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0章 练蛊

夜天子 第30章 练蛊

    叶小天没好气地对冬天道:“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看你整天这副死样子,你就是有成仙的金丹,我用不了,那有个屁用啊?!?br />
    华云飞解劝道:“大哥别激动,有话慢慢说?!?br />
    冬天不愠不恼、不慌不忙地道:“是,属下考虑不够周详,尊者请息怒。只能用在对方身上,还不能伤了他性命的蛊……,属下想想,唔……这样的蛊是有,只是属下带的不全……”

    冬天一抖手,“哗啦”一声,床沿上便出现了一堆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瓶子,冬天趴在那儿翻翻拣拣一番,最后挑出一个小瓶子,喜道:“??!居然还有这个,这种蛊应该可以用上?!?br />
    叶小天一把抢在手里,迎着阳光照了照,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br />
    冬天道:“这是属下平素练习蛊术时随便练出来的一种蛊虫,没有大用,中了这种蛊后,会周身无力,就算他强壮如山,身上没有气力,又怎么能是尊者您的对手呢?!?br />
    叶小天大喜道:“你早把它拿出来不就好了,这东西正好合用?!?br />
    冬天道:“属下一时把它忘记了。对了,忘了跟尊者说,此物生效缓慢,只有在中蛊者极度悲愤或者大欢喜的状态下才会迅速生效。另外,它生效的时间只有一柱香,尊者要妥善把握?!?br />
    叶小天点头道:“这个好办,我到时候先给他下蛊,然后拖延一下时间,故意激怒他就成了,反正看他的样子就爱生气?!?br />
    冬天道:“尊者会下蛊么?”

    叶小天一呆,道:“这也要学?”

    冬天不紧不慢地点头,道:“当然,下蛊的手法也是要学的。否则,错下在自己身上还不打紧。毕竟什么蛊虫都伤害不了尊者,要是错下在其他人身上就麻烦了,属下也只有这么一只,再要重练的话。这种特别的虫子,在这贵阳城里也不好找?!?br />
    叶小天急道:“那还等什么啊,赶紧的,快教我练蛊?!币幌氲焦窳橇钊丝志宓纳砀吆颓孔车奶迤?,叶小天恨不得立刻掌握这门保命绝学,马上拉着冬天进了他的房间。

    冬天屋子里建了一个木架,上边大大小小摆着许多黑色不透光的坛子罐子,冬天眯缝着眼睛,贴在木架子上仔细端详了半晌,才捧下一口坛子?;氐揭缎√焐肀?。

    冬天道:“尊者,要学下蛊,先得学会捉蛊。这蛊不是尊者您亲手练的,不太听您的话,所以这捉蛊的手法。尤其要熟练才成。这里面的蛊虫是一种行动相对缓慢的虫子,尊者您先试试看?!?br />
    “好!”

    叶小天接过坛子,打开盖子一看,里边黑麻麻一大片小虫子,一见阳光都蠕动起来,看着叫人肉麻,叶小天硬着头皮刚要伸手进去。突又停住,狐疑地看着冬天:“这个……你要不要再看看,会不会拿错坛子?”

    冬天干笑一声道:“尊者,属下虽然眼神不济,不过这虫子,一定不会认错的?!?br />
    叶小天释然道:“那就好!”

    叶小天再度伸出手去??翱芭黾肮蘅?,突又停住,迟疑道:“真的不会看错吧?”

    冬天微笑道:“尊者,您万蛊不侵啊?!?br />
    叶小天恍然道:“对??!我怎么忘了这一点!”

    他放心地伸手进去,马上发出一声惨叫。攸地缩回手来,指尖上已经出现米粒大的一个小包,叶小天痛得呲牙裂嘴,眼泪汪汪地道:“它咬我!”

    冬天轻咳一声,缓缓地道:“这些虫子正好处于炼制过程,已经两个月不曾喂食,饥饿很久了?!?br />
    叶小天道:“你说过我万蛊不侵的!”

    冬天颔首道:“是??!所以它的毒,绝不会伤到您?!?br />
    叶小天:“……”

    冬天鼓励道:“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br />
    叶小天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盯着那只坛子,毅然伸出手去:“为了上人 ,??!为了生人,哈!为了……”

    ※※※※※※※※※※※※※※※※※※※※※※※※※

    安南天兴冲冲地赶回府邸,展凝儿刚刚安顿好水舞,从水舞的住处出来。水舞对她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倒令水舞心中升起一丝惭愧,安南天眼神贼的很,看见表妹异样的神情,立即扬声唤道:“表妹!”

    展凝儿正要沿着青萝藤蔓的花架拐过去,忽然听到安南天的声音,便又站住,安南天慢悠悠地走过来,上下看她几眼,嘿嘿笑道:“表妹,你做什么亏心事了啊,我看你的表情可有点不对劲儿?!?br />
    展凝儿慌乱地掩饰道道:“胡说八道,人家……能做什么亏心事?”

    她这样一说,安南天心中更加笃定了,很感兴趣地问道:“究竟是什么事啊,看你平时凶巴巴的,可从来没有这么垂头丧气过?!?br />
    “胡说八道!”

