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1章 乱象频仍

夜天子 第41章 乱象频仍

    田雌凤看了看田妙雯,又看看叶小天,莞尔道:“两位的关系,好像很不一般啊?!?br />
    田妙雯听了嫩脸不由一热,其实刚才话一出口,她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这哪是在跟田雌凤争风,分明是一个看见自己情郎对别的美貌女子大献殷勤生了醋意。

    她飞快地瞟了兄长一眼,田彬霏正与展伯雄斗得难解难分,一时倒顾及不了他们这边的暗流涌动,田妙雯忙端正了颜色。

    叶小则正了正身子,对田雌凤道:“叶某有一……两位红颜知己,与田姑娘相交莫逆,这就缘份不浅了。前些天展伯雄意图对田姑娘不轨,事败后想杀人灭口,又是叶某适逢其变出面搭救,因此,算是很相熟了?!?br />
    田雌凤挑了挑柳叶般薄薄的眉,道:“也就是说,妙雯是你红颜知己的红颜知己,你是妙雯的救命恩人喽?”

    田雌凤故意强调这两点,本是想激起心高气傲的田妙雯的不悦,但田妙雯却温柔地应承下来:“是啊,以前就听莹莹和凝儿提起过叶长官,却不想初相识时,便蒙他救命之恩。叶长官,多谢了?!?br />
    叶小天爽朗地一笑:“你是莹莹和凝儿的义姐,不算外人,客气什么?!?br />
    田妙雯听得心中好生不爽,脸上却笑的更甜了,斟一杯美酒捧在手中,嫣然对叶小天道:“不是外人,却也不算内人,救命之恩,还是要谢的?!?br />
    厚脸皮的叶大老爷又开始脸红了,他忽然发现,两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开始撕逼的时候,原本温柔的小猫儿也能亮出利爪獠牙,那种泼辣,他一个大男人也是吃不消的。

    叶小天赶紧举杯,故作懵懂地干了一杯。什么外人内人的玩笑话,在外人面前叶长官当然要端着点儿。总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调戏自己大姨子吧?

    安公子眼看着田彬霏和展伯雄大战不止,华云飞和曹瑞希那边刀光烁烁,田家两头狐狸坐在那儿明眸善睐、巧笑倩兮地说着话儿,却对围观群众大爆八卦。来日必然流言绯闻满天飞,不禁头痛不止。

    安公子当机立断,马上怒喝一声,开始撸胳膊挽袖子:“展家舅父、瑞希大哥,你们在我安家大动干戈。成何体统!田兄,请住手罢!叶长官,请管束一下你的部下!”

    安公子把一只袖筒挽得平整慰贴,继续挽第二只,第二只袖筒也快挽好了,宋天刀还站在一旁跟没事人儿似的,安公子不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个混账东西,成心看热闹是吗?”

    宋天刀一脸无辜:“那你想我怎么样???”

    安公子道:“劝我走啊,我不肯。你把我拉走啊?!?br />
    宋天刀“恍然大悟”:“哦”

    安公子:……

    宋天刀:……

    安公子:“你快点??!”

    宋天刀:“现在?马上???好!”

    宋天刀大叫一声,一把抓住安公子的手臂:“安兄,息怒!息怒??!他们几家都是旧账,只是冤家路窄,适逢于昆仑园内,与你安家毫无干系,毫无干系??!安兄你又何必强出头呢?!?br />
    安公子满容满面:“不成!在我安家大打出手,就是不给我安家面子,此事我岂能袖手旁观?!?br />
    安公子作势要往前冲,宋天刀没使劲拉。安公子吓了一跳,幸好大袖袍服,稍稍动作一下别人也看不出是被拉回来的还是他自己倒撞回来的。

    安公子一见不妙,立即一个倒撞摔回宋天刀怀里。好象被他一把扯了回来,紧紧扣住宋天刀的手腕道:“你放开我,你不要拦着我,天刀兄,这里没你的事儿!”

    安公子一边说,一边借着长袍的掩护。用力辗着宋天刀的脚尖。王八蛋,你想坑我,老子踩死你。

    宋天刀吃痛,不好再捉弄他,只好真的架起他就走,一边走一边道:“息怒息怒,不要生气。他们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他们冒犯了安家,搅了你的局,回头自会向你道歉的?!?br />
    绿裳小丫头站在一旁,对这一对活宝的举动了然于胸,禁不住香肩乱颤,忍了半天,才把捧腹大笑的感觉强自压住。

    “滚吧!”

    田彬霏最擅用的确实是剑,用刀对于他武技的发挥不免大打折扣,费了一番功夫,才窥个空档,一刀震飞了展伯雄手中的刀,展伯雄倒摔出去,摔了个滚地葫芦。

    田彬霏立即提刀追上,大喝道:“死罢!”

    田彬霏一式力劈华山,狠狠地向展伯雄当头劈下,展伯雄大骇,一伸手扯住旁边席上一张案几,奋力向田彬霏一掷,田彬霏一刀劈中矮几,案几被劈得四分五裂,桌上菜肴美酒四溅,围观者纷纷走避。

    站在田雌凤身后的一人突地上前一步,大袖一拂,似一股狂风涌去,将溅来的酒液菜汁远远拂开,田雌凤、叶小天和田妙雯三人据桌而坐,安然未动。

    人群中,两个梳着懒人髻、穿灰色道袍,跟在长风道人身后的长胡子老道互相看看,轻轻摇了摇头。

    其中一人道:“此人当真搅屎棍?!?br />
    另一人道:“如此搅局,对我们来说是凶是吉呢?”

