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32章 彼岸花

夜天子 第32章 彼岸花

    整个新年期间,葫县给人的感觉都是慵懒的。过年的时候,家家都要亲人团聚,便连逐利而生的商贾们也不例外,是以就连驿道上也冷清了许多,只有传递消息的驿卒依旧每日奔波于途。

    这一日,叶小天写下一封家书,把自己在葫县的境况详细写下,托付驿卒把信送去京城。上一次他做了充分准备,本想一举说服家人,让他们来葫县与自己团聚,谁料却为他惹来一场官司,险些害了前程。

    如今叶小天则换了一个更稳妥的办法,他把自己在葫县的情形详细说与家人知道,请兄长先来一趟,只要他那孪生兄长来了,发现他确实是作威作福的葫县二老爷,还置下了偌大一个家园,总该动心了吧。

    再者,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等大哥来了,自会打消京城百姓坐井观井臆想出来的所谓贵州乃蛮荒之地的妖魔化印象,那时想必也更容易说服父母和大嫂。当然,他大哥如今在天牢担着差使,只怕不易轻离,但他随信寄了充足路费,兄长若来不了,打发一个亲戚也是使得的。

    叶小天寄完了信,便拿着四娘为他置办的礼物,往洪百川府上走了一遭。妞妞在大年初六这天给大亨生了一个宝贝儿子,洪府上下欢喜不禁,叶小天当天就已派人登门道喜,只是他应酬也多,拖了两天,这才亲自登门。

    大亨这几天一直陪在妞妞身边,端茶递水地扮二十四孝,洪百川老爷子也没心思呷儿媳妇的干醋,每日里逡巡在儿子住处,只等他那宝贝孙子吃饱了奶,打着饱嗝儿被丫环送到他的怀里,便眉开眼笑,心满意足了。

    叶小天见大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心中也为之欢喜。想起自家哚妮姑娘至今依旧肚皮瘪瘪,不曾为他生下一个儿女,瞧着人家家里粉团团的小人儿,不免眼热的很。

    叶小天在洪家陪坐了一阵,见大亨不使旁人沾手,时不时起身亲手为儿子换尿布、喂糖水,抱着儿子走太极步,哄着儿子睡觉,实在是忙碌的紧,洪老爷子则围着儿子。眼巴巴地盯着孙子,不住地念阿弥陀佛,便即起身告辞。

    叶小天离开洪府后眼见时辰还早,立在街头想了想,县太爷府上已经拜过了,高李两位长官司的寨子也去过了,其他地方以他的身份只宜待在家里等人前来拜会,实也不宜折节登门,便带了那六个形影不离的侍从回转山上。

    叶小天行至半山。就见前方有四个人正在登山,前边两人一男一女,只看背影他就认出正是杨驿丞和他娘子潜夫人,后边则跟着两个驿卒充当长随。叶小天立即扬声唤道:“杨兄。我在这里!”

    杨文远回头看见,伫足笑道:“愚兄正要登门拜访,贤弟从何处回来?”

    两人已是极相熟的朋友了,所以杨文远不用提前投贴。信步便来了。当然,他也是清楚叶小天家族不在葫县,官面上值得他亲自主动拜访的人家也不多。九成九会在家,这才不告而至,如今见叶小天反在自己后边,倒真有些惊讶了。

    叶小天快步赶上去,先向潜清清问了声好,因为初三时候就已见过了,倒也不必再就新年的话题说什么吉利话,便对杨文远笑道:“大亨喜得麟儿,我前几日应酬多,今日才腾出空来去道喜。杨兄与嫂夫人怎么有空过来?”

    杨文远从袖中摸出一封信来,向叶小天扬了扬道:“有人托别县驿卒给你捎来一封信,我与娘子独居驿站,正嫌年节时候过于冷清,便充一回信使,上你叶家打秋风来了?!?br />
    叶小天笑道:“劳动你杨大人充当信使,在下受宠若惊?!币缎√焖底沤沤恿斯?。潜清清忽然抿着嘴儿一笑,嫣然道:“奴家看那字迹娟秀的很,想是你叶大人的红颜知己呢?!?br />
    叶小天笑道:“嫂夫人取笑了,小天哪有什么红颜知己会写信来,若说是红枫湖夏家的那位大小姐么,她断然不会鸿雁传书的,说不得就要亲身杀将过来……”

    叶小天与杨文远夫妇并不见外,一边上山一边就拆了书信,定晴一看,说到一半的声音戛然而止,真让潜清清说着了,这信还真是他的红颜知己写的。这信虽不是夏大小姐手书,却是展凝儿亲笔,他与凝儿名份未定,却已暗许终身,说是红颜知己也不为过。

    杨文远察颜观色,不禁笑道:“怎么,莫非让你嫂子说中了么?”叶小天正步行上山,无暇细看,只是摇头一笑,道:“不错,真让嫂夫人说中了,这信是展姑娘写来的?!?br />
    说话间他们上了山,因为遥遥正在西席老师那里上课,一时不得过来。叶小天便把二人请进客厅就坐,吩咐婢子上茶,又向杨驿丞夫妇告一声罪,先把那封信看了。

