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5章 水渐落

夜天子 第25章 水渐落

    洪百川徐徐地道:“如果叶小天未死,你这般打草惊蛇,就是在促其早死。如果叶小天已死,你想为他报仇,更得保证卧牛岭还在!否则,你单枪匹马,济得何事?”

    他说的很慢,几乎是一句一顿,因为他要确保每一句都被华云飞听进心里,并且理解透。罗大亨怒道:“爹,你说的轻松,谁能保证卧牛岭不会被杨应龙掌握?”

    洪百川瞪眼道:“混账!旁人造一份假房契,占了你的宅子,你不想着把宅子抢回来,而是一把火把宅子给烧了?而且烧的时候你老子还待在宅子里呢!”

    罗大亨:“呃……”

    洪百川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又转向华云飞:“如果真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当然宁可毁掉卧牛山,也不能让它为杨应龙所用,但是现在还没到那种地步。更何况,卧牛岭上还有你要帮着你大哥维护的人?!?br />
    洪百川走近华云飞,道:“沉住气,卧牛岭,你一定要找借口回去一趟,目的就是阻止杨应龙的手插的太深,免得无可挽回。至于叶小天的真假,你可再确认一遍,但一定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那个叶小天真是叶小安,他也一定不会甘心为杨应龙所利用,说不定这就是你的一个机会……”

    华云飞点点头,迅速冷静下来,虽然听了洪百川的话,因为叶小天的生死问题,让他心情激荡,可理智已经迅速清醒过来,这么鲁莽地冲回去当面质问叶小天,确实不是好办法,还是应该冷静一些。

    华云飞仔细想了想,已经有了主意,向洪百川点点头,道:“伯父说的是,小侄依计行事便了?!彼淘ヒ幌?。又道:“伯父既然是朝廷中人,对此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

    洪百川轻轻叹息一声,道:“老夫已把此事禀报朝廷,究竟如何应对?;挂群蛏纤鞠???烧庀⑼?,唯恐错过时机,所以我才找你,希望事态不致那么快就恶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br />
    华云飞道:“好!那小侄这就告辞了?!?br />
    罗大亨急道:“云飞,我跟你去!”

    洪百川蹙眉道:“大亨。你做事夹缠不清的,跟去做什么?”

    罗大亨道:“爹,你是想告诉我,结义大哥有难,我该当个缩头乌龟么?”

    洪百川怔了怔,倒是不好再阻拦了。这年头,“结义兄弟”的含金量还是挺高的,五常之道“仁、义、礼、智、信”,仁和义排在首位、次位,当爹的无论如何说不出让儿子做个不仁不义之辈的话来。那和当爹的教唆自己儿子嗑药、嫖.娼无甚区别。

    洪百川转念一想,杨应龙一方的目的是由叶小安冒充叶小天,只要这边拿不出真凭实据,就算当众嚷嚷开了,对叶小安的怀疑,也顶多是给对方制造些麻烦,而不至于挫败对方的计划,对方是不会擅动杀手,加深别人对此事的怀疑的,便叹了口气道:“你此去。务必小心!”

    罗大亨双拳紧握,正准备与父亲再展开一场口舌大战,不提防父亲竟然转了性儿,答应让他上卧牛岭了。不禁大喜过望,连忙道:“谢谢爹,云飞,咱们走!”

    ※※※※※※※※※※※※※※※※※※※※※※※※※

    华云飞和罗大亨快马加鞭……虽然因为大亨那比马还重的体重,加鞭是加鞭了,其实也没快到哪儿去。二人还是在两天之后赶到了卧牛岭。

    华云飞负责训练死士这是秘密任务,直接对叶小天负责。调派人手、支取物资、支度钱财,全都直接对叶小天,无需经过其他人,这理由自然也就容易捏造。

    亏得有了洪百川先前一番话,华云飞和罗大亨赶到卧牛岭见到“叶小天”时,非常沉得住气,因为旁边有田再兴等人,华云飞只择他负责的事情做了些汇报,最后由一向比较脱线的大亨提出三兄弟一起到外边走一走。

    叶小天和华云飞、罗大亨是结义兄弟,他们要三兄弟一起出去散步,田再兴自然不好再跟着。而叶小安也清楚这两人与自家小二的关系,不好贸然拒绝。

    不过,叶小安在杨应龙的人面前从未暴露过他的真实想法,在他们想来,叶小安也是醉心于权力的,尤其是当他成功冒充了叶小天之后,以叶小安一贯的为人表现,再加上现在尝到了权力的甜头,定然不会生起贰心。

