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夜天子 > 第75章 驴性发作

夜天子 第75章 驴性发作

    叶小天登上岩石,返身探出手来,于珺婷将香香软软的小手递到他掌中,被叶小天用力一提,轻盈地跃上怪石,叶小天往里边挪了挪,轻轻坐下,双手抱膝,眺望青天白云下层染一般的大地梯田,一时心旷神怡。

    于珺婷在他身边坐下,淡淡幽香迅速传入他的鼻端,叶小天探头看看令人心悸的高崖之下,笑道:“监州大人!这块石头结实吗?可别轰地一声掉下去,我们可就死的太冤了!”

    于珺婷忍俊不禁地道:“叶大人如此惜命么?这块石头在这儿也不知几千几万年了,哪那么容易就掉下去,如果偏偏我们来了它就掉下悬崖,那也是命中注定,我不怨的?!?br />
    叶小天笑道:“要真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咱们肯定摔成一瘫肉泥,我是无所谓的,监州大人这般美貌,也摔得不堪入目,如何是好?!?br />
    于珺婷道:“死都死了,美不美又如何?都是一具皮囊罢了?!?br />
    叶小天道:“皮囊固然可以不在乎,可是两个人全都摔个稀烂,也分不清哪一块是我、哪一块是你,那不是盛敛入棺时都要掺在一起?”

    于珺婷微歪螓首,睇了他一眼,脑海中不期然地想起了一段元曲:“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叶小天忽然也想到了这段元曲,顿明觉得不妥。急忙扭头荡开目光,目光转处,就看到于珺婷也正反向扭过头去,白玉般明净的颊上微微泛起两抹淡淡的晕红。

    山风依旧急烈,两人之间却似荡漾着一抹温柔的暧昧。过了许久,于珺婷才轻轻叹了口气,仰面躺倒,将头枕着手臂,幽幽地道:“真希望就这样靠着地、望着天,听着山风呼啸。什么都不想,一辈子!”

    叶小天坐在那里,一说话就会被风吹淡,必须得提高音量,所以他也干脆躺了下来。扭过头道:“这话怎么说?我看监州大人平日里威风八面,一腔雄心大志,只因这田原风光,便要烟消云散么?”

    于珺婷忽地面现悲戚之色,黯然一笑道:“威风八面么?”

    叶小天顿时起疑,道:“监州大人有心事?”

    于珺婷欲言又止,叶小天看在眼里,不禁起了好奇心。他翻了个身。手托着腮,面朝于珺婷,默默地凝视她。于珺婷很不自在地扭过身去。侧身躺着,幽幽地道:“你不要问了?!?br />
    叶小天没有听清,凑过去道:“你说什么?”因为山风的影响,于珺婷只当声音忽然放大了些是他提高了声音,微愠地回头道:“我……”

    她本想说:“我说你不要问了!”结果头一转,恰好迎上叶小天的嘴巴。两人的嘴唇一擦,同时呆在那里。

    “轰……”

    叶小天只觉山风好象骤然放大了十倍。马上就要吹得他随风而去了。于珺婷杏眼圆睁,愕然望着叶小天。她是有心勾引叶小天,就连这欲言又止也是她欲擒故纵的手段,可她并未想过这样的开始。

    二人呆了半晌,叶小天才讪讪地道:“误会!纯属误会!监州大人千万不要动怒!”

    于珺婷瞪着他,目光缓缓移向他的手,见他五指箕张,牢牢抓着岩缝,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干嘛?”

    叶小天干笑道:“我怕监州大人一怒之下,会把我踹下悬崖!”

    于珺婷忍不住“噗嗤”一笑,冷哼一声道:“我为了救你,不惜得罪了五位权贵,怎么舍得你就这么容易死了?”

    她翻身坐起,嗔怪地看了叶小天一眼,道:“不就是碰了下唇么,本姑娘是什么人,才不在乎呢!”说着狠狠地擦了擦嘴唇,只是唇上不曾擦下去什么,倒是腮上的两抹“胭脂”越擦越明显了。

    叶小天赶紧大拍马屁道:“监州大人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心胸气度自非我等凡人可以揣摩,自然不会效仿那等没见识的小女子一般忸忸怩怩……”

    “好啦!别再聒噪了,不然我真把你踢下悬崖!”

    叶小天马上闭嘴!

