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82章 天机火

夜天子 第82章 天机火

    寂静的夜,火突然就起来了。故意纵火使得整个寨子迅速变成了一座火焰山?;鹧娲颖?、西两面迅速地向村庄内部延伸着、吞噬着,生路只有南面和东面。

    但东面是神湖,村中只有少量的竹筏和小船,能够载运逃离的人非常有限,寨中百姓主要的逃生口只有南面,而林侍提的人马正刀出鞘、箭上弦地等在那里。

    格德瓦手里也提了一把刀,他已七十有余,又不曾练过武艺,提刀在手其实起不了什么作用,他不可能亲身上阵杀敌,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就提了一把刀在手,似乎只有一刀在手才能压得住他胸中的血气、心中的杀意。

    “林峒主,待杀尽格哚佬山寨中的叛逆,你就是本教第一大功臣,神殿一定会嘉奖你的!”

    格德瓦大声为林侍提鼓着劲儿,想到格家寨一旦被夷为平地,叶小天死于火中又或是刀兵之下,林侍提就会成为替罪羊,被作为神教的“叛逆”剥皮抽筋,格德瓦心中略有不忍,但是这种不忍马上就被成功的喜悦冲散了。

    熊熊的火光映着他的脸,显得异常狰狞。曾经,他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人要成佛,需修十世行百善历千重劫,可要堕落成魔,却只在一念之间,这一念,他选择了成魔!

    叶小天站在远处一座山峰上,俯瞰着谷中那座山寨。格哚佬站在他旁边,浑身发抖:“畜牲!畜牲??!他们居然下此毒手!”

    哚妮担心地扶住他,轻唤道:“阿爹,别担心。咱们的人都在这里,只有人在,一座寨子烧了怕什么?”

    遥??纯瓷较?,又扭头看看格哚佬,也出声劝道:“是啊。哚伯伯,我还是喜欢你们在卧牛山建的那座寨子,多气派、多威风,房子还大,这儿烧就烧了,回头咱们出去。住大房子?!?br />
    叶小天听了,嘉许地摸了摸遥遥的头,遥遥吐了吐舌头,微晕着脸儿欠一欠腰,叶小天只抚了她一下头。就被她躲了过去。叶小天也未在意,只当是恰巧的一个动作,自然也不必刻意再去抚摸她的头。

    在遥遥而言,却是有意地避开叶小天的动作,小时候,她很喜欢被叶小天抚摸她的脑袋,叶小天的手暖暖的,摸在她的头上时。她就像只慵懒的猫儿一般惬意。

    但如今年岁渐长,叶小天还是习惯性地拿她当小孩子看待,她就有些不习惯了??梢缎√炱乖嚼丛较不队谜飧龆?。真是让遥遥又好气又无奈。

    叶小天垂了手,对格哚佬道:“格老寨主,你就别伤心了,其实到了今时今日,咱们走出大山已经成了必然。那些破破烂烂本就不能带走,你又何必执着呢?!?br />
    叶小天往山下那熊熊的烈火处一指。道:“一千多年了,这座寨子立于此处已有千余年。房梁朽了,换一根。篱笆烂了,扎一遍,祖祖辈辈下来,这座庄子还是千余年前的模样,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这根大梁是祖爷爷时架的,那根檩子是太爷爷时补的,咱们出了山!那儿现在还只是一座山寨,十年后你再看,嘿嘿……”

    叶小天转过身,看着山谷中黑压压的人群,他们静谧无声地站在那儿,男人揽着女人,女人抱着孩子,希冀的目光都投在他的身上。很希怪,山谷那边烈焰冲天,这边山谷里其实是黑漆漆的,但他就是能够感觉得到。

    “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我带你们出去,就会给你们新生!”叶小天在心底暗暗地发着誓。

    前方一块突起的岩石上,苏循天心有余悸地道:“幸亏大人防了一手,趁夜把人撤上了山,如果留在寨子里,看这火焰的威势,恐怕一个都逃不掉。这两个老不死的,心也真够狠的,要我说昨天就该趁他们来寨子里时一刀把他们剁了,也就没有今日之危了?!?br />
    李秋池负手而立,其状极显飘逸,听了苏循天这番话,李秋池淡淡一笑,道:“所以,给你再大的机缘,你也不过是成就一地豪强,诸如齐木之辈。而东翁,给他同样的机缘,他便能成就一世枭雄,诸如安宋田杨?!?br />
    苏循天乜了他一眼,道:“什么意思?”

    李秋池道:“我的意思就是,不要抱怨别人的运气比你好,你只看到了别人的运气,却没想过,同样的运气如果给了你,你也一样干不成什么大事,到那时,你还是会看着比你成功的人,说人家只是运气比你好?!?br />
    苏循天哼了一声道:“屁话!你让我生来就当太子试试,我再没本事,未来也是皇帝!”

    李秋池笑吟吟地道:“这倒是,可咱们说的不是自己打天下、创大业么?”