    卧牛岭后山上,有整理出来的大片平坦的坡地,树木被砍掉,目的是为了弄出一块可以用来操练士卒的平整地块,同时也可以避免山火危及寨子的安全。

    “叶小天”和华云飞、罗大亨三人此刻就慢慢行走在这片坡地上。如果没有洪百川之前的提醒,骤然一见叶小天,华云飞和罗大亨一时还真未必能看出有什么不妥,但这次两人回卧牛岭,就是为了查探他的身份,自然是从刚一见他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他的一切,果然是越看越觉得与他们熟悉的叶小天有些异样。

    此时二人择些有的没的话题,与“叶小天”随意聊着,抽空互相递了个眼色,便开始正面验证了。

    罗大亨打个哈哈,道:“世事无常啊,想当初,大哥你是个假典史,小弟我是个假秀才,咱们初次相逢时,可不曾想过会有今天?!?br />
    罗大亨转向“叶小天”,笑嘻嘻地道:“大哥还记得,咱们一起逃出县学的时候,我请你吃桂花糕,结果那桂花糕已经馊了的事么?”

    罗大亨想着眼前这叶小天如果不是真叶小天,恐怕叶小天的许多事迹都已被他们打听到了,甚至叶小天自己以前也没准同他大哥说过和自己相识的事,但他不信叶小天会和兄长说的那么详细。

    所以,他把甄别此叶小天真假的点,定在了他从书包里取出的东西上。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人清楚,叶小天即便和兄长聊起过与他相识的经过,也不会无聊到说出这样的细节。

    叶小安笑了笑,做出一副缅怀的样子,轻叹道:“是??!一眨眼就这么久了,你我兄弟。都与往昔不同啦!”

    罗大亨心中一沉,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他不信叶小天不记得他从书袋里掏出一条蛇,还吞下了划破的蛇胆的事来。而眼下这个叶小天,神情举止虽无大的问题,可他对此……毫不知情。

    华云飞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初识时这一幕,但是一瞧罗大亨脸色,他就知道不妙。但华云飞依旧抱着万一的希望。强作笑容道:“二哥那时情形与现在相比,就算变化大了么?说起来,我与大哥初相识时,与如今相比,才有天壤之别……”

    华云飞缓缓地道:“那时候,大哥还寄住在破山神庙里,为一日三餐发愁呢。当时我正好从山神庙前路过,把刚刚猎得的两只山鸡送给了大哥,谁想我们就此结下了一生缘份,大哥。你说是不是?”

    叶小安照样淡定地微笑,颔首道:“是??!所以说嘛,莫欺少年穷,那时候你是一个猎户,我呢,更是一文不名,可是如今……”

    华云飞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他冷冷地盯着叶小安,沉声道:“如今……你究竟是谁?”

    叶小安心里一跳,吃惊地看着华云飞:“云飞。你怎么了?我还能是谁,我就是我??!”

    罗大亨也微微侧身,与华云飞形成夹攻之势,冷冷地面对叶小安:“别打马虎眼。你就是你,你是谁?”

    叶小安一脸茫然,道:“我是叶小天啊,两位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

    华云飞的声音有些发颤:“你不是叶小天!你不是我大哥!刚刚我的话,根本就是在试探你!如果你真是我大哥。你说,在山神庙前,我当时在干什么?我究竟送了你什么?”

    叶小安哪知道华云飞送了叶小天什么,就算让他想破头,他也不会想到一个秀才的书袋里拿出来的不是文房四宝而是一条菜蛇,一个猎户送给叶小天充饥的不是飞禽走兽而是游鱼,叶小安讷讷地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了。

    “我大哥究竟怎么样了,你说!”罗大亨一把揪住了叶小安的衣领,激动地质问。

    叶小安被逼问的非常狼狈,他胸膛起伏,呼吸急促,愤怒地低吼道:“你以为我不想知道他怎么样了?我是他亲大哥,比你更亲!”

    华云飞激动地道:“你终于承认了!”

    叶小安奋力挣开罗大亨的双手,瞪着华云飞道:“我承认什么?我现在承认我不是叶小天,你说,会怎么样?”

    华云飞和罗大亨同时一呆,罗大亨道:“就算你不宜公开身份,总该为他报仇才是,你现在在做什么?”

