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5章 我牵驴,你拔撅

夜天子 第75章 我牵驴,你拔撅

    秋意渐浓。,

    卧牛岭的桂花开了,香飘满山,而夏花却也依旧开得绚烂。紫薇仿佛一张美丽的地毯,铺在起伏的沃野上,韭菜坪上,蒲公英似的紫色花球随风而动,起伏如浪。

    牵着马儿走在这美丽景致之中的展伯飞和展伯豪两个老爷子的心情却是惨淡的。此次卧牛岭之行,他们无疑是签订了一份“丧权辱国”的条约,但……这却是他们心甘情愿签订的。

    如果不答应叶小天的要求,只要展龙不被释放,他们也有能力迫使展龙的孤儿寡妻放权,从而另立土司,但……有意义么?如果展家很快就要覆灭,谁做这短命的土司又能怎么样?

    安家看来是铁了心要袖手旁观了,叶巡抚明显又在偏帮叶小天,他们别无选择。目前这个结局,还算是两位老人家勉强能够接受的处理结果,所以两位老人家走出卧牛岭的时候,已经商定了解决此事的办法。

    展伯飞和展伯豪回到展家堡,对此行结果一言不发,径直返回家族的议事大厅,整个家族的重要成员纷纷跟入,展鹏举迫不及待地道:“二伯,九叔,两位老人家此去卧牛岭,究竟结果如何?”

    展伯飞和展伯豪对视了一眼,展伯飞缓缓地道:“此行很不顺利!”

    众人顿时心中一沉,展伯豪道:“叶小天拒绝与我们谈判,他只要我们展家土司去和他谈?!?br />
    展大嫂怒道:“我丈夫就是展家的土司,现如今被他关在牢里,怎么跟他谈?这分明就是搪塞我们展家!”

    没有人回答她的这句话,展伯飞和展伯豪都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她,展大嫂蓦然明白了什么,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她猛地退了一步,倏地转头看向其他族人,希望有人声援。但她失望了,展氏族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很冷漠。

    曾经,他们也为展伯雄的死而愤怒过,但其中有几分是因为展伯雄的这个人呢?或许更多的是因为叶小天冒犯了展家堡的威严。当展家一步步败落到如今这个地步,他们发现已经再也不可能击败叶小天的时候,这份愤怒就转移到了制造这场灾难的人身上:

    为什么展伯雄要鬼迷了心窍,答应杨应龙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便试图对叶小天下手,更是采用了嫁祸这样的愚蠢的主意,把田家也彻底得罪了。展家落得今日这般下场。全是展伯雄惹的祸!

    展大嫂颤抖起来:“我的丈夫,还为了展家,被那姓叶的关在地牢里,难道……难道你们竟然要背叛他?”

    展大嫂声音尖厉,在静寂的大厅中隐隐回荡着,仿佛这厅中空无一人,愈发显出她的孤单、无助。

    许久,展伯豪沉重的声音缓缓响起:“就算没有叶小天这件事,我们展家也不能久无家主。展龙被抓已成事实。叶小天也没有释放他的可能,我们展家群龙无首,如何应对眼下困局?所以,老夫以为。应该议立一位新的土司……”

    展伯豪话犹未了,展大嫂就尖声道:“我丈夫还没死呢,凭什么另选土司?”

    展伯飞冷冷地道:“我大明英宗皇帝被瓦剌俘虏,朝廷都能另立景泰帝。一个小小的展家,怎么就不能另立一位土司?”

    展大嫂怨毒地诅咒道:“英宗皇帝可是复辟了皇位的,当初拥立景泰的全都没有好下??!”

    展鹏举听两位老爷子说要号召族人另立土司。心头顿时一阵火热,在年轻一辈中最具能力与威望者只有他了,这土司舍他其谁?

    展大嫂这么一说,展鹏举生怕这番话会吓退一部分族人,马上反驳道:“大嫂,复辟皇位成功者,古往今来能有几人?何况,若非景泰帝病危,本就要殡天,英宗皇帝又岂能复辟?同样的事,可未必能在我展家重现!”

