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13章 暗门

夜天子 第13章 暗门

    田氏兄妹缓缓踱步于女贞树下,田妙雯道:“我们还是不出面吗?”

    田彬霏微笑道:“急什么,我们本钱有限,所以……必须有绝对把握,才能下注,现在要多看、少动!”

    田妙雯轻轻吁了口气道:“铜仁已经到了这般模样,我们田家还是没有丝毫动作,叫别人怎么样?”

    田彬霏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望着田妙雯,目光如针:“我为什么要在乎别人怎么想?有些人只会指手划脚,大放厥词,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

    如果你被他们的看法所左右,当你失败,他们不过是换一套说辞,继续显示他们是如何的高明,而你是如何的愚蠢,那时我们就是用自己的行动,向别人证明了我们的确愚蠢!

    勾践卧薪尝胆、谄媚夫差的时候,误解他的人、鄙夷他的人,比我们只多不少,勾践如果急于向那些嘲讽、鄙视他的人证明自己,他还会有后来的成功吗?”

    田彬霏轻轻叹了口气,举手拍拍田妙雯的削肩:“忍是一把刀,先伤己,后伤人,你忍不住,你就败了!”

    田妙雯微微一侧身,巧妙地避开了他的手,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从她发现兄长对她似乎有种异常的情愫开始,她就开始抗拒来自于他的哪怕是很正常的肢体接触。

    田彬霏眸光微微有些失落,但旋即轻轻一笑,重现潇洒:“可惜,杨应龙和宋家的纷争起的不是时候,他现在抽不出身。否则他直接插手铜仁之乱,该是他掌控铜仁的最好机会,那也将是我们最好的机会?!?br />
    田妙雯细细长长,看来天生就有一种楚楚可怜意味的双眉轻轻鼙了起来:“没有杨应龙的帮助,于珺婷居然还是成功了。实在令人惊讶!”

    田彬霏道:“她能说服野蛮愚昧的生苗和食古不化的凉月谷,任谁也想不到,奇兵突出,张雨桐大败,便是意料中事了?!?br />
    田妙雯睨了他一眼,道:“你记不记的。安老爷子曾经告诉过我们,不要干涉生苗出山?”

    田彬霏道:“我已经想到了,难道……就是为了应在今日?莫非生苗已经在安老爷子掌握之中?”

    田妙雯突然道:“你对蛊教的新任教主,了解多少?”

    田彬霏苦笑道:“生苗千百年来一直隐居深山,不涉事务。对我们毫无意义,所以,我一直忽略了他们!”

    田妙雯道:“也就是说,我们一直不了解,蛊教的新任教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田彬霏脸色数变,沉吟道:“不错!生苗出山,始于这位新任教主继位之后,此人是关键人物!他有什么打算?他是否是安老爷子扶持的傀儡?如此种种。必须要查个明白!”

    田妙雯道:“我去摸摸这位教主的底儿!”

    田彬霏知道小妹又在找借口离开他,无奈地笑了笑,道:“好!我在这里。继续观察铜仁局势,看看有无插手的机会。你去调查蛊教,要小心一些,他们……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本事?!?br />
    田妙雯脸上慢慢绽起一个很奇怪、很妩媚的笑,她下巴尖尖,柳眉大眼。韵致之中天生就有一种撩人欲望的女人味儿,所以笑容妩媚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那种难言的古怪眼神。

    田妙雯绽起一个既妩媚又奇怪的笑脸,轻声道:“我有一个本事更大的兄长。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田彬霏心中蓦地打了个突,总觉得妹妹这句话似乎话里有话,她是什么意思?她发现了什么?但是,他无法从田妙雯的脸上看出什么,因为她已转身离去,那曼妙的身姿步态,走在树下,便是一段风景,行在风里,便是一截风流……

    那美丽的身姿,登时又迷失了他的心、他的眼,让他什么也无从去想了。

    ※※※※※※※※※※※※※※※※※※※※※※※

    叶小天陪着于家忙碌了一天,傍晚时分安排完全城防务,这才返回自己的府邸,刚刚下马,还没进府门,照壁下就嗖地窜出一道黑影,向叶小天猛扑过来。

    这府邸左右已在叶小天的人控制之下,根本不可能有外人摸进来,叶小天只道是福娃儿又要给他来个“当头一拱”,马上一侧身,右手捏个剑诀,大喝道:“嘟!停??!蹲下!”

    那黑影愣了愣,在他面前停下,傻傻地问道:“为什么要蹲下?”

    叶小天一听他口吐人言,身高也不对,凑近了一看,失声道:“循天?怎么是你,你不是跟着大亨去采买农具粮种了么?”

    苏循天哽咽地道:“是??!我这不是回来早了么,结果正逢张家发难,铜仁大乱,我东躲西藏、担惊受怕、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叶小天忍笑道:“好啦好啦,这不是没事嘛。你哪天回来的,大亨呢?”

