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4章 我本莽撞人

夜天子 第14章 我本莽撞人

    陈慕燕往门口一站,神色冷厉起来:“张典史,本官犯了什么罪,你要搜我的家?”

    张典史道:“本官对此一无所知。这是县丞大人的命令,本官只是听命行事,陈大使,对不住了?!?br />
    陈慕燕道:“陈某为官,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家里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本也不怕你搜,但是,一日未定本官的罪,你们就不能搜我的家,陈某官职虽微,也不能容你这般欺侮!”

    马辉按捺不住,对张典史道:“典史大人,还跟他废什么话,直接绑了,搜就是了?!?br />
    张典史从善如流,马上摆了摆手,立即冲上去两个捕快,把陈慕燕摁住,抹双肩拢双臂,非常麻利地把他捆了起来。陈慕燕气的目欲喷火,刚刚厉声喝骂了几声,马辉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团抹布,一下子就塞到了他的口中。众捕快一拥而入,就在陈家翻箱倒柜地搜查起来……

    ……

    王主簿急匆匆赶到县衙,叶小天正与花知县对坐叙话。王主簿咳嗽一声,踏进厅去,道:“本官在府上听到阵阵鼓声,不知县衙出了何事,所以急急赶来探看。知县大人,县丞大人,这是怎么啦?”

    花知县起身道:“??!王主簿,快快请坐,本县也是刚听叶县丞说起?!?br />
    王主簿在一旁坐了,看向叶小天,叶小天淡笑道:“事起仓促。叶某收到消息后,唯恐泄露了风声被贼人远遁,所以只好先斩后奏了?;骨胫卮罄弦∽铩?br />
    叶小天说着,就把他正在做的事继续说了下去,只是因为王主簿来的晚,之前已经对花晴风说过的话,他又简略地说了一遍。王主簿听他说罢,加重语气道:“县丞大人,你莽撞了!”

    叶小天向他眨眨眼睛。笑道:“叶某本就是一个莽撞人,自从做了这官??墒且蝗杖?,修心修性,自觉比起以前要稳重的多了。却不知王主簿所说的莽撞,又是什么呢?”

    王主簿不悦地道:“月亮湾船行的账簿。也可以拿来充作证据么?那只是民间一家车行的账簿册子,谁来保证它的可靠?!?br />
    叶小天摸着下巴,微笑道:“那么依王主簿之见,我们该以税关的账簿为准喽?那可是官聘的账房,账簿上还有税课司的大印呢,底下更是附着各种的单据。当然是最可信的啦!”

    叶小天笑容突地一敛,沉声道:“只可惜,如果他们要做假,便是盖上一百个大印。那也依旧是假的。月亮湾船行只是摆渡货物的,记账的目的一是为了照数向船工力工发放工钱,二是便于统计他们每日的收入与支出。没有其它任何利益纠葛,所以虽是船行的账簿,却比咱们官家的账簿还要真的多!”

    王主簿冷冷地乜着他道:“叶大人,司法刑狱之事,是你份内职责,老朽本不想多言。只是同衙为官,份属同僚。眼见你如此莽撞,作为前辈总不好不加提醒。你可要知道,仅凭一家船行的账簿便认定官员贪黩,一旦之后你拿不出真凭实据,可是没办法收手的!”

    叶小天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来,吹了吹茶叶沫子,道:“想要真凭实据么?我的人正在搜他们的家,我就不信没有一点真凭实据!”

    这话一出口,花晴风和王主簿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花晴风起的仓促,袍袖把一杯茶都拂倒了。二人大惊失色,花晴风抢着问道:“什么?叶县丞,你……你派人抄他们的家?”

    叶小天慢条斯理地道:“两位大人这般惊讶做什么?叶某不是抄家,是搜家?!?br />
    花晴风顿足道:“那还不是一样!你……你……,哎呀,我的叶大人,这一回,你可真是莽撞了,太莽撞了?!?br />
    叶小天用有趣的眼睛神看看花晴风,又转向王主簿。

    王主簿一脸冷笑,沉声喝道:“叶县丞,你好大的威风,罪名未定,你就敢抄同僚的家!如果说你只是拿到了一些证据,怀疑他们贪黩,请他们来配合调查,原也并无不妥??赡阆衷谥皇瞧咀乓恍┳霾坏弥ぞ莸闹ぞ?,便悍然下令抓人,甚至连他们的家都要抄,你现在已经不是莽不莽撞的问题,而是在知法犯法!”

