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6章 赤橙黄绿青蓝紫

夜天子 第46章 赤橙黄绿青蓝紫

    毗邻水银山的另一座山逢,向阳一面的山坡上,身穿蓝布袍、头裹白手帕的男女农夫们正辛勤地烧荒垦作?!台Nw.

    贵州是大明疆域内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由于地形特殊,大气环流,气候上又形成了“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特殊天气。

    土地贫瘠,气候恶劣,勤奋的劳动人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想出了各种适应当地环境的耕作方式。如同牧人驱赶牛羊游牧四方一样,他们大多采取游耕的方式。

    只是农耕民族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定居,他们游耕不可能几十里上百里的迁徙,所以他们的祖先早在挑选定居地的时候就已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像展家寨定居的地点距离两座适宜种植的山坡距离就都很近。

    他们在一片山坡上垦荒、种植,两三年后土壤肥力下降,他们就“丢荒”,转移到另一片山坡上继续烧荒垦地,让肥力下降的山坡恢复草木植被,修养肥力。等待数年后再回来耕作。

    今年他们在另一片山坡已经劳作了三年,土地变得贫瘠了,就换到了这里。刚刚萌芽的草和刚刚抽出嫩黄的灌木都被烧成了黑色的灰烬,只要再翻翻土,把灰烬埋进去,就能加强土壤肥力,使这里成为他们今后数年地里刨食的保障。

    这时候,远处有几十匹骏马沿着山道向这边疾驰而来,正望着烧荒的火苗蔓延开去,留下一片乌黑的土地笑逐颜开的百姓们惊诧地手搭凉篷向远处眺望,只见一面青色旗帜迎风飘扬,有人惊叫道:“是凉月谷的人,是果基家的人!”

    “快!快禀报头人!”

    “当当当……”

    铜锣声响了起来。

    虽说山这边和山那边分属两个府,但是百姓并不在乎这种行政上的区划。山两侧的百姓交往是很密切的,展家寨与凉月谷平素的关系也不错。但是如今杨家兄弟反目,展家和果基家各有偏帮,两家关系便恶化起来,时有冲突。

    凉月谷的人突然出现在这儿,几十匹健马气势汹汹的,难道会是走亲戚串门儿?一看就是来者不善,马上就有机警的人敲响了铜锣,向远处传递消息。

    快马驰骋,片刻功夫就到了近前。一个凉月谷的骑士挥舞着皮鞭,狞笑着扑上来,手中皮鞭毒龙似的凌空一卷,“啪”地一声炸响,一个老汉便哀嚎着仰面倒下,皮鞭把他的脸抽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展家寨的农人愤怒了,挥舞着农具冲了上去,但是他们只是耕作种地的农民。用的又是一些农具,哪里是这些剽悍骑士的对手,有些骑士甚至拔出了腰间的马刀,虽然不至于骤下死手。但是受伤却是难免的。

    水银山下的展家寨,是展氏家族下辖的一个村寨,近来因为与果基家冲突愈演愈烈,展家常派人来巡视。今日展凝儿毛遂自荐,率领数十名壮丁来到展家寨,此刻正在头人家里做客。

    山上警讯传来。大管家跌跌撞撞地闯进府中,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头……头人,果基家的人来闹事了,打伤了许多烧荒的族人!”

    那头人正跟展凝儿谈笑风生,一听这话虎吼一声跳了起来,咆哮道:“召集精壮,跟他们拼了!”

    展凝儿目光一厉,沉声道:“头人且召集人马,我先上山看看?!彼蛋詹淮啡嘶卮鸨慵膊匠隽颂?,片刻之后,数十骑快马在展凝儿的率领下,裹着一路烟尘扑上山腰。

    果基格龙牵着马,懒洋洋地看着,他身量奇高,那匹马本来雄骏的很,可是被他牵着却似一头驴子似的,实在不成比例。

    他们是看见这边烧山的烟火之后从凉月谷赶过来的。展家寨的人开荒的这片山坡已经靠近水银山,谁知道他们是要在此耕种,还是要偷偷打洞盗挖矿产,再者,就算他们是真的要在此耕种,也要把他们赶走,给展家一点颜色看看。

    烧荒的农民被打得遍体鳞伤,农具也被破坏了,这时山下一溜轻尘,数十骑快马飞驰而来,果基格龙正要率人离开,循声往山下一看,就见一面红旗猎猎,脸上便泛起杀气:“儿郎们,再教训教训展家这批援兵,咱们就回山吃酒去!”

