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9章 棋从断处生

夜天子 第29章 棋从断处生

    “嗬!好大一场雪!”

    一走出“醉春阁”,严世维就笑着说了一声。

    严世维三十出头,骨骼魁伟,身材高大,国字脸,赤红脸膛,虽是高大威猛,但他微微含笑的样子却是一团和气。因为他是一个商人,身材再雄伟,他不是行伍出身的,自然也就没有肃杀之气。

    一阵风来,吹得雪散如琼玉,严世维竖起了皮氅的毛狐领子,扭头一看,见雪花吹落在旁边那人脖梗之中,那人缩了缩脖子,显然是不耐其寒,不禁大笑:“小安兄弟,你比我还小着几岁,这身子骨儿却差了些,这就禁不住寒了?”

    旁边那人身材适中,眉目清秀,年纪二十三四的样子,竟与叶小天生得一模一样,此人就是叶小天的孪生兄弟叶小安。叶小安紧了紧羊皮袄,讪笑道:“严大哥取笑了,你那样强壮的身子,我怎比得了?!?br />
    严世维大笑,伸手摘下自己头上戴着白熊皮帽子,往叶小安头上一扣,爽快地道:“戴着吧,一路回去,可别着了风寒,伤了身子?!?br />
    叶小安忙道:“别别别,这帽子太贵重,我可不敢戴,污了蹭了……”

    严世维爽快地道:“担心那许多做甚,送你了!”

    叶小安吃惊道:“这可使不得,这样一顶帽子,可不得百十两银子?”

    严世维按住了他摘帽子的手,道:“嗳!你我自己兄弟,那么见外干什么?!?br />
    严世维伸出长臂,往叶小安肩上一揽,两个人踏着齐膝深的大雪往外走。身后白茫茫一片,但见巷中许多门户,门口都挂着红灯,这里可是京城里有名的烟花之地。

    严世维浪笑道:“小安兄弟,方才那位初音姑娘怎么样???”

    叶小安咂巴了一下嘴儿?;匚兜氐溃骸班?!好!好??!我活到这么大,自从跟你严大哥结识以来,才算真正尝到了女人的温柔滋味儿。尤其是这位初音姑娘,是我给她开的苞呢……”

    叶小安陶醉地笑起来,严世维则直摇头:“嗳,初啼雏音破瓜时。确是美妙。不过,你又不是娶她回家做老婆,是不是处子有什么打紧,要紧的是能把男人侍候的飘飘欲仙。

    老哥跟你讲,这女人呐。其实都一样,要说区别,只体现在那儿,嘿嘿嘿!这位初音姑娘,不只看起来甜美可爱、纤柔娇嫩,更是身怀八大名器之一‘朝露花雨’的喔?!?br />
    叶小安惊奇地睁大眼睛,道:“这话怎么讲?”

    严世维诡笑道:“你与她交合之际,难道没有注意到她玉门窄小?;乩惹?,有如羊肠小径么?嘿嘿,情浓之时。更有婴儿吸乳之感,花径处如下丝雨,露珠晶莹呀……”

    叶小安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严世维忽地佯怒道:“老鸨子可是这么跟我说的,我才花了大价钱,怎么着。难道是她唬人?不成,咱可不吃这个亏。走,咱们回去找她算账!”

    叶小安连忙拉住他。道:“别别别,是这样,是这样,只是小弟不懂这些,听大哥一说,才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儿?!?br />
    严世维转怒为喜,笑道:“当真?哈哈,他们没骗人就好。难怪老弟你这么虚了,这样的名器,轻易可是消受不得的。下一回老哥再带你去红绡苑,那儿有位雨辰姑娘,同样是身怀名器,‘碧玉老虎’,你没听过吧?”

    叶小安听得两眼放光,却又不好追问究竟什么叫碧玉老虎,只是佯做推辞道:“这恐怕花销也小不了,总是占大哥的便宜,小弟怎生过得去,算了算了,还是算了吧?!?br />
    严世维嗔怪地道:“又说见外的话了不是?我那本家哥哥在天牢里面时,可是多承你照顾,才没受活罪,你是我们严家的大恩人呐,再者说如今咱们两个又义结金兰,成了自家兄弟,那更加的不用见了。哥哥我呢,做着生意,别的没有,就是有俩闲钱儿,这钱就是要用来花的嘛,和自己兄弟一起花,有什么问题!”