    叶小天望天翻了个白眼儿,懒洋洋地道:“要合法?好办啊……,叶某随时可以找出几个人来,声称被抢被盗,而且亲眼目睹,抢盗者就是叶某要抓要搜的那几个人,那么叶某抓人抄家是不是就名正言顺了?”

    花晴风一听这话气的发昏,王主簿见过跋扈的、骄横的、懦弱的、狡诈的,就是没见过这么耍无赖的官,他也被叶小天这话气的发抖:“叶县丞!你……你可是朝廷命官,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而且是在这公堂之上!王法公道,在你心中究系何物!”

    “啪!”

    叶小天把茶盏往几案上重重一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王法公道?王主簿你跟叶某谈王法公道?叶某剿匪除盗靖一方治安、高山取水解两寨干旱,呕心沥血,竭诚尽忠于朝廷的时候,一纸公文下来,叶某就成了阶下囚,被押赴南京城了。请问,叶某当时已经定罪了吗?”

    王主簿一怔,道:“这……这……”

    叶小天道:“那时叶某是典史官,是朝廷命官!以候参之身,依旧应该保留官员待遇,为何却以囚车解赴南京?王法公道?官字两张口,权大,只看他想要什么!现在你跟我,叶某也只能呵呵了……”

    王主簿气的老脸通红,指着叶小天浑身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花晴风也觉得叶小天拿一点捕风捉影的证据,便这般大动干戈,恐怕会把事情搞的不可收拾,忍不住道:“叶县丞,你如此大动干戈,如果拿不到什么凭据的话,到时如何收???”

    叶小天慢慢坐了下去,把茶杯又捧在了手中,沉默半晌,悠然说道:“常言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叶某就是这么一个人!谁想跟我较劲,那咱们就往死里磕!鱼不死,网就破呗!”

    ……

    陈慕燕的家并不大,里里外外都搜遍了,也未找出多少值钱的东西。陈慕燕看着他们里里外外的搜查,满脸的冷笑。

    “大人,没有什么?!?br />
    “大人,没有?!?br />
    张典史听着一个个回报,脸上微微见汗了。

    马辉到处转悠着,连柴房都翻过了,他不死心地又转回陈慕燕的书房,陈慕燕的书房不大,也没有什么贵重的器物陈设,四壁只挂了些字画,一目了然,很难找到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马辉往墙上拍了拍,一连试探几处,听声音都是实心的,马辉暗暗蹙起了眉头。叶县丞不循规矩,突出奇招,是因为如果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去办理此案是很难破局的,在这个过程中,那股深藏葫县的潜势力,可以把一切罪证泯灭的丝毫不剩。

    但叶小天这么做了,代价就是一旦失败将要搭上自己的前程,他有多少不合乎王法的办案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能否验证他之前的揣测,这种时候,就是以成败论英雄的。

    叶小天敢冒这个险,是因为从他已经掌握的种种线索来看,已经认定这些人确有问题,但是若找不出凭据,那就没了意义。陈慕燕是税课大使,如果他是贩私集团的一员,不可能没有捞到大把好处。如果他是清廉的,那就证明叶小天的所有推论都是错误的。如果是那样,那便大势去矣!

    想到其中利害,马辉恨恨地跺了跺脚,他可以想象得到,一旦叶县丞倒了,他们这些死心踏地跟着叶县丞走的人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一脚跺下去,马辉突然一个激灵,脚下的动静似乎有点空洞。

    他赶紧低头看看地面,此时他正坐在书案后面,那张太师椅也不知用了多少年,扶手处摩擦的极为明亮。马辉又往地面跺了跺,青砖的地面,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声音确实略显空洞。

    马辉立即像只猎犬似的趴到了地上,在那里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半天,扭头大叫道:“来人,把这书案给我抬开!”

    从墙根开始,一块块的青砖被撬开、摞到一边,下面是下陷不到半尺的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上面覆了一块木板,把它掀开,便是一个黑洞洞的入口。此时一个身材瘦削些的捕快已经跳进去,火把映的里边一闪一闪。

    书房地面上的银锭在不断增加,刚翻出来的白花花的雪花银已经被乌黑的银锭给完全遮蔽了。陈慕燕眼看着他们起出来的银子面色如土,双腿筛糠似的抖了半天,终于身子一歪,整个人瘫在地上。

    张典史看着那些乌黑黯淡的银锭,这都是因为在地窖里置放太久才变色的,他又看看书房内简陋的部置,百思不得其解:“这些银子都霉变了,显见是陈大使只储藏不花用,他吃不过一荤一素,住不过陋室简居,没儿子,就只一个女儿,贪这么多钱,究竟图的什么呢?真是叫人想不通啊……”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