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9章 中心开花

夜天子 第09章 中心开花

    戴府的院墙上,兵丁依旧如往常一般巡戈警戒着,人数未增未减,步伐不紧不慢,但是院墙之下,却是丁壮云集,刀枪紧握,肃立如林,气氛紧张。

    台阶上,一只香炉,炉内香烟袅袅,眼看那日光渐渐缩入香的根部,日头已经升到他们的头顶,戴同知肃然转过身,面向阖府丁壮,沉声道:“是非成败,在此一举!戴家是否败落,尔等是否会沦为他人奴婢,永世不得翻身,只在今日!”

    “战!战!战!”

    长枪顿地,利刃敲盾,杀气凛凛的呐喊声如海之啸。事已至此,再不需要任何掩饰,该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戴崇华把长刀向前一指,厉喝道:“打开所有门户,冲出去!”

    “杀??!”

    前门、后门、左右侧门,四处大门同时开放,戴家的兵马似出栅的猛虎,向围困在四周的项、吴、御等几家的人马猛冲过去,城外大战、城内开花,整个铜仁城倾刻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张雨桐带着援军刚刚离开北城,走出三条街,就见前方火光冲天,呐喊不断,正惊疑间,便有几人仓惶跑来,一见张雨桐便喊:“少爷,少爷,戴同知反了!”

    张雨桐顿足道:“悔不当初再狠一些,他们这是里应外合??!”

    张雨桐顾不得南城突然出现的外敌了,马上带领兵马向戴家扑去。南城那边有城墙倚仗,外敌未必就能很快进城,如果不迅速扑灭戴家的叛乱,内部被控制。城墙那层壳也就不堪一击了。

    然而南城真的是靠戴同知去赴援么?戴同知率人冲出府邸后,所去的方向实际上是府衙,他是想把张氏重要亲族一网打尽,打的是擒贼先擒王的主意,那么于珺婷等的是什么?

    南城。守军紧张地在城头戒备,一员守将安排一番,匆匆跑下城楼,眼见军队回撤时,许多见机得快的商贾也都赶了马、推着车逃进城来,此时全都拥塞在城下。

    而与此同时。又有想出城的商贾包括因城中大乱,想去城外避避风头的百姓也都拥塞到了这里,把个城门洞挤得满满当当。

    那军官大怒,站在高处大声喝道:“怎么搞的,齐老四。齐老四呢,马上把他们轰走,用条石抵住城门!”

    晚了!

    这军官话音未落,滚滚浓烟就冒了起来,城下挤在一块儿的车马之中有几辆满载货物的车子同时燃耗起了熊熊大火,火势迅速蔓延到其它车子上,城下顿时成了火焰山。

    “走水啦,逃命??!”

    真正的商贾和百姓仓惶四逃。有些舍命不舍财的还想把自己的车马货物弄出去,可惜一辆辆车子犬牙交错,谁能移动分毫?因为大乱。更加的动弹不得。

    大火一起,顿时便封住了城门洞,守在城门洞下的不过十几个兵卒,正自大惊,忽见许多马夫、脚夫、丁夫从四处冒烟、八处喷火的车上抽出刀枪,恶狠狠地向他们扑了过来。

    一时间“三夫压顶”。后边还有喷起数丈高的火苗子和滚滚浓烟为幕布,威势当真骇人。那十几个张家的士兵本就因为外面大军压境而有些魂不守舍,再经此突变。十成战力连七成都发挥不出。

    这些扮马夫、脚夫、丁夫的是什么人?正是于珺婷暗中培训出来的那支死士队伍,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个个悍不畏死,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有一个:“打开城门!”

    他们便只管冲向那扇城门,挡在路上的东西,烧掉!挡在路上的人,杀掉!他们对土司的忠诚,丝毫不亚于生苗对蛊教的虔诚。

    “轰隆隆……”

    城门被打开了,一个车夫打扮的人一手提着血淋淋的刀,一手扶着城门,肩头殷红一片,却咧开了嘴巴,笑得异???。

    大个子像一头陆地坦克似的冲进了城门,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那些七扭八歪堵在一起,且正在燃烧的车子被它撞成了漫天飞舞的火苗,向四下弥漫开去。

    浓浓的硝烟火气之中,大队人马呐喊着冲进城中……

    ※※※※※※※※※※※※※※※※※※※※※※※※※

    “南城失守了,格哚佬和凉月谷的人进城啦!”

    惊慌的叫喊声迅速在全城蔓延开来,追上戴崇华,正在街巷中捉对儿厮杀的张家人马闻讯,顿时军心大乱。

    戴崇华意在张府,张雨桐则率人阻截,双方正混战在一起,陡听有人叫喊,张雨桐大惊失色,不过他还抱着万一的希望,希望这是于珺婷安排在城中的内间散布谣言,但他登上高处向南边一看,顿时面色如土。

    “快!马上撤回大宅!”

    张雨桐已不能与戴崇华纠缠,现在改成他要退守老宅,依托坚固的府墙固守了。

    戴崇华眼见张雨桐率领大队人马潮水般撤向自家老宅,不禁微微一笑,高声喝道:“穷寇莫追,只管困住知府衙门就好!”

