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55章 悬赏令

夜天子 第55章 悬赏令

    叶小天的车队半路遇袭,留守人马可以堂堂正正地全部出动来迎接土司大人回去了。所以安府门前一时旌旗招展、刀枪闪亮。如果叶小天真在安府被人杀害,这支队伍恐怕就要全部冲进安府,来个玉石俱焚了。

    叶小天走出安府时,他们已经赶到一阵了,叶小天在大队人马的护送下返回住处。此时因为长街血战,提刑司兵备佥事杨健已经调动了全部人手巡弋街头,一见叶小天率人赶到,杨健担心再度出事,立即紧追在他屁股后面,一时间这队伍显得更加浩浩荡荡了。

    叶小天回到住处,李秋池马上迎了出来。叶小天情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官府方面必定会有所反应,所以让李秋池去官府方面打交道了,他是讼棍出身,对官府再熟悉不过。

    叶小天向李秋池问了问官府那边的情况,李秋池担心地道:“官府方面的消息不太好啊,听说臬台大人发了狠,定要整治东翁,对这些土司,东翁您可以按江湖规矩来,对臬台大人可千万不能让他抓到真凭实据?!?br />
    叶小天思索了一下,道:“贵阳恐怕还要乱一阵子,这个陈臬台未必会无限期地忍下去。你觉得如果一直找不到凭据,他就一定会隐忍不发?”

    李秋池担心地道:“学生担心的正是这一点,陈臬台代表的是朝廷,东翁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如果陈臬台蛮干起来,定要逮捕东翁,东翁总不能抗法吧?”

    叶小天负起双手,在房间里慢慢地踱了一阵,忽然站住脚步,招手把李秋池唤到身边,对他低声吩咐了几句。李秋池脸色一变,骇然道:“东翁,这恐怕……不妥吧?”

    叶小天沉声道:“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有退路了!”

    李秋池咬了咬牙,顿足道:“是!学生这就去安排!”

    李秋池急急走出去时,正与华云飞擦肩而过?;品墒歉龊檬?,但他的作用不仅仅是一个保镖,保镖这种事,叶小天身边有大把的人手可用,华云飞只做个保镖头子未免浪费。所以被叶小天派去侦伺展、曹两家情形了。

    叶小天一见华云飞神色急切,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展曹两家有了什么举动不成?”

    华云飞摇摇头,道:“展曹二人龟缩不出,一时看不出什么举动。不过我回来的时候,意外听说……”

    “嗯?”

    华云飞道:“我听说,众土司云集安府,商讨对付大哥的办法?!?br />
    叶小天恍然道:“不错,我还去过安家?!?br />
    华云飞神气更加古怪:“大哥去安家的事。小弟已经知道了,小弟还知道大哥的车队半路遇袭的事。小弟是说,大哥离开安家之后,可知安府又发生了什么?”

    叶小天道:“不知道。不过他们顶多继续聒噪一番,是不可能轻易就跳出来替展曹顶缸的,你担心什么?!?br />
    华云飞道:“这么说,田家大小姐当众宣布。只要大哥你杀了展伯雄,她就委身下嫁的事,大哥你也不知道了?”

    叶小天呆了一呆。奇道:“委身下嫁?嫁给谁?”

    华云飞道:“当然是嫁给杀死展伯雄的你!”

    叶小天继续发呆,呆了半晌,突然一跃而起,怪叫道:“有她这么算计的么?这也太能算计了!”

    这回换作华云飞发愣了,田妙雯那种天生尤物,就算有皇帝为她发动一场国战,华云飞都不觉得奇怪,反正叶小天本来就不会放过展伯雄,他反应这么强烈做什么?说出来之前,华云飞还以为他会很高兴呢。

    叶小天道:“如果我没杀得了展伯雄,反而被人给杀了,她什么损失都没有!如果我和展伯雄同归于尽,她什么都不用付出;如果我杀了展伯雄,但我的大业没有成功!也不过就搭上了她一个人,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又不会牵累到田家,这还不是好算计?田妙雯,哼!不如改叫田算盘得了!”

    叶小天刚说到这里,就有侍卫进来禀报:“大人,那位田姑娘又来了?!?br />
    叶小天没好气地吩咐道:“去,有请田算盘!”

    那侍卫不解其意,不过他也不用明白,反正土司大人怎么吩咐,他怎么照做就是了。那侍卫急急赶到院外,高声道:“大人吩咐,有请田算盘!”

    “田算盘?”田妙雯微微一愣,忽然笑了。笑的怪不好意思的,但脸蛋儿红红的,还真好看。

    田妙雯款款地走进客堂,那步态身姿,还真是说不出的好看。但叶小天正在气头上,却没功夫欣赏她的美丽,一见她就没好气地道:“田姑娘,前番不是议定,找机会让我代替你们田家对付展伯雄,你以巨额财富为代价?现在怎么变成你以身相许了?”

