,处处集结着一群群的人,热闹景象直追赶歌会。

    对于决斗这种事,大家都是喜闻乐见的,尤其女方是三虎之一的胭脂虎,一旦娶了她,大舅哥、小舅哥会多到令人望而生惧的地步,这些豪少虽然垂涎夏莹莹的美貌,可两相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安全第一。

    果基格龙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凉月谷果基家不是生番,却也不算熟番,他们的文明程度较远居深山、离群索居的生番要高许多,但是与主流社会的接触又比较少,算是半生不熟的一个部落。

    大概正因如此,果基格龙才敢无视夏家那么强大的阳刚之气,敢于追求莹莹姑娘,而今居然又出了一个不怕死的汉子,还要和果基格龙这种明显以武力见长的家伙决斗,大家自然兴致勃勃。

    这些闲极无聊的豪门阔少赶到花溪后,立即就向熟识的朋友打听询问??上Ь刮抟蝗酥滥歉鼋牍窳龆返娜耸撬?,这更激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溪水对面密林之中的一处高坡上,有几片起伏的岩石群,站在这里不用担心大树遮挡视线。是以早早就站了许多人。

    虽然这里地方还算宽裕,不过后赶来的人大多喜欢找有熟人的地方站着,一见这些人有些陌生,自然不会和他们挤在一起,如此一来,这些人倒也乐得自在。

    这些站在岩石群的人正是红枫湖夏家的那群汉子,夏老爷子听说有人心仪他的宝贝孙女并且要为他的宝贝孙女决斗,不由老怀大慰,一定要亲自赶来看热闹,于是夏家倾巢出动。几乎所有男丁都来了。如果这时天上掉下一颗陨石,“轰”地一声,红枫湖夏家的成年男丁就得全军覆没。

    最底下一片面积比较大的岩石群上,夏莹莹的八十多个堂兄弟再加上几十个已经成年,岁数比夏莹莹还大的侄子们。站在那儿指手划脚兴高彩烈,真不明白他们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态。

    再往上数丈距离,又有一片较小的岩石群,夏莹莹她爹夏老六和二十多个兄弟站在那儿。岁数大些,相对就沉稳的多,这二十多人比起下面的晚辈就安静多了。

    可是再往上还有一片更小些的岩石群,这儿却有六个“老小孩”。夏老爷子和他的五个兄弟就站在这里。夏家人似乎有些长寿基因。六兄弟虽然白发白须,却都健朗的很,看不出一点古稀老人的模样。

    夏老大是夏莹莹的亲爷爷,其他五个是夏莹莹的叔爷爷,老夏家就这么一个女娃儿,六个老头子都把她宠得跟自己的眼珠子似的。这时候自然都来捧场了,一个个嘻嘻哈哈,红光满面。

    果基格龙带着他的二十多个随从赶到花溪时,一见如此盛况也不禁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会惊动这么多人。不过他对自己的胜利信心十足,转念一想,那个小白脸如果当着这么多人败的很惨,想必也没脸在贵阳府混了,心中便欢喜起来。

    当叶小天一行人赶到花溪的时候,花溪已是人山人海,毛问智惊叹道:“哎呀妈呀,咋这么多人呢,这是赶大集啊还是咋地?”

    冬天先生眯起眼睛,努力往四下看了看,他只能看见身边滩地上站了不少人,至于两侧山坡上和水上小汀中的人,他根本看不见,模模糊糊只见一片绿,冬天不禁暗暗撇了撇嘴角:“少见多怪?!?br />
    冬天先生站住脚步四下观望的时候,叶小天等人还在继续往前走,他们一过去,原本让出道路的看客们就把那条人墙隔出的小道给挤满了,冬天一抬头,忽然不见了叶小天等人的身影,不由大急,赶紧往前挤,说道:“让一让,让一让?!?br />
    “去去去,挤什么,谁让你来晚了。哎哟,瞎摸虎眼的,把我鞋都踩掉了?!蹦潜徊鹊粜拥娜舜蠛艋奁?,可是这时人挤人的他连腰都弯不了,还如何捡鞋,片刻功夫,那只鞋就被一双双脚踩来踩去、踢来踢去,不见了踪影。

    冬天先生挤了半天挤不过去,不由着急起来,大声道:“你们让让,我是来参加决斗的?!?br />
    这句话登时引起了周围人的一片轰笑,有人嘲笑道:“得了吧,老家伙,就你这样的还想骑胭脂虎,不等果基格龙动手,胭脂虎就得把你头上剩下这点毛全年都薅光?!?br />
    旁边立即有人道:“闭上你他娘的鸟嘴!小心有夏家的人在,万一听见你的话,揍得你 妈都认不出你来?!?br />
    那人悻悻地道:“你好言提醒我念你的好,用不用出口成赃???”

    那人又道:“我提醒个屁!夏家的人有多跋扈你不知道吗?尤其是惹了胭脂虎的时候,老夏家那是群起而攻啊。这地方人挨人人挤人的,他们要是找不出你来,我们岂不是都得挨揍?”