    叶小安整了整扭乱的衣领,冷笑道:“报仇是吧?你告诉我该怎么报?”

    华云飞沉声道:“把杨应龙派在你身边的人干掉,以我大哥的身份同杨应龙为敌!”

    叶小安冷笑道:“好??!的确是个好办法!可你知不知道杨应龙究竟派了多少人潜伏进卧牛岭?你究竟知不知道杨应龙已经收买了多少卧牛岭的人?我是不知道,请你告诉我!”

    华云飞目芒一缩,这些事他真的不清楚,他一直专心于为叶小天培养一支最核心最忠诚的武装力量,对于卧牛岭的其他事务涉及不多,不过这次回来,他多少也能感觉得到,卧牛岭的势力已经急剧扩张开来。

    如果说,当初的卧牛岭,仅仅是从深山中迁出的一支山民部落,驻扎在那里,给四方土司政权造成了一定的威慑,那么今天的卧牛岭,已经在武力扩张之后,迅速扩大了版图,统治了较当初所占领土十余倍的地方。

    这些地方,都要派员驻守、治理。而这样的任务,恰恰是叶小天最初的班底中大多数人都无法胜任的,需要大量用到这方面的人才。如果这其中有抱着虽样目的潜入的,有被杨应龙用财帛子女收买的……

    哪怕这些人只占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如何甄别?如何分辨?难不成把他们统统杀死或驱散?那样的话,卧牛岭将迎来怎样的一个前途?它还有任何发展的可能吗?

    罗大亨怒气冲冲地道:“所以你干脆认贼作父,忘了你兄弟的大仇?”

    华云飞制止了罗大亨,盯着叶小安道:“那么你想怎么样?”

    叶小安缓缓地道:“所以,我只能是叶小天!因为,叶小安可以死,叶小天不能死?!?br />
    叶小安看了看他们。道:“我没有小二那样的本事,数年功夫,打下偌大一片江山,这能耐。我没有??晌乙仓?,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官,官升的太快,没那么多人帮衬,垮台也就快。

    做生意底子还没打扎实就扩张。容易被人坑。小二用三五年时间完成了别人三五十年才能办到的事,结果就被人钻了空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知道我现在不该做什么,至于以后,你们能帮我吗?”

    华云飞和罗大亨怔住了,他们气势汹汹地向叶小安问罪一番,结果事情发展到现在,所有的难题却推到了他们身上,叶小安竟反过来向他们求助??伤悄茏鍪裁??

    “小天哥哥!”

    华云飞和罗大亨面面相觑,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远处一声少女欢喜的呼唤,二人扭过头去,就见一位翠罗衫子的少女,仿佛从画里跑出来,轻盈地随着风,飘到了他们面前。

    宜喜宜嗔的一张俏丽面孔,果然是女大十八变,这才多久没见??醋乓丫蟛煌忧傲?。

    遥遥比华云飞和罗大亨的脚程慢了小半天,却也终于赶到了,问清小天哥和华云飞、罗大亨在后山散步,遥遥迫不及待地赶了来。但一见叶小天,却又突然害羞起来,唤了他一声,便红着脸儿站住。

    “嗷~~~”

    一声可怖的咆哮,再加上一声婴儿啼哭般的叫声,灌木似有风来一般骚动了一下。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却是那头也许是人世间硕果仅存的巨型猿----大个子。

    遥遥大喜,欢快地道:“大个子,真乖,一见我来就跑来了??!”话犹未了,圆滚滚的福娃儿也从灌木丛中一头撞了出来,绕着遥?;断驳卮蚱鹆俗?。

    遥遥住在铜仁,与这两个家伙相见的机会就少了,这两个家伙被放养在后山,卧牛岭的人都知道它们是土司大人的宠物,却也不敢伤害,这两个家伙整日在山中自行觅食,吃饱了依旧还来后山住下,野性渐渐恢复了许多。

    但是一嗅到遥遥的气味儿,它们依旧非?;断?,所以马上赶来相见了。大个子和福娃儿都围着遥遥亲热,遥遥被它们逗得咯咯直响,方才初见“叶小天”时的拘禁便也一扫而空了。

    遥遥轻拍着福娃儿圆滚滚的大头,对叶小安得意地道:“小天哥总不搭理它们,看吧,现在它们只跟我亲,都不理哥哥了?!?br />
    叶小安微带尴尬地笑了笑,瞟了一眼华云飞和罗大亨,两人对视一眼,默默不语。他们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如今已经确认了,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如果能简单地快意恩仇,他们不介意立即动手,可此事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此刻,他们开始有些了解叶小安的心情了,除非叶小天还活着,并且赶回来,又或者他们豁得出去,不惜亲手毁掉叶小天一手打造的基业,否则,即便清楚了对方的阴谋,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去应对。

