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9章 你若无法我便无天

夜天子 第49章 你若无法我便无天

    范雷也知情况紧急,叶小天那边只要反应过来,就不会容许他们两个再有接触的机会,是以赶紧把这几天办好的事情向齐木禀报:“田家已经答应,只要今后我驿路收入分他三成,便会保你无恙?!?br />
    齐木咬牙道:“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三成给了他,未必便吃亏?!?br />
    范雷道:“是!提刑司那边我也打点过了,这才请了李讼师来?!?br />
    齐木眉头一皱,道:“那华云飞一口咬定我在杀人现场,便请讼师来,又能如何?”

    范雷嘿嘿一笑,道:“说起这种事,公门中人比我们还熟谙门径。提刑司的人收了钱,已经为咱们指点了一条明路,我已经买通几个死囚,他们正解往葫县。到时他们会一口咬定华氏夫妇是他们杀的,华云飞说大哥你在场,那几个死囚却咬定人是他们杀的,到时候究竟是谁杀的,就看谁的后台硬了?!?br />
    齐木听到这里,不禁“嘿嘿”地笑起来。

    李秋池一张利口还真是能讲,为了拖延时间,他东拉西扯的,光是《大明律》就滔滔不绝说出十五六条,饶是叶小天精通律法,可条律却不熟,一时被他绕得晕头转向。

    但叶小天何等机警,本来还想反驳他一番,可是只听几句,就知道上了当,李秋池这分明是缓兵之计??!叶小天急急一扭头,恰好看见齐木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叶小天心中一沉,立即高声喝道:“分开他们!”

    李秋池高声抗议道:“齐府家人见见主人有何不妥,你们但有真凭实据自然可以告他,如此忌讳重重,莫非你们要循私枉法?”

    叶小天又道:“把这孙子轰到一边?!?br />
    李云聪和苏循天二话不说立即上前赶人,李秋池高声叫道:“岂有此理,有辱斯文!??!亏你也是读书人……”一边说一边被推到路边,李秋池目的已达。却也没有什么反抗。

    那边,周班头和罗巡检也上前把范雷轰开,押解着齐木继续上路,等队伍过去。李秋池走到大道中央,高声叫道:“艾典史,想跟李某过招,你还嫩了点儿,有我李某人出手,齐木必定安然无恙的。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在空中回荡,两旁百姓鸦雀无声,渐渐的,开始有人悄悄撤离,慢慢的越来越多。罗大亨皱起眉头道:“我大哥想做点儿事还真难呐。这些人也是真不争气,这一吓就又当起缩头乌龟了?”

    妞妞眼波盈盈地向他一瞟,揶揄道:“方才你还说你大哥本事,现在怎么说?”

    罗大亨信心满满地道:“我大哥不会认输的!”

    囚车继续走在路上,齐木在车上坐起来??挤潘恋卮笮?,听着那刺耳的笑声,叶小天叹了口气,扭头看看李云聪,李云聪默默地点了点头,悄然离开了队伍……

    ※※※※※※※※※※※※※※※※※※※※※※※※※

    押送齐木的队伍还没回城,就有人先行赶回向花知县报讯了?;ㄖ匚叛洞笙?,立即换上一件簇新的官袍,会齐了王主簿、顾教谕、税课大使等各路官员,静候在县衙里。

    花晴风正等的焦灼不已,忽然有衙役从侧厢绕过来,对他附耳说了一番话。讲的正是发生在大街上的一幕,花晴风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大变。

    他盛装坐在公堂上,本想威风一回,好好审审齐木,渲泄一下这几年来所受的冤枉气。骤然听说还有这等变故,不觉又想起齐木的跋扈与可怕来?;ㄇ绶缱⒉话?,犹豫半晌,突然扶住额头呻吟了一声。

    顾教谕纳罕地道:“县尊怎么了?”

    花晴风扶着额头道:“本官的偏头疼又犯了,哎哟!疼得厉害,不行了不行了,我得先去后面歇息一下,来人啊,快去请郎中!”

    花晴风说完,起身就往后边走,顾教谕起身道:“县尊大人,艾典史正押解……”

    他还没说完,花晴风已经急急闪到屏风后面去了,此时王主簿也刚刚听人禀报了大街上的一幕,一见花晴风这般表现,不由冷冷一笑,随即却也蹙起眉来:“想不到齐木还预留了后手,这下不好办了啊……”

    叶小天押解齐木到了县衙,只有王主簿带着顾教谕和税课大使等一班人出来,对叶小天道了几句辛苦。叶小天道:“县尊大人可在,齐犯现已押到,大老爷还该趁热打铁,立即升堂问案才是?!?br />
    王主簿道:“县尊大人本来盛装升堂,恭候典史大驾的,不想却突然头疾发作,现在已经回了后宅,找郎中医治去了?!?br />
    叶小天怔了怔,道:“偏头疼发作?”

