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8章 魔鬼的诱惑

夜天子 第08章 魔鬼的诱惑

    田彬霏并不知道在贵阳府,正有一位以他的未亡人身份出现的姑娘,为了他当街杀死了他的“仇人”韦业,他也不知道他一生呵护珍爱的妹妹,正孤心苦诣地为他培养着接班人,以接过他背负一生的责任和生存的唯一理想:振兴家族。

    他现在叫田是非,换了一层身份,从某种程度上,他似乎也跳出来了本来身份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他现在要做的,仅仅是保证叶小安的“死”还有他的“新生”。

    李大状陪着叶大嫂赶到了铜仁,一个人死掉后的模样和生前会有很大的区别,缺了生气,样子就会变得异样起来。如果他又受过伤、破过相,那仅有五六分相象的人,就会有七八分相似。

    而死人与生前会有所不同,这是尽人皆知的事,所以七八分相似的模样,哪怕看在他至亲的人眼里,也会觉得本就应该是这样,如果与生前相貌一模一样,反而不正常了。

    更何况李大状陪着叶大嫂赶到铜仁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了,尸体在停放期间破败的更加厉害,所以他们看到“叶小安”时,完全没有什么怀疑,事实上一见那相像的模样,又是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叶大嫂悲呼一声,已经扑到尸体上痛哭起来,哪可能去细细检查尸体。

    至于李大状,则站在一旁,满面悲戚。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如何让目光显得更真诚,时不时调动一下嘴角的肌肉,让它生动地抽搐几下,仿佛他正强忍着痛哭失声的冲动上面了,更不会仔细端详那个死鬼。

    铜仁于家听说叶小安惨死之事后,已经出面帮他们做了善后,“叶小安”已经由于家提供了一口质料上等的棺椁,戏园子也被封了,戏班班主、众戏子、乐师等人也都被拘在园中。

    至于当日的观众,这可就不容易找了。那票又不是实名认证的,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票,门口交了钱便可进园子。谁晓得当日来看戏的都有些什么人,至于当日捣乱的泼皮,就更没法找了,戏班子里的人不认识。

    而且叶小天现如今在铜仁府是众所皆知的不可招惹的第一号凶人。当死在戏园子里的那个戏子其实是叶小天的胞兄的消息传开后,整个铜仁府所有在道上混的人个个惊惧。

    尽管此事与他们没有一丁半点的关系,可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谁晓得叶土司震怒之下会不会来个宁杀错勿放过,所以铜仁的城狐社鼠、三教九流,能逃的全逃了。

    如此一来,整个铜仁立即风清月朗。大有路不拾遗、夜不避户的派头。不过由此一来,也更难分辨当日在戏院子里捣乱的人究竟是谁了,但凡逃走的,个个都有嫌疑,怎么查?

    田彬霏暗中关注着李大状一行人的行止,对叶小安之死其实毫不在意的李大状丝毫没有了平日的精明,他和叶大嫂接收了“叶小安”的尸体,简单了解了一下当日的情况,委托于家代为调查凶手的下落。便护送着灵柩返回卧牛山去了。

    看着李大状一行人离开铜仁城,坐在茶楼上的田彬霏微微一笑,向两个下人招招手,便会了帐,登上滑竿,听着那滑竿发出的吱吱嘎嘎的美妙音乐,返回了七星观。

    寺,廷也,有法度者也。庙,居之于朝廷同尊者也。而观。于上观望,窥测无上天意,以求天人合一之所在。这名字的不同,与佛教两教之不同,却也暗暗吻合。

    一般这种教派丛林,多建于大山之中,求个清静,建于闹市大阜之中的寺庙道观虽然难免要沾染更多的红尘烟火气,但是他们一样会讲究闹中取静,就如这七星观,虽然自长风真人入驻,香火鼎盛,香客如云,但也仅限于前观,后观依旧是外宾止步的修行之所,极是清幽。

    不过,这里现在却有一群并非道士的人长住,而且其中还有女人,只是他们捐献的香油钱实在惊人,观中修道之士无论上下,都视之如衣食父母,却也不会挑剔他们扰了自己的清修。

    田彬霏的滑竿儿从观后角门儿抬进来,便直接进了后观。

    祈禳殿,存思堂,滑竿儿停下,田彬霏又被抱上一辆木轮车,便被人推了进去。

    “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

    存思堂上,人人都认为已经死掉的叶小安,正站在那儿,脸色苍白,满眼惊惧地看着田雌凤。田雌凤妩媚妖娆,与田妙雯有六七分相似,比初为人妇的田妙雯更年长几岁,仿佛一枚熟透了的桃子般娇艳欲滴。

