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61章 八仙过海

夜天子 第61章 八仙过海

    卓老大张着嘴巴坐在那里,右手举杯,杯子半倾,酒水徐徐浇在他的脸上。老四和几个小弟慌了,他们站起来,恐惧地看着这个年轻人,虽然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凶气。

    看不到正主儿,听老大吹吹牛皮没关系,可人家就在眼前,那感觉就截然不同了。

    一杯酒倒光了,卓易舔了舔嘴唇,突然把牛眼一瞪,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把老四和几个小弟吓了一跳:老大真有种!他居然敢冲着这个大魔头拍桌子。

    卓老大何止是敢拍桌子瞪眼睛,他还敢吼:“姓叶的,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为何这般羞辱于我?”

    这话一出口,叶小天也愣住了,明明是你口出大言,说我不值一提,见了你就得下跪爬走,怎么成了我欺负你?

    卓老大吼得更大声了:“不错!我是不如你,土司老爷你想杀就杀,又怎么可能把我这样的一个街头小混混放在眼里!在你眼里,我卓易屁都不如,那你就能如此调侃于我?

    我姓卓的烂命一条,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何况你不过就是卧牛司的一个长官!我不怕你,你休想让我给你跪下,你休想让我爬出酒楼,有本事你就打我!你打我??!”

    老四领着几个小弟很没义气地往旁边闪了闪,一脸钦佩地望着他们疯掉的老大,老大就是老大,这种鸡蛋碰石头的勇气和决心,他们再修练一辈子也是练不到家的。

    叶小天何等机警的人,早就听出了卓易的弦外之音。叶小天不禁好笑,既然他这么说,成全他就是!叶小天的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将食指向前一点,吩咐道:“揍他!”

    当即就有四个生苗勇士纵身一跃,轻盈地落在卓易的身边,将他团团围起。卓老大也不含糊,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蹲,四只大脚就踹到了他的身上。

    ……

    老四和几个小弟扶着鼻青脸肿的卓老大往外走,卓老大的腿脚已经不大灵便了,被他们拖出了八仙酒楼。

    一出酒楼,老四就埋怨道:“大哥,那可是叶天魔,咱们招惹不起也不丢人,走就是了,你何必非要惹他生气,刚刚兄弟真是为你捏了一把冷汗,幸好他没把你放在眼里,要不然……”

    鼻青脸肿的卓老大得意洋洋:“哈哈哈,我就知道他不会把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所以我才敢骂他?!?br />
    老四一阵无语:“你那也叫骂他?明明是在骂你自己好不好?”

    卓老大兴致昂扬地道:“谁敢挑衅叶天魔?我敢!从此以后,温毅言和卓一清那两个小混混凭什么和老子平起平坐?贵阳城黑道上老子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br />
    老四提醒道:“老大,你说反了,是你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我明白了……”

    老四突然一拍脑门,兴奋地道:“老大你是明知道以叶天魔的身份名头,绝不会杀你,所以你才故意使横!”

    “没错!”卓老大得意洋洋:“杀我?哈哈哈,他也不怕脏了他的手!”

    众小弟:……

    老四也开心起来:“大哥你明知大魔头叶小天包了八仙酒楼宴客,照样抢占了酒楼,吃菜喝酒。等那叶魔头到了,大哥你夷然不惧,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因酒醉失手,这才落败。但大哥神勇,叶魔头也敬你是条汉子,不忍加害,大哥乃全身而退??!”

    卓易用力一拍他的肩头,赞道:“没错!老四啊,你不去说书都浪费材料了?!?br />
    众小弟面面相觑:“原来江湖传奇都他娘的这么编造出来的?”

    “哈哈哈哈……”

    卓老大睁着乌青的眼睛,努力挺起挂着几个脚印的胸膛,仿佛那是挂在他身上的勋章,骄傲地沿着长街走了下去,两只脚撇着,快要变成螃蟹了。

    ※※※※※※※※※※※※※※※※※※※※※※※

    曹瑞云骑在马上,后边跟着大队步卒,向打听到的八仙酒楼的所在急急而行。展伯雄手提骑盾,得胜钩上挂着大刀,谨慎地左顾右盼,骑盾就架在鞍桥上,随时准备护住头面和胸脯。

    曹瑞云见展伯雄够义气,肯和他一起去八仙酒楼,对他的怨气倒是消了。曹瑞云咬着牙根问道:“那叶小天今日宴请何人,展大人可打听到了?”

    展伯雄继续四下打量,回答道:“当然打听到了,叶小天昨日派人去田府下请柬,今日请的必是田家的人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田家长公子田彬霏,曹土舍,叶小天杀也就杀了,可田家……”

    曹瑞云冷笑一声,道:“曹大人,你做事就是喜欢前怕狼后怕虎,田家又怎么了?田家都发了悬赏令,要取你的项上人头了,你还顾忌田家?

