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1章 直男的求婚

夜天子 第61章 直男的求婚

    叶小天和马斗斛一行人越接近重庆,马千乘的神情就变得越亢奋,满面红光,仿佛刚喝了二斤老酒。

    爱情的力量当真奇妙,它可以让人有脱胎换骨的变化。爱情的由来更是莫名其妙,马千乘本来一心想打败奏良玉扬眉吐气。他一开始接近秦良玉并未怀什么好心,而是想用另类一些的办法征服他心中不可战胜的这只母老虎,但是看他现在的样子,谁也不会怀疑他正沐浴在爱河之中。

    马斗斛看着儿子那张幸福而兴奋的面孔,心里头也不禁怦然一动。他还不知道那位秦姑娘是否真如叶小天所讲那般了不起,可是看到儿子一脸的幸福,马斗斛不禁动摇起来:

    或者,即便那位秦姑娘没有叶小天吹嘘的那么好,也可以纳她为儿媳吧,只要儿子真的喜欢。

    马斗斛深爱覃氏,所以对于许多风言风语,或许是因为没有拿到真凭实据,又或者是鸵鸟心理,他全都忍耐下来,但他的婚姻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伤害,恰因为自己的婚姻不算圆满,他不想让儿子步自己的后尘,所以才会在见了儿子幸福的笑脸后,动摇了意志。

    不要以为石柱马家是个小土司,石柱马家直接下辖十三个峒寨,大山之外是陈、伍、高、崖、罗、向六族,大山之内是谭、刘、奉、何、冉、江、白七族。忠路、酉阳、唐岩、沙溪等司,皆推石柱为司长,冠于川东。

    其地位、实力,较之贵州的四大天王并不稍逊,否则当初也不至于够资格和杨应龙称兄道弟了。只不过,四川土司虽然拥有极大的自治权,但是受朝廷直接控制、影响的地方也多,不比贵州土司逍遥罢了。

    这样一个大土司,能在考虑继续人的婚姻大事时,忽略对方家世、地位等因素,不得不说,覃氏夫人的风流往事在其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如果不是因为覃氏夫人的不忠,马土司未必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儿啊,你去吧!到了重庆府,好好带兵!别因为打下一个龙阳峒,尾巴就翘上天去,龙阳峒,可是叶土司帮你出谋划策才轻松打下来的,算不得你的真本事!”

    马千乘一开始是真的按叶小天所说,想着把那只母老虎娶回家,把她变成一个受气的小媳妇儿,天天以泪洗面,以报四次被擒之辱,可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弄假成真,真的喜欢了秦姑娘。

    这时眼看快马一鞭就能见到秦良玉,马千乘心花怒放,父亲这般说话,他也不觉难听,只是满脸傻笑地连连点头。

    马斗斛瞧儿子那傻样儿,也有些忍俊不禁,用马鞭在他肩头“啪”地敲了一记,道:“滚吧!老子去忠州访一访,那位秦姑娘只要人品端庄、样貌也过得去,老子不会难为你们的,没出息的东西,快滚!”

    马千乘一听老爹这么说,更是喜出望外,连忙道:“谢谢爹!爹,二娘,我走了??!”

    马千乘傻笑两声,拨马驰向叶小天一方。宣夫人坐在车中,瞧他深陷情网的模样,也不禁失笑。马千乘虽是掌印大夫人所生,但那时大夫人性喜游猎、非常贪玩,反不及她这二夫人性子沉稳,马千乘几乎是她一手带大的,实与她亲生的儿子一般无二,瞧见马千乘高兴,她也替马千乘高兴起来。

    叶小天对马斗斛拱了拱手,道:“伯父,小侄此去就要回贵州了。来日有暇,还当至石柱拜访伯父。伯父若是有机会去铜仁,千万要到卧牛岭做客,让小侄稍尽地主之谊?!?br />
    马千乘对叶小天观感甚好,只是他并不知道叶小天如今与播州杨应龙走的很近,否则的话是否还会有这么好的观感就不得而知了。

    马千乘扬了扬鞭梢,豪爽地笑道:“好??!川黔两地也不算如何遥远,有机会老夫会回去的!贤侄,一路顺风!”

    ※※※※※※※※※※※※※※※※※※※※※※※※※

    马斗斛与宣夫人刚刚离开,马千乘就兴奋难捺地对叶小天道:“叶兄,咱们快走吧!”说完也不待他回答,便催马一鞭,当先驰在头里。

    各地受征调而来的土兵就驻扎在重庆北郊,叶小天一行人要回重庆也要先经过这里,他又有心交好马氏父子,自然是陪着马千乘先去土兵驻地了。

    此次来土兵驻地,发现与上次大有不同。上一次来时,许多茅屋盖得乱七八糟毫无规划,灶坑到处乱挖,土兵们更是到处方便,弄得驻军营地又脏又乱,若非如此,李经历也不可能在其中混水摸鱼了。

