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6章 无赖典史

夜天子 第06章 无赖典史

    叶小天脸色刷地一沉,厉声喝道:“竖起你的驴耳朵给我听清楚了,你他么少拿徐县丞来压我,县官还不如现管呢,我叶小天一直就是这么无法无天,难道你才知道?”

    曲欣和姜云天听他满口脏话,不像一个官,倒像一个粗汉泼皮,不由一呆:“这位典史大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叶小天转向庭院中所有人,高声喝道:“我的人,当然由我来安排!我叶小天既然官复原职,我的人当然也要官复原职!这是我典史官的权利,哪个不服?”

    曲欣也是豁出去了,一挺胸,大声道:“大人行事草率,卑职不服!”

    叶小天嘿嘿一笑,突然又换了一副无赖模样,笑吟吟地道:“不服好办,不服的尽管去向徐县丞告老子的黑状,你们如果不走,老子就另起炉灶!到时候,看谁抗得??!”

    叶小天这句狠话一出口,众人都不由倒抽一口冷气:靠??!。,,那可是超水平发挥了,怎么破?

    叶小天这是赤祼祼地在抢班夺权啊,而且是肆无忌惮??梢细袼灯鹄?,他这又不算是跳出规则之外,徐县丞敢接招么?碰上这么个浑不吝的玩意儿,那真是横的碰上愣的,活该徐县丞倒霉啊。

    叶小天这话什么意思?他是说,如果徐县丞执意不肯把他任命的那些人调走,他就另起炉灶,单独拉起一支队伍,一个县要是出现两个执法班子,那是什么局面……

    三班六房不是官,大明朝廷只负责给官员发俸禄,吏员和衙役都是靠县里自己发薪水的,县里发的那点薪水其实不够他们养家的,只是象征意义的一笔工资,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是身在公门的灰色收入。

    所以叶小天想另起炉灶的两个先决条件就完全具备了,首先他要能给这些人发薪水,这对叶小天来说并不难,就冲他在山上起造的那幢豪宅,这点工钱纯粹是毛毛雨啦。

    之外就是他能赋予这些人代表官府履行权力的资格,叶小天是典史,只要他承认,他任命的人自然就有这个权力,要知道这些人本来就是正儿八经的正役衙役,在官府里有备案的,被他分派去做什么,还不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所以他想把这些人从茶水房、库房、承发房里调出来,按照他的指示去履行职责,徐县丞也拿他毫无办法。到时候葫县就出现了两套执法班子,这事儿上面是一定不能容忍的。

    可这事儿一旦捅到上面,叶小天固然不好过,他徐伯夷就好过了?好好一个县衙,怎么就弄出了两套执法班子?县丞越过典史,给他指定三班班头,手伸得也太长了吧?典史无视上官,居然另起炉灶,这还有没有点规矩,结果就是两人的政治生命一起完蛋。

    可是看现在这情形,叶小天根本不怕,可徐伯夷也毫无顾忌么?他能把两人之间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暗斗摆上台面?叶小天用他的强势回归整个葫县宣告,我还是我,谁也别想随意摆布我!

    已经开始有人冷静地思考,还要不要跟徐伯夷跟的那么紧?虽说官场上最忌讳不停地改换阵营,可那是对当官的才要求的节操,我只是混饭吃的小吏贱役嘛,没人这么苛求我吧?

    眼见叶小天如此彪悍,曲欣和姜云天都傻了眼,面对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他们还真强硬不起来。真不明白这厮是怎么当上的官儿,别人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规矩,对他来说就像一个屁,跟这种人怎么理论???

    ※※※※※※※※※※※※※※※※※※※※※※※

    徐伯夷在李云聪的陪同下急急忙忙赶回衙门,一见大门紧闭,门前冷冷清清,不由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大白天的,衙门怎么关了?”

    李云聪也有些纳闷儿,随口答道:“大人,先前有死者家眷在门口哭闹,所以大门就关了,可卑职离开的时候,衙门已经开了,却不知何故,再度关闭了?!?br />
    先前有死者家眷闹事,徐伯夷当然知道,这事儿本就是他授意戚七夫人干的,对花晴风他算是看透了,你越是拿捏他,他越是软弱可欺。自从得知张居正垮台,深谙官场习气的徐伯夷就料定叶小天可以逃过一劫,所以想借此事先敲打花晴风一番,免得叶小天一回来,这花晴风又动了心思。

    却不想叶小天刚回葫县便大施淫威,不但把那些苦主连哄带骗地诳走,还把他派人花钱雇来的泼皮无赖全都关进了大牢。徐伯夷本以为叶小天经此一难,做人会低调一些,起码在刚回葫县的时候会夹起尾巴装一阵子老实人,谁知道……

    徐伯夷听李云聪说叶小天已经回来了,并且化解了衙前?;?,便暗吃一惊,从叶小天这番雷厉风行的动作来看,此人不甘寂寞,一回葫县就忙于立威,显然是要夺权啊。

    如今衙门紧闭,徐伯夷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愈发感到不安,徐伯夷马上喝道:“叫门!快,快把门叫开!”