    展凝儿在信中说,她回家为伯父庆寿,接着母亲身子便不大好,拖延了一段时日,到了年关将近的时候,她一个未嫁女儿就更不好离开了,唯等开春才好再度与他相聚。

    信中除了讲她不能早早前来的缘由,便是浓浓思念的情话,读来令人心思缠绵的很,叶小天感于凝儿一番情义,又思及来日真要“见真章”去娶她过门的诸般难处,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潜清清似笑非笑地睨着他道:“你们男人呐,总是以贪得无厌者居多。想那红枫湖夏家姑娘,不但身份高贵,更是生得千娇百媚,国色天香,你还不知足,偏要去招惹展家姑娘。这两位姑娘都是极尊贵的出身,谁能伏低做???到时候怕不头痛?!?br />
    也是两家极熟了的,潜清清才会用这种口吻调侃他,叶小天听了只能苦笑一声,摇头叹道:“嫂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世间事,哪里由得人尽在掌握之中,有些时候只能是身不由己的,弟与展姑娘曾同生共死。哪能说放下就放下?!?br />
    潜清清只是早知他与夏莹莹有终身之约,看他神情与这展姑娘也是不清不楚,所以才调侃几句,不想竟从他口中听到“同生共死”四个字,这可不是寻常关系了,潜清清起了好奇之心,不禁道:“同生共死,言重了吧,展姑娘乃土司人家,谁不敬让三分。怎会遇上生死大事?”

    叶小天轻叹道:“这可真真正正的是同生共死,弟可不曾有半句诳言?!?br />
    叶小天很清楚杨文远的背景,但他一直不明白杨文远的真正目的,以及对自己是否有所图谋,想及此事,心中一动,正好说起这桩秘辛,探一探他的口风,看他究竟知道多少。

    此事并无不可告人之处。再者杨文远乃是播州阿牧的儿子,对他真正身份只怕早就了然,倒也不必隐瞒,便把他当初如何误入生苗山区。与展凝儿被追杀至雷神禁地的经过讲了一遍。

    叶小天略去其中些许不宜告人处,对于白筱晓的追杀以及那神鬼莫测、恐怖之极的千年蛊虫却是没有丝毫隐瞒。杨文远虽知他的底细,但对这些事迹却并不清楚,这时听来顿时被吸引住了。

    一旁潜清清也在听着。一听叶小天所言,直似一个惊雷劈在头上,整个人都呆住了。叶小天可以与这位嫂夫人对话。但时不时看她一眼就失礼了,所以只把目光放在杨文远身上,故而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

    潜清清万万没有想到会从叶小天口中听到这样一个消息,白筱晓失踪之谜终于解开。虽然心中早就觉得白筱晓已凶多吉少,可此时亲耳听见……

    潜清清端坐在椅中,脸色苍白如纸,若非她的双手紧紧扣住了椅子扶手,早难保持如此端庄的坐姿。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筱筱……竟是死在他的手上……”

    潜清清才不理会是杨应龙派白筱晓去追杀叶小天和展凝儿,而且她是午夜潜近时误踩中那些千年虫,被虫子蚀成了一具白骨。君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在她心中,叶小天就是杀害白筱晓的凶手。

    叶小天想起当初那惊险一幕,还对杨文远刻意描述了一下那种奇异的蛊虫是如何可怕,说起来仍旧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潜清清听在耳中,想到白筱晓当时惨厉人寰的一幕,只觉心如刀割。

    听罢叶小天惊心动魄的叙述,杨文远长长吁了口气,赞叹道:“贤弟当真是福泽深厚,若非那位白姑娘替死,恐怕贤弟睡梦之中就要遭了蛊虫毒手。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难怪贤弟此后能一帆风顺,无往不利了?!?br />
    潜清清这时也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那就难怪了,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子舍得自家性命,岂能不令人为之倾心。更何况县丞大人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只是这一来你要如何取舍可就难了呢?!?br />
    这片刻的功夫,潜清清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谈笑晏晏的,竟然丝毫看不出异状,仇恨已经深深埋进她的心底。

    当日,叶小天摆酒设宴款待杨驿丞夫妇,遥遥和哚妮一旁做陪。及至酒席散了,叶小天把这对夫妇送出府门,二人带了随从步行下山,行至半途,潜清清突对杨文远道:“你且寻个理由,让我名正言顺地住到叶家去?!?br />
    杨文远诧然道:“这是何故?哦!莫非是……,你不是一向反感此议么?”

    潜清清冷冷地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你只觉照做便是!”

    淡淡萧杀之气,衬着那清丽绝俗的容颜,似一朵曼珠沙华,摇曳于黄泉彼岸……

    :近日常觉疲惫,不亦怪哉,今天在跑步机上走了十分钟,莫非运动量不到?不如明日争取到15分钟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