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1章 另辟蹊径

夜天子 第11章 另辟蹊径

    傍晚,老虎关闸口落锁,关内灯光渐次熄灭,而账房院内依旧掌着灯。<叶小天一行人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几处厢房耳房都被他们借用了,白天老虎关的账房先生们照常在正房里办公,他们则在库房查账,晚上则借用办公场所休息。

    叶小天的住处相对于其他几人要宽敞的多,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但是一下子挤进五六个人之后,也嫌拥挤了些。炉子上煮着茶,几个人或坐椅或坐榻,在幽暗的灯光下讨论着今日查账的收获。

    苏循天道:“老虎关的人对咱们很有敌意啊,想查点什么,总被人盯着、防范着、戒备着,太难了!”

    叶小天笑道:“这才正常。咱们是外县来的,就这一点就很令人反感了,何况如果咱们在他们这儿真的查出了问题,他们也脱不了干系,能把我们当贵客那才稀奇。这种情况我们出发前就已预料到了,地利、人和,我们是一样也不占的,困难确实很大。不过,这件案子,还是要查下去,你可有什么收获?”

    一提起这个,苏循天就一肚子气,恨恨地道:“我这几天注意观察,特意挑了两个看起来在老虎关混的不怎么如意的货色亲近,可他娘的,这两个混蛋,一个色鬼,一个酒鬼,酒来杯干,色来不拒,可就是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老子被他们给耍了!”

    “你把别人都当笨蛋,还怪人家把你当笨蛋?”

    叶小天苦笑着摇摇头,又看向税课司的人,那人道:“卑职等这几天跟定了他们税课司的人,不管他们怎么冷言冷语,卑职只当没听着。细心观察之下,倒是发现他们的确有些不太正常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引起庞大使的警觉。卑职再想继续查下去怕是很难了?!?br />
    叶小天眼神一亮,忙道:“你说的不正常,是指什么?”

    那人微微一笑,道:“县丞大人,卑职是在税课司做事的,对于税课司的习惯、章程,都了如指掌,所以里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儿,下官嗅得出来,这只是一种感觉。真要说个子丑寅卯,卑职还真说不清楚?!?br />
    叶小天点点头,他理解这种感觉,这就像动物的本能,不过动物的本能是天生的,而他这种“嗅觉”却源于他对行规、习惯的了解,也就是经验,你真要他说出个道理,很难。

    叶小天道:“那就说说你的感觉。没关系,咱们是集思广益,我不一定要你说出根据?!?br />
    税课司那人道:“是!这几天,有些过路行商把卑职当成了老虎关的人。以为卑职是新来的,对卑职颇有结纳之意,卑职从他们的言谈举动中就感觉到,这个税关的人一定有收受好处循私舞弊的事情。只是无法确定是否和走私违禁品有关?!?br />
    叶小天轻轻皱了皱眉,他知道,循着这个方向查下去?;蛘呋嵊兴黄?,但现在庞大使已经提高了戒备,这已不再可能。他又看向华云飞,华云飞一脸苦笑,对他摇了摇头。

    这时,一位枯瘦的老者突然咳嗽一声,对叶小天道:“大人,请恕老朽说句泄气的话,老朽以为,我们从他们的帐目上,是不可能查出什么问题的?!?br />
    这位老先生叫南可,是洪百川府上的账房先生,因为叶小天和大亨的关系,所以对南先生很信任,让他当了这些账房先生的管事,对于他的意见,叶小天还是比较看重的,马上追问道:“南老先生何出此言?”

    南可拱手道:“大人,老朽先查的就是近一段时间里有关常氏车马行和胡、吕两家商行的帐,从帐目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与咱们在葫县那边统计的帐目完全能够对得上。

    大人既然吩咐严查这三家的帐目,显然心中已经有所怀疑,可这三家的帐却完全没问题,那说明什么呢?要么,这三家其实很清白,大人您查错了方向,而对这一点,老朽以为不大可能。

    倒不是老朽恭维大人,而是因为这三家中,常氏车马行原来就是齐木的车马行,如果说咱们葫县真有人与缅甸有关系,长期从那里向我大明输运私货,那么最可疑的就是常氏车马行,其他车马行更不可能。

    而那些商家里面,如果胡吕两家没问题,那就得把所有商家、所有账簿从头查验核对一遍,这样的话,就算老朽等人日夜不休,没有个三五个月的时间也办不到,而大万山司会任由咱们在这儿查上三五个月吗?

