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23章 据德堂上杨天王

夜天子 第23章 据德堂上杨天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是为遵义。lala如您已阅读到此章節,請移步到 筆趣閣(www..la )閱讀最新章節,也可在百度直接搜索“笔.趣.閣”或者“www..la”,敬請記住我們新的網址筆-趣-閣 http://www..la

    遵义乃播州之中心,北依大娄山,南临乌江,是由黔入川的咽喉之地,黔北第一重镇,也是杨应龙的根基之地。

    因为播州距川蜀更近一些,所以杨应龙这位坐拥超过贵州五分之一土地的播州王,与四川方面的大员们关系更亲密些,反倒是和贵州方面的朝廷大员有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此时,杨土司规模宏大,尤胜于一般藩王府邸的大宅子里面,那处最为壮观,其富丽堂皇仿佛一座宫殿的大厅里面,杨应龙身着一袭月白道袍,斜卧在一具龙床般的罗汉榻上。

    杨应龙微闭着双目,正倾听着下属向他禀报着事情,旁边有两个蝉鬓蛾眉、俏靥如花的小丫环为他轻轻捶着腿。

    这里说是大厅,其实就是一座宫殿,举架极高,大柱藻井,只是为了避嫌,门楣上没有挂上某某宫、某某殿的名字,在一块黑漆金字的牌匾上写的是“据德堂”三个字。

    一位青衫文士模样打扮的人正向他禀报着:“叶小天怒斩五位权贵子弟的举动激怒了张铎,是以当五位权贵率私兵围攻刑院的时候,张铎袖手不理,不想于监州却出面阻止了他们?!?br />
    杨应龙的眼皮颤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动。那青衫文士又继续说道:“……之后不久,于监州便陈兵于铜仁一侧,携叶小天出现在府署,声称叶小天受她庇护,张绎投鼠忌器,不敢再下毒手。

    不料此时却有格哚佬部出山,张绎素闻山苗野蛮,嗜杀成性,便想借刀杀人,命叶小天前往提溪处理,谁知叶小天到了提溪,居然说服了格哚佬,秘密勾连果基土司,和于监州合谋,坑了张绎一道,将提溪张家的领地划走了一大块……”

    那青衫文士模样的人,是杨应龙手下的一位土司,名叫陈萧,原本担任家政一职。赵文远的父亲死后,他就顺位晋升,成了播州宣慰司杨应龙的“总理”,即大阿牧。

    至于坐在他下首的那位年轻人,就是赵文远了。赵文远伪造父亲遗命,返回播州争夺家产。以杨应龙的精明,未必就真的相信他所伪造的遗嘱。

    不过,支持赵文远获得家族中富庶的领地,弱化赵氏家主的力量,有利于他更好的控制赵家,杨应龙当然认可了这道“遗嘱”。

    在他的支持下,赵氏长子不敢反对,赵文远成功地分得了一大份家产,也就此成了杨应龙的忠实追随者。

    不过,以赵文远的身分,轻易可见不到杨应龙,这一次杨应龙突然把他唤来,赵文远真是受宠若惊,只盼能给杨大人留下一个深刻印象,是以竖着耳朵,一边认真听着,一边揣摩着杨应龙的心意。

    陈萧说了好半晌,才把到目前为止发生在铜仁的一切对杨应龙说完,说的他口干舌燥。陈萧端起茶水润了润喉咙,做为大阿牧,地位就像天子身边的首辅,举止还是比较自由的,赵文远就不成了,摆在他面前的那杯茶,他自始至终都没碰过。

    杨应龙托着腮躺在罗汉榻上,轻闭双目,一动不动。不明就里的人会以为他正在打盹儿,陈萧当然不会这么想,他喝了两口茶,便把茶杯放下,看着杨应龙,等他垂询。

    过了半晌,杨应龙依旧闭着眼睛,悠悠问道:“叶小天斩杀五权贵子弟,具体是什么时候?我曾写过一封秘信给于监州,你查一查箧簿,看看又是什么时候?!?br />
    陈萧不知杨应龙何以有此一问,但还是依言唤过一个侍候在数丈开外的小吏,对他低低嘱咐了几句,那小吏立即轻手轻脚地出了大殿,飞也似地去了。

    不消一柱香的功夫,那小吏就回到大殿,摒着呼吸凑近大阿牧陈萧,对他耳语了几句,陈萧摆摆手,等那小吏退开,便对杨应龙欠身说出了查到的时间。

    杨应龙轻轻张开眼睛,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就说嘛!这么说来,于监州仗义出面,为叶小天解围的时候,我的那封密信还没有送到铜仁?”

    陈萧心算了一下,道:“是,从脚程上看,当时信应该还没有送到?!?br />
    杨应龙懒洋洋地坐了起来,两个小丫环连忙跪下,拿过两只蒲草的软底鞋,给他穿上,又叩一个头,悄悄退到罗汉榻两端侍立。

    杨应龙道:“嗯,当时于监州已兼摄知府职务,她又一直想刁难张绎,于公于私,都该为叶小天解围的。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当时应该只是站想救出叶小天令张绎难看,却并不想大包大揽,为叶小天撑腰,保住他的官职。

    这一点,从她救出叶小天后,不惜烧掉大悲寺,来制造叶小天离奇失踪的事情就能看出来,,她若不是想让叶小天真的消失,大可不必玩弄失踪的把戏,只要派人护住他性命,等于家兵马赶到,便可带他重返府衙了。

    从时间上来看,我的那封书信,就是在叶小天“失踪”之后送到的,而于监州正是看了我的那封信,知道了叶小天的真正身份,觉得奇货可居,这才改变了主意!嘿!也背叛了我!”

