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7章 先发制人

夜天子 第47章 先发制人

    叶小天开了房门,进来的却不只田天佑一人,他领进来的居然还有一位姑娘----秦良玉。田天佑就是带秦姑娘来找叶小天的。

    叶小天有些意外,向秦良玉一问,这才知道秦家壮丁在城外划定的地点驻扎下来之后,同其他队伍间做了些交流。在这些交流当中,秦良玉获悉了孛拜兵马做战的一个要点:箭上淬毒。

    这个毒,并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那种毒药不但难以弄到,而且价格极其高昂,谁打仗也消耗不起。孛拜兵士箭头上只是涂抹砒霜、巴豆等毒素,这些毒素沾染在箭簇上只有微量,不足以致命,但它可以产生缓慢中毒效果。

    这样的效果,足以阻碍敌方伤员迅速恢复,而且它的感染恶化后很可能会在很久以后要了一个人的命或者截肢残废,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去遏制感染产生的恶化效果。

    秦良玉是会知兵用兵的人,最为明白战前准备的重要,她可不想让自己带出来的秦家子弟兵轻率地丧命疆场,又或变成“天残地缺。中了毒箭之后若能及时清洗、解毒,是能有效避免它的恶化效果的,所以秦良玉上城里转了一圈,本想买些相关药品,却不想城中所有的药铺都被“军管”了,药品的进、销,统一官兵负责,不能私下买卖。

    秦良玉去见当地驻军将领荆千户,可这位军爷却不给她面子,秦良玉万般无奈,忽然想到叶小天也是官,而这是她在重庆城里唯一认识的一个官,虽然两人的初次相识并不愉快,但是想到多做一分努力就可能挽救许多寨中丁壮的性命,秦良玉还是硬着头皮来找他帮忙来了。

    叶小天倒没有那么小气,况且他与田彬霏私下议论时,对秦良玉发明的白杆枪以及独特的用兵之法很感兴趣,只是苦于没机会求人点拨。现今总算有了结善缘的机会,他岂会拒绝?

    不过,叶小天也不确定自己出面是否就能帮到秦良玉,对于那些官老爷们的习气作风。叶小天再了解不过。和他们打交道,你就算好处都递上去了,照样打着官腔磨得你欲仙欲死。

    所以,叶小天略一斟酌,对秦良玉道:“叶某虽也是官。却不是四川的官,不知那荆千户能否给我几分面子。这样吧,你且在此歇息一下,我去寻那荆千户商量商量?!?br />
    秦姑娘一个女儿家,怎好独自留在一个男人居处,便道“多谢叶大人帮忙,既然叶大人出面,你我何不同去,若那军头儿肯批条子,小女子也好尽快去采购药材?!?br />
    叶小天莞尔一笑。道:“这种私相托请的事,人多了反而不好!”

    秦良玉一瞧他的表情,忽然明白过来,叶小天光凭面子,只怕未必能让那位荆千户松口,毕竟既非一个系统又非一个地方为官,但若是许那荆千户一些好处……

    若要许人好处,当然是人越少越好,参与的人多了,只怕那荆千户有所顾忌。反而不敢收受了。

    想到这里,秦良玉便点点头,道:“既如此,有劳叶大人?!彼底抛孕渲忻鲆桓銮?。对叶小天道:“需要多少花销,大人尽管取用!”这钱袋里的钱是她准备用来采购药材的,但是现在打通不了关节,她就买不了药,所以也只好拿出来先用以疏通关系了。

    叶小天笑了笑,并未接钱袋:“我先去碰碰运气。如果那荆千户肯通融,也不必当场塞好处给他的,等我见过了这位军头儿再说?!?br />
    叶小天刚说到这儿,马千乘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了起来:“叶兄,叶兄,你没出去吧?”

    吧嗒吧嗒脚步声响,马千乘出现在门口儿,笑嘻嘻地道:“城郊一片荒凉,实在无甚耍子,不如咱们……咦?”