    这样的美妙妇人,再加上她的巧笑嫣然,换作其他场合,只怕要看得叶小安色授魂销。但此时叶小安看着她,却像是看到了一只罗刹女鬼,似乎她马上就要张开血盆大口,嚼得他尸骨无存。

    “你回来了?怎么样?”看到田彬霏,田雌凤放弃了对叶小安的劝说,微笑着迎向田彬霏。

    田彬霏看了叶小安一眼,刻意加重了语气:“卧牛岭派了李秋池,陪同叶小安的妻子来到铜仁,已经接收了尸体,扶棺返回卧牛岭了?!?br />
    叶小天本就脸色苍白,听到这话,仿佛被一记重拳击中了脑袋,踉跄退后两步,一屁股跌坐在椅上。他还活着,但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就连他多年的枕边人,与他共育有一子的女人,也是一样。这一刹那,他有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那是一种莫以言喻的恐惧。

    田雌凤微微一笑,对田彬霏道:“好的很,我立即派人通知天王,咱们这边偷了天,那边就好换日了?!?br />
    田雌凤向田彬霏递了个眼色,示意他趁着叶小安心防已失,继续劝说,便姗姗地走了出去。他们这番话根本就没有背着叶小安,也根本无需回避,这件事要办成,叶小安必须要参与其中,又何必瞒。

    田彬霏轻轻推动轮椅。来到叶小安面前,他坐在轮椅上,与跌坐在椅上的叶小安差不多一般高。但一个腰杆儿挺拔,一个萎顿在那里,高下立判,田彬霏看着叶小安。就像掌人生死的神祗,俯视着一个蝼蚁般的存在。

    “叶小安,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存于世了。所有的人都认为你已死去,包括你的父母和妻儿!”

    叶小安怒视着田彬霏:“我还活着!”

    蒙面巾上露出的那双眼睛带着一抹笑意:“有什么区别?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不会有人知道你又死了一回。你的家人甚至不会为你再悲伤一次。你真的还活着?”

    叶小安艰涩地咽了口唾沫。眸中露出绝望之色。

    田彬霏悠然道:“你是叶小天唯一的手足,可叶小天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他有把你当过兄弟吗?那么多外人都可以掌握大权,可你这位亲兄弟却没有一点实际的权力,可悲??!”

    田彬霏往叶小安的心里埋着恶毒的种子:“如果他信任你、重用你、委你以大权,谁敢轻视你,而现在的你,在卧牛岭算是什么东西?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不!是一个人人憎恶的废物!”

    叶小安抬起头,恐惧而愤怒地瞪着田彬霏:“你怂恿我杀害我的弟弟?”

    田彬霏嘴角绽起一抹轻蔑的笑意,只是隔着蒙面巾,叶小安看不见:“你也配?杀叶小天?呵呵,叶小安,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吗?”

    田彬霏不屑地看着叶小安:“你答应,或者不答应,叶小天都要死!杀他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田彬霏傲然扬起了下巴,随着他的说话,蒙在脸上的黑巾轻轻起伏着:“卧牛岭的根基太浅了,别看它现在风头甚劲,可它就连梅邑洞司那样的三流小土司都比不上!”

    田彬霏毫不客气地指评着:“如果梅邑洞土司死了,他的家族不会遭到撼动,新的土司可以立即即位,梅邑洞治下的大小头人们不会心生异志,也不会树倒猢狲散,可是卧牛岭做得到吗?

    什么叫底蕴,这就叫底蕴,它需要千百年的酝养,再如何天纵奇才,他可以如慧星经空,灿烂无比,却无法利用他的英明神武,弥补这需要无尽岁月才能孕育出来的底蕴?!?br />
    田彬霏又推了一下轮椅,他的轮椅前缘已经抵在叶小安的膝上,本该是他双腿的地方,只有空荡荡的袍裾,被轮椅和叶小安的双腿挤得平平的、紧紧的。

    田彬霏盯着叶小安,一字一句地道:“叶小天,一定死!叶小天死了,卧牛岭还会存在吗?卧牛岭不复存在的话,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妻、子,还会存在吗?你应该知道,叶小天招惹过多少仇家,一旦失去了卧牛岭势力的庇护,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把你叶家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如果失去了二弟,如果失去了卧牛岭,叶家人会遭遇怎样的下???只稍稍一想,叶小安就禁不住遍体生寒。

    田彬霏就像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者,正在说服教育一个愚蠢的晚辈,耐心地同叶小安讲着道理,道:“你没有背叛你的家族,你的弟弟也不是你杀的。你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为了不让你兄弟耗费无数心血一手打造的势力消散,而勇敢地承担起这份责任??!”

