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0章 一地鸡毛

夜天子 第60章 一地鸡毛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夜天子》更多支持!

    展伯雄派来的杀手从密林中悄悄靠近后,愕然发现三岔路口已乱作一团,果基格龙、杨羡敏还有杨羡达的人正拆了箱笼的盖子和箱板充作盾牌,三五成群、步步为营地向四下密林抵近。

    由于叶小天、果基格龙还有杨羡敏三人先前都受到了冷箭袭击,他们联手反击了,而杨羡达虽然没有遭到冷箭招呼,却也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因为他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

    兄弟之间争权夺利可以,但有些铁一般的规矩是不容许破坏的,就像两百多年前那位女土司两次招赘都未能生下儿子,她明明还能生育却放弃再次招赘,这就是坏了规矩,所以其他部落土司可以发兵讨伐。

    但是当时各路土司的兵马实力,足以灭掉女土司的部落,他们却没有这么做,在这位女土司接受了他们为她挑选的丈夫之后便退兵了,这是因为如果他们得寸进尺,那也是坏了规矩。

    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处在优势地位,而且在他们之上还有势力更加强大的土司们存在,一旦约定俗成的规范被破坏,对他们而言也是巨大的威胁,为了眼前的些许利益,不值得冒这个险。

    兄弟相残同样如是,土司家族不像中原人家一样讲究兄友弟恭,竞争环境相对残酷,但无论如何不至于发展到骨肉相残,如果有人这么做了,那同样是给其他土司家族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会遭到其他土司家族的联手打压。

    所以,杨羡达和杨羡敏可以用各种方法打击对方、削弱对方,唯独不能用直接杀害对方的办法铲除对手,除非他有能力、有胆气应对接踵而来的众多土司们的诘难。

    如今不只杨羡敏受到袭击,果基格龙和叶小天也受到了攻击,唯独杨羡达不曾遭遇冷箭,如果别人众口一辞,认定他就是杀手的幕后主使,杨羡达将陷入四面楚歌的局面,他必须表现自己,证明清白。

    杨羡达纠集了本部人马,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反攻的队列,他手持一块箱板,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表现甚是英勇。杨羡达一边辗转腾挪地靠近森林,一边暗暗祈求:“射我??!射我??!快射我??!”

    叶小天蹲在马尸旁,侍卫们用箱笼在他四周围了一个简陋的掩体。叶小天从旁边一只侧翻的箱笼里翻出几匹丝绸,手忙脚乱地缠在头上、身上,弄得他跟个天竺女人似的。

    面对六个侍卫惊讶的目光,叶小天从容解释道:“你们不懂,丝绸裹在身上,如果中了箭,就很容易拔出箭头来敷药裹伤?!?br />
    这些生苗侍卫还真不知道丝绸有这般作用,事实上他们很可能以前就没见过丝绸,尊者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眼见其他三路人马正顶着冷箭一步步冲向密林,其中一个侍卫忍不住问道:“尊者,咱们不上吗?”

    叶小天很愉快地答道:“他们之间狗咬狗,咱们只是调停人而已,用得着那么拼嘛。这里还有许多丝绸,你们不要客气,也都缠在身上吧,万一中了冷箭,便可多一分活路?!?br />
    片刻之后,一个“天竺女人”就变成了七个,七个满身丝绸绮罗的汉子蹲在地上,握着长刀,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

    叶小天心里的确很愉快,眼下这局面分明是有人想混水摸鱼,要破坏某一方面的联姻,叶小天不知道是谁派出了杀手,每个部落出于他自身的利益都有杀人的动机,甚至包括据说想要对石阡杨家施加影响但迄今还未露面的播州扬家。

    可这样不是更好吗?无法确定凶手,各方疑神疑鬼,那还结的什么亲。叶小天愉快地想:“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派出人马了,也不知他们撤退没有,可莫要因此折损了?!?br />
    叶小天的人并没有走,因为随着混乱的扩大,他们发现另外有人在射冷箭,而且目标很可能是他们的尊者,这还得了!这些对蛊教最为虔诚的战士,就像机器人遵守三原则一样,严格遵守着他们的信徒战士三大原则:

    第一条:不得伤害尊者;

    第二条:必须服从尊者的命令,除非这条命令与第一条相矛盾。

    第三条:必须?;ぷ约?,除非这种?;び胍陨狭教跸嗝?。

    现在尊者明显正处于被人暗算的境地,所以他们放弃了叶小天要求他们“偷袭果基格龙,事成之后立即远遁、自行撤离”的命令,转而向另外一处射出冷箭的密林方向扑去。

    林中另一处袭放冷箭的人是于家寨派来的,他们也没有傻傻的守在原地,做为一群“丛林狙击手”,他们也在不断移动,这么做既是为了避免被他人锁定,也是为了寻找更好的角度下手,他们的目标可不是静止不动的。