    展伯飞怒声道:“好了!你们不要争吵了!老夫做此决定,可不是为了老夫自己!老夫偌大年纪,这把老骨头还能熬几年?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我展氏家族的存续兴亡!”

    喝住了展大嫂后,展伯飞又放缓了声音,道:“回来路上,我和老九核计了一下,决定在后辈子侄中另选一人担任土司。老九,你说说吧?!?br />
    展伯豪咳嗽一声,捋着胡须向众人望了一眼,见众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尤其是他的亲侄儿展鹏举,双眼目光热切无比,不由暗暗一叹,缓缓说道:“老夫与二哥商议了一番,觉得一驰那孩子,聪颖伶俐,可堪大任。所以,我们两个老头子决定,拥立展一驰为我族土司!”

    展伯豪一言既出,满堂哑然。展一驰?展一驰那孩子年纪尚小,目前都没资格在这大厅中参与议事,大家实未料到,两位长者属意的人选居然是他。

    展大嫂气得浑身发抖:“就算要另立土司,也该由我的儿子来继承他爹的位子!我儿一聪只比一驰小一岁,凭什么要立一驰为家主?”

    展伯飞用力一拍椅子扶手,怒喝道:“妇人之见!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们展家现在要解围,只能依靠叶小天!但你这一房,与叶小天有不共戴天之仇,人家能坐视我展家改立你儿为土司?”

    展伯飞一句话,就把展伯雄之死缩减为展龙这一房的私仇,把整个展家摘了出来。激愤之中,展大嫂却未注意展伯飞的险恶用心,尖声叫道:“老二家的孩子难道与叶小天就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一驰的父亲就是死在叶小天手中!”

    这样一说,展二嫂立即幽怨地看了她一眼。展二嫂连丈夫都死了,别无倚仗。论名份又不及长房,所以一向跟在展大嫂身边充当摇旗呐喊的小喽啰,可如今她的儿子竟被提名为土司,二嫂的一颗心激动的都快跳出了腔子。如果不是积威之下,二嫂为了儿子的大好前程,此时就得冲上去和大嫂撕逼了。

    展伯豪冷冷地道:“展虎是展龙授意,跟踪刺杀叶小天而去的,却因行踪败露。被护持叶小天前往京城的官兵杀死,与叶小天何干?冤有头,债有主,不要错认了冤家!再说,展虎家里的可没说要复仇,你能保证展龙一经释放,也不言复仇?”

    展大嫂哑口无言,气愤愤地转向展二嫂,道:“二嫂,你怎么说?!?br />
    展二嫂嗫嚅地道:“我……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有什么主意,一切都听两位老爷子的?!?br />
    展伯飞和展伯豪两个老爷子相对苦笑,听他们的?他们也不过是情势不由人,被迫按照叶小天的主意走罢了。

    其实两人一直有点不理解,叶小天为什么要指定展虎的儿子担任土司。要说与叶小天的仇恨,主要就是展龙、展虎这一支,如果他肯支持展氏旁支不是更好?

    可现在眼看展大嫂恨不得一口吞掉展二嫂的气势,他们才明白叶小天的算盘打得有多精。如果叶小天支持他们两个捧旁支上位,嫡房两个女人加一堆孩子。根本不是对手,展家可以迅速团结起来,确立新的核心。

    可是立嫡宗二房的子嗣为土司呢,嫡宗的长房和二房之间就必然分化。等他们地位稍稍稳固。叶小天就会释放展龙,到时候面对这位前土司、亲大伯,二房就更得依赖旁支和叶小天。

    如此一来,旁支虽然坐大却不足以总揽全局。嫡房彻底分裂,再难抱成一团,叶小天在其中所能起的作用就至关重要了。那时候。展二这一房抱他的大腿都来不及,还谈什么与他作对?

