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3章 再见岳父大人

夜天子 第63章 再见岳父大人

    “黎训导请留步!”

    叶小天一个箭步冲出房间,抢到黎训导面前,满面堆笑道:“大人,并非在下不情愿,实是方才惊喜过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br />
    黎训导脸上露出了笑意,道:“这么说你是愿意了?如此甚好,你此来铜仁,是经商还是寻亲?”

    叶小天道:“算是寻亲吧?!?br />
    黎训导呵呵一笑,道:“那么,你该有大把功夫了,闲暇时要多看看书,功课总是做些准备才好,本官这几天就为你办落籍的事,待籍贯落户,其他的事再与你细说,你有路引么,给我?!?br />
    叶小天急忙掏出路引双手交给黎训导,一个长揖到地,恭敬地道:“有劳大人了!”

    黎训导解决了今年的生员入学问题,心怀大畅,微笑着离去,叶小天站在那里也是满心欢喜。遥遥从屋里出来,一副懵懂模样,叶小天弯下腰,笑嘻嘻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道:“小丫头,险些叫你坏了我的好事?!?br />
    遥遥委屈地道:“人家做的不对吗?可娘说……”

    叶小天笑道:“不是你做的不对,只是我不懂这些官面规矩罢了,其实我家遥遥很乖的?!?br />
    遥遥听了登时欢喜起来:“小天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开心呀?”

    叶小天道:“哥哥好端端地在家坐着,一不小心就变成秀才公了,这可是很多人绞尽脑汁都做不来的事情,哥哥却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你说要不要开心呢?”

    遥?;共惶靼滓缎√焖?,但她知道必定是好事,于是也露出开心的笑容,用力点头道:“嗯!开心!”

    这时毛问智肩上搭着几件蓑衣回来,听说叶小天要当秀才,登时晃荡着一双牛眼,挺稀罕地上下瞅他。叶小天心情正好,便学着他的口音,瞪起眼睛道:“你瞅俺干啥?”

    毛问智条件反射般就去撸袖子,脸上一副桀骜神情:“不我瞅你咋地???你……呵呵……。大哥你尽逗俺……”

    毛问智突然反应过来,讪讪地笑了起来。叶小天也笑了,道:“快把蓑衣放进屋去,今儿我遇到了大喜事,请你喝酒!”

    毛问智一听要喝酒,登时馋得不行,赶紧把蓑衣放回屋里,锁了房门跑回来,遥遥一听要去吃好吃的,也是馋涎直流。蹦跳着嚷道:“小天哥哥,我要吃米豆腐,听说可好吃了?!?br />
    叶小天道:“成成成,让你一次吃个够!”转眼就见福娃儿扬着一双黑眼圈,正萌萌地看着他。叶小天马上又把脸一板,道:“你瞅俺干啥!瞅也没你份儿,啃你的竹笋去吧!”

    遥遥抱着福娃的脖子,贴着它的耳朵小声安慰它:“福娃儿乖啊,别伤心,姐姐偷偷喂你吃?!?br />
    叶小天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惯得这只食铁兽有些不像话了。毛问智兴冲冲地问道:“大哥,你说你要是成了秀才公,那薛家是不是得上赶着把闺女给你?”

    叶小天也觉得成功把握大增,开心地说道:“我觉得也是,咱们明天就去薛家,把这好消息给我那老丈人说说。我若做了秀才公,这身份怎么也能配得上水舞姑娘了吧?”

    遥遥兴奋地拉住叶小天的手,急不可耐地道:“小天哥哥,是娘亲要回来了吗?”

    叶小天把她抱起来,往福娃儿背上一放。扶着她的肩膀,道:“是??!顶多再过几天她就回来了?!?br />
    遥遥闻言大喜,一双小短腿在福娃儿胖胖的腹下轻轻一磕,仿佛骑着高头大马的大将军,欢呼道:“喔~~~吁~~~驾!”

    福娃儿兴奋起来,撒着欢儿往前一窜,真把自己当成千里马了……

    贵州菜肴突出了一个酸字,当地人有“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蹿蹿”之说,叶小天是有些吃不惯的,但遥遥吃的很开心,至于毛问智,这夯货有得吃就好,还没见有什么是他不爱吃、不能吃的。

    一夜无事,第二天果然下起了大雨,叶小天看看那瓢泼大雨,不禁皱起了眉头,有心改天再去,可是这样的大喜事,换了谁都想马上与心上人分享,叶小天这样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有耐性等下去。

    只是这雨大得有些出乎意料,如果带着遥??刹环奖?,叶小天好说歹说,才劝说遥遥留在了店里,又叮嘱小二帮忙照看,这样的大雨天,店里没什么客人,那小二便也痛快地答应下来,陪在遥遥房里。

    遥遥站在窗口,小猪似地撅着嘴巴,不高兴地看着叶小天远去,福娃儿也学她的样子,两只前爪扒着窗户,露出一个圆圆的大脑袋,看着两个披蓑衣的人闪进了茫茫雨雾。

    雨来得急,去的也快,叶小天和毛问智快到三里庄的时候,倾盆大雨已经变成了绵绵细雨。毛问智把蓑衣帽子从头上推开,对叶小天道:“大哥,咱们就这么直接进村么?”

