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8章 二雌相争

夜天子 第88章 二雌相争

    田雌凤此来石柱,所带的人手并不多。毕竟石柱属于四川治下,杨应龙暂时蜇伏,观望时政,这时大举派人前往石柱的话就太敏感了。而且此次石柱马氏内乱,他纵然多派许多人手用处也不大,除非直接派兵来,而兵又是绝不能派的。

    田雌凤这次过来,主要是了解石柱具体情形,代表杨应龙做出最合理的选择。毕竟她是最了解杨应龙心思的人,她做出的判断,纵然是杨应龙亲自赶来,能做出的选择也是大抵如此。

    但,杨应龙还是低估了田雌凤的嫉妒心。也许他是对于自己的掌御能力太过自信,又或者他是太相信自己对田雌凤的许诺会打消田雌凤的戒心。

    孰不知对田雌凤而言,后宫争宠无异于职场角逐,对于一切潜在威胁,一切可以打击、消灭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杨应龙凭着高贵的地位、英俊的仪表、超卓的风度,可以令许多品貌卓越的女子为之倾心,但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女人。

    田雌凤把人唤到身边,开始安排起来,叶小天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细细地品味着田雌凤的每一个动作,表面上看来,她的整个安排绝对没有破绽,或者说,是最佳的选择:尽最大可能保全覃氏一派的实力,如事不可为,则搭救覃氏母子,逃至播州。

    然而,已经对石柱情形十分了解的田雌凤应该明白,覃氏的力量已经仅限于石柱一地,四面八方都被马氏“叛军”所包围,她是留还是走,应该马上做出决定,如果此时还抱着万一的希望继续负隅顽抗,那么当四围合拢成铁壁铜墙之时,再想走就晚了??烧庖坏闼坪醣惶锎品锖雎粤?。

    “夫人,我……能帮什么忙?”等到众部属按照田雌凤的吩咐纷纷散去时,叶小天鼓起勇气对田雌凤道。

    田雌凤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

    叶小天点点头:“我想……做点事情!”

    田雌凤饶是一向狡黠。这时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件事里,你能做什么?”

    叶小天沉稳地道:“怎么不能?我与马斗斛、马千乘父子有旧,而且我是逃亡的卧牛司长官,不管凭着其中哪一样身份。一旦事败,落入马邦聘等人手中,他们都不敢伤害我,这就是我最大的保障了?!?br />
    田雌凤开始有兴趣了,点点头道:“说下去!”

    叶小天道:“覃氏想取马斗斛而代之。我呢,则要取代已经死去的二弟,说起来……有些同病相怜。帮她,就是在帮我自己。如果我能成功地帮到她,我想……对于树立我自己的信心也有莫大帮助?!?br />
    “这……是一种修行?”

    田雌凤若有所思地笑笑,转首望向平寂如静的碧湖,一片柳叶飘飘而下,落在水面上,仿佛一叶小舟。一尾小鱼忽然从水底冒出来,探头啄了一下。推得那片柳叶向前一荡。

    田雌凤也是心中一动:“在我的调教之下,这叶小安越来越像样子了。让他参与一下,不是坏事。不有所经历,他如何独挡一面?而且有他参与,我就有了一个最有力的旁证,来日救不出覃氏,天王也怪我不得?!?br />
    田雌凤想到这里,点点头道:“好,那么……救出覃氏的重任,我就交给你啦!”

    ※※※※※※※※※※※※※※※※※※※※※※※※※

    马氏一派的土司、土舍、头人们并没有试图做出阻止所有人进入石柱府的徒劳之局。大路小路千万条,全部的阻截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他们只能阻止大队商贾和兵马的进入,对石柱府形成实际意义上的制裁与围困。

    叶小天穿着那身毕兹卡族的传统服饰,在三四名同样装扮的侍卫陪同下进了石柱城。经过城郊的时候。见到许多已经被烧毁焚尽的残垣断壁,那都是之前马邦聘等人率兵杀至石柱城下时造成的战争创伤。

    城门口戒备森严,虽然不禁出入,但盘查严了许多。此次田雌凤带到石柱来的人,也都是专门挑选过的。其中便有人上前答对,一口标准的当地土话。又塞了点钱,只说是族人逃避战乱,要进城去。那土兵对他们搜索了一番,未见携带兵器,便也挥手放行了。

    因为战争,石柱府变得一片萧条。

    街头的小商小贩稀稀落落,再不复往日繁荣。米店前簇拥着许多百姓,而那门扉大多只开了半扇,门口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持棍伙计,一次只放一个人进去,门口标示价格的竹牌子上的米价都翻了数倍不止。

    叶小天一行人进了城,慢慢转悠到土司府左近,这里的防范更加森严,几人在四周一转悠,因为他们年轻力壮,立即就引起一队巡弋土兵的注意,主动围了上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土兵小头目冷冷地质问他们,满脸怀疑神色。

    叶小天伸手拦住了欲上前答话的侍卫,挺身而出:“我们要见覃夫人!”

    那土兵小头目一惊,叶小天又道:“你可以告诉夫人,我们从播州来!”