    展伯飞和展伯豪分别向那些平素亲近的族人递个眼色,众人立即纷纷表态拥戴支持。很快,正在寨子里和小伙伴们撒尿和泥巴,玩得满头大汗的展一驰被带到了议事大厅,懵懵懂懂地被带到主位上坐下。

    众人齐齐长揖,高呼“土司”,展一驰抹一把头上的汗水,冲着他娘展二嫂叫道:“娘,我口渴!”

    展二嫂喜极而泣,望着坐在那张她从不敢奢望的宝座上的儿子,心情激荡,不能自己。

    ……

    展伯飞和展伯豪本以为改立土司是相对麻烦的一件事,不成想解决的却是如此顺利。他们本以为与卧牛岭联姻,将展凝儿嫁与叶小天为三夫人很容易,却不想反而在这件事上遇到了麻烦。

    展大姑娘拒绝出嫁。

    展大姑娘的理由之一是:母亲痼疾缠身,父亲早逝,她作为母亲唯一的女儿,要在膝前尽孝。孝道大义在前,谁能逼她出嫁?

    展大姑娘的理由之二是:伯父死于叶小天之手,她不能嫁于仇人,忘却仇恨;

    展大姑娘的理由之三是,她好歹也是展家的大小姐,展家位列八大金刚,比卧牛岭一小小吏目不知高贵多少倍,她岂能屈身下嫁,而且还是个三夫人?这有辱展氏门风。

    展大姑娘的三个理由义正辞严,说的本就不擅言辞的新任掌印夫人展二嫂灰溜溜地离开了她们母女居住的小院儿,把情况对展伯飞和展伯豪两位老爷子一说,两位老爷子就急了:

    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你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想当初你为了嫁叶小天寻死觅活的,这事儿谁不知道?如果不是你老娘生病,你受了羁绊不能离开,你早跟那叶小天私奔了,现在你倒成了最维护展家的人了!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叶小天奸诈无耻,叶小天这未来的三夫人也真是摞得下脸子??!

    可想归想,明知展凝儿是拿跷作势,两个老爷子也毫无办法。事情都已做到这个份儿上了,如果凝儿不肯出嫁,叶小天不肯出兵解围,展家这一通折腾,图的什么?

    没奈何,两个老爷子亲自带队,领着全族有头有脸的人物,发扬三顾茅庐的精神,一次次前往展凝儿母女俩居住的小院儿,把那院中丛生的野草都踏平了,终于达成协议:

    为了解决展家的?;?,展凝儿同意委身出嫁,如此一来,凝儿反而成了拯救家族的大英雄,她是为了解决家族面临的存亡?;?,牺牲自己,委身邪恶大魔王叶小天。真真的岂有此理!

    展母痼疾缠身,作为孝女,凝儿不舍离开母亲。好在两地相距并不远,凝儿出嫁后,她的母亲可以暂时移住卧牛岭,由凝儿奉养。

    为了让凝儿的母亲同意,两位老人家又苦口婆心地劝了这位兄弟媳妇许久。展母虽然外柔内刚,性情执拗,却最重视家族,展家的人轮番出面劝说。她自然就答应了下来。

    ……

    展家堡下,童家久攻不下,童云也不免有些焦躁起来。他没有包围展家堡,而是陈兵于展家堡西门之下,反正这是展家的根基,不怕展家弃堡而逃,强攻损失太大。

    如果展家真要弃堡而逃,那倒正合他意,展家如果携老扶幼、尽带细软离开展家堡。速度一定快不了,他随时可以移兵追赶,到时掳获了展家妇孺与数百年积累的财货,就算展家的青壮年逃走。也成了无根之萍,不足为患。

