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8章 皇媒人(中)

夜天子 第28章 皇媒人(中)

    “他就是你选的男人?很好!”

    三娘子毫无草原霸主的觉悟,她大大咧咧地地坐在烤炉旁边,也不像一般的女人双腿并起扭向一边,而是大马金刀像男人一般分着,很豪爽地对夏莹莹道。

    夏莹莹听了三娘子这话不禁羞云上脸,美得仿佛一朵盛开的桃花,她心里很欢喜,她喜欢这个称呼:“我的男人!”听在心里就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叶小天是官员,但是没有一点为官者的作派。他出身天牢狱卒,能说善道,可又没有官宦的酸腐习气,所以很对三娘子的胃口,三娘子自然越看越满意。

    夏夫人对他们这么直白的谈话有些不太习惯,不过叶小天现在已经是一方土司,身份地位已经配得上莹莹,而且他已经整顿了蛊教内部,虽说他还没有彻底废除当初的约定,但这主要是不想过度刺激那些长老,随着他在蛊教的地位和名望进一步巩固,废除旧约是早晚的事,夏夫人自然不会再反对,也就默许了这种称谓。

    三娘子笑眯眯地道:“老弟既然是贵州一方土司,自然也有自己的属地需要治理,此番却是因何进京?”

    叶小天正要把此事说给夏夫人和莹莹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合适的机会,这时听三娘子谈起,叶小天不禁长叹一声道:“哎!此事说来话长……”

    叶小天把他对林侍郎说过的瞎话儿对三娘子说了一遍,其实叶小天说的事情倒是不假,只是他把事由给改了。

    铜仁张家为什么要对付他?因为在他的帮助下,铜仁于氏已经凌驾于张家之上。张家要想重新抢回铜仁第一土司的地位,首先得把叶小天干掉,否则绝无机会。

    展家、曹家和石阡杨家为什么要对付他?如果他率领蛊教教众出山后不向石阡府扩展地盘,这几家土司才懒得对付他,只因他挤压了石阡几家土司的生存空间。双方这才有了冲突,所以这三家土司才视他为敌。

    但是在叶小天口中,他自然成了绝对正义的一方,听得夏莹莹义愤填膺:“哼!他们都不是好人!小天哥与人为善,最好说话的了,他们都容不下!”

    草原部落间何尝不是互相倾轧。就算是三娘子所统治的部落内部也同样是争权夺利,三娘子的亲生儿子现在和部落中的几个重要首领乃至三娘子现在的丈夫也是明争暗斗,三娘子感同身受。

    听了叶小天的话,三娘子不禁赞许地道:“不错!面对他人的紧逼,绝不能退缩。你让一步,他就敢进十步,最终叫你走投无路!必须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打怕了他们,他们才服你!”

    莹莹趁机撒娇道:“好姐姐,皇上对你这么礼遇,一定会比较听你的话。现在小天哥要被皇上问罪了呢。姐姐你可要帮他说说话才好?!?br />
    三娘子笑道:“你这丫头,倒真是向着你男人呢!”

    三娘子瞟了叶小天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老弟在贵州的所作所为。只怕皇上未必不喜欢呢。哪里轮得到我出面帮他说情?!?br />
    三娘子沉吟了一下,道:“再说,姐姐虽一向自诩大明之臣,但是对朝廷来说,终究有内外之分。这些事,姐姐不宜插手的!”

    叶小天听到这里。不禁心中暗赞,不愧是草原之王。草原上的男女或者性情粗犷一些,但身居上位者却从来不乏智慧。三娘子能看出他在贵州的胡闹其实正合天子心意,这就是智慧。她清楚这种事她绝不应该插手,这就是分寸,这个女人是有大智慧的,心思绝不像她的外表一样粗犷。

    莹莹撅起了小嘴儿,还想再缠三娘子一番,叶小天笑道:“莹莹,不要纠缠三姐了。三姐说的对,我这回进京有惊无险,绝无大碍的。而且,以三姐的身分,也的确不宜替我出头?!?br />
    莹莹对叶小天是绝对信任的,叶小天既然说的这么认真,莹莹自然相信,这事也就揭过不提了。叶小天道:“我此次进京,不会在这里耽搁太久,你们应该就要回贵阳了吧?不如多停留些时日,到时咱们一起上路?!?br />
    叶小天想着田妙雯的事儿还没跟莹莹说,这事必须得补救一下,再者他和莹莹聚少离多,一同返回贵阳的话,那就至少有个把月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

    莹莹一听好不欢喜,道:“好??!好??!娘……”

    夏夫人现在恨不得女儿马上插翅飞走,只是有些事不好当着三娘子的面说,只好微微一笑,佯嗔道:“你这丫头,叫什么叫,娘叫你现在走,你舍得?”