    恐怕大万山司的土知县那么痛快地答应让咱们来查账,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如果咱们不能尽快有所斩获,大万山司和卡在我葫县的众多商贾士绅们,就要向大人您发难了?!?br />
    也就是因为叶小天和罗大亨是好兄弟,而南先生已经在洪百川府上做了十多年的账房,已经把自己视为洪家的一员,所以对自家少爷的兄弟肯推心置腹,否则这番话他绝不会出口,可是他的这番大实话话却使得房中气氛更加沉重起来。

    孙伟暄拱拱手道:“大人,小人有话说?!?br />
    叶小天立即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孙伟暄道:“承蒙大人看重,小人很希望能为大人做点事情,不过说起税课,税课司的老爷们比小的熟悉,说到查账,小人连南老先生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比不上,至于官府里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小人也没有苏班头明白……”

    孙伟暄虽是貌相粗犷性情爽朗的汉子,可是做生意的哪能没点八面玲珑的本事,他虽未必长袖善舞,但这几句话却也先习惯性地把众人都恭维了一番,这才提出自己的见解:“所以,小人就从其他方面着手,想着万一能有所发现?!?br />
    孙伟暄微微笑了笑,道:“小人这几天也把老虎关里里外外转悠了个遍,后来见没有什么发现,小人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就往月亮湾跑了一趟?!?br />
    苏循天纳罕地道:“你去月亮湾做什么?那儿处在我葫县关卡和大万山司关卡的中间,月亮湾左右两岸是崇山峻岭,车辆、货物插翅难飞,只能走渡口,根本做不了手脚的?!?br />
    孙伟暄颔首道:“苏班头说的是!小人也是别无主意,抱着万一的可能去转转。小人想,如果真有人贩私贩禁的话,那他这一路下来,各处关卡肯定都有收买的人,所以咱们葫县关卡和大万山司的关卡上,未必就不会在账簿上做手脚,可是月亮湾渡口却不一样?!?br />
    叶小天微微蹙着眉,思索着道:“月亮湾渡口?那里摆渡的都是民船,能查到什么?”

    孙伟暄得意地一笑,道:“大人,这月亮湾渡口从太祖年间驿道建成就开始启用了,迄今已有两百多年,船工们也早不是零散经营的局面,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有了船行,而且只有一家,所有船工水手、装卸力工,都在船行里谋口食。

    小人以前押运货物过渡口时,偶然发现他们对过往商行和货物是点检数目、进行记录的,对于货物他们当然无权查验,但是他们会记录这是哪一家商行或车马行,运了多少箱多少筐,以此索要摆渡费,并向船工和力工们发工钱?!?br />
    叶小天紧张地道:“这种账簿册子,不会用过之后随手丢弃吧?”

    孙伟暄道:“小人也担心这一点,所以才去查看。小人和那船老大本就是极熟的,旁敲侧击一番,才知道,他们不仅记有装船的详细记录,连时间都有,而且这些账簿都要上交账房,不会胡乱丢弃!”

    叶小天哈哈大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伟暄,这一次,你立下大功了!”

    叶小天霍然站起,众人也随之站了起来,叶小天沉声说道:“今日之议,各位务必守口如瓶!明日,咱们就‘无功而返’吧!哈哈……”

    ※※※※※※※※※※※※※※※※※※※※※※※※※

    月亮湾作为附近百姓谋口食的唯一来源,船行的竞争也是异常激烈,两百多年来,这渡口的主人几易其主,从二十多年前开始由凉家一统天下了。这一代的凉氏船行东主叫凉青衣,所有船工水手都在他手下谋口食。

    凉家对船行的管理经过数十年的锤练已经非常严密,除非凉家的管理者自己昏了头,出现重大过错,又或者是战争、官府的特殊原因,否则足以保证凉家世世代代靠这个渡口生活,已不可能出现对他的威胁,因为凭着凉家对两岸渡口的全面垄断,其他人根本没有机会发展起来。

    凉青衣现在即便不去码头坐镇,坐在家里也能财源滚滚。但是凉青衣并无懈怠,每日风雨不误,必定到他的水上王国去巡视一番,就像一位狮王每日巡戈它的领土。

    这天一大早,凉青衣一如既往地赶到码头,在几位大管事的陪同下,慢悠悠地巡视着他的江山,享受着船工、力工们敬畏如帝王的目光,忽然,一个样貌清秀、笑容可掬的年轻人拦在了他的面前。

    凉青衣不悦地皱了皱眉,马上就有一个船行大管事冲着那人喝斥起来:“你是干什么的,让开!”

    “凉船主,是吧?”

    年轻人笑的天官赐福一般:“本官葫县县丞叶小天,久仰凉船主大名,可惜缘悭一面,深以为憾。今蒙友人馈赠上好蒙顶石花三两,不忍独享,有请凉船主赴舍下一聚,共品香茗,可好?”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