    于珺亭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屈起膝上,双手抱腿,把下巴搭在了膝上。叶小天虽见她眸波中又显忧伤,可是经过方才之事,哪里还敢再问。

    于珺婷怅然良久,轻轻一叹,主动开了口:“叶推官,你以为,我这个女土司,当真逍遥自在、八面威风么?”

    叶小天疑惑地道:“怎么,难道……不是这样?”

    隐隐的,叶小天感觉似乎有什么狗血剧情要上演了,貌似大宅门里总少不了这样的戏码,如果没有,百姓们就会深以为憾,并主动热情地帮其臆想一些出来。

    于珺婷轻轻点了点头,道:“我爹有三个亲兄弟。却只有我一个女儿,他因为是长兄,所以做了土司。依照规矩,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可一个女人继承大位,你觉得我那些叔父会服气么?”

    于珺婷长而翘的睫毛眨了眨,已是泫然欲泪。在她口中,那难为过她、刁难过她、却屡屡被她整得灰头土脸的三位叔父变成了阴险狠辣的老狐狸,她在叔父们层出不穷的陷害下苦苦挣扎、饱受屈辱、屡遭暗算。

    于珺婷所说的一切,前半段都是真的,后半段则她是即兴发挥,听起来很是真实,只听得叶小天义愤填膺,忍不住怒声道:“骨肉至亲,尚且如此坑害算计,当真毫无人性,该杀!”

    于珺婷眸波湿润,忧伤地道:“对张知府我可以毫不留情,可是对自家亲人,我又如何能下狠手?我从小就想做奢香夫人那样的女人。能深受族人爱戴,我不想做武则天,纵然权倾天下,还不是孤家寡人?有什么意思呢……“

    于珺婷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幽幽地道:“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感化他们……”

    叶小天道:“监州大人太善良了,他们已然利欲熏心,怎么可能受你感化呢?”

    于珺婷叹道:“我这个侄女,还能对自己的亲叔父怎么样?他们不仁,我却不能不义。不能感化他们,只要我能斗垮张知府。带领于家成为铜仁第一家族,在大势面前,想必他们也不敢太过分了!”

    叶小天一时冲动,沉声说道:“叶某愿助监州大人一臂之力!”

    于珺婷闻言大为欢喜,忘情地握住叶小天的手。感激地道:“叶大人,谢谢你!”

    于珺婷心中好不得意,等的就是这句话呢!一个男人,对一个长得不算赖的女人生出?;び氖焙?,就是沦陷的开始,接下来人家还想要你的种子,你给不给呢……”

    叶小天心想:“这位女土司表面风光,说来也是辛苦啊。不过。她大概以为我是要投效到她的门下吧。站队?怎么可能,我要做的是建自己的队!到时候,顺手扶你一把便是了!”

    ※※※※※※※※※※※※※※※※※※※※※※※※※※※

    在张铎召集众土司。商议对格哚佬部是出兵还是用牛圈地的办法来解决争端的时候,于珺婷就已公开表示:“叶小天是我的人!”之后,于珺婷又邀请叶小天同游郭家岭,更是坐实了此事。

    从此,于监州麾下的文武二老在外人眼中就变成了四大护法:智囊是文傲、打手是于海龙,这是于监州身边的人。而在官府里被她倚为左右手的,就是戴同知和叶推官。

    四个人里面。众人公认实力最弱的就是叶小天,人们都都信。于监州之所以把叶小天引为心腹,是看中了他的胆识和谋略。当然,也有不乏恶意的人,猜测叶小天根本就是于监州的面首!那于监州都是老姑娘了,迄今没有婚配,也未订亲,她会不想男人?于是,众说纷纭。

    这些谣言不会传进于珺婷的耳朵,叶小天也不知道,此时他正关心着自己投资兴建的文校和武会。文校和武会还在持续的建设当中,不过主体建筑已经完工,可以开始招收学子了。

    由于叶小天之前就已委托黎教谕帮他物色教文的老师,所以文校这边进度最快,已经开始满城张贴招贴,宣布他们无偿招收学生的消息。

    叶小天走在尚未进行平整的校场上,看着远处还在修建的屋舍,问道:“现如今本校有先生多少人,学子多少人?”

    负责文校的老先生是个落第秀才,叫秦禛,秦禛还是头一回见到叶小天,他毕恭毕敬地答道:“回大人,目前校内已经聘有先生五人,学子嘛,有一百出头,教习们还忙得开!”