    陈萧做为大阿牧,心机智慧自然不凡,杨应龙说到一半,他就明白了。不过,于珺婷和杨应龙虽然没有三媒六证正式婚约,但他两人是什么身分?密唔时的一个口头约定,其效力并不亚于官方承认的婚书。

    虽说他们的婚约,不如说是一份结盟协议更为恰当,可也毕竟是一份婚约,如今显而易见,这位准新娘在获悉叶小天的真实身份之后,果断地像擤大鼻涕一样把可怜的杨土司给甩了,杨天王头上此刻正稳稳当当地戴着一顶湛清碧绿的王冠……

    这种结果……,陈萧不傻也得装傻了。赵文远当然也明白了这段话的意思,所以他也很聪明的装起了傻子。陈阿牧扭头瞧瞧一脸茫然的赵文远,心中暗赞:“此子悟性极高,可堪造就!”

    “哈哈哈哈……”

    爽朗的大笑声在大殿中回荡起来,杨应龙负着双手,愉快地踱起了步子:“想当初,我就觉得这个女子拿得起,放得下,由帼不让须眉!不似寻常女子般忸忸怩怩惹人憎厌,果然没有看错人??!此等佳妇奇女,唯有我杨应龙才配拥有啊,哈哈……”

    陈萧和赵文远相顾愕然,不管于珺婷是以准新娘的身份背叛了他,还以是盟友的身份背叛了他,咱们土司大人都该羞愤交加吧?可是看他的神情语气,貌似对于监州还甚是推崇呢?

    那于监州跟叶小天恐怕没羞没臊的事儿都已做了无数回,虽说土司大人喜好妇人,可毕竟不曾有过把不贞妇人娶回家来的先例,难道他竟一点不在乎么?

    杨应龙站定身子,笑容可掬地道:“生苗出山,和于家秘密缔结盟约,叶小天隐藏尊者身份,意图成为一方土司,哈哈……,好!好??!

    这些事,我本想让格德瓦去做的,可惜那个废物死得太早,枉费了我的一番苦心。没想到如今不用本官操心,叶小天就替我做了,而且还做的很好……”

    杨应龙回身在罗汉榻上坐定,兴致勃勃地道:“他想做土司,好??!这件事,我得帮帮忙。陈萧,你动用咱们的关系,在朝廷上帮他敲敲边鼓,一定要促成他成为土司……”

    杨应龙刚说到这里,一个青袍小吏忽然快步走进殿内,杨应龙见了,眉头不由一皱,不过他没说话。未曾得到他的允许,手下人是不敢随便踏进大殿的,除非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马上让他知道。

    那青袍小吏走到杨应龙面前长揖一礼,恭声道:“土司大人,水西有消息?!?br />
    “讲!”

    “是!近日,水西权贵们有一聚会,安家老爷子亦有出席,席间曾谈及铜仁局势,安老爷子放话说……他赞成铜仁推官叶小天成为土司?!?br />
    “哦?”杨应龙眉头微微一蹙,抚着胡须想了想,沉声道:“这个死老头子居然也看上叶小天了?他也赞成叶小天成为土司?嘿!嘿嘿!”

    杨应龙冷笑两声,对孙萧道:“计划有变,动用咱们的关系,给叶小天唱唱反调,扯扯后腿吧!不过,和安老爷子叫板么,许败不许胜!”

    陈萧试探地道:“土司大人的意思是……”

    杨应龙笑吟吟道:“老人家嘛,还是要给他点面子的?!?br />
    饶是陈萧也算一条老狐狸了,却也猜度不透杨应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陈萧唯唯答应下来。杨应龙又转向赵文远,道:“你在葫县与叶小天共事经年,双方关系如何?”

    赵文远赶紧站起来,期期地道:“属下与叶小天,原本……原本关系是极好的,只是后来家父和潜姑娘都在叶家所住的山上出事,属下心里不太舒服,再加上属下回播州任事了,所以……所以就不大往来了?!?br />
    杨应龙知道他说的话有些不尽不实,不过也不揭破,只是微微一笑,道:“无妨,你和关系是远是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他来往那么久,对他的脾气秉性应该很了解吧?”

    赵文远松了口气,道:“是!属下对他的脾气秉性,还是相当了解的?!?br />
    杨应龙微笑道:“好的很,那么你这两天就留在宣慰司吧,把你对他的了解,详细说与本官知道!”

    竟然有机会和杨天王做如此亲密之接触?

    赵文远骨头都轻了三分,连忙一揖到地,欢喜不禁地道:“属下遵命!”

    :关关威新号yueguanwlj,抬起你**的小手,请关注起来!咱关注少啊,众书友们多多支持,同时求月票!求推荐票!

    .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