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03章 妖狐

夜天子 第03章 妖狐

    “你?”

    于珺婷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凄然道:“我知道,叶推官是位义气君子,只是这件事发展到现在,连我都已控制不住,你又能有什么办法。你还是和我一起留在这里吧,如果文先生和于海龙能力挽狂澜,我自会重用叶大人,你我联手重建铜仁。如果事不可为……”

    于珺婷轻轻叹了口气,珠泪盈睫:“惟愿大人留此有用之身,至于我,恐怕是走投无路了?!?br />
    叶小天道:“凭我推官的身份,当然帮不了你??墒?,如果我能调动格哚佬的兵马,还有可能说服凉月谷出兵,算不算是奇兵突出?能不能够力挽狂澜?”

    于珺婷眼神一亮,脱口道:“若是能叫他们出兵,本就出人意表,算是一支奇兵,谁也算不到的,更何况这两个部落兵马精悍,能征善战,不过……”

    于珺婷神色复又一黯,幽幽地道:“你别安慰我了,我如今自身难保,谁会为我出动兵马?!?br />
    叶小天沉声道:“我有十分的把握,可以调动格哚佬的兵马。不知你是否听说过,山中生苗素来信奉蛊教?!?br />
    于珺婷道:“这是听说过的,怎么?”

    叶小天微微挺直了腰杆,一字一句地道:“叶某,就是这一代的蛊教教主!”

    于珺婷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小嘴张成o型,半晌才道:“怎么可能,你不要骗我?!?br />
    叶小天失笑道:“这等大事,我岂能口出诳语?”

    于珺婷慢慢地跪坐起来,惊喜地道:“你说真的?”

    叶小天道:“如假?;?!”

    于珺婷惊喜地一把抱住了他。噙着眼泪,颤声说道:“真好!真好!天不绝我!我就知道,你是我命中的贵人!”

    叶小天不好推开她,只好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只是你我如何离开此处。却是问题。困在这城里,我纵有雄兵百万,也是济不得事的?!?br />
    于珺婷跳下床榻,振奋道:“那我们就想办法逃出去?!?br />
    叶小天道:“你有办法?”

    于珺婷破啼为笑,道:“你也说我这人总怕有人害我,所以处处留手。我又怎么会自困死地?这里另有出路的?!彼档秸饫?,于珺婷复又满面忧色:“只是,我们纵然能逃出此地,又如何出城呢?”

    叶小天眸光闪烁了一下,道:“不必担心。只要你我能离开这里,我自有办法通知格哚佬出兵!”

    ……

    于珺婷持着蜡烛走到墙边,摸索着她从未启动过的那处机关,对叶小天道:“喏,你看到这处纹饰了么,乍一看与别处一样,其实与别处的花纹是有所不同的。我虽在许多地方设下秘道,其实自己并未一一走过。只是知道它的所在。真要用时如何寻找?这就是暗记了?!?br />
    说着,她的手一旋一按,一道暗门便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叶小天道:“监州大人把这样的秘密告诉我,似乎不妥?!?br />
    于珺婷回过身,凝视着他,柔声道:“你把那么大的秘密都告诉了我,我对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br />
    烛光下。那双眸子熠熠放光,闪烁着一种异样的情愫。叶小天若有所觉,连忙垂下眼睛。于珺婷凝视着他。忽然忘情地张开双臂,往他颈上一环,柔软的唇便轻轻吻了上来。叶小天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一动,就觉自己嘴唇上被于珺婷柔软娇嫩的唇瓣吻了一记,随即传出于珺婷的一声痛呼。

    叶小天急忙道:“你怎么了?”

    于珺婷似嗔还喜地白了他一眼,道:“都怪你,烛泪滴到人家手上,烫着啦?!?br />
    叶小天忙道:“烫得厉害么,我看看?!?br />
    于珺婷缩了缩手,烛光一阵摇曳,映得她羞喜的面孔忽明忽暗:“没事啦,人家又不是泥捏的?!?br />
    于珺婷说着,便转过身,举起蜡烛,对叶小天道:“走,咱们出去!”

    ※※※※※※※※※※※※※※※※※※※※※※※※※※※※※※※

    几天下来,铜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于家已经被张雨桐彻底控制,戴家依旧大门紧闭,紧张戒备着。当时不在府中的文师爷像只成了精的狐狸,这边稍有风吹草动,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各地土司俱已听说了铜仁的惊天变化,虽然众土司惊讶于对张雨桐这个少年看走了眼,但是这种局势未明的情况下,他们势必不可能贸然出兵。于是,各路土司一面加强戒备,一面互相遣派信使,沟通讯息。

    当然,他们最在意的还是于家的态度。于家三兄弟不太驯服于他们的侄女儿,这件事众土司们都有所耳闻,将心比心,换作是他们的话,这种情况下很可能就会故意贻误战机,借张家的手除掉于珺婷。