    北城上,张绎应付于海龙部的进攻还是游刃有余的,攻城一方不擅攻坚,使用的攻城器具也简单,再加上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营造混乱、吸引敌兵,给南城制造机会,本就没有动用全力,是以张绎并不觉紧迫。

    但是,当南城已破,张雨桐退守府衙的消息传来时,张绎就傻了眼。他在城头急急跑到向南的城墙处,居高临下向远处眺望,就见长街之上一支滚滚的铁流正向这边缓慢逼近。

    敌军不但人数众多,而且队伍井然有序,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在城中,已经遇不到有效的抵抗,张家现在除了府衙,只有这处城墙还在掌握之中了。

    “土舍大人,怎么办?”

    几个张家的头人惊慌地看着张绎。张绎怔怔地看着远处越走越近的人马,手一软,手中刀“当啷”坠地,张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老泪滚滚而下:“放弃抵抗吧。给老张家……多留点儿种子!”

    叶小天和于珺婷并辔赶至府衙前,戴同知立即迎了上来,向于珺婷抱拳道:“见过监州大人!”说完又向叶小天微微一笑:“听说说服格哚佬和凉月谷出兵的就是叶大人,此番叶大人居功甚伟,戴某佩服!”

    叶小天在马上欠了欠身,就听于珺婷沉声道:“现在不是叙话的时候。戴同知,好生安排一下,严防张雨桐突围逃走!”

    戴崇华肃然道:“下官遵命!”说罢向叶小天点点头,便急急赶回去继续安排了。

    叶小天望着门楣上“铜仁府署”四个大字,此刻骑在马上。再看着此处,别有一番感觉,明明是看熟了的东西,可是不同的情况下,感悟截然不同。

    叶小天不禁想起他和于珺婷前往府衙,险些中计被杀之前,于珺婷在府衙前也曾负手仰望,看着这面牌匾悠然出神。那时……她又在想些什么呢?

    这时,于珺婷已圈马贴近,对叶小天低声道:“小天哥。你的尊者身份,要一直保密下去么?如果需要公诸于众,或许……这就是个契机呢?!?br />
    叶小天略一思索,摇摇头道:“此事牵涉太多,我还没有想好。让我再考虑一下吧?!?br />
    “好!不管何时,只要你愿意公布身份。于家都会坚定地站在你一边,还有我……”

    于珺婷含情脉脉:“小天哥。你救了我,也救了我们于家。这份恩德,人家记得,永远也不会忘记?!?br />
    换作从前,叶小天很可能会嘻皮笑脸地跟上一句:“大恩难以为报,那你就以身相许算了?!?br />
    可如今叶小天已不是一介匹夫,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虽然叶小天并不愿意被身份所束缚,平素行事也不大拿腔作势,但是以他的身份,显然不宜这么开玩笑。

    面前这妞儿已经是一副“只要你勾勾小指,我就宽衣解带”的模样,尚未摆平夏家和展家这副“翘翘板”的叶小天,哪里再招惹是非。

    所以,叶小天只是微微一笑,转首望向门楣,若有所思地道:“现在,张雨桐已经落到你的手中,你打算怎么办?”

    叶小天这样一问,于珺婷便露出很认真的表情,思索着道:“张雨桐杀了阿加赤尔和雍尼,阿加赤尔的三弟阿加罗尔已经和张雨桐勾结,和他二哥阿加达尔对峙僵持着,得马上解决这件事!”

    阿加赤尔野心勃勃的三弟阿加罗尔果然受了张雨桐挑唆,拉起队伍和二哥阿加达尔对着干了,因之牵制了阿加达尔,使邑梅洞司一直忙于平息内乱,无法参与铜仁张于两家之争。

    但石耶洞司的雍尼家族却一向团结,张雨桐想挑唆雍尼家族的大阿牧造反,这位大阿牧却绑了信使去见几位土舍,为了避嫌更临时交出了兵权,使得张雨桐的阴谋没有得逞。不过石耶洞司距铜仁较远,即便他们已经出兵讨伐,目前也赶不到铜仁。

    于珺婷又道:“接着,就是我那两位吃里扒外的叔父……”

    于珺婷说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道:“等到这些事情解决,就得召集铜仁众土司议事,这一回哪怕张雨寒不肯上书让位,凭他犯下的罪行,我们也可以联名弹劾了?!?br />
    叶小天露出赞赏之色,颔首道:“好的很!我还担心你一朝扭转局势,就会以牙还牙,杀害张雨桐?!?br />
    于珺婷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我有那么蠢么?朝廷和各路大土司还来不及反应而已,我们得尽快平定铜仁局势,他们才没有理由插手,否则可不都给人家做了嫁衣?”

    叶小天笑道:“说的是,你既如此明智,我就放心啦!等你于大人成了铜仁之主,小弟这厢还要你多多关照??!”

    于珺婷睨着他,娇嗔道:“少来啦,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明明是人家今后要更加倚助教主大人你才是?!彼Я艘П”〉南麓?,垂下眼帘,柔柔地又补充了一句:“要是……要是这嫁衣是为你做的,人家便心甘情愿的……”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敬请关注!月入中旬,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