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4章 风云三岔口

夜天子 第54章 风云三岔口

    如今的展家堡就似十八路诸侯讨董卓。叶小天是坐拥西凉铁骑的董仲颖,展龙自然就是十八路诸侯的总盟主袁术袁公路了。不过,袁公路志大才疏,展龙与之相比却也不遑稍让。

    此刻,展龙正召集四家的主事人商量一桩大事。展家在场的是掌门人展龙,张家却有两个:张绎和张雨桐。张绎是张铎张胖子的亲兄弟,在张铎、张雨寒父子相继死去后,他本是最有资格继承张氏土司的一位,但他却让贤给了张雨桐。

    如今的张家,内忧为患,连根基之地都失去了,要做这个家主,荣耀与权柄没多少,责任倒是极重。张绎自知才能本领不及张雨桐,所以果断让贤。好在他大哥的江山在此前已经传给了他的亲侄儿张雨寒,他籍口自己是长辈,不好再从侄子手中接过传承,故而由张雨寒的堂兄张雨桐来继承也算合乎情理。

    曹家嫡房两兄弟都死光了,又没子嗣留下,这土司之位便落到了他们的堂弟曹瑞雨手里,至于石阡杨家现在的主事人却是个外姓人----韦业。他是被叶小天扶植起来的小女土司的亲舅舅。

    眼下众人所议的事情,就是由韦业提供的。

    展龙道:“韦兄所言当真?”

    韦业傲然道:“当然!实不相瞒,我的人已经押着货物进了石阡府,就等我们前去救援了!”

    田彬霏一直图谋重振田氏,他能未雨绸缪,在葫县布下孙伟暄这枚棋子,在他重点图谋的石阡府又岂止童家这一枚棋子,韦业也是他苦心经营下收买的人。

    只不过,童家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对田家来说至关重要。而韦业,原本只是石阡杨氏土司的内弟,顶多给他通风报信扮个耳目的角色。不过随着杨羡达被杨羡敏害死。杨羡敏又被叶小天诛杀,他做为新任女土司的舅父。居然成了杨氏残余力量的一个重要人物。

    杨家的那位女童土司还太小,凡事多依赖母亲,而她的母亲又依赖这娘家兄弟,韦业如今完全可以做得了那小女土司的主,所以才有资格与这几位同堂议事。

    张绎狐疑地道:“韦老弟,为何我们从未听你说起过此事?!?br />
    韦业老脸微微一红,讪然道:“这个……,我也不知此事能否成功。只是派出一些人去见机行事罢了。不想他们竟然真的办到了,我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只是卧牛岭的人业已循踪而来……”

    韦业神情有些忸怩,说话吞吞吐吐。但在场的都是聪明人,马上就替韦业补全了理由。

    展曹张杨四家中,如今实力依旧完整的是展家和曹家。张家是除了几个嫡房正宗,被田妙雯和于珺婷那两个小娘皮一口吞个精光,什么都没剩下,他们逃出来的这几个人,只有摇旗呐喊给展曹联军提供道义名份的能力。别无用处。

    只有杨家,杨家可是舍了大批的土民和村镇,将整个杨家堡的人马全部搬到了展家堡寄人篱下。张家只有区区几个人。展家还能以宾客相待,但杨家这么多人,展家可没有能力招待,很大程度上就得靠他们自食其力。

    杨家的人因此铤而走险,劫掠卧牛岭的物资就顺理成章了。这批物资到手,不管是自己用还是换做粮食,都可以缓解杨家目前的窘境。

    展龙、曹瑞雨、张绎和张雨桐甚至猜到,如果不是他们返程时泄露了行踪,被卧牛岭穷追不舍。韦业依旧会对此事秘而不宣。

    虽然对韦业吃独食的事稍有不满,不过韦业劫掠了卧牛岭的物资?;故橇钏呛芨咝?。如今韦业要靠他们出兵打退来犯之敌,确保物资无恙。也就失去了独吞的资格,这更令他们贪心大起。

    展龙马上道:“我明白了!我这就派人前往接应!”

    曹瑞雨道:“我带来一百二十名侍卫,都是我曹家第一流的勇士,也可派出一百人前往接应!”

    展龙似笑非笑地道:“曹兄,在我展家地盘上,如果还需你曹兄派出亲信卫队助战,岂非显得展某太无能?”

    不等曹瑞雨再说话,展龙便大声喝道:“来人!”

    展龙唤来一名亲信侍卫,大声吩咐一番,那侍卫立即领命而去,匆匆调动展家土兵,循路前往接应。由此往铜仁方向去,唯有一条路,倒无需了解来人会走哪条路。

    展龙吩咐完了,这才对张雨桐、张绎、曹瑞雨和韦业傲然道:“任他卧牛岭了得,如今既然进了我展家地盘,我也要叫他有来无回!诸位,我们不妨同去,瞧瞧他卧牛岭人马落花流水而去的模样!”