    叶小天点头道:“很快就会再有百十名学子入学,这些人都是从提溪格哚佬部送来的,他们需要长住校内,饮食、住宿方面我会找人安排,教习上如果先生的人手不够,你要尽快想办法?!?br />
    秦禛道:“大人放心,教习先生还是有的,只是现在还没招收那么多学子,聘来先生也是吃闲饭,虽然咱们是义学,也不能胡乱开销?!?br />
    叶小天赞许地点了点头,这时候,正好有一队刚刚入学的学子抱着书本要进一处课堂,走在头里的教书先生看见叶小天,连忙站住对学生们说了几句话,众学子便站住,一个个抱着书本,好奇地向这边打量。

    叶小天刚一走过去,那些学生便集体肃立,用清脆的嗓音喊道:“校长好!”

    叶小天只当他们是在向秦先生致意,微笑颔首,赞道:“好!尊师重道,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呀!”

    叶小天还未说完,就见那些学子齐刷刷向他鞠了一躬,叶小天不禁愕然道:“秦先生,这是……”

    秦禛笑道:“他们敬的是大人您呐!若非大人,他们哪有今天,所以本校的先生一致决定,由叶大人任校长?!?br />
    “这个……”

    秦禛道:“虽然大人您公务繁忙,无暇到学中授课,但您就是本校的主心骨啊,有什么事,不还是要大人您操心嘛,所以大人就不要推辞了?!?br />
    叶小天略微一想,便也不再矫情,笑道:“得了,那我就做个不管事的校长好了,教务上的事,还要是麻烦你秦先生的,哈哈……”

    二人正说着,忽听校门口传来一阵吵骂声,叶小天扭头一看,立即加快脚步走过去。站在校门口的一人穿着一身校监的冠服,肤色有些黎黑粗糙,气质便有些不配了,此人正是叶小天安排的蒙学的那八位长老的亲眷之一。

    校门外站着一个泼皮模样的男人,满口污言秽语,气得那校监脸色胀红,他肤色本来就黑,这一下就显得更黑了。在那泼皮身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儿童,怯生生的不敢言语。

    叶小天大步走过去,皱眉:“出了什么事?”

    那校监可是清楚叶小天真正身份的,一见是他,登时手足无措起来,慌张地道:“见过……见过……大人?!?br />
    叶小天摆了摆手,看了一眼那个泼皮,冷冷地问道:“他在这里吵什么?”

    那校监是深山里出来的人,被那泼皮骂了个狗血喷头,却不会还嘴,只气得他火冒三丈。若是换个地方,他早就扑上去饱以老拳了,可这儿是尊者所建,据说是教人读书识字、培养斯文人的地方,他哪敢撒野,所以只能隐忍。

    这时叶小天一问,正在气头上的他吭哧瘪肚地说不清楚,那泼皮便指着叶小天嚣张地道:“你就是开蒙学的那个大善人?你开蒙学还不收束脩,好事??!可做好事也得你情我愿不是?怎么着,你们还要强拉我儿子入学?”

    那小男孩怯怯地道:“爹,是我自己来的,我不想乞讨,我想上学?!?br />
    泼皮拍了他一巴掌,:“上学有个屁用,听他们扯淡!”复又转向叶小天,冷笑道:“你想让我儿子上学,也得老子同意不是?为了沽名钓誉,你们花言巧语地哄骗一个不懂事的娃娃,名声是这么赚的?”

    碰上这么一个不懂好赖的王八蛋,只把叶小天气得火冒三丈,他一下子跳起来,戳着那泼皮的鼻子大骂起来:“老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见你这种不懂人事的混账爹!做好事还做出毛病来了,活该你家八辈子受穷!

    滚蛋!马上滚你娘的蛋!老子就是钱多烧得慌,也不会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你爱学不学,关我屁事??!老子花钱供你儿子读书,还得低声下气地求你不成?你个四六不懂的浑账王八……”

    他那手指就在那泼皮的鼻梁上晃着,晃得那泼皮眼睛一挤一挤的,唾沫星子喷了那泼皮一脸,把个秦先生看得目瞪口呆:“这位校长大人刚才儒雅的很、的很呐,此刻怎么竟是这般模样?对了,他的绰号!真是……真是名不虚传!”

    :月初,向您诚求保底月票、推荐示!

    .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夜天子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