    那土兵头目上下看了他们几眼,挥手道:“看住他们!”便急急向土司府中送去。叶小天泰然而立,过了两盏茶的功夫,那土兵头目回来了,态度大改,一见叶小天,便毕恭毕敬地道:“夫人有请!”

    转朱阁,低绮户,土司府内雕梁画栋,华美奢糜,完全看不出一点正处于战事之中的紧张气氛。叶小天等人被带到一处院落外,其他人都被留在院外,只有叶小天一人被带进去,穿过一条长长的藤萝葡萄的廊庑,来到一处天井中。

    那土兵小头目止住了叶小天,径自入内禀报,随后叶小天就被引进了正厅。叶小天曾经来过这里,这里正是土司治理所属、统驭诸头人的所在,也就是民间所称的银安殿。

    覃氏夫人一身靛青色的衣衫,坐在马斗斛曾经坐过的主位上,而掌印夫人的副位却已撤掉。所以上首本应是两张椅子,此时却变成了一张。

    覃氏夫人坐在上首,麾下几个铁杆心腹以及她的儿子马千驷则分坐左右。覃氏夫人本来故作沉稳。大概也是想在心上人的部属面前表现表现??伤患慈耸且缎√?,惊得花容失色,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你!”

    叶小天微微一笑:“见过夫人!”

    覃夫人厉声道:“叶小天,你来做什么?”

    叶小天道:“莫非夫人以为。我是为了马土司和千乘兄而来?”

    叶小天笑着看了一眼同样一脸敌意的马千驷,轻轻摇头:“夫人,在下上次来,确与千乘兄走的比较近??墒欠蛉怂坪跬?,在下之所以出现在四川。却是因为受了杨土司所托?!?br />
    覃夫人脸色稍缓,上下看了叶小天几眼,道:“你……因何而来?”

    叶小天左右扫了一眼,覃夫人摆摆手,众心腹便纷纷站起,向覃夫人抱拳一礼,鱼贯退下。叶小天注意到,这些人对她执的都是严瑾的对土司之礼。

    叶小天心中暗笑,丈夫只是被流放口外,又非杀了头。长子只是因为殴打官差暂且拘禁??峙铝鲈碌睦味甲坏?,这就迫不及待地自立为土司了,难怪激得马氏诸头人不满。

    众头人退下,但马千驷并未走,等众人退下后,他便起身走到覃夫人身边,一起看向叶小天。叶小天道:“在下是受播州杨天王所托,前来石柱的?!?br />
    覃夫人微微失望:“杨土司……他没有来么?”

    叶小天道:“重庆知府王士琦正以钦差身份驻节于松坎,杨天王要亲自接待,离不开身。惊闻石柱之乱。杨天王非常牵挂。这一次不仅我来了,播州三夫人也来了,正在城外,伺机解救夫人!”

    “田雌凤?”

    覃夫人醋意顿生。但忽然意识到儿子就在身旁,忙又收敛道:“我与她是儿女亲家,杨土司肯让三夫人亲身涉险,覃氏感激不尽。却不知杨土司打算如何助我?”

    叶小天道:“四川之事,天王目前实在不宜插手过深?!币缎√焖档秸饫?,从袖中摸出田雌凤转交给他的杨应龙的亲笔信。双手呈上,道:“这是天王写给夫人的信!”

    覃氏急忙接过,刚刚拆了火漆封印,抽出信纸,见儿子凑过头来,不禁瞪了他一眼,马千驷又缩回了头,有些不太高兴地嘟起了嘴巴。

    杨应龙信中只稍提了几句亲腻问候的话,接着就说起了他目前的处境,无法亲身前往石柱帮她的苦衷,最后提出,如果可能,就尽量打败马氏诸头人,彻底统治石柱,做为他未来举事的一支强力外援。如果不能,便退而求其次,尽量拉出一支队伍,投奔播州。如果这一点也不可能,那就只身逃出,确保自身的安全。

    覃氏看了信心中一暖:“应龙终究是牵挂我的?!痹俳畔缚匆槐?,她也不甘心就此逃走,她若能将整个石柱为杨应龙所用,将来在杨应龙面前的地位和儿子的地位才大不相同。即便做不到,也该尽量拉出一支队伍,否则她拿什么和两个哥哥都做了兵马大总管的田雌凤争?只身逃出,实是下下之选,她是绝不愿采用的。

    覃氏看完了信,细细思忖一番,道:“田夫人希望本夫人怎么做?”

    叶小天按照田雌凤的交待,毕恭毕敬地道:“如今马氏诸头人纷纷反了石柱,仅靠石柱一地,实难维系,为夫人安全计,田夫人自然是希望夫人能尽快和二公子前往播州?!?br />
    覃氏暗暗冷笑一声,心道:“田雌凤果然打得是这样的算盘!”

    覃氏逆反心起,冷起俏脸道:“石柱尚未失去一搏之力,此时放手,殊为可惜!叶长官,请你转告田夫:覃氏是不会只身而走的,就算不能一统石柱,本夫人也能拉走一支人马!”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