    苏循天陪着他往府里走,道:“大亨少爷押着货比较慢,还没回来,估摸半道儿上听说铜仁大乱,也要先停下观望观望的,我是三天前就回来的,进了城才知道出了事。幸亏我知道的早,要是一头扎到府里来,只怕正落进张家人的眼线……”

    苏循天唠唠叼叼对他大讲自己这几日是如何的颠沛流离、劳苦功高,叶小天实在忍俊不禁,道:“如今于监州当了铜仁的家,势必要一朝天子一朝臣,到时候,我帮你讨个合适的职位,补偿你的辛苦就是了?!?br />
    苏循天大喜,连忙道:“税课大使怎么样?我算账还是很在行的?!?br />
    叶小天白了他一眼,道:“你想损公肥私?不怕我大义灭亲么?不成!你这一说倒是给我提了醒,我得给你找个不沾钱的差使?!?br />
    苏循天一听又哭丧起了脸:“大人,你看我辛辛苦苦、本本份份……”

    叶小天不理他,唤过一个侍卫。问道:“李先生呢?”

    那侍卫道:“李先生正在安排人马的饮食和住宿,还没回来?!?br />
    叶小天道:“好!先生回来以后,请他来见我一趟!”

    叶小天扬长而去,苏循天在后边高喊:“大人,循天为了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税课大使若是为难的话,一个税吏也是可以的??!我只负责太平、清平、清浪三条街的税赋怎么样?要不然只负责中南门码头的税赋也成??!大人……”

    ※※※※※※※※※※※※※※※※※※※※※※※

    翌日一早,叶小天用过早膳,同格哚佬、格龙、李秋池、苏循天等人碰了个头,简单安排了一下手头的事情。具体细务都分付下去,便即起身前往于府。

    今天下午申时两刻,就是于珺婷给张雨桐的最后期限,是和平解决还是真就一把火烧平知府衙门,相应引起的一系列后续反应是不同的。虽然叶小天没有公开自己的真正身份,目前对外宣扬的都是于监州得到格哚佬部和凉月谷的支持,以多助伐无道,可他毕竟不能真的置身事外。

    叶小天来到于府,就见门前停着几辆车子,还有一些人持着拜贴等候在府前,不由会心一笑,想必这是见风使舵的铜仁官绅登门求见。紧急投向于氏门下了。

    虽然于家许多人也不知道叶小天对他们的土司帮助有多大,却也知道叶推官自始至终是站在自家土司一边的,是自己人。是以一见他到了,马上把他殷勤地请进府去。

    在那些等候拜望的官绅羡慕的目光投注下,叶小天进了于府,那小管事点头哈腰地道:“推官老爷请先到小书房稍坐,我们土司大人正在会客?!?br />
    那小管事把叶小天引进第三重院落,直接请进了小书房。这可是一般拜望者绝对没有的礼遇,普通的来宾要在前院接见。身份贵重的要在二进院落客厅接见,能被领到第三进院落的小书房。那是彻底当成自己人了。

    叶小天到了书房坐下,马上有小丫环上了茶,叶小天见那小管事和小丫环恭立一旁,不禁笑道:“你们忙你们的,我不用侍候,只是要和监州大人说一声,就说叶某在这里等她!”

    那小管事连忙答应一声,领着那小丫环点头哈腰地退了出去。今天府里实在是太忙,一方面前两天于家受到张家的搜索和控制,甚是混乱,需要重新布置和收拾,另一方面今日来宾不断,他确也没功夫一直陪在这儿。

    叶小天喝了几口茶,站起身来背着双手欣赏于珺婷书房中的字画、古董和兰菜。于珺婷这书房营造固然有书香韵致,却绝无一点女人味儿,和一些男性官绅的书房大致相仿。

    叶小天对字画和古董一向不甚明白,随意地浏览着,目光扫处,忽然看见博古架旁那面墙壁,不由微微一怔??醋徘奖诤筒┕偶芟嗔淖笆涡晕剖?,叶小天忽然想起了当日藏身监州签押房地下秘道时于珺婷对他说过的那番话:

    “喏,你看到这处纹饰了么,乍一看与别处一样,其实与别处的花纹是有所不同的。我虽在许多地方设下秘道,其实自己也并未一一走过,只是知道它的大致所在,真要用时该如何寻找?便是靠这暗记了?!?br />
    叶小天正觉无聊,顿时来了兴致,这里有一处暗门,却不知这暗门通向哪里呢?是通向府外,还是通向于监州的闺房?叶小天好奇地伸出手去,学着当日于珺婷的模样有那处异样的纹饰处一旋一按,一道暗门便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敬请大家添加一下,多多捧场,多多关注!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