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40章 一场戏

夜天子 第40章 一场戏

    “杀!给我杀了他!”

    曹瑞希终于清醒过来,尖叫着怒吼道,他的两个贴身侍卫立即扑了上去,但是马上就被华云飞挺刀拦住了,三口刀铿铿锵锵,打得火星四溅如同飞萤。

    而另一边,展伯雄早已亲自出手,与文傲斗在一起,这两人打法与他们又有所不同,展伯雄走的是外功路子,大开大阖,威猛无俦,文傲是内家路子,力势内敛,云淡风轻。

    这两人碰在一起,就像漫天大雪洒进湖里,看着纷纷扬扬好不壮观,但是一旦入水也就无影无踪了,显然文傲游刃有余,只是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一方土司,所以有所保留。

    “蓬”地一声,一盏灯被华云飞一刀劈中,火光骤然一闪,那口雪亮的刀就从那碎裂的灯火中劈了下去,十分炫丽。虽然论实,华云飞不及文傲,但是外行看门道,还是华云飞的刀更霸、更好看。

    当然,不同的技法有不同的合适用处,如果是在战场上,华云飞这口刀杀的人一定比文傲的一双肉掌更快更多,实用性更强,仅是从武功造诣方面来说,那就是文傲更胜一筹了。

    田夫人依旧端然而坐,仿佛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与她没有半点关系,居然还向翠衣小姑娘招了招手,让她把烤肉放在自己桌上,慢条斯理地尝起了食物。

    李秋池见华云飞和那两个刀客刀风呼啸,眼前一道道闪电似的刀光太过恐怖,便殷勤地对叶小天道:“大人,且请入席坐下吧,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安全为上?!?br />
    叶小天目光一转,径向田夫人这边走来,居然与她同席而坐。李秋池看见田夫人身后两个可怕的内家高手,有点心惊肉跳,可这时再躲。那也不用跟着叶小天混了,只好硬着头皮赶过去。

    其实叶小天也是颇有心机的,跑到田夫人身边坐下,看似危险。实际上反而最安全,因为从心理上说,他和田夫人同席而坐,近在咫尺,对方反而不易做出动手杀人的决定。

    当然。这个因人而易、因事而易,并不适合每一种人、每一种环境,要综合各方面因素,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田夫人是有身份的人,她当众说过不会追究前事,那么至少面子上她得遵守承诺,至于暗地里的冷枪冷箭那是另一回事。再者,两人先起冲突,随后才知道彼此的身份。目前也仅止是知道而已,他们都有需要进一步了解对手。

    叶小天自幼在天牢和那些玩了一辈子心眼的贪官污吏们打交道,分析他们的心理驾轻就熟,李大状做讼事虽然也要深谙人的心理,但更主要的还是计谋、策略的运用和法律条款的精熟,这方面反不及叶小天造诣深厚,白白担了心事。

    田雌凤本来独据一桌,看见叶小天坐在对面,微微有些意外。

    叶小天微笑道:“方才在外面,只知夫人美艳无双。继而知道夫人性情跋扈,却并不清楚夫人的身份。迫不得已动刀,实是为了自保,否则以夫人如此绝色。叶某怜香惜玉还来不及,又岂忍下手?!?br />
    这话实际上是在解释让步了,但又加了少许调侃和轻薄的味道,这种调侃和轻薄既不致到了失礼的地步,又是女人最喜欢听的话,谁不愿被人赞貌美。

    如此一来。叶小天的让步道歉就表现的很含蓄了,哪怕是明白他用心的人,也不会认为他低声下气,充分保全了他卧牛长官司首任长官的颜面。

    田夫人身后两个高手听他语出轻薄,作势又要动,果然被田夫人制止。田雌凤斥止了二人,似笑非笑地看了叶小天一眼,轻轻抚着自己腿上伤处,一双颇具魅惑力的眼睛瞟着叶小天。

    田雌凤风情万种地道:“叶大人所言都有道理,可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是根本不需要讲道理的。人家可是既受了伤、又流了血,你说罢休就罢休?”

    叶小天叹道:“到了你我这种身份地位,可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人了,夫人你不妨好生斟酌一下,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一笑泯恩仇哇?!?br />
    查铭哲站在对面人群中,眼看那两个内家高手一副忠犬姿态站在田夫人身后,不由心中暗恨。这两人可是龙虎山陪嫁杨家的人呐,如今却背弃夫人,对这个鸠占鹊巢的三夫人摇尾示忠。

    可是再想想,却也无可奈何。夫人性子柔弱,不喜与人相争,结果被田雌凤夺去丈夫的宠爱与权利。龙虎山张家与播州杨家已联姻三代,各自都有自己的政治利益掺和其中,断然不会因为她失宠就强自出面。

    况且这种夫妻间的事,又有几个娘家能出面干涉?杨家势力不比他龙虎山弱,名头或有不如,实力甚至更胜一筹,真就干涉怕也没有效果。

    这些人自幼苦学,一身奇艺,明知跟着夫人永远也没有出头之日,转而投到田雌凤门下,那是必然的了。有几个人能像他一样忠心耿耿?

    这时,田彬霏和田妙雯兄妹联袂赶到了。这对兄妹人品出众,仿佛一对璧人,灯光月色之下,愈增三分颜色,就像暗夜中的一对萤火虫,自然马上就被人注意到了。

    “田家到了!”