    果基家的壮丁齐声响应,纷纷扳鞍上马,向山下冲来的那批骑士们迎去。果基格龙长腿一伸就跨上了马背,看他的模样,双腿只要稍稍一探,脚尖就能触到地上,果基格龙吆喝一声,也驱使胯下马向来敌迎去。

    “喝!”

    展凝儿冲在最前面,与两个果基家的骑士尚隔着三丈远的距离便右手一扬,一团黑影像一条夭矫的神龙般脱手而出,神龙蜿蜒伸展,胯下骏马快速接近,一道光影呼啸,“啪啪”两声炸响,两个骑士便惨呼着摔下马去。

    展凝儿振臂一扬,手中长马鞭又飞快地一探,凌空把一个骑士卷住,往怀里一带,那个骑士便飞离了马背,这时又有一名骑士连人带马冲过来,展凝儿左手往肩后一探,反手拔出马刀,“铿”地一声与来人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此时,展凝儿带来的展家勇士与凉月谷果基家的壮丁已经混战在一起。甫一交手,措手不及的凉月谷人马便落了下风,果基格龙顿觉不妙:来人不可能是展家寨的人,他们没这么强。

    这时果基格龙看到一个白衣少女,人如虎、马如龙,颜如花,冲锋在前,势不可挡,一手马刀,一手长鞭,远攻近战,软硬皆宜,正是展家的展凝儿,果基格龙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展家堡来人了。

    果基格龙冷笑一声,懒得再催那马,一偏腿就从马上下来,迈开大步冲了过去。展凝儿刚刚击退两名果基家的勇士,就见一条大汉如下山虎一般呼啸而来,下意识地便是一刀劈去。

    果基格龙身形一矮。避过这一刀,展凝儿身下的马骤然一声长嘶,猛地跳了起来,展凝儿情知不妙,双腿急忙离镫,纵身向后一跃,双脚堪堪落地,就听“轰”地一声,她的坐骑重重摔倒在地。

    果基格龙双腿生根,稳稳扎在地上。钵大的右拳还举在空中,竟是他一拳擂在那马的耳根子上,把那匹红马活活打死。这匹马陪伴展凝儿很久,眼见爱马被杀,展凝儿悲呼道:“小红!”

    展凝儿身形还未跃起,手中鞭就呼啸一声,抽向果基格龙的双腿,随即一个鱼跃,双脚足尖刚一沾地。便马刀高举,向格基格龙猛冲过去。

    “崩!”

    果基格龙的双腿被马鞭紧紧缠住,但他不慌不忙,原地扎了个马步。双腿向外一绷,那么结实的一条牛皮鞭子竟然硬生生被他绷断,果基格龙不慌不忙地扬起厚背宽刃的大砍刀,“铿”地一声荡开展凝儿的马刀。笑道:“女人,你不是我的对手!”

    “去死罢!”展凝儿娇叱一声,手中刀乱披风一般。配合着她貌乎错乱,却自有节奏和规律的步伐,向果基格龙展开了游斗。

    “当当当当……”

    炒豆般的兵刃撞击声响起,比力气少有人能及果基格龙。果基格龙的刀势气雄浑,但比起灵活敏捷却远不及展凝儿了,展凝儿这一展开游斗,果基格龙立即失去了优势,一时间两人战了个半斤八两。

    九高和九当做为展大小姐的贴身护卫,生怕小姐有失,马上扑过来帮忙,三人同战一人,走马灯一般盘旋厮杀,但果基格龙只管站在原地小幅度移动,一力降十惠,却也不落下风。

    在他气浊力虚反应变的迟钝之前,三个人游战与方才展凝儿用乱披风刀法一人游战的效果差不多,一时半晌却也无法撼动果基格龙。

    这时候,展家寨的大头人已经纠集了百余名壮丁,急匆匆扑上山来,大头人没敢等本寨壮丁全部召集完毕,展大小姐已经上山了,他担心在他的地盘上展大小姐有什么闪失不好向土司交待。

    果基格龙一看展家又有援兵上山,反正目的已达,也不想过于纠缠,手中巨刀猛地挥卷出一道道匹练,把展凝儿和九高、九当硬生生迫开,大喝道:“走!回山!”

