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0章 讲断人也讲断

夜天子 第10章 讲断人也讲断

    “古法?呵呵,你要和朝廷讲古法么?要说古法,汉初便有今人相杀伤,虽已伏法,而私结怨仇,子孙相报,后忿深前,至于灭尸敛业,而俗称豪健之说,朝廷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若已伏官诛而私相伤杀者,虽一身逃亡,皆徙家属于边!”

    说话的是刑科司吏曹凝,精于律法,据说一本大诰他能倒背如流。此刻,宋家聘来的三大讼师正与抚台衙门和贵阳府的刑房、推官署等官员唇枪舌箭。

    夜郎第二状师谭笑生淡淡一笑,傲然上前道:“你也说虽已伏法而私结怨仇,你也说已伏官诛而私相伤杀,请教,韦业害死了田家公子,他是已经伏法了呢,还是已经官诛?”

    夜郎第三状师赵甲庸缓步上前,沉声接口道:“韦业既未伏法,也未就诛。他还活蹦乱跳的,此来铜仁,他居然是代表杨家,接受抚台大人讲断来的,曹司吏可不要说他此来是要伏法的?!?br />
    赵甲庸在夜郎四大状师中排名第三,但年纪最大,若搁在后世,像他这样名闻一省的大律师社会地位可算是相当的尊贵,但是在这个年代,讼师很不招朝廷待见,虽然讼师都是读书人出身,却也不受士林待见,所以他们既依附于官府而生,又和官府天生对立。

    赵大讼师性情素来沉稳,此番要打官司,对头是抚台大人,依他一向的脾性本来是不会出这个风头的,但这次邀他出面的可是“小西天”宋家,且不提宋家的酬劳是何等的丰厚,而且真有那么一线赢的希望,一旦这场官司打赢了,他的名声就不仅限于贵州一地,而是要名扬天下,所以就连赵老讼师也是摩拳擦掌,爽快出面了。

    曹司吏冷笑道:“韦业不曾伏法,那是因为没有人告到这抚台衙门里来。否则你以为抚台大人会不受理么?你们藐视王法,有了冤情不向抚衙举告,而是兴私兵报仇。我大明律法里可没有这么一条?!?br />
    “举告?就算抚台大人肯接受举告吧,可宋姑娘尚未出嫁,要举告也是该由田家人来举告。宋姑娘如何抛头露面?宋姑娘明明尚未出嫁,只为一纸婚书。便以田公子妻子自居,此谓之节,当大力褒扬。

    宋姑娘因节而杀人,情有可原,理当宽赦,据我所知。我朝虽不鼓励私相复仇。但是因孝、因节、因忠、因、义而杀人者,是有过宽赦先例的?!?br />
    这回说话的是四大状师中的纳鎏迦,这是一位纳西族人,但自幼生长于贵阳城内,接受汉家教化,谈吐气质一如汉儒无异,也是一位以笔作刀、铜齿钢牙的有名讼师。

    曹司吏矜持地道:“是否宽赦,那是法理之外、主审之官决策之事了。如今抚台大人不赦,显然是认为此案重大。影响恶劣,纳讼师此等言语,看似有理,却不足为据?!?br />
    谭笑生厉声道:“情理与法,时而合,时而分,并不统一。盖因如此,圣人治世,亦不拘于法。十二年前曾有一案,江南余姚有一男丁名曰孙文。幼时父为族人杀死,及其长成,趁其不备,猝而杀之,未几获赦。

    何也,孝道也!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今宋姑娘为早有婚约在身的田公子复仇,与余姚孙文一案有何不同?孙文赦得,宋姑娘便赦不得?抚台大人铁面不赦,不怕坏了三纲五常吗?”

    这顶大帽子祭出来,性质就严重了,刑科众书吏、府衙的推官、经历等一干人等一拥而上,抻长了脖子理论起来。要比打口水官司,谭笑生、赵甲庸、纳鎏迦等人怕过谁来,登时唾沫随手势而飞,脸色共猪肝一色,把个抚台大堂当成了泼妇骂街之地。

    二进厅堂里,分坐左右的宋天王和叶抚台就斯文多了,他们不要说唾骂,连一句言语都没有,整个二进大堂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轻微啜茶声。

    “哎!宋大人呵护爱女的心思,叶某是明白的,叶某也有子有女嘛??赏踝臃阜?,与庶民同罪??!令媛当街杀人,本抚很难做啊……”

    叶梦熊抚着胡须,慢条斯理地说着,根本看不出曾是一位统兵数十万,镇守北疆令敌酋望风而逃的大帅。

    “如今,亏得卧牛岭叶土司教化地方有功,铜仁、石阡两地多位土司、头人纷纷上书朝廷,请求朝廷置府设衙、一统司法,上意大悦。否则单单听说令媛倚仗豪门,肆意杀人,必然龙颜大怒,那时,只怕本抚也要被动了?!?br />
    宋英明闻弦音而知雅意,马上不屑地瞟了叶梦熊一眼。我女儿在你手上,就想威胁我水东宋家拱手交出司法之权么?简直是做梦!