    田妙雯一副受气小媳妇的表情:“你惹的祸太大,我哥都不敢和你联盟了。我只好以个人名义向你表示感谢了。我个人的话……,哪来的巨额财富,除了我自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br />
    叶小天懊恼地道:“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田妙雯眨了眨眼睛:“你怎么吃亏了?”

    叶小天:“我……我……?”

    田妙雯气愤起来,理直气壮地道:“就算没有我,你还不是一样要对付展家?如今搂草打兔子,你还捎带着白得了一个大美人儿,你说你亏在哪儿了?”

    叶小天垂死挣扎:“大美人儿,大美人儿在哪?”

    田妙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挺起了饱满的胸膛,一道靓丽的s形曼妙地呈现在叶小天面前,那张妩媚的面孔颠倒众生。

    叶小天张了张嘴巴,不说话了,就算是昧着良心,他也说不出田大小姐不是大美人儿的话来。

    “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一步,还真是叫人意想不到?!?br />
    田雌凤蜷缩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惬意地枕在他的臂上,一头放下来的长发柔滑光泽。被男人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微眯双眸,慵懒妩媚,像极了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高卧在罗汉榻上的那个男人正是杨应龙,他竟也来了贵阳。杨应龙抚摸着田雌凤的秀发,微笑道:“这个人的确是个有大气运的人,所以我才想让他的气运更大一些,直到能够为我所用!”

    田雌凤睨了他一眼,懒洋洋地道:“你可小心着些,不要养虎为患?!?br />
    杨应龙大笑:“我就是要养虎。把他养成一只啸傲山岗的百兽之王!养虎为患?一头虎我都没有信心对付,凭什么去夺老朱家的龙运?”

    田雌凤甜甜一笑,柔媚地道:“你呀,那么……你要出面为他说句话么?现在可是群情汹汹,叶小天已成众矢之的,可别还没养成猛虎,先给别人炖了!”

    杨应龙莞尔摇头:“不行!日升日落,春去冬来,这是安家老头子说的话吧?看来。他是有意放过叶小天了,这种时候,我反而不宜出面。我若出面保了叶小天,只怕那个老头子反而不肯放过他了?!?br />
    安老爷子可以因为叶小天的决绝继续纵容他。因为他还不够资格对安家造成危害,可是如果杨应龙站到叶小天背后,高声大呼:“他是我的人,是我杨应龙罩的!”

    那会怎么样?阿猫阿狗自然跪了。那是杨天王嘛!可惜他只是天王,不是天帝,除了他杨应龙还有三家天王。阿猫阿狗倒是跪了,却难保不会跳出一个天王,看在他杨应龙的面子上,狠狠揍叶小天一顿。

    田雌凤道:“曹瑞希和展伯雄呢,你打算怎么对待他们?说起来,他们可是一对好狗呢!”

    杨应龙道:“的确是一对好狗!不过,我养肥这两只土狗,本来就是为了去喂那头猛虎,现在那头猛虎要吃这两土狗,我干嘛要阻止?让它吃好了?!?br />
    田雌凤轻轻叹了口气,道:“给老爷你做狗,还真是可怜?!?br />
    杨应龙又笑起来,拍了拍她浑圆翘挺的臀部,道:“你是我的猫儿,不是我的狗!”

    田雌凤微微一笑,一双凤眼妩媚地眯了起来,当真像极了一只猫儿。

    ……

    “集合两家的死士精英,居然也能行刺失败,你们这群废物!”

    “大人恕罪!叶小天根本没坐他自己的车子,那是空车,我们也没办法??!”

    “滚!”

    “是是是!”

    “你说什么?安家老头子出面,还有那么多的土司在场,叶小天居然一点都不给面子?他们居然就这么放任叶小天离开了?难道他们是一群死人吗?”

    “这……,小人不知道?!?br />
    “滚!”

    “是是是!”

    “你说什么?田妙雯居然以她自己做悬赏,要杀展伯雄?他奶奶的,要不是那个老混蛋跟老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走不了他也跑不了我,老子真想把那老混蛋给作了!”

    曹瑞希喜怒无常,一会儿怒骂,一会儿好笑,属下们早就了解他这个脾气,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地恭立在哪儿,只盼他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正好能赶上他开心的时候,只可惜这种运气通常不多。

    就在这时,他们的救星来了,曹瑞??谥械哪歉隼匣斓按蟛搅餍堑卮辰丝吞茫骸安艽笕?,田家发布了追杀你我的悬赏令啦!”

    曹瑞希道:“呸!田家要杀的人是你!”

    展伯雄道:“那还不是一样?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走了不我,也跑不了你!为今之计,咱们也得悬赏??!”

    :月末最后一天,求月票!月票!票!

    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