    马千乘一眼瞧见了秦良玉,登时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贼兮兮的表情颇为暧昧。也难怪他会有这样的表情,叶小天有客到,田天佑是不便陪侍一旁的,此刻已经退下了,房中如今就只叶小天和秦良玉两人。而这两人又是原本绝不该走到一起的,马千乘见了如何会没有想法。

    秦良玉被他看得心头火起,猛地俏眉一竖,娇斥道:“看什么看!”

    马千乘撇嘴道:“哟!你是皇家公主怎么着,看都不许看啦?心虚胆怯了吧?恼羞成怒了吧?捉奸捉双了吧?啊……,叶兄,小弟可不是说你……”

    忽然觉得这比喻不妥,马千乘赶回扭头向叶小天解释,叶小天捂住了眼睛……

    一条手臂蛇一般穿过了马千乘的肋下,马千乘风车一般在空中旋转一匝,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摔得七昏八素。

    巨大的声响震得地板一阵剧颤,不过估计楼下房间暂无人居住,并未听到抗议声,倒是住在其他房间的田彬霏、田天佑、冬长老等人纷纷从房里出来,挤到门口观看。

    马千乘被摔得奄奄一息,眼冒金星,他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儿,艰难地坐起,喃喃自语:“你想……杀人灭口啊……”

    “你还说!”

    秦良玉一个清白大姑娘家,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说,当真是羞气交加,随着她的一声娇斥,一只粉鼻“砰”地一声就击中了马千乘那英挺的鼻子。

    马千乘两眼发直地看着她,两道鼻血蜿蜒而下。

    “砰!”马千乘仰面倒下,彻底晕厥过去了。

    秦良玉刷地一扭头,一双英气勃勃的眸子向门口恶狠狠一扫,站在门口围观的众人登时作鸟兽散。田彬霏坐着轮椅,双手奋力推着轮子,跑得一点都不比田文博慢,冬长老虽然眼神不济,可也嗅得到那种危险气息,登时也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这倒不是冬长老对尊者他老人家不够忠心,可打人的是位姑娘嘛,那情形就不同了。以前尊者他老人家也没少被凝儿姑娘收拾,冬长老长期以来收获的经验就是:“牵扯到女人的话,打打骂骂不要紧。只要不出人命,避之为上!”

    ※※※※※※※※※※※※※※※※※※※※※※※

    叶小天落了锁后,凝儿就离开了。等到隔壁传来一声巨响,凝儿又不禁离开梳妆台。再次凑到了门缝前。左看看,右看看,正苦于看不到人影,忽然那人自己走过来了。

    那是一位姑娘,白色紧袖上衣。丝绒黑坎肩,小蛮腰上系一条绣花飘带,腰带上挂一口短剑。她下着蓝色宽腿裤,裤腿儿打了绑腿,小腿曲线非常优美,脚下一双尖顶牛皮靴,盘辫于顶,俏靥如花。

    展凝儿心中登时警铃大作,她倒没有怀疑叶小天和这个女孩儿现在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如果有。她就在隔壁,叶小天绝不会大剌剌地把这女人领回来。

    但是,叶小天就像一块唐僧肉,那些女妖精们哪个一开始都没想和他有什么关系,结果呢?

    她和叶小天初相识时被忽悠了一次又一次,当然,她也教训了叶小天一次又一次;莹莹和叶小天初相识时被他装神弄鬼吓得几乎大病一??;田妙雯更别提了,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地对付叶小天,想把他搞得身败名裂。

    这些姑娘没有一个乍一见叶小天就对他一见倾心的,结果斗来斗去。却纷纷连人都输给他了,要说起来,大概只有当年那位水舞姑娘未曾留在他身边,这还是因为水舞个性软弱、优柔寡断。叶小天心灰意冷、主动放弃。

