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5章 我去也!

夜天子 第55章 我去也!

    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过长街,最前头是两个“开路鬼”,每人手中撑着一杆铭旌,其形如亭,上挂红绸,一面写着“进士及第”,一边写着“葫县典史”,其后是一对大锣,一班穿号衣的吹鼓手吹吹打打的十分热闹。

    再接下来是几对官衔牌,一顶返魂轿。轿后是僧、道、尼两教弟子,念经的念经,招魂的招魂。之后又有白色旗幡无数,纸钱儿撒得雪片儿一班,长街上不少百姓望棺大哭,伏地祭拜。

    一口上好的棺材,是洪大善人捐赠的,抬棺杠的全部是县衙捕快或皂隶,共计三十二人,其中周班头和苏班头扛首杠,这已经是出葬的最高标准了,再往上是四十八扛,那得有爵位的人才行。

    纸人、纸马足有上百个,都由人扛着,棺木前边李云聪腰系孝带,手捧灵位,上书“葫县典史艾枫之灵位”。

    因为艾典史是外乡人,等他家人赶到还要起出棺木运回本籍,此时入土只是葫县上下的一片心意,所以埋葬地选的不算太远,就在城外十里的黄大仙岭脚下,青山沟旁一处青山绿水环绕的地方。

    葬坑早就挖好了,埋棺,填土,立碑,献祭果,点香火,一应事了,和尚、尼姑、道士们又绕着坟走了三圈,口中念念有词,当上百个纸人纸马烧成熊熊大火的时候,王主簿扶着哭得泣不成声的县太爷走上前,泪流满面地宣读起悼词来。

    花知县腰里束了一条白绫子,展开一纸悼词,噙着热泪念道:“噫!维年月日,谨致酒肉之馈,祭于典史艾公柩前!噫!君乃至于此,吾复何言!噫!若有鬼神,当传吾念!噫!君其能闻此言呼,呜呼哀哉……”

    陪祭的人群中。一个打招魂幡儿的“小鬼”杵在那儿,听着县太爷花晴风抑扬顿挫的悼词,轻轻叹了口气,对旁边一个大头鬼低声道:“你说。将来我真的死了的时候,有没有现在这么风光?”

    大头鬼道:“照理来说,不可能!你以后能当官么?不能!你将来会有全县官民为你操办丧事么?不能!所以,你的丧事只能办得跟平民百姓一样!”

    小鬼:“……”

    大头鬼看了看他,又安慰道:“不过大哥尽管放心。兄弟我现在会挣钱了,等你死了告诉我一声,我一定帮你办个比这还要风光十倍的葬礼?!?br />
    小鬼:“……”

    这个小鬼自然就是叶小天,大头鬼就是罗大亨了。当日。叶小天夷然不惧地闯进县衙三堂,大门一推,血色夕阳洒入。堂上的魑魅魍魉立即如同雪狮子见火,再也济不得事了。

    他们商量的本就是见不得的人的事,哪里受得了正被他阴谋暗算的人突然这么堂而皇之地闯进来,就不提这些日子以来这个不是官的官带给他们的强大的心理冲击,树立的莫大的威望。他们也要考虑既然叶小天已经知道这个阴谋,是否还留了后手,又有哪个还敢打主意再置他于死地?

    叶小天也懒得理会花知县、王主簿等人狼狈不堪的模样,直截了当地向他们提出:艾典史的家人既然很快就要到了,他这个典史也就做到头了,他会离开,绝不会把他冒充典史的事情张扬于世。

    当然。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花知县等人对于叶小天的这个承诺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两天之后,葫县驿路一段险崖再度因雨水冲刷而坍塌。艾典史亲自带人前往抢险,在施工过程中,悬崖碎石滚落,艾典史躲避不及,被巨石压得稀烂。为国捐躯。

    这事儿叶小天没瞒着大亨,原本他是想偷偷溜走的,既然要走得如此“正大光明”,多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也就无所谓了。

    艾典史死了,而且死得如此……悲壮,就算艾家的人起了疑心,他们也休想查出什么了,一具稀烂的尸体,谁有本事还原?

    至于叶小天的两个“妹妹”,官府里参与其谋的那些人才知道那是他妹妹,对外可是声称因为救过艾典史,被艾典史知恩图报带回县城的两个村姑,而且这两个村姑受知县夫人赏识,已经留在县衙后宅了。艾家人就算对这两个村姑感兴趣,又哪知道这两个自从到了葫县就住在县衙的女人长什么样儿?

    花知县念到最后一句,张开双臂,放声大呼道:“呜呼!艾公溘然长逝,登其堂不闻其声,入其室不见其人,此情此景黯然神伤,怆然心痛也哉。聊备微仪,以伸微忱,灵其有知,来格来歆,尚飨!”

    大亨扶着铭旌,长长地舒了口气,对叶小天低声嘀咕道:“有朝一日我若死了,一定嘱咐后人随便刨个坑把我埋了了事?!?br />
    叶小天奇怪地道:“这是何故?”

    大亨道:“这般折腾,会累死我的?!?br />
    叶小天:“……”

    大亨沉默片刻,突然道:“大哥,你这一走,还会回来吗?”