    再说,现在的田家算个屁!念在田家昔日的辉煌上,大家敬他三分罢了!这一次田家与你展家结仇,自己都没能力报复,还要借助叶小天之手,叶小天咱们都敢杀,你怕田家什么?”

    展伯雄听到这里,仔细想想也是道理,只因展家属于两思八府之一,祖上也是田氏部下,心中不免还受几分积威的影响,如果只衡量实力的话,田家确实不足为虑。

    曹瑞云咬牙切齿地道:“田彬霏来得正好,咱们把他也干掉,一了百了!”

    展伯雄犹有疑虑,道:“安宋两家会不会替田家出头?”

    曹瑞云道:“各人自扫门前雪,安宋两家会替田家出头的话,也不会等到今天了。如果安宋两家真肯替田家出头,老子就连人带地都投了杨天王,做杨家的世袭大头人去!”

    此时,田彬霏已经来到了八仙酒楼。叶小天是个英俊青年,但是与田彬霏坐在一起,那风头儿就都被抢走了。论气质论相貌,田彬霏比叶小天都要高出一筹。

    田妙雯并没有跟来,她是一个很懂得分寸的女人,叶小天请的是田彬霏,如果她强要跟来,那维护之意就太明显了,只怕反会弄巧成拙。

    现在叶小天已经杀了曹瑞希,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展伯雄,这也正符合田家的利益。所以,大哥就算想杀他,也绝不会在此时动手,她又何必跟来。

    田彬霏入座,立刻有小二送上茶水,叶小天向他举了举杯,笑道:“有劳田兄,陈家和安家都接到贴子了?”

    田彬霏道:“他们会来的?!倍倭艘欢?,又乜着叶小天道:“为何你不亲自投贴?”

    叶小天笑道:“小弟近来胡闹的很,臬台大人和安家那位老爷子心里一定不太高兴。如果我直接投贴,只怕他们不肯给这个面子。请田兄出面,他们有了台阶,又有与小弟沟通的必要,想必就肯派人出席了?!?br />
    田彬霏听了不禁对叶小天高看了两眼。陈臬台虽对他前后不一的态度守口如瓶,但外界还是有了比较准确的猜测:恐怕陈臬台是有了什么把柄或者要害被叶小天拿捏住了,所以这位负责一省司法的臬台大人喊打喊杀一阵,突然就偃旗息鼓了。

    可陈臬台毕竟不是寻常人,打一巴掌那是不得已,该给个甜枣的时候也得给个甜枣。放下身段,让陈臬台把丢掉的面子捡回去,这仇就没那么不可调和了。

    至于安家,安家一直袖手旁观,并不代表安家纵容叶小天这么做。对一向以维护贵州稳定为己任的安家来说,动荡绝非所愿。所以安家的沉默很是叫人猜度不透。

    叶小天再狂妄,也该明白他并不具备挑战安家的能力,尤其是他现在还在安家的地盘上,安家如果真想要他死,他真的不可能活着离开贵阳城。

    所以,及时与安家进行沟通,聊聊他的苦衷和想法,可以避免安家的干涉不知何时会突然杀出。

    之所以选在此时见安家的人而非更早的时候,是因为当时曹瑞?;姑挥兴?,他和展伯雄凑在一块儿,叶小天也不确定双方最后会打成什么样子。

    现在只剩下一个展伯雄,叶小天有把握尽快平息事态了,这才与安家进行沟通。

    想到这里,田彬霏不禁摇头一叹,苦笑道:“你厉害!我从未想过一个人把贵阳搅成这般样子后,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这里,请来官方司法第一人的臬台大人和地方司法第一人的安家一起饮酒?!?br />
    叶小天微笑摇头,道:“田兄过谦了,别人都以为田家只剩了一个空架子,但我知道并不是这样。如果田兄愿意,你搞出的乱子绝对能比小弟大的多。只是,你不能这么做!”

    叶小天同情地看着田彬霏:“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得来的容易就不怕失去,大不了拍拍屁股回山里去做逍遥王,天王老子也管不到我??赡悴恍?,你身上背负的太多,扛着一个重重的壳,你又怎能洒脱的起来?”

    田彬霏听到叶小天这句话,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掉下来。所谓知音,不过如此!他急忙端起茶仰头喝茶,把那泪光重新隐藏起来。

    “大哥,臬台大人和安大公子联袂而来!”华云飞疾步上楼,向叶小天禀报了一句,叶小天缓缓站起,掸了掸衣袍,对田彬霏道:“有劳田兄,咱们一起迎一迎吧!”

    :月初,诚求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