    李云聪抓着兽环用力拍了半天,又声嘶力竭喊了一阵,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徐伯夷毛了,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叶小天即便回了葫县,也只能无奈地仰视他的存在。

    而他,则像高高在上的神祗,冷静、淡漠的,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俯瞰这曾经的对手??扇缃窠鼋鍪窍匮么竺拍毓乇?,就已令他方寸大乱了。徐伯夷迫不及待地冲到墙边,向李云聪招手道:“你过来,蹲下,快蹲下!”

    李云聪一看,县丞大人这是要叠罗汉啊,堂堂县丞,县衙的二把手,实际上的一把手,居然要爬墙,亏他想得出。

    李云聪刚跑出两步,大门旁的角门儿“吱呀”开了一道缝隙,探出一颗满头白发的脑袋,小心翼翼地向外探看着。李云聪一看那人,便没好气地道:“老卢头,怎么是你,门子哪去了?”

    老卢头冲他翻个白眼儿,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道:“怎么着,老头子我给你开门,你嫌怠慢了是吧?成!那你在外边等着吧,等别人大开中门,吹吹打打迎你进来!”

    老卢头说着就要关门,这扫地老头儿以前常和李云聪一起下棋,两人交情不错,可后来李云聪跟了徐伯夷,而老卢头却是叶小天最狂热的粉丝,两人从此形同路人了。

    李云聪赶紧按住角门儿,怒道:“老卢头儿,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县丞大人要进门,休得无礼。县丞大人,这里,这里,门开了!”

    徐伯夷刚把袍袂下摆掖进腰带,摆出一副要爬墙的架势,忽见门儿开了,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冲着老卢头怒冲冲地问道:“青天白日的,为何大门紧闭?”

    老卢头儿咧嘴一笑,道:“回县丞老爷,典史老爷召集八班九房一干人等训话呢,没有人守门儿,这大门自然就关了?!?br />
    “什么?”

    徐伯夷眉头一跳,马上冲进门去,李云聪狠狠地瞪了老卢头一眼,紧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了进去。老卢头冲着李云聪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口,骂道:“狗腿子!”

    老卢头把角门儿一关,忽又满面笑容了。在他眼里,叶典史专治各种不服,徐县丞既然主动找虐来了,这等好戏岂能不看。

    老卢头兴冲冲地跟上去,刚刚迈过仪门,忽听大门口又是一阵激烈的拍打声,老卢头好不耐烦,只得折身往回走,一边走一边不耐烦地叫道:“来了来了,别敲了!”

    老卢头赶到大门口,还不等他上前开门,忽然就觉空中一暗,仿佛漫天阳光都被乌云遮住了。老卢头抬头一看,就见黄乎乎的好大一砣从天而降,把老人家吓得一个屁墩儿坐到了地上,失声叫道:“什么玩意儿这是?”

    徐伯夷闯进县衙,一路看去,见各处全无一点声息,就知老卢头所言不假,叶小天果然召集八班九房训话去了。徐伯夷心中顿时升起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如今的葫县可只有他才有资格召集所有人训话啊。

    谁能想到,叶小天刚回来,就动用了连他轻易也不会动用的权力,这是迫不及待地夺权啊。那些胥吏衙役们也不争气,他叫你去你就去么?

    他却不知,曲欣、姜云天、吴伽雨等人此刻已是后悔不迭了,早知这叶典史从南京回来就变成了疯狗,他们才不应命呢,这不是因为好奇么?嗨,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徐伯夷冷笑着走进前院,就见院子里站满了人,厅前雨檐下,正站着一人,赫然就是叶小天,叶小天此时正神采飞扬地向众人训着话,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徐伯夷也不做声,站在那里听了一下,叶小天竟然在批评户科、工科等六房胥吏做事不能尽忠职守,批评皂快捕三班衙役胆小怕事。徐伯夷越听越不是滋味儿,你以为你是谁???你个小小典史,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

    徐伯夷越想越怒,忽然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庭院中足有上百人,可是鸦雀无声,徐伯夷这一声咳嗽,自然满院毕闻,一见徐县丞到了,庭院中顿时一阵骚动。正在高谈阔论的叶小天也住了口。

    叶小天看向徐伯夷,慢慢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徐伯夷也正盯着他,同样似笑非笑的表情。两人目光一对,恰似针尖对上了麦芒,锐利的刺眼。

    :月末啦,各位英雄,请投出您的月票!

    .r1152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