    土司最重要的几项权利:世袭权、行政权、赋税权、征兵权、司法权。其中最常用的,对土民来说影响力最大的,就是行政权、赋税权和司法权,这是土官行使其职权的基本权,如果没有这三项权力,征兵权就无法实施,世袭权在手也无济于事,那样的世袭官和世袭铁匠、世袭狱卒还有什么区别?俨然就是中原的齐户编民了。

    宋英明慢慢地吸了口气,道:“是啊,这件事,是小女冒失,给抚台大人添了麻烦,宋某疏于管教,恕罪,恕罪!”

    说到这里,宋英明又叹了口气,道:“近些年来,播州杨氏蠢蠢欲动,不断挑衅生事,倚仗其兵强马壮,欺凌其他土司。我水东宋氏与播州杨氏只隔一条乌江,杨应龙常启战端,宋某不得不长期坐镇小西天,应对野心勃勃的杨应龙,以致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实在是惭愧啊?!?br />
    叶梦熊淡淡一笑,宋英明这是在邀功啊,替朝廷遏制杨应龙扩张野心的人是他宋英明,西南边陲的平静,他宋英明有不可或缺的重大作用,可谓劳苦功高。

    可那又怎么样?宋家的地盘就在播州之南,就算不是为了朝廷,难道宋家就会向杨家拱手称臣,任由杨应龙的势力长驱南下?宋家抵制杨家是为了宋家自己,叶梦熊才不领情。他需要的是宋家向朝廷交出更多权力。

    叶梦熊咳嗽一声,不动声色地道:“播州杨氏桀骜不驯,常常惹是生非。本抚对此也有所察觉。不如叶某请示朝廷,于小西天以北乌江沿线设立卫所,以保地方,宋大人以为如何?”

    宋英明脸色一变。对于行政权叶梦熊不便赤裸裸地插手,便想拐弯抹脚地想干涉司法,遭他拒绝之后,这又打起军事权的主意来了?!拔浪?、土司”相结合的军事建制,这在一些地方已经施行了,主要是一些交通要道以及地方土官力量薄弱、不足以抗拒中央的地区。

    比如葫县。早在它还是葫岭儿。由两位小土司管理期间,当地就驻扎了一支巡检武装。因为那里是驿道入黔的要道关隘,同时葫岭儿当地的土官力量而小。

    一旦容许朝廷在他的地盘上建立武装,那可如附骨之蛆,再也休想抛得掉了,而且依附这些卫所,必然将有大量的汉民寄居,继而扩张成村、成镇、成城,渐渐侵袭、同化他们。

    宋英明马上明确拒绝。道:“多谢抚台大人美意,杨应龙虽有侵犯之心,但我水东宋氏尚有抵抗之力。若骤兴天军,恐令杨应龙惊惧,一旦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不轨举动,恐烽烟四起,不是百姓之福,亦非朝廷所愿。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br />
    叶梦熊冷笑两声。道:“宋大人这也是老成谋国之见,既然你想从长计议,那就从长计议罢。关于令媛当街杀人一案,叶某是很想通融一二的,但……正因杀人者是你的女儿,影响深远??!”

    叶梦熊悲悯地叹息了一声,花白的眉毛微锁,好像真的在为宋英明打着主意,宋英明盯着他,目光利如雪剑:“巡抚大人这么说,就是不能通融了?”

    “能……倒是能的……”

    叶梦熊慢吞吞地道:“杀人偿命,国之大典。叶某苦思冥虑,才想到在节之一字上做些文章,也唯有在这一点上做做文章,才能让令媛免去死罪。不过……”

    叶梦熊瞟了宋英明一眼:“死罪可免,却也不能就此无罪释放,否则国法威严无存?!?br />
    宋英明微微眯起眼睛:“大人之意,小女得在你这牢中关多少年?”说到此处时,宋英明声音已冷,寒气逼人。

    叶梦熊老神在在,完全没有受到宋英明的威势影响:“不需坐牢,为亲为节而杀人,还是可以通融的,所以这死与不死、罪与不罪,其实都是可以商量的,不过毕竟是一条人命啊,岂可安然出狱?要释放令媛不难,须得依律杖六十,方可释放!”