    叶小天抱着遥遥,前边有大个子和福娃儿开道,这哼哈二将一高一矮,尤其是那头巨猿太过罕见,在场这么多人都没见过这样的巨猿,不由得人人惊叹,众多的目光都被那巨猿吸引过去。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叶小天了。

    毛问智赞叹道:“这儿人比赶集的都多,贵阳人可真是太闲了?!?br />
    叶小天笑道:“换一个人怕是没这么多人注意,谁叫莹莹家人口多呢,一传十。十传百,自然尽人皆知了?!?br />
    河边空地上有一块怪石,看着就像一个微笑而立的罗汉,石罗汉旁边,果基格龙双手抱臂傲然峙立,看到叶小天,他立即大步迎上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叶小天,冷哼道:“你好大胆子,居然真敢来!”

    果基格龙刚说完。就听头顶一声低沉的咆哮,果基格龙一抬头,就见巨猿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双眼微微地眯着,很拟人化地露出一个轻蔑的眼神儿。

    果基格龙这一抬头。巨猿喷出的唾沫星子溅了他一脸,他又不好冲一头畜牲发火,只好自认倒霉地抹了把脸,大声对叶小天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咱们动手吧!”

    叶小天方才趁他抬头,已经屈指一弹,将冬天交给他的那只蛊虫弹到了格龙的衣袖上。眼见那虫子爬进去,这时只等那蛊虫生效了,叶小天笑嘻嘻地转向莹莹,道:“他说什么?”

    莹莹瞪了果基格龙一眼,再转向叶小天时,立即换了一副甜甜的笑靥:“他说。要跟你动手呢?!?br />
    叶小天道:“慢来慢来,要动手有些话得先说清楚。咱们是文斗还是武斗,是一场定胜负还是三场分上下,需不需要什么人出来做个公证,要不要签生死状。这些事总要先说定了嘛?!?br />
    莹莹柔声道:“还是小天哥心思细腻?!?br />
    莹莹再抬头看向果基格龙,立即把俏脸一板,用彝语凶巴巴地道:“喂!我小天哥说了,你们两个是文斗还是武斗。小天哥还说,是一场定胜负还是三场分上下,需不需要有人出来做公证……”

    果基格龙听她一口一个“小天哥”,不由得又嫉又恨,鼻孔翕张,咻咻地喘着粗气,快跟旁边那头大猩猩相似了,不等莹莹说完,他就大叫道:“什么文斗武斗、一场三场的,全都不用,我们马上动手,谁输了从此再也不许纠缠莹莹?!?br />
    叶小天听了莹莹的翻译,斯斯文文地拱手道:“格龙兄此言差矣,为了避免有人输了不认账,又或者认为决斗过程有什么不妥当,从而产生纠纷,咱们还是决斗之前说个清楚的好……”

    叶小天纯心拖延时间,啰哩吧嗦地又说了半天,两人这一问一答,中间还需要莹莹不断的翻译,四下围观人群渐渐不耐烦了,眼见二人不动武却打起了嘴仗,立即嘘声四起,吵得莹莹的翻译也不得不几度中断。

    叶小天一见自己犯了众怒,心中也有些忐忑:“也不知这野蛮人力气消弱了没有,万一他还有劲儿,我岂不完蛋大吉?”

    叶小天硬着头皮道:“好!打就打!不过……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这儿有块石头,太碍事了……”

    莹莹对果基格龙一说,果基格龙冷冷地乜了叶小天一眼,忽然转身走到那块一人多高的罗汉状巨石面前,上下一打量,突然把上衣一脱,光着脊梁弯下腰去,双臂一抱,那巨石以他的一双长臂也抱不过来,只能抱住三分之二。

    果基格龙双臂肌肉如丘般贲起,脚下双足一发力,就见那地面泥土如波浪般翻涌起来,怕不有上千斤重的一块巨石竟被他连根拔了起来。四下里顿时响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叫好。

    果基格龙听了叫好声,更加兴奋起来,他成心在莹莹面前卖弄,“嘿”地一声大喝,那块巨石就被他举过了头顶,果基格龙举着那块巨石,走出一步便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叶小天紧张地摒住了呼吸,心中暗暗呐喊:“就这时候,就这时候,老天爷保佑,赶紧让他脱力吧,让他被石头压个半死,我就不用比了?!?br />
    大概老天爷也对叶小天的无耻有些看不过眼了,果基格龙并没有脱力,他举着巨石,在众多惊叹的目光注视下,一步一步走到河边,突然奋力向前一掷,那块巨石飞出一丈多远,轰地一声砸进河水。

    河水溅在果基格龙块垒如丘的肌肉上,更加显出了他的壮硕如山,他微微有些气喘地走回来,傲然乜了叶小天一眼,轻蔑地向他屈了屈手指,大喝道:“来吧!动手!”

    “动手!动手!”围观者们被果基格龙的神力刺激的热血沸腾了,纷纷攘臂高呼着。

    叶小天暗暗叫苦:“怎么蛊毒还未生效,冬天呢?这老家伙去哪儿?对了,冬天说过,中蛊人在极度欢喜或愤怒的状态下,才能促使蛊毒迅速发作,看来我必须得出大招了!”

    :今天星期一,您的推荐票,请投出来!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