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5章 群英会

夜天子 第55章 群英会

    田妙雯不会武,罗大亨也不会武,他们两人上前的话反而需要别人?;?,所以他们一直待在后面关注前边的战斗。

    田妙雯关切这笔物资能否失而复得,罗大亨是罗李高车马行的东主,更加关切能否拿回这笔失窃物资,所以离战斗现场并不远。

    那黑衣蒙面人一声大吼,最先引起注意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们身边的侍卫。陡然发现后方有人,侍卫们立即拔刀相向,如临大敌!

    那黑衣人急促地呼吸着,继续大喝:“田姑娘,车上有古怪,这是诱你等中伏的计谋!速速后退!”

    田妙雯眸光一闪,顿现凛然,马上回首娇喝道:“韵溪,速退!”

    大亨还想质问这蒙面人如何知道这个消息,对方究竟有什么阴谋,但是一见田妙雯如此吩咐,马上也毫不犹豫地大叫道:“云飞,回来!”

    大亨这些日子与卧牛岭打交道,其实就是跟田妙雯打交道,田妙雯的智慧谋略他都深有体会,已然佩服的五体投地。既然田妙雯信了对方的话,他自然也信之不疑。

    换句话说,他不是信了黑衣蒙面人,而是相信田妙雯。但田妙雯其实又何尝会因为陌生人的一句话就信了他的说辞,但权衡利害,田妙雯宁可相信他的说辞。

    眼下纵然后退,盗窃军需的那批人也无力逃走了,再要追的话也容易??梢谝氯怂允羰?,穷追不舍恐有大难临头,莫如暂且退下来,再向这黑衣人询问究竟。

    黑衣蒙面人急不可耐,顿足道:“快快快!你们也马上后退,他们设下毒计??忠曰鹨┒愿赌忝?,威力甚大,在这里也不安全!”

    田妙雯身边侍卫闻言顿时色变。马上护住田妙雯往后退,其中一人甚至还一弯腰。抢过了田妙雯的马缰绳。既然主母已经相信了这个蒙面人的话,那么对这蒙面人的话就不能等闲视之了。

    此时火药应用并不广泛,在中原地区,除了军中,好多地方的百姓包括大城大阜见多识广的人,都未必识得火药。但贵州本属西南边陲,见到火药的机会相对多一些,再加上此地开山辟道应用火药更加广泛。所以很多人都知道火药的可怕。

    罗大亨一面拨马后退,一面扯开了喉咙急叫:“云飞,不要打啦!马上滚回来!快快快!快??!”

    “什么?”激战中的华云飞听到了罗大亨的呼喊,不禁微微一呆。

    代韵溪同样觉得古怪,眼看就要突破敌人最后防线了,主母为何令她急退?不过她对田妙雯已是言听计从,当下毫不犹豫,挽个?;ㄆ韧艘幻腥?,便娇喝道:“全部后退!”

    魏雪宁已暗中晃燃了火折子,眼见且战且退的就要把他们全部引上盘山道。不想他们却突然又向三岔路口退却,心中大急,再也顾不得等待。马上猛地一掀车上蓬布。

    他早在那里留了火药捻子,火折子往上一凑,火药捻子顿时“哧哧”地燃烧起来。一个断了一臂的护卫踉跄撞到车旁,听到异响,嗅到火药味儿,扭头一看,顿时大骇,骇然之下甚至忘了断臂之痛,惊呼道:“大哥。你做什么?”

    魏雪宁眼中含泪,惨然狂笑:“对不住了兄弟们。九泉之下,大哥再向你们陪罪!死吧!死吧!统统死吧!”

    “不要??!”

    那断臂大汉疯狂地扑向货车。想扯断那火药捻子,因为代韵溪等人急急后退,得到一丝喘息之机的几个幸存的弟兄也都向这边看过来,虽然他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一看到那“哧哧”燃烧的火药捻子,如何不晓得其中厉害,顿时纷纷惊叫起来。

    代韵溪和华云飞等人离得远,根本看不清车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对面之敌惊恐万状的反应他们却是看在了眼里。猎户出身的华云飞最是机警,马上厉喝:“速退!”

    他一转身,搀起一个受了伤的兄弟便疾掠过去,代韵溪也不怠慢,娇呼道:“快撤!快撤!”一群人撒开双腿,亡命般地扑向三岔路口。

    盘山道上,一骑突至。

    那是一个山弯,那马冲得迅疾无比,到了近乎九十度的山弯,那匹黑马因为跑得太快,再加上长途奔驰,马腿突突急颤,已然停不住脚步,竟然一头向悬崖外撞去。

    好在田彬霏身手高明,眼见急勒马缰也扯不住胯下坐骑,在那战马前蹄堪堪跨出悬崖的刹那,他陡然一拔身形,竟然腾空而起,双足在马股上用力一踹。

    那马本来就止不住奔势,再被他一踹,悲嘶一声,轰然跌下悬崖,但田彬霏借这一踢之势,鹞子一般在空中一个盘旋,竟然稳稳落在了地上。

    他急急扭头一看,正好看见那几辆停在山道上的车辆,还有几个部下,大喜喝道:“不要动手!”说罢展开八步赶蝉的轻功,迅捷如飞地猛扑过去。

    “轰!”