    这两人形象大改,脸上还画了老人斑,仿佛一对行将就木的老道人,纵然叶小天站在面前也认不出来。这两人正是洪百川和王宁。

    洪百川道:“不能让田彬霏就这么杀了展伯雄,此人还有用处?!?br />
    王宁一双看似浑浊的老眼盯在了田雌凤身上,冷冷地道:“我倒想趁机把她杀了,剪除杨应龙的一只羽翼?!?br />
    他们早知杨应龙有反心,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一面监视,一面处心积虑地想要促成杨应龙谋反,趁其准备不够充分才好一举剪除。既然如此,为何还想在杨应龙尚未举兵的前提下,铲除他手下大将?那不是会让杨应龙的造反大计继续推迟下去么?

    其实不然,杨应龙并没有耐心等到万事俱备,等到朝廷有重大外患,他之所以隐忍至今。一步步地扩张实力,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田雌凤的劝诫。

    因为有了田雌凤这个智囊,杨应龙才更加沉着理智,如果没有她。自视甚高的杨应龙很可能会低估了朝廷的实力,从而提早发动。但……,要杀这只狡狐谈何容易。

    田雌凤对他暗蕴杀机的注视毫无感觉,但田雌凤身后的两名中年侍卫当中的一个,却突然扭过头来朝这边看了一眼。只是当他看过来时,灯影之下宾客们人头攒动,个个平平无奇,已经瞧不出谁有所异样了。

    那人只道是自己的感知有误,扫视一眼,又慢慢扭过头去。此时,洪百川和王宁已经换到了另外一个角度,眼见混乱至此,洪百川皱眉道:“咱们也来搅搅局吧?!?br />
    洪百川说着,手自大袖下探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块土坷垃。洪百种屈指一弹,那块土坷垃突然飞掠而出。

    田彬霏一刀劈烂了案几,展伯雄趁机逃开,连滚带爬地抢出几步,田彬霏再起一刀,刀锋刚刚扬在空中,突然若有所觉,刀锋一转,堪堪劈中夜色中飞来的暗器。

    “篷”地一声,土坷垃炸的粉碎?;彝练裳镏?,田彬霏狼狈地后退了几步,横刀转身,大喝道:“谁偷袭我?”

    围观群众同时后退一步。一起摇头:“不是我!”

    田彬霏凶狠地瞪着众人,一脸杀气,这时安府大管家终于带着一队人马匆匆出现,安公子要是留下调停,不能简单地制止冲突了事,他还要调解双方的矛盾。这就不是一时半晌的事了。

    但他被宋天刀“强行拉走”了,安家管事出面阻止事态扩大,却不必负责解决隐患。这样安家就不必以地主身份责无旁贷地负起调停义务了,而是进退自如。

    随着安家人马的出现,一场混乱终于结束。田彬霏恨恨地摞下了狠话:“田家不会忍下这口恶气,这个仇,一定要报!展老狗,暂且寄下你的项上人头,等我来??!”

    展伯雄不甘示弱:“强盗出现于老夫境内,老夫立即出兵剿灭,连夜搜山搭救你家姑娘,可谓仁至义尽,你田家不思图报,反而诬陷老夫,是何居心?老夫大好人头在此,你要取尽管来取,只要你有那个本事!”

    叶小天在两个美人儿面前仿佛风箱里的老鼠,跳起来痛骂曹瑞希时则凶猛如虎:“曹家小儿,你伙同杨羡敏夺我子民,侵我领土,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等着,杨羡敏今日下场,就是你的来日!”

    曹羡敏冷笑:“好啊,曹某人就在肥鹅岭上等着你,割了你的狗头当尿壶!”

    展伯雄大骂叶小天:“黄口小儿,野心勃勃。先占张家之地,又夺杨家之权,意图娶我侄女,心愿不遂便怀恨在心,田家误会老夫,十有八九是你挑唆。你再不安份,老夫绝不饶你?!?br />
    走马灯的混乱骂战中,展伯雄心想:“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田家执意找我麻烦,倒也晦气。叶小天也是个不安份的主儿,也得伺机除去。

    我看叶小天和那田妙雯眉来眼去的,恐怕干柴烈火,早他娘的勾搭成奸了,找个他们在一起的机会一并除去,嫁祸给田夫人,我就解脱了?!?br />
    曹瑞希被叶小天骂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想:“杀了叶小天,嫁祸田夫人,有播州杨家顶缸,曹某泄了心头大恨,还不必承担任何后果,大妙!”

    张雨桐一直躲在阴暗处,悄然露出狰狞的獠牙:“干掉叶小天,嫁祸展曹两家,我再对付于珺婷,夺回铜仁之主的地位,大有可期??!”

    洪百川和王宁回到了长风道人身后,一边听着长风道人向人说半句留半句地吹嘘卖弄,一边暗暗琢磨:“黔地乱象已生,我们该趁机再添一把柴才是,可是这把火,烧在谁身上好呢?”

    :大家也添把柴,加把火吧,月票、推荐票,敬请纷纷投出,火势冲宵!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