    叶小天想了想道:“别,咱们从村后绕过去,最好先见见水舞,然后再跟她爹说?!?br />
    毛问智自然没什么意见,眼见前边到了三里庄,两人便向庄后绕去,此时雨基本上已经停了,草地上水汪汪一片,较高的野草都被雨水打得伏低了,荡澜在没过小腿的雨水里,好象水草一般。

    毛问智一路踢踏踩水,玩得不亦乐乎,叶小天见他这般模样真是好生无奈,这位仁兄和大亨一样二,可你都多大岁数了,能不这么二么?然而仔细想想,虽说毛问智童心未泯,和罗大亨有得一拼,可你觉得他活得浑浑噩噩,他却比大多数人都要活得快乐呢。

    “到了!你先守在这儿,我翻墙进去找水舞,先跟她说……”

    叶小天一边说一边回头,看清身后情形顿时一愣,毛问智不见了!身后一片汪洋,一片片野草倒伏在水泊中,随波荡漾着,毛问智平空消失了。叶小天心里“嗖”地一下升起一股寒意:“莫非见鬼了?”

    就在这时,水面上突兀地探出一只大手。在水上拼命地挥舞着,激着浪花飞溅,随即一颗人头冒出来,大叫道:“救命!救命!我不会……咕咚咚……水……”

    人头又沉下去。水面冒出一串水泡,被荡开的浮萍飘回来,又在水面上聚拢,看着和周围的水草一般无二。原来,薛家后面有个死水泡子,水面布满浮萍,大雨过后,池塘水满了,和周围的地面平齐,若不注意细察?;挂晕彩潜凰牟莸?。

    毛问智那夯货一路玩耍着过来,时不时跳将起来,整个身子重重地砸下去,将水花溅起老高,玩得不亦乐乎。方才他也是这般作为,结果直接跳进了池塘,叶小天回头的时候他刚刚沉了底,双脚在水底拼命一蹬这才浮上来。

    叶小天大惊失色,他也不知道这池塘的边缘在哪里,水塘有多深,正仓惶四顾间。毛问智又从水面上冒出来,头上顶着一片浮萍,大叫道:“我不会水,救……”一语未了,又不见了。

    叶小天急急四顾,见薛家墙头上探出一根扭曲的枯树枝。想必是倚墙堆着些柴禾,矮墙不高,只到人的肩头,叶小天急忙抓住那树枝就往外拽。

    薛家这幢老宅年久失修,上次本想大修一番。结果砖瓦全被叶小天砌了墙,而且只砌了和邻居家挨着的那一面墙,这后院的墙还没整修过呢,叶小天用力一拽,“轰隆”一声墙就倒了,叶小天呆了一呆,也顾不得理会此事,连忙拖起树枝救人。

    毛问智挣扎着再度出现在水面,叶小天急忙把树枝往前一递,大叫道:“抓??!”毛问智手忙脚乱地抓住树枝,从池塘里爬出来,身上沾满绿色浮萍,抹着脸上的雨水道:“哎呀妈呀,大哥你刚才那一杵子,差点儿没把俺眼戳瞎了?!?br />
    叶小天没好气地道:“多大人了你?一路上就没老实过,看把你蹦哒的……”

    叶小天正数落毛问智,身后传来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是你挖的我家墙角?”

    叶小天回头一看,见薛父端着个粪叉子,神色不善地站在后院里,薛水舞和薛母站在他身后,一脸惊愕地看着他。叶小天赶紧扔开树枝,上前道:“岳父大人,纯属误会,其实我想挖的是老谢家的墙角儿?!?br />
    薛父火冒三丈,挥起粪叉子就冲过来,大吼道“你这混账东西,把我家西山墙砌得跟城墙儿似的,我还没找你算帐,你又扒了我家的后院墙,你怎么不把我家房子也扒了?!?br />
    叶小天仓惶回避,连连摆手道:“且慢动手,且慢动手,我是来报喜的?!?br />
    毛问智见薛父抡着粪叉子,也是掉头就跑,结果慌不择路,直奔池塘去了,奔出几步,却没有登萍渡水的本事,身子越跑越矮,又没进了池塘:“咕咚咚,救……不会水……咕咚咚……”

    薛父一见要闹出人命,不觉愣在那里,叶小天走过来,很客气地道:“岳父大人,请借叉子一用?!彼低瓴淮Ω富卮?,就从他手里抢过叉子,倒转叉柄递进水里。

    毛问智又从池塘里走出来,肚子圆滚滚的,叶小天看了看薛父诧异的眼神儿,安慰道:“岳父大人不用担心,这厮很能喝水的?!?br />
    薛父突然反应过来,恼火地夺过粪叉子,大叫道:“我管他能不能喝水,我问你,你又到我家干什么来了?”

    这时,远远的几棵柳树后面悄悄探出三颗人头,诡秘地盯着这边,正是杨三瘦、岳明和邢二东三人。杨三瘦淋得跟落汤鸡一般,抹一把脸上雨水,冷冷笑道:“原来水舞住这里,这回管教她插翅难逃了!哼哼……”

    p:上边越差越远,后面越追越近,有月票的朋友多多支持??!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