    最外侧距三岔路口最近的那辆车子猛然爆发出一团火光,剧烈的爆炸把正扑向车子的几个勇士像暴风雪中的一片败叶似的迅速撒碎、喷向空中。

    “轰!”

    “轰轰!”

    后面四辆车子被剧烈的爆炸迅速引燃了车上的炸药,相继爆炸。田彬霏大骇,陡然身形一转,就要返身逃去,但凶猛的气浪席卷之下,半人高的石头都凌空飞了起来,何况一个百十来斤的人。

    随着汹涌的气浪,田彬霏也像一片狂风中的败叶似的飞了起来,飞出盘山道,向下方近百丈的峭壁悬崖落去,在他之后,是因剧烈的轰炸崩坍的岩石和泥土,泥沙俱下,滚滚如流……

    “你是谁,为何……”

    田妙雯被部下拉着马急急而退,正向那黑衣蒙面人询问着,身后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田妙雯被那剧烈的爆炸震得一哆嗦。陡然回头望去,就见黑烟冲宵,旋即整片岩壁都崩溃了。一眼望去,仿佛整座山都在倾倒下来。

    正急急抢回的代韵溪、华云飞等人被爆炸的气浪吹得飞向了空中。好在他们此时即将奔到三岔路口,向前飞出的不虞落下悬崖。被爆炸的气浪吹向盘山道外的,也因已经接近三岔路口,侧方已是缓坡,不虞摔个粉身碎骨。

    近处已是如此怵目惊心,田妙雯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被抛落悬崖的那道身影……

    爆炸一起,那本已筋疲力尽的黑衣蒙面人竟然动如脱兔,猛然跃起。把那快把胯下骏马压趴下的大亨一头扑下马去,护在身下,大吼道:“统统趴下!”

    这黑衣蒙面人到底反应敏捷,应对的措施也是对的,他一声大吼,反应快的立即扑下马来,匍匐于地,反应慢的又恰好运气不好的,虽然逃过了被活埋的大劫,却还要应对那四下乱飞的石头。

    这些拳头大小的碎石因爆炸力四下激射。又因棱角分明,一旦撞中人体,登时便是一个窟窿。许多人不曾直接被炸死,却因飞砂走石而毙命。

    田妙雯脑筋反应快,可惜动作没有她的脑筋反应的快。幸好她后边还有不少护卫,纵有飞石击来,也有这些肉盾抵挡。只有斜刺里飞来的一块碎石,刮着她的胳膊飞过,就只这一擦,便刮去一块血肉,疼得田妙雯闷哼一声。一头跌下马来。

    “轰隆隆”的爆炸声传来,正急急而行的叶小天猛然勒马望去。远远的,可以看见一蓬因爆炸激起的浓烟灰尘。在那青绿的山野间腾跃而起。

    叶小天心头一沉,原本的疑惑豁然开朗。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对方的毒计,究竟有谁中计了?云飞和大亨是追着他们去的,万一……

    叶小天心头一阵惊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快!马上赶过去!”

    展龙率领亲兵,带着曹瑞雨、韦业、张绎等人正姗姗而行,忽然感觉地皮一阵震颤,爆炸声远远传出,抬头一看,就见远处山巅之上缓缓腾起一抹烟云。

    张绎惊疑不定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韦业暗叫可惜,依照公子的安排,如果能等这些人赶到再引燃火药,把双方主要人物一举干掉,那才是最圆满的局面??墒强凑馇樾?,显然是追兵迫近,公子的死士被追及,不得已引燃了炸药。

    事已至此,也只好执行第二计划,利用展龙这些人,把那些漏之鱼统统干掉,为大小姐彻底执掌卧牛岭剪除障碍。韦业马上痛呼道:“他们引燃了炸药!”

    展龙急问道:“什么炸药?莫非有埋伏?”说着手上一紧,抻住马缰,就欲拨马而走。

    韦业目中含泪,道:“是我杨家死士,那车上运有十余桶炸药,我吩咐过,一旦事机泄露,被人追及而来不及策应,则引燃炸药,与敌偕亡?!?br />
    韦业眺望远方,悲痛地道:“看此情形,他们已被追及了!”

    展龙一听大喜过望,虽然失去了“劫胡”的机会,可是能籍此消灭卧牛岭的有生力量,损失的还不是他展家的人,同样是一桩大喜事。

    展龙立即一拨马头,兴奋地道:“快!我们马上赶过去,若有漏网之鱼,可聚而歼之!”

    一行人加快了速度急急前行,走不过二里地,便见到展龙先前派出的人马正裹足不前,惊疑观望。一见展龙等人赶来,展家人马立即上前禀报道:“土司,前方突然发生剧烈爆炸,不知发生了何等变故,属下已派了探马前往察看……”

    展龙把大手一挥,喝道:“不必探了!那是杨家的死士被卧牛岭人马追及,引燃炸药与敌偕亡了。速速赶去,若有漏网之鱼,一举歼灭!”有了展龙这句话,那支停滞不前的队伍立即恶狗抢食一般向三岔路口急急赶去。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