    可这一次来,发现情况大有改观,营地屋舍大多整整齐齐,虽然还是就地取材的茅屋,可整齐、整洁,看起来就大不一样。在营地后方树林中,还有一些明显是茅房的所在。

    土兵都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军,军纪、卫生方面根本就无从谈起,如果他们本来就有规矩,上一次也不会这么乱了。叶小天在卧牛岭也是带过土兵的,为了给他们立规矩,着实费过一番心思,看了这一幕,不禁啧啧称奇。

    他却不知,这些各地的土兵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完全是因为秦家兵的表率作用。秦家兵在秦良玉的统率下,那可是一支不亚于正规军的队伍,其他土司派来的带兵官每日里都能看到秦家兵的军纪严明、看得到人家一位小姑娘驭下有方,心中岂能没有一点触动。

    其中只要有那么一两家的土官有样学样儿,使得自家的驻地大为改观,就足以带动更多土官学习了,所以叶小天等人离开不过十余日,再回来时已然大不相同。

    “嘿!嘿!杀!”

    秦家营地里,横七竖七一个方阵的白杆兵,正在演练枪法。秦小姑娘紧扎着板整的腰带,纤腰欲折,一身白色劲服,负着双手,挺着骄傲的酥胸,在队伍前边缓缓巡视,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娘子!”

    正向叶小天虚心求教泡妞手段的马千乘一见秦良玉,登时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当即策马奔去,到了秦家营地前,翻身下马,大步如飞地闯了进去,把叶小天和田彬霏等人目瞪口呆地抛在原地。

    “娘子?”叶小天和田彬霏面面相觑,马家大少连虚幻和现实都分不清了?自己想着要让人家做他媳妇儿,就一厢情愿地已经把人家当了你媳妇儿?

    马千乘这一声大吼,把那七七四十九名正在练枪的秦家土兵全都震住了,四十九个人端着白杆枪儿,欲刺不刺地看向马千乘。

    秦良玉正负着小手儿,在队伍前边巡走,指点姿势不正确的土兵,听见马千乘这声吼,扭头看看他,又有些茫然地四下瞅了瞅。

    这些天少了这个家伙纠缠、聒噪,秦小姑娘还真的有点不适应了呢,但是……忽然看见他回来,明明心中一喜的,为什么……?秦良玉又茫然地左右看了看。

    田彬霏看着马千乘大步走过去,对叶小天道:“你猜几句话后,秦姑娘会一脚踢开他?”

    叶小天沉吟了一下,有所保留地道:“女人心,海底针呐……”

    马千乘大步流星地冲到秦良玉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一双小手合在自己的手掌当中,喜孜孜地道:“娘子,我爹已经去忠州向你爹求亲了,哈哈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娘子了!”

    叶小天和田彬霏目不转睛地看着秦良玉,小姑娘脸儿没红,却也没恼,她看着马千乘,一双杏眼越张越大:“你……你有病吧?”

    “我没有??!”马千乘诧异地看了看自己,屈起双臂,摆了个雄纠纠的姿势:“你看,我很强壮,没生病??!”

    秦姑娘终于被马千乘打败了,她翻了个俏巧的白眼儿,道:“什么叫我是你的娘子?”

    马千乘兴高采烈地道:“真的!我回家就跟我爹说了,我爹已经去忠州秦家寨向你爹求亲了!我们很快就能拜堂成亲了!”马千乘说着,再次欢喜地抓起了秦良玉的小手。

    “秦良玉反手一叼马千乘的手腕,拧身、扛肩,一个“大背”,马千乘就重重地夯在地上……”

    这是叶小天和田彬霏不约而同想到的画面,但事实再次打破了他们的幻想,秦姑娘的脸终于红了起来,她红着脸儿,爽快地道:“求亲?你家求亲,我家就得答应吗?你想娶我,成!除非你能打赢我!”

    叶小天和田彬霏都傻了眼,马千乘不是寻常人,秦良玉又何尝是,这还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

    马千乘也傻了眼,他能打过秦良玉么?虽然很大男人的马千乘从来没有承认自己不是秦良玉的对手,但他心知肚明,就算把两个他绑在一块儿,也不是人家秦姑娘的对手。

    马千乘立即垮下脸来,结结巴巴地道:“比武……就不用了吧,万一伤了谁……都不好!”

    秦姑娘乜了马千乘一眼,傲娇地扬起了下巴:“比武都不敢,还想娶我?哈!赢不了我,门儿都没有!”

    秦姑娘负着双手,很傲娇地走开了,秦家土兵以及秦良玉的大哥、小弟围过来,一阵起哄嘲讽声中,马千乘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灰溜溜地走了出来,哭丧着脸对叶小天道:“叶兄……”

    叶小天忽然笑了,他拍了拍马千乘的肩膀,顺势一勾马千乘的后颈,把他拉到面前,小声地道:“跟她比!你一定赢!”

    :直男求月票、推荐票!.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