    如今见有姑娘登堂入室,而且容颜气质颇为不俗,展凝儿心中当然警铃大作:一来二往,可别又要多一位“好姐妹”了吧?凝儿真心不想再多一个竞争者了。

    秦良玉丝毫没有注意到隔壁房间的窥视,她负着双手,在房中优哉游哉地转着。这里瞅瞅、那里看看,胡乱打发着时间,忽然走近了角门儿,微微一停,又消失在门边。

    展凝儿连忙侧了角度,贴着门缝儿追看她的去向,却冷不妨门缝一黑,陡然一只眼睛出现在那儿,与她对视起来。展凝儿“做贼心虚”,被这眼睛突然一看,不禁吓了一跳,一个屁墩儿就坐在地上,就听隔壁哗啦一响,门就被拉开了。

    原来,叶小天匆忙之间,并未锁上门户,他胡了推了一把锁头,就急急赶去应门了。而这边展凝儿连推了两次不曾锁上门,想到反正对面已经锁了,这又不是外人,而是自己已经下了文定之礼的丈夫,那锁干脆就摘了,是以被人一把推开。

    秦良玉本来是在房中胡乱走走消磨时光,但对面地上蹲了一个人,她经过门户时从那门缝透入的光线变化就注意到了。秦良玉心思何等细腻,她不动声色地从门边转开,注意到锁只是虚挂着,立即蹲身窥探了一眼,一俟确定隔壁确实有人窥视,马上摘下了锁头。

    展凝儿刚刚抬起头,一柄锋利的短剑就指到了她的鼻尖儿上,秦良玉杀气腾腾地道:“看你不像梁上君子,何故如此鬼祟?”

    展凝儿一听就恼了,心道:“你钻到我男人房里,本姑娘还没问你来路,你倒气势汹汹找上门儿来了。今日若不教训教训你,来日你要是真进了我家的门,还不骑到我头上去?”

    展凝儿脚尖一蹬,双手往地上一撑,竟然以一个蹲坐的姿势贴地窜出丈许,身形一长,便摘下了挂在床头的宝剑,“呛啷”一声剑刃出鞘,返身就要理论,却不想这一回头,就见秦良玉箭步如飞,已然挺剑刺来。

    她学的是武,秦良玉虽也习武,但人家学的其实是兵家。兵家之道可不仅仅局限于个人武力,更多的是战术思想的培养,用兵之道的学习?!侗分?、法、术三篇,开篇第一句就是一个“先”字。

    展凝儿面对质问一言不发,立即脱身拔剑,秦良玉还会站在那儿横剑当胸,等她理论一番再比个高下不成?依照她的思维,对方如此举动,已经示明敌意,那就该先发制人了。

    “呀!你这臭婆娘,真敢动手!”展凝儿恼火不已,二话不说,剑势一撩,立即向秦良玉当面迎去。

    此时,叶小天和马千乘正走在大街上。眼见马千乘和秦良玉这对小冤家又闹起了纠纷,叶小天生怕二人打斗起来,拖起晕晕乎乎的马千乘就走。

    马千乘这时已经清醒过来,一个鼻孔塞着一团纸,含糊不清地对叶小天道:“叶长老,你就大发慈悲,收了那只妖精吧,你把她带去铜仁,我巴蜀民众都会感谢你的……”

    叶小天乜了他一眼,道:“真没出息!你在秦姑娘手里吃了那么多亏,这个场子就不想找回来?”

    马千乘哭丧着脸道:“当然想!我做梦都想,可……我打不过她!”

    叶小天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这脑袋怎么就一条筋呐,光知道动武!要知道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马千乘拱手道:“那要请教叶兄了,如何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叶小天道:“想当初,为兄也曾被一位姑娘见一面打一次,我也打不过她??赡阒浪衷谠趺囱寺??”

    马千乘道:“怎么样?”

    叶小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儿,得意洋洋地道:“现在她是我老婆!那叫一个温柔!那叫一个乖巧!母老虎?她现在就跟一只雌猫儿差不多!如此一来,什么仇不都报了?”

    叶小天可不知道,他口中的那只雌猫儿,此刻正大发雌威,与马千乘口中的那条母大虫斗了个难解难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