    叶小安听了,不禁有些感动。他也知道,自家花人家的钱花的实在是太多了,可是已经尝到了诸般美妙滋味,离开这个金主儿,他还如何享受这样梦寐以求的生活?是以心中虽然觉得过意不去,人家这么一说,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严世维瞟了他一眼,眼神中倏地闪过一丝诡谲阴险的神色:“其实今天如此招待兄弟你,还特意挑了初音姑娘那样的头牌清倌儿,为兄也是有原因的?!?br />
    严世维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道:“兄弟,人生无不散之筵席,老哥我啊,过了年就要去南方经商去了,这一去,什么时候再回来就不好说了,所以想着临走和兄弟你再好好聚聚?!?br />
    叶小安一听简直如五雷轰顶,自从认识了严世维,他才知道原来他以前喝的酒其实就是马尿,他才知道鸡鸭鱼肉其实是不上台盘的东西,他才知道和这世间真正的尤物比起来,他曾经视若天仙的美貌娘子不过就是个庸脂俗粉,然而,严世维居然要走了……

    如果他从不曾见识这样的生活,或许他还很满足于以前隔三岔五一顿酒肉,非常自豪于自己有一位远胜于街坊邻居家媳妇儿的俊俏娘子,可是如今已经见识了不一样的世界,却又要失去它,那真是难言的痛苦。

    叶小安急忙道:“严大哥,怎么忽然要去南方做生意了?”

    严世维叹口气道:“天子脚下做生意,没靠山不行??!当初我在这儿做生意,其实是靠了我那位本家哥哥撑腰,谁料他进去了,还被砍了头。一开始,我那本家哥哥的旧同僚还给我点面子,可现在已经懒得照料了,所以我想。到南方去试试?!?br />
    叶小安好生不舍,可他又不能硬拦着人家,只好依依不舍地道:“大哥准备去什么地方,还会回来吗?”

    严世维道:“我准备去贵州,在铜仁府有我一位远房表弟。也是做生意的。我现在呢,本钱还是有的,可是留在京城有出无进,只能坐吃山空,不如去他那儿,看看有无财路?!?br />
    “铜仁?”

    叶小安听了轻拍额头。突地恍然道:“我说这么耳熟呢,对了!我那二弟如今就在铜仁做官?!?br />
    严世维道:“你二弟?远方亲戚么?”

    叶小安道:“是亲二弟,和我是孪生兄弟,一模一样的?!?br />
    严世维有些狐疑地道:“不会吧,你二弟……。你是接了你爹的班儿做的狱卒,你家就算不再操执此业,也得三代之后才可科考吧?怎么能做官?”

    叶小安道:“嘿!这世上有多少事是不照按规矩来的?我那二弟虽与我一母同胞,又是孪生,可性情相异,并不相同。他比我要聪明许多,只是我也没想到,他当初本是去靖州送一封信。怎么就一路吉星高照,居然做了官??伤龉偈遣患俚?,我家收到过驿卒捎带来的家书。听说他现在的官儿还着实不小,是个……对了,是推官!”

    严世维目瞪口呆,半晌才怪叫道:“推官?那官可是不小??!我说贤弟,你自己的亲兄弟做了大官,你还在这儿做狱卒?怎么不投靠他去?”

    叶小安摇头笑道:“我和爹也商量过此事。一开始呢,爹是担心他本没资格做官。如果我们去了,被人查清二弟的底细。那就对他的前程大大不利。后来听说他官儿越做越大,还说我们去了也会妥善安置,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我爹也动过心,不过……”

    严世维道:“不过怎样?”

    叶小安道:“我家的亲戚朋友都在京城,如果去了贵州,天高路远,这一去怕是再也不能回来,爹娘不太舍得啊。再者说,听说那种地方都是边荒不毛之地,听说那地方的衙门还没一座土地庙气派,在那儿做官的也是常常不发薪俸,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说是官儿,听着气派,其实穷困潦倒的很,所以就拿不定主意?!?br />
    严世维叹笑道:“你这是听谁说的?嗨!有些人呐,道听途说一番,再添油加醋一番,尽说些井底之蛙的话,哈哈哈,他们不会还说当地人无比野蛮,是吃人的野人吧?”

    叶小安脸儿一红,讪讪地道:“还真说过……,咳!说是谁家的孩子,都得小心看着,不小心被人偷了去,就会哚吧哚吧煮了吃……”

    严世维摇头道:“老哥我做生意,天南地北的到处走,见识比老弟你多些。那铜仁,十多年前我也是去过的,比起京城自然远远不如,比通州也要逊色一些,可是比起其他地方的州府,实也不差多少。

    要说区别,也就是当地人性情直爽刚毅,冲突斗殴之事确实较这儿多一些,可令弟是一府推官,谁敢欺你?就说那府衙吧,宏大华丽的如王府一般,比咱们顺天府衙都大,那叫还不如一座土地庙气派,真是天大的笑话!”

    叶小安不觉意动,道:“严大哥说的,我自然信得过,照你这么说,我该劝说爹娘去投奔二弟?”

    严世维道:“对??!你在天牢不过做个狱卒,到了铜仁,你可是叶府的大老爷,出出入入谁不敬着?你和你那做推官的兄弟是亲兄弟,他也不能不管你,到时你该是何等风光?我也是要去铜仁的,到时候咱们兄弟依旧能够长聚,说不定我还做生意还要仰仗你家兄长,到时候分你些干股,坐在家里就能收钱??!”

    叶小安听得悠然神往,全未注意到严世维嘴角噙着的微笑是何等的阴险。

    :诸位英雄,猜到神马没?猜到了,要投票庆祝一下??!猜不到,要投票佩服一下??!月票、推荐票,还有要关注俺的威新号yueguanwlj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