    展凝儿没有像平时一样冲他发脾气,忙不迭转身就走,安南天难得见她心虚,立即紧追不舍,展凝儿走出青萝长廊后,终于站住脚步,扶着石栏长长一声叹息,怔忡出神良久,说道:“表哥,人家刚刚做了一件事,也不知做的对不对?!?br />
    安南天立即摆出一副成熟稳重的兄长姿态,放轻了声音,亲切地道:“表妹,你不会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究竟什么事令你心生愧疚,不如说给表哥听听,心里或许就会舒坦一些?!?br />
    展凝儿幽幽地道:“我觉得,这么做真的是伤天害理呢?!?br />
    安南天听了更是心痒难搔,偏偏还得强作镇定,不能露出催促的神色。展凝儿静了一会儿,便把她今天去田府的事情说了一遍,展凝儿说完之后,有些羞愧地道:“她……她把我当成好心人呢,我这么做是不是很卑鄙???”

    安南天眉毛一扬,大声道:“怎么会呢!这么做天经地义??!”

    展凝儿欣然道:“真的?”

    安南天道:“那当然!这女人找丈夫,不亚于第二次投胎,这投胎能不能投个好人家。你说重不重要?别说你跟她素不相识,就是亲姐妹也不能让啊,你只是想瞒她两天,也太心慈面软了。要我说干脆把她干掉,这才永除后患!你不忍心下手,我替你杀!”

    安南天转身就走,被展凝儿一把拉住,娇嗔道:“你疯啦,这么恶毒的事,我怎么做得来!”

    安南天就势站住,叹息道:“同人不同命啊,你说你,你和人家夏莹莹同列三虎。你呢,就要跟别的女人抢同一个男人,人家夏莹莹呢,却是两个男人决斗,争一个女人?!?br />
    展凝儿惊奇地道:“两个男人?除了果基格龙?;褂心腥烁易匪??”

    安南天道:“本来是没有的,但现在有了。九天之后,这两个男人要在花溪决斗,我正想跟你说,到时候一块儿去见识见识?!?br />
    展凝儿笑道:“这人是谁,好大的胆子,敢向果基格龙挑战。敢要莹莹那只母老虎,他不知道娶了这样的老婆,一旦吵架拌嘴得罪了媳妇儿,立马就得有上百个大舅子小舅子杀到他家去么?我倒真要去开开眼界了……哎呀,不行!”

    安南天道:“怎么?”

    展凝儿道:“十天后贡试,九天后正是考生往府衙报名的日子。我得去府衙盯着!”

    ※※※※※※※※※※※※※※※※※※※※※※※※※※※

    人要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夏莹莹大概是扮村姑扮上了瘾,又或者是怕暴露真实身份会吓跑叶小天,所以还是一身村姑打扮,只是那白衣绿裙穿在她的身上。腰肢紧束,螺髻双挽,就像一棵水灵灵的小白菜,又俏又媚。

    水灵灵的小白菜主动送上门,准备让猪拱了,可是……猪呢?

    夏莹莹瞪着一双俊媚迷人的大眼睛,叉着细得令人嫉妒的小蛮腰,凶巴巴地问毛问智:“你大哥呢?”

    毛问智道:“大嫂哇,你咋还过来了呢,这新婚之前,新人是不能见面的?!?br />
    夏莹莹凶巴巴地道:“你少废话!谁答应你成亲了?我是来兴师问罪的,你大哥呢?”

    华云飞心想,要用蛊术赢那大个子,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他怕毛问智说漏了,抢先说道:“大……莹莹姑娘,我大哥正在房间里读书?!?br />
    夏莹莹怒道:“读书?他读什么书?”

    华云飞道:“贡试将近,我大哥正在刻苦读书,准备考举人?!?br />
    毛问智听华云飞一说,也会意过来,忙不迭点头道:“对!俺大哥正备考呢,马上就要考举人了,考上举人就能当官了,我说你们可得抓紧着点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br />
    夏莹莹道:“哦,正读书啊。那……那我们等他用完功再说吧?!?br />
    夏莹莹这么一说,小路和小薇登时没了脾气。兴师问罪?有这么兴师问罪的么,咱们家莹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夏莹莹背着手打量着他们的房子,清咳一声道:“你大哥……他是哪儿人呐?家里还有些什么人?父母啊,兄弟姐妹啊,他今年有二十岁了吧……”

    小路和小薇对视了一眼,神情更沮丧了,手中那口刀蔫蔫儿地便往鞘里插,这样兴师问罪,还好意思舞刀弄枪?

    “??!”

    侧厢房间里突然传出叶小天的一声惨叫,夏莹莹惊道:“??!这好象是你大哥的声音呢,你们不是说他在读书?怎么叫得这般凄惨?”

    华云飞道:“这个……这个……,这个就是头悬梁、锥刺股了!”

    毛问智道:“对!我大哥从昨晚读书一直读到现在,实在太困了,所以要头悬梁、锥刺股?!?br />
    夏莹莹听了,心有戚戚焉地对小路和小薇道:“唉!要说这读书人也挺不容易的,哦?”

    小路和小薇:“……”

    p:凌晨,推荐票滴有?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