    王主簿似笑非笑地用讥诮的口吻道:“是??!方才有人不知对他耳语了些什么,县尊大人便偏头痛紧急发作了,想必是因为那人耳语时口气大了点,吹的老爷不舒服了吧?!?br />
    “哦?”

    叶小天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淡淡地道:“那么,下官且让人进去促请一下,如果县尊有恙,今日实在升不得堂,那就暂且把案犯收押,改日再审好了?!?br />
    王主簿一怔,他本以为叶小天一听他的话就会明白花晴风又打了退堂鼓,按照叶小天的驴脾气,马上就会按捺不住,冲进后堂去,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会把那只缩头乌龟揪出来,没想到叶小天竟变得这么好说话,难道他以为齐木抓到了,此案便盖棺论定,再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王主簿刚想提醒叶小天两句,到了嘴边的话忽然又咽了回去。叶小天向他和几位官员拱拱手,回身安排事情去了,王主簿看着叶小天的背影,眸中渐渐露出深思之意。

    叶小天让苏循天促请县尊升堂,苏循天去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这才胀红着脸,怒气冲冲地出来??吹揭缎√?,苏循天停住脚步,略一迟疑才垂着头走过来。有些不自然地道:“大人,县尊老爷……头……痛得厉害,今天实在升不了堂,你看是不是……”

    叶小天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改日升堂就是了?!?br />
    叶小天转身对罗巡检和周班头道:“‘罗兄,还要麻烦你帮周班头把人送去大牢。县尊大人病了,我去探望一下?!?br />
    罗小叶一听苏循天吞吞吐吐的语气,就知道那个乌龟县令又犯了胆小的毛病,不过见叶小天倒是毫不气恼的样子,他也不好发作,只好点点头,陪着周班头又将齐木的囚车移往大牢。

    叶小天回转身,对苏循天道:“大老爷是在三堂还是后宅。若是后宅我倒不方便探访了?!?br />
    苏循天悻悻地道:“当然是后宅,你以为他躲在三堂就不怕你找他么?去也没什么,我姐姐也是见过世面的女人,不怕见外客的。再说,大人这段时间忙碌。有日子没见令妹了,她们时常向我问起你?!?br />
    叶小天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看看大老爷!”

    ※※※※※※※※※※※※※※※※※※※※※※※※※※※

    罗小叶和周班头押着齐木往大牢走,周班头对罗小叶愤懑地道:“咱们大老爷还真是属乌龟的,这回……齐木不会再度逃出生天吧?”

    罗小叶也是脸色阴沉,却安慰他道:“放心!艾典史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周班头点点头,心中不期然又充满了希望。倒是安慰他的罗小叶,始终脸色阴郁,心事重重。

    当他们赶到大牢的时候,范雷和李秋池居然也跟了来,被捕快们挡住外面,李秋池在人墙外向齐木拱拱手。高声道:“齐老爷稍安勿躁,最多三五日,李某便救你出去!”

    齐木高声道:“有劳李讼师了?!?br />
    他满眼怨毒地盯了罗小叶一眼,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大笑着走进牢房。昂昂然的倒像走进他的府邸。

    牢房里面不知何时又是人满为患了,八间牢房有七间塞满了人,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话,就像进了菜市口,只听这个喊冤说只是摸了人家小姑娘一下屁、股,那个说只不过和邻居因为孩子打架而打了一架,齐木刚进去就被吵得头昏脑胀,不觉皱起了眉头。

    靠牢门的一间牢房倒是空旷许多,因为里边只关了两个人,一个人正盘膝坐在角落里,垂着头,因为披头散发的,也认不出是谁,另一个人靠在他的对角处,蜷缩着双腿坐在那里,形容憔悴,似乎有些恐惧的模样。

    齐木一看此人,便失声道:“庆唯?”

    孟县丞听见声音,抬头一看,急忙站起,大喜道:“齐先生,你是来接我出去的吗?你……啊……你怎么?”

    他见齐木戴着手枷脚镣,登时一呆。这时一个狱卒打开了牢门,李云聪不知何时出现在后面,用力一推齐木的后背,喝道:“进去!”

    齐木一个踉跄进了牢房,他缓缓站定,回过头来冷冷地盯着李云聪,李云聪却没理睬他,只是吩咐人“哗啦”一声上了锁,一班捕快、狱卒便走了出去。

    齐木重重地一哼,回头对孟县丞道:“你不用担心,最迟三五日我便可以出去,到时候我自会救你出……”

    刚说到这儿,齐木的声音突地戛然而止, 坐在墙角那人在狱卒们离开之后正慢慢抬起头来,还伸出双手把披散在额头的头发向左右分了分,露出一副年轻的面孔,那是一个眼神像狼一般锐利的少年。

    齐木的瞳孔蓦然一缩,失声叫道:“华云飞!”

    华云飞森然一笑,像狼一样凌空一跃,朝他扑去……

    p:诚求月票、推荐票!

    ps:

    点这里: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