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4章 谁是内奸

夜天子 第44章 谁是内奸

    “有内奸?”

    杨应龙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其实在赵文远叛逃的消息传回之后,杨应龙就已经担心会有人起而效仿,所以他才会对赵氏家族失去理智地大肆屠戮,虽说这么做对明廷明显更有利。在这样微妙的心理状态下,他最信任的田雌凤亲口说出的消息,无疑会让他绝对的相信。

    “是谁?”

    杨应龙咬着牙,双手已经攥紧,就像扼住了叛徒的喉咙。

    田雌凤轻轻摇了摇头:“他没有说出来,他只是……”

    田雌凤回想了一下,说道:“那日,马礼英的先锋马千乘……”

    说到这里,田雌凤飞快地看了杨应龙一眼,如果不是因为杨应龙勾引马千乘的母亲,害得马家遽生波澜,恐怕马家未必会成为讨伐杨应龙的急先锋,相反,因为马杨两家的关系,朝廷还得分兵防范马家,那结果未必就如今日一般了。

    田雌凤继续道:“因为马礼英的先锋官马千乘赶到娄山关,叶小天为他接风洗尘,大醉而归。酒醉之后得意忘形,才说出了这个秘密。他说,有此人为内应,破海龙屯易如反掌!”

    杨应龙越听脸色越是阴沉,田雌凤忽又想到一事,道:“对了,他还说,我们绝对想不到此人是谁?”

    杨应龙的脸色更黑了。

    “绝对想不到此人……”

    杨应龙微微闭上眼睛,紧张地思索:“那人既已投效朝廷,且答应里应外合,自然不会是主动领兵执行袭扰计划,实则游而不击,伺机投敌的赵文远,那会是谁?此人一旦里应外合,海龙屯绝对守不???那么此人在我麾下,必然是身负要职了,而且必是统兵大将!我们绝对想不到此人是谁。那么他必然是我极信任的人,表现的极忠诚的人了!”

    “田飞鹏、田一鹏?不可能!田家的利益与我杨应龙绑在一起,谁都可以叛,田家不会!”

    “兆龙?也不会!他是我的胞弟!我的大业。他参与甚深,降了朝廷,也难取得朝廷信任,从中取利?!?br />
    “大阿牧陈潇?不会不会!陈潇对我忠心耿耿,前番清洗何恩、宋世臣家族。他出力甚巨。如果他降了,来日何恩和宋世臣绝不会饶他?!?br />
    “何汉良?他族叔祖降了朝廷,他若投降,恰有人接应。不过……纂江之战,在我督促下,他屠了全城,双手沾着近万百姓的鲜血。万历震怒,下旨将何汉良列为绝不受降的必杀之贼!皇帝金口玉言,岂会出尔反尔!”

    将自己的心腹大将仔细想了一圈儿,杨应龙又饶了回来:“田飞鹏和田一鹏也未必不可能??!白泥田氏虽然站在我这一边??赏侍锸先词钦驹谝缎√煲槐?,听说叶小天投桃报李,已经把思州交给田家打理。如果有铜仁田家接纳,并代为向朝廷求恳,为了图谋我播州,朝廷难道真的不会授降?不对,如果是田飞鹏和田一鹏,那么叶小天就没必要瞒着雌凤,而是劝田雌凤一并投降了?!?br />
    “兆龙……,大难临头。亲兄弟怕也靠不住啊。如果兆龙不求富贵荣华,只求保住性命与他这一脉,那么主动投敌,未必不可能啊……”

    “陈潇……。陈潇基于同样的理由,同样也有嫌疑。何恩和宋世臣纵然恨他入骨,可想要害他,终究无法借力于朝廷。而陈潇只要将功赎罪,不被朝廷追究罪责,从此安份守于陈家牧守之地。何、宋二人又能奈他何?”

    “何汉良……,屠了纂江全城,举国惊恨,绝难被赦免。虽然他的叔祖何恩正在朝廷一边,反而是最不可能投降的了?!?br />
    杨应龙想了一圈儿,悲哀地发现,他的亲兄弟杨兆龙和他的大管家陈潇本该是他最信任的人,但是反而有被他猜忌的理由。反而是外戚田氏和被逼从贼的何汉良,反而最为可靠。

    杨应龙思量许久,轻轻拍了拍手掌,一名身段轻盈姣好的女侍卫款款走了进来,这是杨应龙的死士,忠心绝无疑问。

    杨应龙沉声道:“加派人手,给我盯紧了杨兆龙和陈潇!他们有任何异常举动,都马上报与我知道!”

    那死士轻轻点头,影子一般飘了出去。对于主人的命令,她只知服从,绝无疑问。死士自少年时选拔培养,灌输的就是绝对服从与绝对忠诚的理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近乎一台机器了。

    田雌凤看着她的男人有些疲惫的背影,柔声道:“你怀疑是兆龙或陈潇?”

    杨应龙疲惫地捏着眉心,道:“他们嫌疑最大?!?br />
    田雌凤轻轻点了点头。

    杨应龙回过头来,见田雌凤脸颊削瘦,下巴尖尖,怜惜地道:“你受苦了,清减了许多?!?br />
    田雌凤起身上前,握住他的手,轻嗔道:“看你说的,你我夫妻,还这么见外?!?br />
    杨应龙一笑,想要问及她在叶小天营中有无受苦,忽然想到她刚才所说,叶小天大醉而归,此时她从叶小天口中听到他得意之中卖弄的话来,心中忽地一紧。

    酒为色之媒,叶小天大醉而归后,为何雌凤会在他身边?雌凤国色天姿,风情万种,是个男人就能抗拒她的魅力。那叶小天留她在身边那么久,又是可以予取予求之俘虏,他会不会……

    但田雌凤冒险逃出,千辛万苦才赶回来,他实在问不出这种话来。而且即便问出来又能如何,他与田雌凤这对夫妻才是志同道合的真知己,两人多年恩爱,又有共同的孩子,他对田雌凤才是绝对的信任。

    他不信田雌凤会背叛他,就算田雌凤迫于形势,委身于贼,被那叶小天****过,他也无法抛弃田雌凤或者加罪于她了。至少在此时此刻,他的心境是这样的,男儿的独占欲也比不上此时这种相濡于沫的情感。

    所以,话到嘴边,杨应龙又把话咽了下去。

    但田雌凤何等精明,瞧他眼神变化,欲言又止的神情,就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想到自己对叶小天的百般诱惑,如果不是叶小天尚能坚守本心,只怕两人真的早就同床共榻,抵死缠绵,脸上便是微微一烫,不过神色却是如常,说道:“相公多疑了。叶小天私德操守上面,倒是无可挑剔!”

    如果叶小天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感动的泪流满面。就连他的好兄弟大亨和华云飞都不相信他在两性关系上的操守品行,还是田三夫人最了解他呀!

    田雌凤嫣然一笑,又道:“再说,以我的身份,就算我肯从了他,他敢要么?”

    杨应龙一想也是,田雌凤可是他这个大贼首的女人,叶小天正是前程似锦的时候,如果和她有什么瓜葛,那可就把一切都毁了。朝廷一旦获悉这样的消息,绝对再难对他保持信任。

    杨应龙顿时释然,对于自己忽然对如此忠心的妻子产生了怀疑,更是愧疚于心,便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柔声致歉道:“雌凤,是我错了。应龙这一生,风流自诩。直到如今这般时刻,才知道,你是唯一值得我付予真情的女子?!?br />
    夫妻俩轻轻拥抱在一起,大殿上一双贴合在一起的人影,拖曳的好长、好长……

    :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