    叶小天也沉默了一阵儿,轻轻地道:“此一去,恐怕没机会再回来了?!?br />
    大亨伸出一只手,搭在叶小天手上,动情地道:“大哥,我会想你的?!?br />
    叶小天看到大亨眼中闪闪的泪光,也反手抓住了他宽厚的大手:“习惯听你说不着调的话了,这一走,我还怪想的。我是没机会再来葫县了,等你生意做大了,想走出去的时候,记得来看我。你到了京城,一打听刑部街老叶家,那儿的人都知道!”

    大亨用力点了点头:“嗯!”本来想忍住的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只是,此际伤感莫名的大亨万万没有想到,叶小天这个祸害会回来的那么快,而且是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身份。

    ※※※※※※※※※※※※※※※※※※※※※※※※

    花知县、王主簿等人愧见叶小天,煞有介事地主持完葬礼,便纷纷回城了。全程参与了自己葬礼的叶小天和大亨、罗小叶、李云聪、苏循天等人洒泪告别,踏上了赶往铜仁的路。

    一辆轻车正等在路边,车辕上,水舞和乐遥正向他欢快地招手。随遇而安的福娃儿则把它那胖胖的身子塞在车厢里,捧着面前一堆竹笋,啃得不亦乐乎。

    “我就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杨三瘦站在一片高山坡上一片密林中,看着送葬的人群陆续散去??醋拧八涫觥钡囊缎√炝湫?。

    一开始他还没有认出叶小天,但是当他看到站在车辕上的水舞和乐遥,如何还猜不出那个扮招魂小鬼、唇上贴了两撇小胡子的男人是谁。

    杨三瘦带着两个跟班,在葫县顽强地生存下来了。

    正所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像三瘦管家这么有本事的人,想在异地求生又怎么可能难得倒他?凭着岳明的身手和二柱的蛮力,杨三瘦成功地征服了葫县的乞丐,荣升乞丐头子。

    他不用每天出去讨饭,而且有了许多眼线。只是这些眼线囿于身份,并不能帮他打听到太多的消息,他们只打听到艾典史上任时遇了贼,家人尽皆遇难,幸被村姑两姐妹搭救。艾典史知恩图报,把这两姐妹带进了城,现在县太爷府上做事。

    杨三瘦问过那对村姑姐妹的大概年纪后,疑心便更重了,是以听说艾典史死在驿路修整现场后,他对这件事便存了很大的疑虑,于是立即命令那些乞丐盯紧县衙。

    叶小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杨三瘦居然锲而不舍地追到了葫县。而且成了乞丐头子,对游戈于街头的乞丐哪有防范之心,那些乞丐虽然盯不住他,可要盯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却容易的很,更何况这两个女人还带了一只肥肥胖胖的熊猫。

    杨三瘦狞笑道:“这厮好大的本事,不晓得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冒名顶替,当了这么久的典史官,如今又假死离开。这一回看他还往哪里逃!”

    岳明皱起眉头,道:“大管事,咱们站的这个地方不对啊??茨浅德硎峭史较蛉サ?,咱们却站在相反位置的山上,望山跑死马,等咱追上去,人家的车马早不知跑到哪儿去了?!?br />
    杨三瘦不悦道:“笨蛋!这附近就这边合适,不站在这儿,咱们能看到他的行踪吗?走,绕路下山,往那边走只能去铜仁,知道了他们的去处,还能跑得了他们?咱们追!”

    邢二东一听顿时又担心起来:“三舅,咱们还要追去铜仁啊,到了那儿咱们吃什么??!”

    叶小天浑然不知杨三瘦带着人正在暗中辍着他,他坐在车辕上,挥鞭赶着马车,听着马蹄“得儿得儿”的,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虽然说一路风波不断,可如今总算是即将修成正果了,到了铜仁见到水舞的爹娘,说服他们把女儿嫁给自己,就可以带着漂亮媳妇回京城了。

    想到这里,叶小天心中一阵欢喜,将马鞭一甩,打了一个并不算响亮的鞭花,便喜滋滋地唱起了山歌:“不见了情人儿心里酸,用心模拟一般般。闭了眼睛望空亲个嘴儿,接连叫句俏心肝……”

    车上水舞听见这歌,登时羞红了脸,暗暗啐了他一口。歌声在山谷间回荡着,茂密的丛林中,正有一道人影形影不离地跟着他们,一张猎弓挎在那人肩头,在蒿草丛中若隐若现……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虽说月末有双倍,可前期如果票数差开,以历史经验来看,后期双倍也很难再追上了,所以,各位书友若有保底,还请投出支持!

    推荐石章鱼大大的好书《医统江山》:前世过劳而死的医生转世大康第一奸臣之家,附身在聋哑十六年的白痴少年身上,究竟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上辈子太累,这辈子只想娇妻美眷,儿孙绕膝,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蒙混度日的富二代,却不曾想家道中落,九品芝麻官如何凭借医术权术,玩弄江湖庙堂,且看我医手遮天,一统河山!书号3218385,敬请欣赏!

    ps: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