    李秋池道:“昨日格彩佬和格德瓦来寨子里,能不能杀?当然能,可是那样一来,首先就出师无名,会让那些一直坚信大长老、二长老一番苦心全为神教的人更加相信他们的忠贞,从而影响东翁的声望。

    再者,除非东翁打算搞得山民天怒人怨,各部落全都对他离心离德,否则在反迹未显时全凭一张嘴说下的罪名杀了格彩佬和格德瓦,也绝对没有理由继续清洗其余党,彻底铲除后患??上衷谠虿蝗弧?br />
    李秋池向那熊熊的火焰处呶了呶嘴儿,道:“这把火一烧起来,原本对两位长老还心存幻想的人就会摒弃他们,原本会有意包庇他们的人就会哑口无言。

    东翁释放了金沙谷的流放者,是为了让他们叩头谢恩?当然不是,可要让他们起点儿作用,就得有位子安排给他们。就凭这一把火,东翁要让一些该让位的人让位,就没有任何人敢再质疑。

    就凭这一把火,就算是已经知机投靠了东翁的那几位长老,以后也得乖乖夹起尾巴做人。不敢再以长老身份在东翁面前指手划脚,东翁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则教权可以顺利化入政权了。

    教权不是尊者一个人的,政权则不然。教权不可传承与子嗣,政权亦不然。懂了么?这把火的学问大着呢!我觉得,如果不是他们趁夜赶来放了这把火,东翁没准会自己放上一把……”

    李秋池还没说完,身后便传来一声轻咳,扭头一看,就见叶小天臭着脸道:“我看起来真的那么阴险吗?”

    ※※※※※※※※※※※※※※※※※※※※※※※※※

    “这个阴险小人!”

    格德瓦踉踉跄跄地后退着?;鹗铺?,热气炙人,把他的眉光胡子都燎得蜷曲起来,发出了臭臭的焦糊味儿。

    林侍提狼狈地跑过来,两个随从追着扑打他袍角的火苗。林侍提对格德瓦道:“村子里根本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格德瓦咬牙切齿地道:“这个小人,太阴险、太恶毒了??!他设下圈套,故意引我中计……”

    林侍提狐疑地道:“你说格哚佬?不会吧,那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我……”

    格德瓦有苦难言,只得重重一跺脚,道:“顾不及那么多了。寨中既是空的,他们必有伏兵于外,我们快退!”

    林侍提道:“退路必也被挡住了。与其狼狈而逃,我等不如冲向神殿,尊者在神殿上,格哚佬冲不进去,我等再把他堵在神殿内,大不了咱们外边再被格哚佬的人团团围住。到时候大家你裹着我,我裹着你。一层层的包馄饨吧。只要我们能坚持三天,其他部落必可闻讯赶来。将他们一网打??!”

    格德瓦有苦难言,事情若真如林侍提所言那就好了,问题是神殿里只有格彩佬那个死老婆子,大家冲去神殿又有什么用,不过是给尊者一股脑儿包了饺子,可这种话他又不能对林侍提讲。

    格德瓦脑筋急转,正待再想一个理由,劝这一条筋的林峒主护他逃走,就听丛林中呐喊声起,有人用苗语大声鼓噪着:“格彩佬、格德瓦背叛神教,意图谋害尊者!尊者有令,见者诛之!”

    口号声一起,黑漆漆的丛林中顿时亮起无数火把,更有许多堆放在空旷坑沟里的柴禾堆烘地一声燃起冲宵烈焰,显然是事先浇了油的。格德瓦一见篝火顿时面如土色,这时他还不明白么,人家这是早已算准了一切??!

    格德瓦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个人在五溪蛮大大地有名,蛊教山民先祖当时与五溪蛮关系非常密切,也曾出山襄助五溪蛮,与此人打过交道。这个人料事如神,五溪蛮纵然神勇,又有蛮荒丛林瘴云疫雾可以利用,在这个人的面前依旧不堪一击,这个人叫诸葛孔明。

    叶小天能窥准时机离开神殿,能算准他会夜袭格家寨,能算出他会用火攻,既而一一设下对策,这等人物,只怕唯有那传说中的诸葛孔明差可比拟了吧?

    一念及此,格德瓦的斗志登时崩溃了。自从叶小天脱困,并获得八大长老中的六人支持,格德瓦就已绝望了,之后调动法卢部的人马夜袭格家寨,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现如今中计遇伏,给人家设计的绝境,自己反而困入其中,格德瓦不期然地便想起了传说不可战胜的诸葛孔明,如果这叶小天竟有那般本领,他哪里还有一丝胜算。

    林侍提听到丛林中传出的阵阵呼喝,不禁倏然变色,他急急奔到格德瓦面前,又惊又怒地道:“二长老,外面的呼喊声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尊者究竟在哪里,他是不是真的受困于神殿?”

    格德瓦悲笑一声,举起了手中刀,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提起一口刀了,这分明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是天意要他死??!一堆堆篝火,打消了他最后一丝斗志。

    格德瓦不理林侍提,横刀于颈,望天大呼道:“我错了么?我真的错了么?蛊神在上,如果……是我的不敬冒犯了您,如果……这就是您降下的神罚,那么,格德瓦便以死谢罪吧!”

    “噗!”

    格德瓦当场横刀自刎,林侍提见状呆若木鸡,眼见格德瓦畏罪自尽,临终前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如何还不明白自己是被格德瓦利用了,外边的伏兵真的是奉尊者令谕而来。

    丛林中,叶小天缓步而行,望着道边空地上燃起的一堆堆篝火,对李秋池苦口婆心地解释道:“你看到了吧?我哪知道他们会今夜来袭,而且还打算放火呢。

    其实我把人调离寨子,就是打算自己放一把火,不过慈悲如我,又怎么忍心把他们的家园付之一炬,就算打算弃而不用了,感情仍在嘛。你看到篝火了么?它们是在寨子里么?我本打算做做样子的,你说本尊一番苦心,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

    :诚求月票、推荐票!

    俺的微信号:yueguanwlj,敬请关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