    谁料于家居然毫不犹豫地派出救兵直趋铜仁,这令一些得到消息的土司们大感意外,一些土司马上也做好了出兵的准备。此时,于海龙已回到自己的部落,他是于珺婷的心腹,人人都知道他不会袖手,于海龙回到部落后果然马上集结本寨精兵,甚至安排好了后事,便直扑铜仁。

    从距离远近来看,于海龙会最选抵达铜仁,至于他是一到铜仁便会立即发动攻击,还是等待于家三爷于扑满和四爷于家海率救兵赶到一起出兵,那就无从得知了。但是张家这边已经从本族抽调了精锐戍守铜仁城。

    御家、项家、吴家等张家的死忠派也尽出精兵,或协助守城,或在铜仁附近险要地段驻扎,成犄角之势相互策应。与此同时,张家还密令提溪张氏,严密戒备提溪于家,只要能牵制住他们。就是大功一件。

    风声鹤唳,大战一触即发!

    ……

    府前街是铜仁城内比较繁华的一处所在,铜仁城内,除了清平、清浪一带的繁华闹市区,以及码头一带的商业区。就以这条街最为繁华,是以虽然近来形势紧张,府前街上仍是人满为患。

    土司老爷们争老大的位子,这和流民入城、外族入侵不一样,不管谁当了老大,依旧需要他们这些子民。因此百姓们并不特别慌张。

    府衙对面一棵老槐树下,摆着一个摊子,摊上卖些羊皮兔毛一类的东西,现如今粮食最吃香,这类货物少有人问津。那货主戴着个斗笠无所事事,一双眼睛便左顾右盼,不时打量街上行人,尤其是注意府衙方向的动静。

    此人正是华云飞,但他已经抹黑了脸,还在右颊上粘了一颗长毛痣,纵然极熟悉的人,若非有意认真打量。也认不出他。

    长街上还有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乞丐,穿着一件破裤子,随着他的走动。屁股蛋子若隐若现。他腰里系着草绳,左手端着一只锔过的破碗,右手提着根枣木的打狗棍子,时不时就向沿街的商贾呲牙一笑,只是还不等他开口,等来的通常就是一连串的“滚滚滚”。

    这个乞丐正是毛问智。老毛扮乞丐可是本色演出,谁会注意到这么一个确实是乞丐的乞丐呢。老毛沿着长街转悠了几圈儿。闪进一条巷子,倚着柴禾垛坐下来。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油纸包着的几个包子,大口啃了起来。

    他已经在街上转悠两三天了,还没有叶小天的消息。没有叶小天的消息固然就是好消息,可也叫人心焦的不得了。毛问智真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既希望最好一直都没有叶小天的消息,又希望第一时间被他找到叶小天,当然,这有些痴心妄想了。

    地道尽头,于珺婷打开面前的箱子,把蜡烛放好,扭头看看叶小天,道:“箱子里的衣服都是为我准备的,幸好你的身材也不是十分高大,挑一套换上吧?!?br />
    叶小天凑近了一看,箱里满满的都是衣服,有男有女、有冬衣有夏衣,叶小天不禁叹道:“你还真是准备周详。你扮什么?”

    于珺婷叹道:“我是女人,平素却喜做男子打扮,所以,不论我扮男人还是扮女人,总不免会引人注意。所以……我扮乞丐,他们应该想不到于家土司会去扮乞丐吧?!?br />
    叶小天挑了挑眉道:“这有乞丐的衣服?”

    于珺婷翻开上面几套衣服,一套破烂衣衫赫然出现,叶小天道:“既然如此,看来我也只能扮乞丐了,否则和你走在一起太也显眼?!?br />
    于珺婷为难地道:“可惜乞丐衣裳只有一套?!?br />
    叶小天道:“这倒容易,扮皇帝虽然难,扮乞丐再简单不过?!彼底?,叶小天便拿出一套衣服,“嗤啦”撕开一道口子,又往地上蹭了蹭。于珺婷见状也不怠慢,脱冠除帽,先打散了自己的发髻,又抓住一把灰土,往自己的秀发上揉去。

    一刻钟后,两人停下来,相视一笑,在他们眼中,对方已是一个蓬头垢面的脏兮兮小乞丐了。

    毛问智吃了两个包子,刚刚拿起第三个,才咬了一大口,就见两个提着枣木打狗棍的小乞丐沿着胡同儿向他走来,老毛立即瞪起了眼睛:行有行规,做乞丐也要讲规矩的,府前街是老子讨饭的地盘,敢有不识相的来抢生意?

    因为重操旧业,所以迅速融入了角色的老毛像只护食的狗,把狗眼一瞪,就要向两个小乞丐发飙,但是他定睛一看,嘴巴立即张成了河马,半个包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些影视消息这里发不了图文,都会在那里发,欢迎大家关注!

    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ps:关关的威新号yueguanwlj,有些影视消息这里发不了图文,都会在那里发,还有卖萌啊,扯淡啊,跟大家摆龙门阵啊,欢迎大家关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