    叶梦熊瞟了宋英明一眼,加重语气道:“我朝自建国至今,共有五起因孝亲而杀人的案子,皆得以宽赦,但被赦之人犯,都受了杖刑,例不可改,这已是本抚为了你宋大人,所能做的最大通融了!”

    宋英明一听,顿时无名业火直冲百汇,一双眼神凌厉了起来。

    受杖刑,那是要当众脱去裙子亵裤,被大棍击打的,就算是看在他宋天王的面子上,施刑者不敢使力,只是做做样子,哪怕那皮儿都不会打破,可那是他宋家的小公主,当众裸臀受刑?那宋晓语离开大堂第一件事,就得是自尽向祖宗谢罪,宋家也将因此而成为笑柄!

    本来,死罪宽赦为杖刑,对普通小民来说,那绝对是天恩浩荡,主审慈悲,可同样的处理方法放在宋家小公主的身上,那就是比绞刑处死还要严重的处罚了。

    宋英明缓缓地站起身来,一字一句地道:“这就是叶抚台看在宋某薄面上,给予小女的通融?”

    叶梦熊也缓缓地站了起来,宋英明屹立如山,气势骇人,叶梦熊这一立起,气势雄浑,浩瀚如海,虽不比宋英明的凌厉无匹,竟也不遑稍让,没有落了丝毫下风。

    叶梦熊淡淡笑道:“不错!这就是叶某最大的通融,宋大人难道还不满意?”

    叶梦熊不怕,根本就不怕,传承千年的宋氏家族会为了一个女儿,即便她是族长之女,就悍然造反么?这是绝不可能的,就算宋英明肯,也会被整个宋氏家族的诸多长老联名否决,甚至罢黜这位已经疯狂了的家主。

    不要说大明江山已定,就是当初朱元璋甫得江山,天下不稳的时候,安氏家族的当家人奢香夫人被大明都指挥使马晔寻衅挑事,裸其背、鞭笞其体,奢香属下四十八部兵马群情汹汹,奢香虑及后果,都没敢造反。

    像杨应龙这样权欲熏心、胆大包天之辈毕竟是少数,叶梦熊断定宋英明不敢反,女儿又不能不救,所以他就敢不断加码,务求从宋家撕下一口肉来??墒恰?br />
    “哈哈哈哈……”宋英明放声大笑,声震屋瓦:“如此说来,那就多谢你叶抚台了!叶某等着你慈悲为怀,宽赦小女吧!”

    宋英明把大袖一拂,转身就走,走到厅门口时霍然站住,回首看向叶梦熊,掷地有声、声声金戈:“宋某此去,先辞家主之位,再自革出门!从此与宋家再无半点干系!”

    一直淡定的叶梦熊听到这句话倏然变色,他有想过谈判破裂,可他没有想到宋英明竟然如此刚烈,时人谁不重出身门庭,可他竟然要自革出门、与水东宋家撇清关系,这么做,他是想干什么?

    宋英明摞下这句话,立即大步走了出去,龙行虎步,杀气腾腾。叶梦熊脸色无比凝重,宋家不出点血,他是绝不能让步的,否则一遇激烈反弹,他就退让通融,他如何一统贵州势力,如何把各大土司聚拢到他旗下,继而对杨应龙出手?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宋英明既不肯出让司法权,也不允许朝廷在水东建立卫所,偏又是性如烈火。没错,宋英明是不敢为了女儿把整个宋氏家族带上造反之路,可他为了女儿,却可以抛下他的一切。

    叶抚台只考虑了他身为一族之长的一面,却忽略了他身为父亲的一面。如今两人的谈判彻底决裂,一旦真的杖刑宋家千金,可以想像得到,宋英明会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来,叶抚台骑虎难下了。

    “来人!”

    叶梦熊一扬眉,沉声一喝,门口由他的亲兵转为家丁的两个青衣大汉立即闪进门来,叶梦熊沉声喝道:“速传卧牛长官司叶小天来见我!十万火急,不得片刻迟延!”

    2015福布斯年终盛典

    ploy20151215

    请大家把票投给关关!投票入口在读书客户端和网网页版的醒目位置!拜谢!另外年终月票双倍!而且有一个投完票分享到朋友圈点赞加票的活动,大家要注意哦!详情请查客户端,或者公告里的链接!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