    而今这种胶着状态,反而是他所最不愿见到的,曹家还没彻底平息。虽然他们童家假意投靠播州杨应龙,由此换来了后方的安定,但大军久离。也难保杨应龙不生异心。

    可就此偃旗息鼓,童云同样不舍得,如果再能一举占据石阡展家,童家的势力将扩大三倍,到时候就算对上播州杨家也有了一搏之力。童家就算脱离田氏暗中的控制,也是轻而易举。

    这倒不怪童云对田家不够忠诚,他毕竟是姓童的,就算田氏还是思州、思南两州之主时,童家也是相对独立的童家。童家的家主,最终的考虑,还是从自己家族出发,天经地义。

    这么多年来,由于童家所处地域狭长,正好在曹家和播州杨氏中间,夹缝中求生存,所以不得不依靠田氏暗中力量的支持,从而依旧对田氏俯首听命。

    可一旦童家所掌握的力量已经完全不必依靠田家帮助,甚至超过田家,他为什么还要俯首听命于田家?之后能与田家建立同盟、共进共退,也就对得起两家几百年的交情了,做小弟那就敬谢不敏了。

    有此一层考虑,童云现在对展家堡真是弃之不舍,逐之难得。最初他最怕叶小天及时率兵赶到,与他分一杯羹,现在倒是迫切盼望叶小天能够出兵,两家齐心协力拿下展家堡,各自瓜分一半也好过现在这样不死不活。

    童云蹙着眉头询问他手下的一个大头人岳正清:“叶小天在干什么?如今大好形势,卧牛岭为何按兵不动?”

    岳正清答道:“土司老爷,属下派人打探过,据说铜仁于土司生了孩子,而这孩子的亲生父亲正是叶小天,叶小天去铜仁府,逗留了很长时间。而且,展家的展凝儿与叶小天素有情愫,由于展凝儿的关系,所以叶小天一直不愿与展家兵戎相见!”

    童云不屑地冷哼一声:“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成得了什么大事?”

    这时,童云的师爷吴曦兴冲冲地走进了童云的大帐,高声叫道:“老爷,卧牛岭出兵啦!卧牛岭终于出兵啦!”

    童云大喜,赞道:“不错!这才是英雄所为,岂可为一女子,放弃大好机会,总算他醒悟得早。如此一来,我两家联军,拿下展家堡,易如反掌!”

    吴曦提醒道:“老爷,有卧牛岭联手,我们要拿下展家堡固然容易,可这展家的土地、人口、财帛如何分配,却成了一桩麻烦。叶小天此人胃口不小,恐怕……”

    童云被他一言提醒,颔首道:“不错!这事不能不防!”

    他走到帐口,望着展家堡墩厚的堡墙,冷笑道:“这展家堡,我一个人吃不下,他叶小天也是一样!收兵,等他叶小天来谈!这块肥肉如何分割,总要白纸黑字地写下来,才好一起用兵!”

    童云一声令下,正在攻城的童家兵马立即收?;赜?,童云大马金刀地坐在中军帐内,他估计叶小天到了展家堡城下,一定会先来见他。如果不见,就让他叶小天先攻城,损失一大,不怕他不肉疼,到时必然还要来与自己协商。

    童云泡了一壶茶,翘着二朗腿一边喝茶一边等叶小天,那壶茶都快喝成白水了,才见师爷吴曦火烧屁股地跑进来。童云不悦道:“急什么!叶小天来啦?”

    吴曦气极败坏地道:“老爷!大事不好!叶小天,他进堡啦!”

    “???”童云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进堡了?怎么可能?他怎么能这么快就攻克展家堡?”

    吴曦哭丧着脸道:“他不是攻克??!他领着好多人马,到了展家堡东门,展家就打开了大门,吹吹打打地把他迎进了城去!”

    童云“咔”地一声,下巴差点脱了臼:“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话犹未了,大头人岳正清又急吼吼地闯了进来:“土司大人,你快去看看,叶小天正在堡上,请你城下相见呢!”

    童云莫名其妙,急匆匆出了大营,赶到堡下一看,果不其然,叶小天正站在堡内箭楼上,向他热情地招着手,招呼道:“童老前辈,别来无恙??!”

    :现在更的不如之前快了,不过我努力让每一章更多些吧,像这几天,一章五千多字,原来一天两章六千字,其实也相差无几,偶尽力提高速度。今天鼻炎又犯了,还感冒着,偶先买药去诚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