    果基格龙迈开长腿返身就走,他那马儿通灵,立即紧随其后,其他果基家的人马立即紧随果基格龙撤退,展凝儿哪肯甘休,立即夺了一匹马,率领展家兵紧随其后。

    果基格龙且战且退,堪堪绕过水银山,旁边呼啸一声,忽又杀出一哨人马,看那黄旗迎风招展,一队人马足有两百多人,领头一名穿青的汉子,年近三旬,魁梧健壮,手提鬼头刀,正是杨家次子杨羡敏。

    果基格龙大喜道:“表哥,你怎来了?”

    那杨羡敏一边喝令手下扑上去,一边叫道:“表弟为我助拳,哥哥岂能袖手?!?br />
    果基格龙哈哈大笑,道:“好!咱们兄弟俩把展家这小娘皮生擒活捉了去!”

    “呸!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展凝儿冷叱一声,也不示弱收兵,恶狠狠扑了上去。

    说起来,他们这几个家族因为一代代的联姻,都有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而且这关系很混乱。就拿杨羡敏来说,从当初展家入赘果基家,之后又嫁女到杨家的亲戚亲系来论,他是展凝儿的表侄。如果从他父亲娶的展家姑娘辈份来论,他是展凝儿的表舅。

    而果基格龙,如果把展家和果基家双方直接联姻或通过第三方亲戚的联姻来论,分别是展凝儿的表哥、表叔和外甥。难怪叶小天初识罗大亨时,那些学子们正为被人嘲讽亲族关系混乱而大打出手,这种亲族关系真的乱到理不清。

    展凝儿率领她的人马与果基家和杨家的人马战在一起,渐渐落了下风。展凝儿眼见情势不妙,正要喝令收兵,就听一阵竹梆子响,呼啦啦又杀出一哨人马,打出的旗帜也是黄色,但中间赫然是斗大一个杨字。

    当先一名浓眉豹眼猛张飞似的人物手使一根三股托天叉,大喊道:“小姑姑,侄儿来助你!”

    此人比展凝儿大了十五六岁,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是杨家老大,这一任的土司杨羡达。他可以称展凝儿为外甥女,也可以称展凝儿为小表姑,如今正要借助展家势力,自然甘心自认小辈。

    展凝儿本来要鸣金收兵了,一看又来了一支生力军,还是自己这边的人,登时大喜,不服输的性子起来,大喝道:“来,你我联手,拿下这以下犯上的杨羡敏?!?br />
    杨羡达和杨羡敏兄弟相见份外眼红,各自率领喽罗便乱烘烘地战在一起。红旗、蓝旗、带杨字的黄族、不带杨字的黄族,四支队伍战了个难解难分,亏得那些人马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分辨敌友。

    这时候,叶小天的人马已经赶到水银山下,他在山的这一面,完全不清楚山那面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展家大姑娘正在大发雌威。

    叶小天见这里山也青,水也清,青山绿水,环境幽雅,路边还有牧童牵着老牛悠闲而过,口中竹笛咿咿呀呀的虽然不成调子,却是别有一种野趣,便对李经历道:“李兄,此处就是水银山?”

    李向荣道:“正是!”

    叶小天心中一宽,欣然笑道:“我看此处山清水秀,优雅宁静,想来诸部争端尚未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你我此番奉命调停,说不定大有可为??!”

    叶小天太过乐观,以致忘了他初到葫县所见的那一幕,十字大街上当时已经人脑子狗脑子了,打过之后也是迅速恢复了正常,缺少律法约束的地方虽然容易生出是非,但自我修复能力也特别强。

    李向荣暗暗撇撇嘴,心道:“这里的人不打架的时候,都是很安静的?!?br />
    李向荣向远处一个寨子看了看,对叶小天道:“叶县丞,那里就是于家寨了,咱们就住在那里,我先去打声招呼,免得你我这许多人马生出什么误会?!?br />
    叶小天对此不以为然,可也不好拒绝,李向荣便领着七八个侍卫沿林间小道驰去。叶小天很体贴地吩咐部下们道:“好了,你们都下马歇息歇息吧?!?br />
    众随从兵士纷纷下马,忽然其中一人指着山上疾呼道:“大人,你看那里!”

    叶小天抬头一看,就见山腰处突然打起一面紫色旗帜,丛林中跃出无数战士,随着那面旗帜向山顶扑去,山顶上打起了一面黄色旗帜,有大批人马突然冒出来,向来人反扑回去,一时间呐喊厮杀声四起,惊得林鸟乱飞,方才的宁静顿时不复再见,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关系看得人头痛就对了,如果不头痛,怎么轮得到小天来解决捏。月末啦,向诸友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