    听着田彬霏的话,叶小安的眼神有些迷惘起来,他觉得田彬霏说的每一句话都很荒唐,但又似乎大有道理。

    田彬霏道:“如果没有杨天王的帮助,你能上位吗?你在卧牛岭是个什么局面,你很清楚!当叶小天死后,你叶土舍登位会有人扶保你吗,凭你的能力,站得住吗?”

    “杨天王一世枭雄,叶小天自不量力,欲与天王争雄,天王轻而易举就能灭杀了他。叶小天一死,卧牛岭势力烟消云散,因此陷入绝地的,只能是你们叶家,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对杨天王来说,举手之间灭杀了叶小天,也就起到了震慑宵小的作用。卧牛岭这股力量,还没看在天王眼里。归顺天王、服从天王,你不过是给天王的锦绣江山添了一朵花,而天王垂恩栽培,对你、对你们叶家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叶小安的眼神儿更加迷乱了,经田彬霏这么一说,他心中的罪恶感顿时减轻了。他所抵触的,是加害他的兄弟。亲兄弟啊,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从小一起长大的血缘兄弟,纵然现在常常因为彼此的理念与行为而酿成冲突,又岂能彻底削除那骨肉亲情。

    可是,如果叶小天得罪了杨天王,不得不死,他的死与叶小安是否答应冒充叶小天没有必然联系,那么,荣华富贵他要不要?权柄地位他要不要?自己与家人的安全,他要不要?

    看到叶小安迷乱的眼神儿,田彬霏微笑起来:“你那兄弟能有今日,很大程度是倚仗他所掌握的蛊教力量。而蛊教最强大的本领,就是蛊术,你虽然不懂蛊术,但你在卧牛岭这么久,应该也听说过它的种种神奇之处。

    而我就精通蛊术,我的蛊术比你那位充任蛊教教主的胞弟还要高明的多,我所掌握的蛊术之中,有一门秘蛊,甚至可以操控一个人,你也不想让我迫于无奈,把你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吧?”

    田彬霏这句话就有些夸张了,蛊术说到底还是一种毒物的运用,如果它能控制人的神智,就不会有德峁佬等人的叛教,田彬霏也不必耗费这么多心思说服叶小安了,但是蛊术早已被世人神化了,在叶小安心旌摇动的时候,无疑是又加了一块说服他的筹码。

    “你好好想一想吧,我不逼你!不管你答不答应,叶小天都要死!复仇?你没那个能力!天子处死一个大臣而保全他的家族,他的家族是臣服于天子呢,还是不自量力地思谋反叛?你久居京城,见多识广,不妨好好想一想。杨天王,就是此间的天子!”

    田彬霏就像是在放风筝,紧一紧,又松一松,说完这句话,他就转动轮椅,悄无声息地向外面滑行而去。叶小安坐在那儿依旧保持着萎顿的坐姿,但胸膛却极剧地起伏着,就像刚刚激烈地奔跑过。

    “话语如刀,直指人心呐!”田雌凤吩咐人给杨天王送信,安排完毕已经回来,但她没有进房间,而是站在外面听着,等到田彬霏出来,田雌凤不禁由衷地赞了一声。

    田彬霏微微一笑,推动轮椅向前行去,田雌凤漫步随在一旁:“刚刚收到贵阳那边的一些消息,事关田家,你要不要听听?”

    “不要!”田彬霏果断回答:“关心则乱!我做不到不关心,莫如不知道?!?br />
    田雌凤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一生致力于恢复祖上荣光,现在真能割得舍下?”

    “不需要割舍!”

    田彬霏双手按住轮椅,停止了前行:“田氏家族不用我操心,如果我不在,田家就会垮,那么我就是在,也休想带领田氏家族,恢复祖上的荣耀。何况,小妹已经回去,纵然我在,也不见得比她做的更好!”

    田彬霏说着,极目眺望着远方,目光闪动不已。他的确是相信他的消失,会让家族在阵痛之后,更加健康强壮,何况他还会暗中的维护着家族。但是,是否有利用这个理由把小妹羁绊在家族中的私心,那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做正事吧!”

    失神片刻,田彬霏涣散的目光渐渐凝聚成锐利的光芒,淡淡地道:“叶小安已经在手,在大势面前,他会屈服的!接下来,我们该去换日了!叶小天,一定要死!”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