    听了韦业所言之后,展龙就起了把这笔物资据为己有的念头。东西是他护送回来的,杨家又托庇于他的门下,到时纵然不满,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展龙不肯让曹瑞雨派亲兵相助,也是不想再有人分一杯羹。

    至于张家,张家现在只有动嘴皮子的能力,若非展龙觉得他们是铜仁旧主,还有那么点作用,早把他们轰出门去,倒不虞他们与己相争。

    ※※※※※※※※※※※※※※※※※※※※※※※※※※※

    田彬霏挥鞭如雨,骏马飞驰,几有踏燕之速,所过之处,只掠起一抹轻尘。黑缎子似的马股颜色更深了,那是马儿沁出的汗水。它载着探马斥候一路疾驰去向田彬霏报信,还未及歇息片刻,便被田彬霏驾驭着以更快的速度飞驰回来,实已筋疲力尽。

    田彬霏骑术很高明,他双腿挟紧马腹,随着马儿打浪一般起伏着身体,人马合一,神行更速。但他额头也是汗水涔涔,小半出于急行,大半出于惊恐,他的眸中正有浓浓的恐惧。

    整个局都是他布的,他不惜动用两枚深埋的棋子,就是要促成卧牛岭的分化,让田家掌握这样一支可以亮在明面上的势力,可他万没想到追讨失窃物资的领头人居然会是他的亲妹妹!

    不应该!不应该??!田彬霏在心底里嘶吼:小妹根本不懂武功,卧牛岭的人又没死绝,为什么要让她出战?小妹是卧牛山之主,卧牛山诸将凭什么让小妹出战?这些天杀的!天杀的!

    田彬霏跑得一头是汗,可头皮却冷嗖嗖的,抑制不住的寒意直透心脾。他很清楚自己设下的计策是何等的毒辣,他不敢想象,当他赶到时,他的小妹已然粉身碎骨,又或者深埋地底化为朽土。

    盘山路上,一骑绝尘,田彬霏从大山的另一侧,飞驰电掣地赶来。

    此时,在田妙雯的命令下,卧牛山人马正向固守盘山道的人马发起猛烈攻击。田妙雯只一看他们的架势,就知道他们是要固守待援,只消拖延稍久,展家堡方面一定会派出援军,那时就大势去矣,是以下令速战速决!

    代韵溪提刀亲自督战,卧牛山兵马本就悍勇,在主帅如此催促之下更是奋勇向前,人人争先。

    死守道口的人不过十余人,虽然仗着地利,卧牛山的人无法发挥兵力优势,可人家死伤了可以替补,他们却是死一个少一个,渐形不支。

    指挥这支人马的人有一个很儒雅的名字:雪宁,他姓魏,魏雪宁。和孙伟暄一样,他也是田彬霏麾下的死士。

    死士不是街头甩卖的大白菜,他们的人数并不多,而且没有哪一方势力舍得大肆挥霍死士。如果不是从小培养,他们也不放心把这人列为可以参与机密的死士。

    今日充作诱敌入觳的这批人马中,当然也不会人人皆死士,真正的死士只有他一个。其他勇士都知道算无遗策的公子早有安排,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只有魏雪宁一人知道,根本不会有人来,当敌人攻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就是他引燃火药,把敌我一起送上西天的时候。

    他不能故意失败,那样的话即将中计的敌人会警觉,不知真情的部下也会起疑心,所以他只能假戏真做,苦苦捱到现在。

    “大哥,兄弟们快撑不住了!”

    “再坚持一会儿,公子的伏兵马上就到!”魏雪宁向浴血奋战的兄弟们说着,缓缓靠向车子,车上载满了火药,除了火药别无他物。这车上的火药,是田妙雯所购火药的两倍……

    当田彬霏骑着一匹黑马,从山道的另一侧飞驰电掣地赶来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从田妙雯等人赶来的那条山脊上,也正有一条黑色的影子风一般疾掠而来,他在草丛灌木间时隐时现,仿佛一头敏捷的黑豹。

    这只是一个人,仅仅是一个人,凭着双腿,速度竟然如此惊人。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狂奔到三岔路口,眼见前方还在激战,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没有出现,一口真气泄下,顿时觉得心跳如鼓、双腿酥软。

    不要把武功想象的无所不能,轻功提纵术可以在爆发的情况下大幅提高人的纵跃能力,利用内息的调节再加上外功的苦练,一个高明的武人要做到八步赶蝉其实也未必不能做到。

    但这一切,都必须是短时间、短矩离内,是一种特殊的爆发,用它来长途奔驰,其消耗难以想象,而这个黑衣人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用最快的速度狂奔过来的,他此刻还没有瘫软成泥,已经殊为可贵了。

    那黑衣人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气流急骤,吹得他脸上的蒙面巾也是一起一伏的,他一面快步赶上去,一面舌绽春雷,厉声大吼:“田姑娘,尔等速速后退,前方有诈!”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