    夏莹莹吐了吐舌头,递过一串烤好的肉串,甜甜地道:“娘,你吃肉串,香着呢?!?br />
    夏夫人嗔怪地瞪了她一眼,还是接过了肉串。

    ※※※※※※※※※※※※※※※※※※※※※※※※※

    镇国将军朱行书依照徐伯夷所说的地址赶到夏莹莹的住处时,莹莹、夏夫人和叶小天刚刚在厅中落座。

    朱行书抬眼看了看门楣,见上面写的并非夏府,便微微一笑,知道这是夏家租住的宅子,而非他们在京中置办的产业。

    朱行书来之前,徐伯夷向他委婉地示意过:夏姑娘对做皇妃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此行未必顺利,叫他有所准备。

    但朱行书对此并不以为然,一个贵阳土司罢了,那些井底之蛙,传承再久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豹子,一个皇贵妃的赐号,还不晃瞎了他们的狗眼!

    再者说,那些土司人家也都很讲究门当户对的,联姻结亲莫不考虑家族利益,如今有机会与皇室联姻,成为皇上的老丈人,红枫湖畔的那个“老渔夫”会不乐意?

    朱行书撇了撇嘴角。抚了抚他有点早秃的头顶,示意随从上前敲门。

    叶小天在馆驿里没有机会向莹莹说出田妙雯之事,在送她母女回来的路上更是没机会开口,如今虽然到了莹莹的住处,可是叶小天又不好太粘着莹莹。

    一旦惹得岳母大人生厌。那可得不偿失。叶小天正想着告辞离开,与莹莹约好明日相见的时间地点,到时再对她说明苦衷,夏府家人急匆匆走进来,对夏夫人禀报道:“夫人,有位镇国大将军求见!”

    夏夫人心里咯噔一下。她在这儿住了很久了,除了与礼部有所联系,何曾有过朝廷的人登门,如果是平时来了一位什么将军,她或会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在今晨刚刚得知皇帝看中了自己的女儿,如何还不知道他所为何来。

    夏夫人心头一紧,急忙问道:“他带来了多少人?可是围了咱们的宅子?”

    叶小天奇怪地看了夏夫人一眼,我这岳母大人怎么神经兮兮的,好端端的谁会带兵来围你的宅子?

    那家人道:“没有,那位大将军穿着便袍,只带了两个随从,并无他人?!?br />
    夏夫人听了心头略安。夏莹莹好奇地对叶小天道:“小天哥,镇国大将军,这名头听起来好不威风。是很大的官儿么?”

    叶小天忍不住笑道:“这名头听起来是挺唬人的,其实什么官儿都不是。这是专门用来封赐给皇族中人的一种封号,唯一的作用就是每月照数去领俸禄?!?br />
    能被封为镇国将军的宗室必须得是郡王的儿子,那是距皇帝血缘相当近的皇族了,每年的俸禄为一千石,比一品大员略低。折算成当下的货币,相当于一年三十万元的工资。

    不过……也仅止于此罢了。士农工商他们一概不许碰,碰了就会被御史言官咬住不放。政治上没有权力,也不能经商务农,只能做米虫,这也就难怪叶小天一副轻蔑的口吻了。

    “皇族中人?”夏夫人听到这里,更加确定来人的目的了,夏夫人对家人沉声吩咐道:“请那位镇国将军进来!”

    趁家人去迎朱行书的机会,夏夫人把莹莹的遭遇飞快地对叶小天说了一遍,叶小天的天登时就黑了。任谁知道自己的女人险些被人算计,脸色都不会好看,尤其是知道危险还没有解除。

    朱行书走进大厅,脸色微显不愉:这些乡下土豹子,架子还不小,我堂堂宗室、郡王之后,居然也不出迎!

    不过想到夏莹莹很快就要成为皇贵妃,朱行书也就释然了。等莹莹成了皇贵妃,他反要向夏莹莹行礼了,现在又何必强求那些。

    朱行书走到客厅,就见厅中站着一位三旬左右的妇人,雍容优雅,举止间自有一种华贵之气。在她侧后方站着一位年轻的姑娘,与那妇人有四五分相仿。

    朱行书只看了一眼,便是眼前一亮,说实话,他看的美女比皇上还多。就不提他在青楼妓馆所见的南北佳丽、东西尤物了,就是他纳的两个妾,放到宫里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宫里选择女子的标准实在是太苛刻了,让一群久困宫中的变态女官和一群身体残缺不全的太监拿着尺子、簿子,从肤色、毛发、谈吐各个方面进行筛选,哪还挑得出几个美人儿。

    通常因为被皇上宠幸而广为人知的宠妃,其实远不如民间百姓想象的那般美艳,只是她们的身份地位,再加上不易被宫外的人看见,所以被百姓们的想象力无限美化了而已。

    但是以朱行书曾经沧海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姑娘灵气迫人,姿容绝美,是他生平仅见:“难怪皇上一见钟情,就算宫中充满绝色,此女在其中也算是翘楚了?!?br />
    朱行书暗自赞叹一声,目光这才扫向叶小天一眼:“不错!儿子生的也是这般俊俏,这一家人姿容都不俗??!”

    :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