    如此一来,叶小天的人马还没有找到他们,便先和于家寨的另一路杀手碰上了。这一组杀手接受的使命是假意刺杀杨羡敏,事成立即撤离,他们此时正要撤离,结果却和叶小天的十名侍卫碰个正着。

    叶小天这十名侍卫在这丛林中没有战友,但凡所见之人,都是敌人,何况迎面这五六个人持弓挎箭,行踪鬼祟,明显是在干见不得人的事,方才对尊者射出的冷箭十有就是他们所为。

    叶小天的十名侍卫呼啸一声便散入了林中,有的隐到了树冠之上,有的躲到了岩石之后,有的潜到了败叶之下,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他们就与丛林完美地融为一体,一场屠杀式的战斗随即展开了……

    于家负责刺杀叶小天的那一组人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下手,叶小天简直比泥鳅还滑溜,一见不妙,立即毫不在乎身份地趴到了地上,人影错动间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于家这些杀手未达目的不便撤退,便只能继续迂回,寻找机会。

    展伯雄派来刺杀果基格龙的人发现三岔路口已经乱作一团,一时弄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马上警觉地向丛林深处潜去。他们接受的命令是“杀掉果基格龙”。杀了果基土司的独子会令他疯狂,那样机会就来了。

    是以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他们是不会撤离的。展伯雄驭下甚严,如果没有尽全力去完成任务,回去必受惩罚。如此一来,他们和移动作战,试图寻找机会刺杀叶小天的于家寨人马不期而遇了。

    他们的遭遇地点是一片高大稀松的针叶林,宽度不过二十丈左右,双方周时从灌木丛中钻出来,忽见对面也冲出一群人,佩刀持箭,杀气冲天,登时僵在那里。僵持片刻后,突然不约而同地行动起来。

    “杀!”

    各自的首领当机立断,一边抽箭搭弓,一边奔跑出去,一箭射出,便藏身一株树后,陡然一闪,再射一箭,又迅速闪到另一株树后。双方冷箭对射,不断有人发出垂死的惨叫。

    终于,籍着树木的掩护,双方冲到了短兵相接的距离,弃弓拔刀,厮杀在一起……

    ※※※※※※※※※※※※※※※※※※※※※※※※※※※

    最先驰援的是展家寨的人,随着近来各方土司纷纷走联姻路线,局势为之缓和,展家寨的农人又回到水银山旁边的那片山田上开始劳作了,此时再不动手,就要错过春耕佳期。

    而叶小天蹲在箱笼堆起的掩体内实在闲极无聊,就点了一把火,把那些充作聘礼、嫁妆的绫罗绸缎堆在一起,一把火焚之一炬,火光冲天,烟尘滚滚,惊动了对面山林后的展家寨农人,他们穿过山林一看,马上传讯下山。

    三岔路口的几路人马分别来自果基家、杨家和于家,并没有展家寨的人,但展大头人已经听说了展家要和果基家联姻、杨家也要和果基家联姻,因此一来,杨家和果基家就和展家有了很密切的关系。

    如今山上发生混战,无论如何他都得去看个究竟,如果是展家的盟友,就得伸出援手相助,是以展大头人率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冲上山去,这一举动又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杨家堡中正有人外出,发现展家寨的异常举动后,马上返回杨家堡禀报掌印夫人,杨家主事的两兄弟都不在堡内,掌印夫人甚是担心,立即点齐人马亲自率领着出了杨家堡。

    各路人马纷纷赶到三岔口,林中各路杀手眼见功败垂成,只好纷纷散去,只留下一地无名尸体。这场混战到此结束了,但这场闹剧并未就此结束,各方开始互相指责对方派遣杀手。

    叶小天指责的人是果基格龙,果基格龙则反指是叶小天。其实叶小天并不相信果基格龙会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他,而他连受两箭的事实,也打消了果基格龙对他的疑心,但二人本有夙怨,此时正好借题发挥。

    于家寨的人和叶小天一样,明明知道自己派出了刺客,这时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于福顺指责是杨羡达派人行刺,意图破坏于家和杨羡敏的联姻,而杨羡达则硬指是杨羡敏派人行刺,意图破坏他和果基家的联姻。

    几方人马继血战之后又开始了舌战,唾沫星子漫天乱飞,从日当正午一直吵到天黑,各方也没理论出一个结果,只得暂时休兵罢战,各自“班师回朝”。

    叶小天回到自己住处,先沐浴一番,洗去一身狼狈,换了一身便袍刚刚回到厅中坐下,便有一名侍卫凑到他的耳边低声禀报起来:“尊者,咱们的人都已安全撤离了?!?br />
    叶小天眉梢轻扬,面上露出喜色,这时那侍卫又道:“咱们的人发现林中另外有人意图对尊者不利,所以撤离的时候一直紧盯着他们,结果发现他们……居然来自于家寨!”

    叶小天一愣,眸中顿时掠过一抹杀气!

    :月初,向您诚求月票、推荐票!

    .(我的小说《夜天子》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