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7章 竹海奕

夜天子 第87章 竹海奕

    石柱情形紧急,田雌凤不便在松坎多待,次日又让叶小天在钦差王士琦面前露了一面,田雌凤便带着他,踏上了前往石柱司的旅程。

    由此往石柱司的地盘去并不是很远,因为松坎本就在贵州和四川的交界地区。石柱司并不比播州弱小多少,之所以声名不及播州杨应龙响亮,是因为受朝廷统治的程度深浅不同。

    如果仅以地盘来说,石柱马家统治着九溪十八峒,九溪是秀山县的清溪、右溪、土溪、庙溪、哨溪、溶溪、酉阳的后溪、湖南花垣的叠溪、贵州松桃的满溪。

    十八峒是秀山的上下宋龙峒、打妖峒、鲁必潭峒、俊倍峒、地隆箐峒、上济峒、南容峒、地寅峒、晚森峒、威平峒、容平峒,酉阳的息宁峒、巴息峒、酉酬峒、治酉峒,湖北来凤的九灵峒、贵州松桃的九江峒、云罗峒。

    由此可见,石柱马家实际所辖的地盘,包括了四川、贵州、湖南、湖北的一部分,如此领域,当然称得上是四川数一数二的大土司。只是其自治之权虽重,受朝廷节制的程度也重,马斗斛因为擅改矿政就能下狱、流放,同样的制裁放在贵州那边的大土司身上,很难做得到。

    但即便如此,这片地区的统治区依旧属于马家,这也是马家不反的根本原因,不然的话,恐怕马斗斛是不会接受这样的处治的。然则马斗斛被流放口外后,马家却是风起云涌,内部大乱。

    田雌凤等人从贵州松坎赶往松桃,路程并不远。而一进松桃,也就等于进了石柱司的地盘了,此地有三大溪主、峒主,分别统治着满溪、九江峒、云罗峒,这都是石柱司的下属地盘。

    满溪、九江峒、云罗峒三地距石柱太远,没有参与此次对覃夫人的讨伐,一直保持着中立观望状态。所以这三地的气氛也不是特别的紧张,田雌凤和叶小天得以从容由此穿过,渐渐进入石柱司的核心地盘。

    石柱府东山上,绿竹林。

    竹林深处。篁竹形成一片竹的海洋,漫山遍野,无边无际。竹林深处,天然形成的小径尽头,一座简陋的就地取材建成的小厅仿佛一把小伞。静静地立在那儿,亭旁就是一汪碧潭绿水,其静如镜,此情此景,俨然就是一副神仙化境。

    亭中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土家毕兹卡族的传统服饰,琵琶襟的上衣,头缠青丝手帕。女的头裹刺花巾帕,衣裙刺绣花边,下着过膝的百褶裙。以布缠腿。

    毕兹卡属于古人所称的武陵蛮、五溪蛮,喜着五色衣,所谓五色衣,就是色彩斑斓的衣服。所以这一男一女,衣着都尽显鲜显,男的俊俏、女的俏媚。

    这样一双青年男女,倘佯在这仙境一般的竹海静湖之间,却不是在相偎相依,你侬我侬,而是在做着与此绝不相称的举动:他们在奕棋。

    这看起来灵秀媚惑。既有几分妇人的丰腴秀润、沁骨的风情,又有几分少女的纤柔如水、明艳动人的女子,自然就是白泥田氏的大小姐、播州杨天王的三夫人田雌凤。而坐在她对面的却是叶小天。

    “罢了,不下了!”

    田雌凤纤手一拂。把一盘的黑子白子儿都拂乱了,神色间竟似有几分输了棋不甘心的娇憨味道,叶小天的目光不由一凝。此女虽野心甚大不让须眉,可其美丽却也并不丝毫不打折扣,而对于女人的美丽,又有几个正常的男人能够不去喜欢?

    田雌凤显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不过并未生气。她早就适应了男人惊艳的眼光,对于叶小天这种带些侵略意味的目光,貌似也开始免疫了,或者说是----习惯了。

    田雌凤慵懒地伸了个腰,道:“你的棋艺蛮高明的嘛!”

    叶小天一边拾着棋子儿,一边笑道:“年少时在天牢里跟那些犯官们学的?!?br />
    叶小天说到这里,心中陡然一惊,如此美景、如此美人儿,他的戒心似乎也降到了最低头,这句话很是有些问题,如果田雌凤对他兄弟俩了解足够多的话。

    叶小天立即补救,手上一停,露出缅怀模样,伤感地道:“我二弟的棋艺比我更高明些。那些犯官们常说,我二弟天份出众,将来必能出人头地??上А?br />
    叶小天黯然低下头,田雌凤笑了笑道:“他确实做到了啊??上?,天妒英才,一个人有本事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运气!一个气运加身的人,远比一个有本事的人,走的更远!”

    田雌凤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顿,道:“你觉得,天王是不是一个有大气运加身的人?”

    叶小天陪笑道:“天王自然是有大气运的人,要不然,岂能贵为天王!”