    而即便他们豁得出去,能毁灭的也只有自己一方的力量,所能起到的作用仅仅是避免被杨应龙所利用,他们对杨应龙的根本实力能造成一点伤害吗?全然没有。

    ※※※※※※※※※※※※※※※※※※※※※※※※※

    叶小安从后山一回来,田彬霏就找上了他:“土司大人,你没露什么马脚吧?”

    叶小安疲惫地坐下来,没有答话。

    田彬霏身后那个雀斑青年冷冷地道:“我们先生在问你话!”

    田彬霏微笑道:“天佑,不许跟土司大人这么说话!”

    叶小安对他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表演深感厌烦,轻轻哼了一声道:“他们……好像怀疑我了,攀谈时,有些话好像是在故意试探我?!?br />
    叶小安和华云飞、罗大亨私下接触时的一番言语,旁人自然是听不见的,但叶小安故意这么说,他想知道,如果别人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杨应龙究竟有什么后手。而且,得知他已被怀疑,说不定这位田先生会暂时停止让他安插人手的阴谋。

    黎黑脸庞的青年怒了,斥责道:“你真是废物!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会被人怀疑?”

    “文博!”

    田彬霏有些不悦,语气稍重了些,制止了黎黑青年,田彬霏滑动轮椅,向前移动了几步,沉吟道:“你在家人面前,有‘灯下黑’的效果,反而不易引起怀疑。

    倒是华云飞和罗大亨这对结义兄弟,与叶小天有着太多他人所不知的秘密,反而容易露出马脚。不过,你只要咬死了自己的身份,谅他们也不敢随便跳出来指认你实非其人?!?br />
    叶小安皱了皱眉道:“可……他们偶尔会提起以前与我二弟共同经历的一些事情,我实在说不上来,以后还要和他们打交道的,我总不能一直含糊着吧?!?br />
    田彬霏依旧沉得住气,微笑着问道:“含糊着又有什么关系?叶小天和他们之间的秘密,你不知道,旁人同样不知道。他们如何拿来做证明?难道他们跳出来说一声你不是你,卧牛岭的人就会相信他们,而不是相信你这位土司大人?”

    田文博也想通了这一点,不悦的模样顿时转为欣然,道:“先生说的不错!何况,他们就算肯大胆指认你不是你,我们也可以找出人来证实你就是你,那时谁能说得清你究竟是不是你?只要没有真凭实据,谁能动得了你?!?br />
    田彬霏眉头一蹙,道:“话是这么说,但……这终究是个麻烦啊。夜长梦多,天佑,你看,咱们是不是尽快传讯给天王,请天王抓紧时间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田天佑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嗯!这件事,我会尽快禀报天王的!”

    叶小安看在眼里,微微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这田天佑和田文博是“田再兴”带在身边的两个侍卫或者随从,可是从“田再兴”与田天佑商量的口吻来说,貌似这田天佑身份不低啊。

    这个田再兴想与杨应龙联络,居然还要征得他田天佑的同意,并且要通过田天佑来进行,这么说来,田天佑在播州杨应龙面前的地位,其实比田再兴还要高一些。

    叶小安深深地望了一眼这个一直被他忽视了的随从角色,正想问问所谓下一步的计划究竟是什么,刚刚才和他分开,说要去后宅拜见叶老汉、叶大娘的遥遥,在大个子和福娃儿的前呼后拥下冲进了大厅:“小天哥哥,妙雯姐回来了呢!”

    叶小安一听,顿时吓得身子一颤,整个卧牛岭,上上下下,他不怕爹、不怕娘、不怕那位土司兄弟,就怕这个掌印弟妹,自从上次被田妙雯收拾了一顿,他可是深知这位看起来极是温柔的弟妹的厉害。

    叶小安慌张地看向“田再兴”,愕然发现,这位一向淡定的田先生似乎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田再兴虽然蒙着面,但是从他那双露出的眼睛看,似乎同样被这个消息给吓住了。

    :一章该顶两章了吧,求月初保底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