    四大家中,田家实力已最弱,现在在世人眼中,实力更是降到了八大金刚级的土司之下,但名头还在。四大家之一啊,现在就缺他们了,田家到了,这场热闹才圆满了。

    于是,土司们心照不宣地让路,行注目礼,这出场的排头,一时间竟盖过了安公子。

    田彬霏和田妙雯终于看到了叶小天,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之下,尤其是还有几个人刀来刀往,蹿上伏下地做背景,如此安闲地坐在那儿与一个娇媚妖艳的大美人儿谈笑风生,那可比两只暗夜中的萤火虫更加引人注目了。

    “怎么回事,不是叶小天和田雌风动手了么,为什么两个人谈笑风生,好象一对多年的……”

    “奸夫淫妇!”

    头一句是田彬霏想的,第二句是田妙雯骂的。以田妙雯的精明,本该很容易就看出谈笑宴宴的二人间实际上暗藏着戒备、警惕、试探与敌意,可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看田雌凤与叶小天谈笑盈盈。她心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词儿。

    不过,田大小姐毕竟是田大小姐,不是心直口快的凝儿,也不是天真烂漫的莹莹,紧接着她就想到:“机会来了!”

    “大哥!”

    田妙雯唤了一声。目光向田彬霏一瞟,田彬霏此时业已意识到“机会来了”,小妹再一示意,田彬霏立即一声怒笑,朗声道:“展伯雄,你这老匹夫,居然还敢来贵阳露面,去死罢!”

    田大公子静若处子,动如脱兔,身形倏地一闪。猛地冲上前去,曹瑞希属下的一个刀客刚被华云飞一刀劈出几步,踉跄站稳,手中就一空,刀被田彬霏一把夺去。

    这田大公子倒真是全才,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谋略智慧、打理家族样样出类拔萃,会用毒、擅蛊术,武功居然也极高,一口刀落在他手中,比起华云飞刀法的简捷、实用、刚猛丝毫不逊。

    要说区别。那就是华云飞的每一刀都有一种有去无回的气势,而他刀势流转颇为圆润,而且有种羚羊挂角般的空灵??峙麓巳俗钌贸さ牟⒉皇堑斗?,而是剑法。

    田大公子一出手。本就在文傲掌下左支右绌的展伯雄更是狼狈了,但文傲并没有夹攻的意思,田大公子一出手,他就立即收手,退到了叶小天身边。

    这时就变成了田彬霏对展伯雄,华云飞对曹瑞希和他手下的两名刀客。曹瑞希武功还不错。但他虽然从不在乎别人的命,却很爱惜自己的命,他一直没有出手,只是马猴一般在两个手下身后跳来跳去,吆喝他们杀敌。其中一个刀客的刀被夺去,曹瑞希马上把自己的刀递给了他,继续跳来跳去……

    田妙雯疾行几步,快到叶小天席前时又放慢了脚步,很矜持很优雅地敛一敛裙袂,款款落坐。田雌凤向她嫣然一笑:“数年不见,妙雯出落得愈发美丽了?!?br />
    田妙雯眸波流转,笑靥如花:“凤姐这可不是心里话呢,人家哪里比得了堂姐你的风情万种。凤姐姐的妩媚妖娆,女人见了都要心动,何况是男人呢?!?br />
    说到这里,田妙雯轻轻瞟了叶小天一眼,一副很温柔、很理解、很明白的模样,叶小天暗暗汗了一把,“这什么情况?怎么有种幽会,突然被夫人抓奸在床的感觉?”

    田雌凤掩口轻笑:“堂妹这是在笑话人家老了么?其实啊,一个女人,就算是朵再美的花,也要嫁了人,有了男人的宠爱,雨露滋润之后才能艳丽无双。以你的姿色,一旦嫁作人妇,那种风情滋味,只怕人家就要望尘莫及了?!?br />
    田妙雯脸色一白,田雌凤这是在讽刺她连许三门亲,连死三个未婚夫,到现在都快成了老姑娘,还是嫁不出去么?

    叶小天继续汗,什么东东?什么男人!什么雨露灌溉!你们两个女人,要是说私房话,怎么说都成,在我面前这么说,要不要这么泼辣,当我是死人么?

    叶小天突然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很明显的危险味道。就算他是一只傻狍子,也没有好奇心继续看下去了,他眼珠滴溜溜乱转,很明智地打算开溜。

    叶大老爷刚刚抬起屁股,一句“美丽姐姐、漂亮妹妹,你们聊,小弟走先”还没出口,田妙雯微笑的双眸就定在了他的身上,娇滴滴地道:“叶长官~~~”

    叶小天就像中了“定身法儿”,一屁股又坐了回去:“??!田……田姑娘……”

    田妙雯嫣然一笑:“人家可不是甜甜姑娘,人家就是甜姑娘?!?br />
    田妙雯居然笑了,她以前不是没有笑过,但是从来没有一次笑是为了展示一个女人的风情,如今这一笑,恰如银瓶乍裂、月透薄云,那个惊艳。

    要说是甜,那是真甜,绝对四个号的甜,绝对是九尾天狐级别的魅惑之笑。比遇到一只狐狸精更可怕的是什么?那就是遇到两只狐狸精。

    夹在两只道行深厚的九尾狐狸精中间的傻狍子叶大爷,只能陪着甜姑娘傻笑两声,道:“是……是的……田姑娘!哈哈,哈……”

    :哈哈,哈……,眼看这就进入下旬了,各位胸抬咸弟们,月票、推荐票,还请多多支持则个。今天的话,我努力双更,但俗事着实太多,如果实在不成,那就一更,如果能码得出,我明日更新由零晨延迟到上午,也会把第二更放在今天,敬请放心!关二哥人品杠杠滴!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