    田雌凤摇摇头,道:“那是底蕴,无关气运。你能从一介狱卒,成为一方土司。赤手空拳,白手起家,这才叫气运。我不惜余力拉拢你为天王所用,这也是个原因……”

    田雌凤的双眸变成了一双弯弯的弦月,异常的勾人:“有大气运的人,身边的得力臂膀,必然也都有大气运?!?br />
    叶小天哑然,他没想到田雌凤图谋的不仅仅是他掌握的力量,还因为田雌凤的迷信:她认为自己能有今天,是气运加身!这样命格强硬的人站在杨应龙身边,才能更加壮大杨应龙的气运。

    田雌凤见他发怔,不禁嫣然一笑,伸手也捡起棋子儿来,刺绣花边的袖筒儿因她一探手,露出一截肌骨莹润的皓腕:“你觉得,天王有没有得天下的大气运?”

    叶小天陪笑道:“那是自然,天王他……”

    田雌凤猛一扬眉,眉梢眼角藏着的尽是含而不露的锋芒:“说你的真心话!”

    叶小天身子一震,窒了一窒,这才讪讪地道:“我……我觉得,朝廷坐拥四海,强大无比,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吧?”

    田雌凤撇了撇嘴角,道:“谁人的天下,是当别人比他拥有更加广阔的地盘、更加庞大的人口时才夺下来的?刘邦项羽当初有什么?李渊也不过据有太原一地,赵匡胤不过是柴世宗麾下一将,本朝太祖更不用提了,都是你这样想法,现在天下还是大夏朝呢,连商周都不会存在!算了算了,我问你这些做什么!你所说的,无关气运,而是气魄、胆量!你的气魄胆量……”

    田雌凤有些鄙夷地看着叶小天,叶小天似乎受不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如此鄙视,挺起胸膛道:“我的气魄胆量又如何?谁天生就有问鼎天下的勇气?如果我也有杨天王那等雄厚的资本,哼!哼哼!”

    田雌凤展颜一笑,道:“你没有天王那样的资本,如今却有机会拥有卧牛岭。一旦你成功地替代你已死去的弟弟,那么你至少可以成为一方诸侯!我会帮你,但你自己,也要有这个勇气和决心!”

    叶小天慢慢攥紧了双拳,沉声道:“我会的!”

    这些时日,叶小天正在渐渐改变以往的懦弱模样,田雌凤于不知不觉间也接受了他的这种转变??吹揭缎√煨判氖愕哪Q?,田雌凤满意地一笑,正要再给他打打气,远处忽然有人快步走来。

    叶小天和田雌凤扭头望去,就见一个同样身着琵琶襟上衣的青年汉子,正健步如飞地向这边走来,惊起林中一些飞鸟。有些竹叶被飞鸟振落,飘摇到静寂如镜的湖面上,荡起丝丝涟漪。

    那人到了田雌凤面前,抱拳道:“夫人,属下潜入石柱府,已经将一切情形探听明白……”

    那人把他潜入石柱府打听到的情形对田雌凤说了一遍。覃氏夫人以为丈夫入了狱、长子也受了牵连,她就可以一家独大、独掌大权了,孰料她太高估了自己。

    马家那些土舍、大头人们,平素乖的跟一只只小猫儿似的,其实完全是因为对她所看不起的那个粗鲁莽夫的丈夫的恭顺。而长期以来,丈夫对她的言听计从,让居于幕后运筹帷幄的她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以为这些人根本就是无能的,根本畏怯的就是她,她那个无能的、愚蠢的丈夫一直以来就只是她统治石柱的一个传话筒。直到马斗斛入狱,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在她眼中狗屁不如的马斗斛,才是石柱众土舍、头人真心服从的领袖,而她只不过是狐假虎威的一个角色罢了。

    马邦聘、马斗霖等十余位马氏家族的土舍、大头人们纷纷反对覃氏自立为女土司,先是发生激烈争执,继而众土舍诉诸武力,聚众围攻土司府所在地,双方大打出手。

    覃氏夫人此时才发现她的号召力究竟有多小,只有直属于土司府的那些土兵才肯听从指挥,是以节节败退,如今九溪十八峒真正由她控制的地盘,不过是土司府所在之一地而已,各地纷纷自立,她只剩下了一个统属各方的名份。

    田雌凤听那探子说罢,心中有些莫名的快意,微微一笑,评价道:“不自量力!就凭她这样愚蠢的女子,还想统驭群雄?”

    叶小天坐在一边,暗想:“珺婷不错,按我授意,鼓动马氏诸头人造覃氏的反,果然把那个狐狸精逼上了绝路?!?br />
    叶小天咳嗽一声,做出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道:“夫人,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田雌凤眼珠转了转,暗想:“若我不作为,天王得知,必然不喜。虽然不能把她救出来,可这姿态还是要做一做的!”想到这里,田雌凤便道:“覃氏在石柱,已经站不住了。救她回播州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